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说初一出生的男孩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次日上午,陆林带着厚礼亲自登门答谢。自从在平城时董小白被绑架,董家姐弟的来历在李绮娘母女这里便不再是秘密,为此,陆林还曾予以重金封口,只是李绮娘没有收下。

见到陆林,李绮娘和颜雪怀便猜到这位陆二爷显然也受过伤,人瘦了一圈,脸色苍白。

因为董家姐弟最近总来打扰的事,陆林再三道谢,李绮娘是受不了别人这样,且,她也心疼董万千,现在看到陆二爷自己也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心里不忍,便道:“说来也是缘份,平城里董大姑娘和小女便玩得来,到了京城,董小少爷又和犬子是同窗,陆二爷也不要客气,孩子们难得遇到,又难得成为朋友,若是陆二爷放心,董大姑娘和董小少爷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我家的门永远为他们敞开。”

这番话若是对别人说的,那就是世交故旧之间的情份,可是这话是对陆林说的,那就一样了。

李绮娘明明知道董家是什么人,她不但不反对子女与董家姐弟来往,而且还邀请他们过来住,只是这份心胸,已经令陆林钦佩。

他冲李绮娘深施一礼:“陆某在此谢过李娘子,不瞒李娘子,陆某已经准备盘两三家铺子,若是顺畅,从此也算是做正当生意的了。”

李绮娘心中一动,问道:“陆二爷这是准备在京城长住了?”

陆林点点头;“我那大哥昔年走上那一步,也是迫不得已,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女也走自己的路,所以让我带他们去平城,没想到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不得已逃到京城,原本是想要待到伤愈之后另做他想,直到前几天,我那两个侄儿回来后说起遇到李娘子一家的事,陆某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们这般高兴了,所以便想遂了他们的心愿,索性在京城住下,为他们置些产业,也好落籍。”

李绮娘感同身受,为人父母的,大多都会为儿女着想,即使是做土匪的,也千方百计要让自己的孩子有好的前程。

送走陆林,李绮娘还在感慨,感慨完了,她下定决心:“娘要赚更多的钱,全部用来栽培你们两个。”

颜雪怀咧咧嘴:“娘,您不用栽培我,我连字都写不好。”

“就是因为你连字也写不好,娘更要多赚钱给你傍身”,李绮娘话锋一转,“叶老夫人就曾说过,小满是个读书种子,这孩子也真是省心,我可不能耽误他,只要他肯念书,我就供他,怀姐儿啊,说不定你要有个状元郎弟弟了。”

颜雪怀翻翻眼皮,状元郎,先看看你家儿子长大以后是什么模样吧。

万一长成一张柴家人的标准脸......算了,那倒不必担心,只要他自己不说,别人说了也没人相信,那是先帝啊!

“说不定他只想读书,不想科举,也不想做生意赚钱,就是个书呆子呢。”

李绮娘立刻欢喜起来:“那是做学问的人,最受尊敬了。”

颜雪怀不想说话了,总之你儿子会读书,你儿子牛逼。

至于你闺女......已经被定为啃老一族了。

“娘,等您老了,我养着您。”颜雪怀连忙表决心。

李绮娘:“娘多赚钱,免得将来你没钱养着我。”

颜雪怀......有点心虚是怎么回事?

“娘啊,我给您揉揉肩,我给您捶捶腿......”

李绮娘心满意足去了酒楼,颜雪怀立刻换下乖乖女的面孔,带上珍珠和大牛出了青萍巷......

当天下午,五城司接到密报,三个月前在京城犯下几起案子的采花贼藏匿在白梅小馆。

白梅小馆座落在金粉河边,天暖时是花船,天气转凉,便弃舟上案,继续做生意。

五城司迅速包围了白梅小馆,正值下午,

佛教说初一出生的男孩 无删减全文,

还没到上客的时候,整座小楼里只有两位客人,两位客人独处一室,却没叫姑娘。

五城司的人把这两位客人拖出来时,两人衣衫不整,满面通红,嘴里还不清不楚的呢呢喃喃......

到了晚上,来李食记吃饭的客人们兴致勃勃说起今天的八卦。

“听说其中一位是户部贾侍郎的侄儿,对了,就是曾经为了争夺玉楼春跟人打架的那个。”

“原来是他啊,那和他在一起的是谁,该不会是玉楼春吧?”

