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腾宝雅跟南宫秋都被带出寝宫大门,只是腾宝雅身边有裴成旭跟青竹陪伴着,南宫秋备受打击身边却只有千娥小声劝说安抚着,相差十分大。

而在腾宝雅跟南宫秋被带走的时候,兰太后连忙招呼着太医御医上前查看。

太医跟御医检查过允帝之后,面对兰太后希翼的目光,众多太医御医纷纷摇摇头。

在兰太后脸色一变之际,所有太医御医纷纷跪下请罪:“臣等有罪,还请太后赎罪。”

兰太后上前查看,允帝鼻尖气息全无,跄踉的往后倒退一步。季风跟柳雨及时的搀扶住兰太后。

兰太后:“允儿!”

季风以及众多大臣纷纷跪下哭着:“陛下!”

没多久里面传来众多大臣们的哭声,外面的腾宝雅跟南宫秋两齐齐转身,不可置信

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 全文阅读

的看向寝殿内。

南宫秋刷的脸色惨白不已:“不可能,不可能,陛下他怎么会?陛下……”

南宫秋喊着,人也跟着崩溃大哭,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腾宝雅回过头看着寝宫,无声留着眼泪,两眼失去焦点。只是裴成旭跟青竹两死死搀扶着腾宝雅,这才没让她跌坐下去。

允帝驾崩,在众多大臣们见证之下。

大臣们缓缓的走出寝宫,目光复杂的看着腾宝雅,也看着最后‘逼死’允帝的南宫皇后,众多大臣们只能无声叹息着。

纷纷对两人说:“节哀。”

良王跟兴王得到消息,连忙进入皇宫来帮忙收殓。

裴成旭得到消息后,脸色微微一沉,又担忧的看着伤心无比的腾宝雅。

裴成旭低声安抚着最终说道:“雅儿,陛下去了,你可要振作起来,你可是陛下钦点的摄政女王,你若支棱不起来的话,延邦太子可怎么办,太后娘娘可怎么办?”

腾宝雅哭着这才听到摄政女王这几个字。

腾宝雅瞪着眼睛,吃惊的看向裴成旭:“摄政女王?我?”

裴成旭肯定的点点头。

身边的青竹也将圣旨的内容详细述说给腾宝雅听,青竹知道腾宝雅肯定没听进去。

腾宝雅微微张开了嘴巴。

青竹:“殿下,您在民间的声望高,陛下是知晓的,也是因为殿下您有这等声望,只要您愿意,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陛下顾及着这些,也为了太子殿下着想,这才钦点您为摄政女王。”

青竹也小声的跟腾宝雅分析着允帝这么做的原因。

该说南宫秋不合适,是因为她以往没什么成算,还经常斗输给兰太后,更对娘家南宫世家过于信任等等,南宫秋这个新晋太后摄政的话,以后就不知道天腾国这个江山会是他们腾家,还是南宫家就说不定了。

南宫秋不合适,那兰太后是更合适的人选。

只是不知道允帝考虑到什么,没让兰太后摄政掌权,反而让腾宝雅来。但裴成旭还是青竹都相信允帝,也相信腾宝雅会做好这一切的。

赶鸭子上架,或许说的就是这个!

腾宝雅幽幽叹息了一声,尽管还悲伤着,但裴成旭还是青竹都看出腾宝雅振作起来了。

裴成旭松口气,看了青竹一眼,青竹对裴成旭点点头。

裴成旭道:“殿下,振作起来你能做到的。现在我得出宫去,整兵入城戒严。尽管陛下名下只有延邦太子一人,延邦太子登基也是理所当然的,但延邦太子还是年幼,良王跟兴王两位恐怕尚未死心,还需警戒。”

所以裴成旭得赶紧去整顿军务,更让禁卫军跟京郊四军全都入城戒严。直到延邦太子顺利登基,确定良王跟兴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王两都没有反叛的意思,这才可能解除。

腾宝雅也知道事情的紧要程度,对裴成旭点点头:“那你去吧,记得小心。”

裴成旭冲腾宝雅笑了下,坚定的点点头。“这段日子你在皇宫中,依依我让人送过来。”

允帝的驾崩,或许允帝早有所预料还做了诸多安排,但这段时间里皇宫还是会乱糟糟的。腾宝雅有点不想让裴欣依进来,但想想就留裴欣依一人在公主府里也是不妥当。

而且裴欣依入宫还能陪伴在兰太后跟腾延邦的身边,想想腾宝雅还是答应了。

派了青桔,跟裴成旭一同出宫去将人护送进来。

青竹搀扶着腾宝雅提醒:“殿下,我们去换衣服吧。”