“怎么可能,玉楼春得了脏病早就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也是,这都三四年了,既然不是玉楼春,那和贾公子在一起的是谁?”

“不是京城人,听说一口蜀地口音。”

“蜀地口音?哎哟,贾公子的追求越来越远大了,已经不限于京城了。”

......

青萍巷里,董万千也在说着这件事:“早知道有这么热闹,我今天就不回家拿换洗衣裳了,唉,颜坏水,你知道佛教说初一出生的男孩白梅小馆在哪儿吗?”

颜雪怀嗯了一声。

“那明天我们一起去那儿瞧瞧?”董万千一下子来了精神。

颜雪怀看她一眼:“今天的戏码演完了,只有一场,明天看不到了。”

“说不定能有别的呢,那地方,想想就过瘾。”董万千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过两个男人衣衫不整被从花楼里拖出来。

“我听说那两人被拖出来时还是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呢,他们就不害羞吗?”

颜雪怀忽然觉得董万千也挺单纯的,只好耐心解释:“给他们用点药就行了。”

董万千正要再问,外面响起阿果的声音:“姑娘,家里来客人了。”

“是谁来了?”颜雪怀问道。

“是一位晏公子,他和大壮一起,接了小少爷和董小少爷回来。”阿果说道。

董万千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去推颜雪怀:“你家晏七找上门来了。”

“去去去,他才不是我家的。”颜雪怀白她。

“不是你家的?难道是我家的?”董万千又笑。

颜雪怀起身出门,董万千厚着脸皮在后面跟着,颜雪怀转身:“你跟着干嘛?”

“我和晏七也认识,他乡遇故知,我和他打个招呼。”董万千忽然就变得聪明起来。

颜雪怀无奈,只能让她跟着。

喜欢娘子且留步请大家收藏:

董万千一声令下:“你们不是在一起念书吗?为何他做功课,你不做?”

董小白一脸委屈,他一个根正苗红的小土匪,不但要上学,而且还要做功课。

董万千不依不饶,董小白无奈,学着小满的样子,从书包里拿出功课,他随身带着砚台,小小的一块,专为小学生设计。董小白却发现,小满的砚台和他的不一样。

“咦,你的砚台是一条鱼,你从哪儿买的?”

“哥哥送我的。”小满说道。

“你还有哥哥?”董小白不信,骗谁呢,你只有一个姐姐。

“有啊,晏哥哥。”小满很得意,这是他和哥哥姐姐共同的小秘密,晏哥哥其实是他的堂哥。

“晏哥哥?晏七?”董万千一声怪叫,“晏七也在京城?”

小满佛教说初一出生的男孩点点头:“在啊。”

董万千瞪大了眼睛,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颜坏水你个骚包,竟然把晏七拐到京城来了。

董万千一屁股坐到小满身边,用她自认为最温柔的声音问道:“小满啊,你告诉董姐姐,你姐姐和晏七怎么样了?”

小满不解:“什么怎么样?”

“就是,嗯,就是,就是他们两个是不是好上了?”董万千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她怎么忘了晏七呢,如果不是小满说起,她真的给忘了。

小满很认真地看着董万千:“背后议论别人是不对的。”

董万千......颜坏水的弟弟,这是小孩吗?分明是个小老头。

小老头小满教训了董万千,便继续做功课。

董小白冲着自家姐姐挤眉弄眼,被董万千一巴掌打在脑袋上:“快做功课!”

等到颜雪怀进来时,便看到小满和董小宝正在坐功课,董万千吃着零嘴做监工。

颜雪怀刚刚坐下,珍珠便来了,从门缝里冲着颜雪怀使眼色,颜雪怀蹙眉,和董万千说了一声,便跟着珍珠出去。

“怎么了?”颜雪怀问道。

“雅间里那人的身份查出来了,他是户部侍郎贾士君的侄子贾庭芳,此次迁都回朝,贾士君暂时未受影响,依然还在以前的位子上,贾庭芳的外家在蜀地,迁都后贾庭芳陪着父母去了蜀地投奔外家,他应是在那个时候与罗清相识。贾庭芳是上个月回京的,他的父母还留在蜀地,没有一起回来,贾庭芳住在贾家以前的旧宅里。昨天罗公子没在蜀风会馆,就是去了贾庭芳家里。”

颜雪怀眯了眯眼睛,禁酒一事,便是由户部管着的,罗家的这张酒牌子在来是托了贾家。

“罗公子和贾庭芳,他们是好朋友,还是契兄弟?”颜雪怀忽然问道。

珍珠给问懵了,七爷啊,您知道颜姑娘的想法这般独到吗?

“罗公子远在蜀地,这个不好查,但是贾公子,前几年因为一个叫玉楼春的戏子,在酒楼里和人打过架,被五城司的人抓过,那时贾士君还不是侍郎,只是个员外郎,在京城里不算什么,和贾公子打架的却是延安伯家的老六,五城司的人没给面子,把贾公子关了七八天,罚了一百两银子,因此,这事当时挺热闹,有过经历过一场战乱,很多人都忘了,但是五城司的人都还记得。”

“玉楼春是男的?”颜雪怀又问。

珍珠点头:“嗯,是个男旦,出名的是粉戏。”

颜雪怀哈了一声,她挺想去见识见识粉戏的。

见颜雪怀转身要进去,珍珠连忙叫住她,把一直拿在手里,有帕子包着的东西交给她:“七爷今天要一直待在宫里,没时间过来,让琥珀送来这个,少东家您收着。”

颜雪怀面无表情地接过那包东西,没回雅间,转身去了进帐用的那间小屋。

解开帕子,里面是只巴掌大的小盒子,盒子没有锁,一打就开,竟是半枚莲花玉佩。

颜雪怀的眼角抽了抽,她知道这种玉佩,一男一女各执一半,合在一起就是并蒂莲。

她把那半枚玉佩在腰间比了比,然后放在荷包里,转身回了雅间。

那天晚上,董家姐弟在李食记吃饱喝足,又让二傻回去报信,今晚不回家,继续住在青萍巷。

躺在床上,董万千叽叽咕咕说起太子进城的事。

颜雪怀问她:“你去看太子进城了?”

“我才没去,那太子都快三十了,是个老头子,有啥可看的?”董万千忽然想起一件事,从被窝里伸出手指头去捅颜雪怀,“你把晏七拐来京城了?”

颜雪怀的眸子闪了闪,不动声色:“你听谁说的?”

“嘻嘻嘻,你连我都瞒着?你弟弟都叫他哥哥了,下一步就要改口叫姐夫了吧,对了,晏七在哪儿,啥时候牵出来遛遛?”董万千满脸八卦。

“什么什么啊,小孩子说话你也信,我睡了,懒得理你。”

颜雪怀转身就睡,董万千不依不饶,把手伸进她的被子去挠她,颜雪怀无耐,只好转过身来:“我和他八字还没一撇。”

“他都跟着你来京城了,这还叫八字没一撇?”董万千不信。

“真的,他来京城也不是因为我,他们家就在京城。”颜雪怀解释,但感觉有越描

佛教说初一出生的男孩 无删减全文,

越黑之感。

“我不信,你俩就是好上了,是不是?”

董万千一副问不出来就不睡的架式,颜雪怀无可奈何,只好说道:“也不算是好上了,就是试一试,我们相处一阵儿试一试。”

“切,这还不是好上了?你娘知道吗?”董万千继续。

颜雪怀摇头:“你别告诉我娘,否则以后别想来我家蹭吃蹭喝蹭睡。”

“不说就不说,不过你去问问晏七,他送给小满的砚台从哪里买的,我给小白也买一个。”

颜雪怀答应。

董万千觉得有点亏,继续提条件:“让晏七请我吃饭。”

“......我在李食记再请你一顿。”颜雪怀不想和柴晏一起露面,经过今天迎太子入城,恐怕大半个京城的人都认识七皇子了。

“你们还没有成亲,你就替他省钱了?颜坏水,你,你,那个词怎么说来着,你说过的。”

颜雪怀叹了口气:“重色轻友。”

“对,就是重色轻友,你若是不让晏七请客,我就告诉你娘,让你娘打断晏七的腿。”董万千觉得自己可有本事了,她都能要挟颜坏水了。

喜欢娘子且留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