还有南宫秋也该去换衣服,不然再过不了多久,若是有人看到南宫秋还穿着红色衣服,这恐怕也会成为南宫秋的罪一。

腾宝雅点点头:“好。”

皇宫中的宫娥,公公们很快就行动起来,纷纷换上了孝服,也拿来了白布将宫中所有大红灯笼纷纷笼罩上。

皇宫内笼罩在惨白孝布中,后宫前廷哭声不断。

乾清宫中的灵堂很快就支架起来,兰太后为允帝清洗了脸颊,腾宝雅进去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哭着走了出来。

没多久兰太后也出来,在柳雨搀扶着走的有点跌跌撞撞的。

在腾宝雅身边哭了片刻,才逐渐稳住。

兰太后想到什么,随即问腾宝雅:“宝儿,你皇兄驾崩前,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腾宝雅:“晚么?”腾宝雅往身边的青竹看一眼,她到乾清宫的时候,整个人其实都有些懵了,进来看到大臣们一眼后,后续全只看到允帝。

到现在腾宝雅感觉思绪都笼罩在一层烟雾中,有些恍惚的。对于兰太后的询问,腾宝雅并不知道答案。

青竹则冷静一些,对兰太后行礼回答:“启禀太后,殿下是得到消息后立即入宫的。”

兰太后微微蹙起了眉头:“今日一早,辰时三刻陛下就有些不好了,随即派遣人出宫去找你入宫。”

腾宝雅微微瞪大眼睛:“可儿臣是在用过午膳之后片刻才有人前往公主府通传的。”

青竹在一旁也肯定的点点头,在一旁还将腾宝雅今早什么时候出宫,在公主府里做什么,什么时辰用午膳等等说出。

兰太后随即眯下了眼睛。

这是允帝正好撑着,直接撑到腾宝雅到来,若是允帝撑不住的话,这恐怕就是腾宝雅的罪,若是加上成为摄政女王的圣旨,尽管是无法阻止,但腾宝雅要入朝摄政恐怕会引起诸多大臣们的拼死抵御,誓死不从等等麻烦。

是谁?谁在算计着这一切?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腾宝雅到允帝面前,看到允帝的样子双腿不由一软,失声:“怎么会这样?”

犹记得在几日前,腾宝雅见到允帝,身体是有些瘦弱,但面色还是不错,人看起来也蛮精神的。跟腾宝雅一起用了膳,吃是有点少,但也没少到夸张的程度。

后续被说了下,允帝还是吃了不少。

可现在的允帝,脸色苍白的可怕不说,全身上下瘦

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 全文阅读

弱的仿佛像是一根骨头一样,躺在龙榻上却能感受到允帝的生机薄弱,仿佛风一吹就会熄灭的烛火。

身边的裴成旭跟青竹及时的搀扶住腾宝雅。

腾宝雅猛然挣脱两人,扑上前握住允帝皮包骨头的手:“皇兄,你是骗我的对吧?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御医,太医呢?”

允帝躺在龙榻上看到腾宝雅激动模样,正想安抚腾宝雅。却不想张口只剩下咳嗽。

守在龙榻旁的兰太后连忙拉住腾宝雅:“宝儿,冷静下来,你,你皇兄他,他时日不多了。”

腾宝雅甩开兰太后的手:“母后,你让我怎么冷静。几天前,皇兄他还好好的,几天后却变成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冷静……”

兰太后挥手甩了腾宝雅一巴掌,直接将腾宝雅打的安静下来。

裴成旭连忙上前揽抱住腾宝雅,心疼着腾宝雅被抽耳光,可现在却是兰太后说的没错,腾宝雅必须冷静下来。

裴成旭:“雅儿,你别激动。陛下找你来是有要事安排,我们都冷静听陛下安排之后再说,好么?”

腾宝雅仿佛被抽去所有的力量,裴成旭保不住腾宝雅,只能任由着腾宝雅顺着跌坐在地上,腾宝雅看着床榻上的允帝无声流泪着。

腾延晚上喝多了结果跟女儿邦上前小手拍了拍腾宝雅安慰着:“皇姑姑,我们不哭。”

可腾延邦的眼睛红红的,很明显也是哭过的。

腾宝雅安静下来,所有人这才继续将注意力落在龙榻上的允帝身上,只听允帝的身后话。

允帝咳嗽着,季风上前拍了拍,总算将允帝咳嗽止住。

艰难的喝口水后,允帝这才看向寝宫内到齐的文武大臣。随即下令钦点辅政大臣,原本腾延邦的太傅乐章,太师孟修临,太保裴成旭,以及镇远侯绍广四人。

这些是允帝早就决定好的人选,在腾宝雅没到来的时候,允帝就曾说过。

现在再度简易的说一遍而已。

太傅乐章,太师孟修临,裴成旭跟镇远侯绍广四人纷纷站出来跪下磕头领旨谢恩。

允帝都变成这个样子,就算在场有些大臣不满意这些人选,但却没有一个大臣敢站出来。每个人都生怕因为自己的呛声,不仅得罪了这四位辅政大臣不说,还将现在濒死的允帝刺激的就这么过去了。

那这个罪名可就大了。

但这些大臣们却根本不知晓,允帝还有一个决定。

季风拿出了圣旨,一开始是夸赞腾宝雅,后续又说道了腾宝雅种出高产的粮食作物,解决了国内饥荒问题,名望高等事情。

大臣们以为允帝只是想临死前给腾宝雅抬抬地位,类似拿个免死金牌。却根本没想到,圣旨是最后却是:“……大益天下,声名远播,特旨赐封宝凤公主为摄政女王,垂帘听政,匡扶正义,护幼帝成长……”

原本跪在寝宫中听宣圣旨的众多大臣们,纷纷抬起了头,吃惊的看向允帝跟跌坐在地上,依然没起来的腾宝雅。

这样的女人,能当摄政女王?

季风宣读完圣旨之后,不等腾宝雅领旨谢恩,季风随即将圣旨塞入了腾宝雅的手中。

季风:“宝凤女王,领旨谢恩吧。”

腾宝雅脑子里所想的都是允帝以往的画面,允帝可是有习武,武功就算不敢说高到哪里去,但也不会弱。允帝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样子,经常将她护在身后。

可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允帝不断瘦弱下来。

腾宝雅是在允帝登基之后,确实没怎么待在皇都,可回到皇都每年最少也有一两个月在皇宫里渡过。这段时间里,总是会遇见允帝,亦或是跟允帝一起用膳。

前几年的允帝在登基后是瘦了一点,但也没夸张到今天这个地步。

前几天的允帝,是瘦了不少,但重量也有百斤作用。可现在皮包骨头,最多就七八十斤。短短六七天时间瘦了二三十斤,其中没有古怪谁能信?

腾宝雅想着这些事情,根本没听到季风所说咬文嚼字的圣旨内容。最后圣旨塞在手里,腾宝雅泪眼朦胧的,茫然抬头看季风一眼。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宝凤女王?

允帝咳嗽着,季风看了一眼立即明白允帝的意思。

季风连忙上前,将腾宝雅搀扶到允帝身边,腾宝雅的手抬起来放在允帝的手边。

允帝这才虚弱看着腾宝雅说道:“宝凤,这是皇兄最后所求的,你答应好吗?”

腾宝雅眼泪快速弥漫起来。

不等腾宝雅点头答应,一旁的南宫皇后总算反应过来了。南宫秋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而垂帘听政,护持幼帝的人竟然不是腾延邦她这个生母,反而是腾宝雅。

南宫秋忍不住冲了出来,尖声反驳质问着。“不,本宫不接受。腾明允,你有没有心,我才是太子的母亲,亲生母亲。”

“你不让我垂帘听政也就算了,为什么会是腾宝雅,为什么……”

允帝在南宫秋尖声质问之下不断咳嗽着,一口气立即提不上来,发出嗬嗬的声音。

允帝两眼逐渐翻了起来,难受挣扎着,手却紧紧的握住腾宝雅。仿佛像是没听到腾宝雅的回答,死也不甘心的样子。

腾宝雅见状连忙道:“我答应,我答应。皇兄,皇兄你快呼吸,你快呼吸,别吓唬我,别吓唬我……”

可听到腾宝雅回答的允帝,脸上流露出满意之色,紧握着腾宝雅的手也逐渐在松开,脑袋缓缓的歪了过去。

腾宝雅下意识的要对允帝施展心肺起搏,可不等腾宝雅出手,腾宝雅就哭着被裴成旭,青竹几人往后拖着。

腾宝雅手直直的探向允帝,却始终无法触碰到允帝。

南宫秋被抓着按住,挣扎大喊质问着:“腾明允,你回答我的话,你别死,你回答我的话……”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