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多的宠文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啊——”

一声惨叫划破森林,接着看见一道人影流星般射出森林,朝着《朱雀城》的方向疯狂逃窜,然而,后面一道血光速度更快,刹那逼近人影,血光大盛,血光之中,人影怒吼,恐怖的气息爆发,震动云霄,然而,始终无法挣脱血管的包裹,越缩越小,最后人影的怒吼声消失,血光恢复平静,露出原形,赫然是一只体型超过30米的狼型生物,高度近乎八米,足足两层楼房那么高。

“嗷呜——”

狼型生物对月长啸,声音充满荒凉和冷血的味道,整个战场的玩家的身体莫名发冷,内心情不自禁恐惧起来。

“血灵天狼!”中年人低低念叨了一句,表情严肃。

“这是血灵天狼吗?”刘危安还是第一次见到浑身红毛的狼,远远望去,还真如血液般猩红,仿佛在荒郊野外看见了血红色的棺材,给人十分不好的感觉。

“血灵天狼是六级魔兽。”中年人道。

又是一声惨叫响起,但是这声惨叫只响了一半就戛然而止,恐怖的气息伴随着一头白虎冲出森林,额头上一个王字,但是这个王字却是黑色的。老虎嘴里叼着半具尸体,赫然是青年夫妻中的青年,只剩下一颗头颅了,下一秒头颅也被白虎吃掉。

咔嚓——

骨头咀嚼碎裂的声音,即使相隔那么远,战场上的玩家也听得清清楚楚,白金级别的高手的头颅骨,硬度是不用怀疑的,黄金器都未必砍得烂,但是在白虎口中,就跟咬萝卜一样,没有半点困难。

“六级魔兽,幽冥白虎!”中年人冷冷地道。

幽冥白虎的眼睛是眯着的,犹如人类一般,先是扫了一样耸立在大地上的《龙雀城》然后才化作一道白光追向先一步逃窜的高手们,速度如闪电。

“血灵天狼和幽冥白虎谁更厉害?”刘危安问中年人,中年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森林响起树木折断的声音,不是一颗两颗,而是一片树木折断,仿佛有一只庞然大物碾压过来,那种摧枯拉朽的气势,让人透不过起来。

轰——

先是一个高手败絮般射上天空,整个人严重变形,刘危安的目光锐利,已经看清楚这个高手眼神已经暗淡下来了,活不了了,鲜血止不住从七窍溢出来。

下一秒,七八个百米高的巨树折断倒下,露出一只庞然大物,四肢着地,只是头颅微微抬起,已经有接近10米高了,银色的毛发浓密,赫然是一只巨熊。

“六级魔兽铁背苍熊!”中年人不能淡定了,丝丝缕缕的气息从身上溢出,仿佛沉睡在洪荒猛兽在苏醒。

铁背苍熊站了起来,足足六十多高,犹如一座山岳,仰天发出一声吼叫,声波荡漾,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的树木炸开,化作粉末,两个逃离的晚一点的高手如遭雷击,横飞出去,半空中,一连串的鲜血喷射出来。

铁背苍熊没有在意两只苍蝇,它的目标是《龙雀城》,奔跑的时候,是四肢齐用的,不适应双足奔跑,看起来笨拙,实在快如闪电,它是后面出来的,但是和最先冲出来的血灵天狼的距离却越来越近。

三只六级魔兽迅速靠近,散发的气息,犹如惊涛骇浪,把整个战场冲击的摇曳不定,不管是玩家还是魔兽,都有种无法稳住身形的感觉。魔兽稍微好点,毕竟有一副强悍的身躯,玩家就很吃亏了。

守墓人、空了和尚、吊死鬼……他们是去杀五级魔兽的,结果遇上了六级魔兽,一交手,就知道不是对手,一个个也很干脆,转身就逃,但是他们低估了六级魔兽的可怕,好几个高手被追上,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就被击杀,尸骨无存。

美艳女子发出一声惊呼,血灵天狼本来追守墓人的,不知为何突然改变方向,追向她,她和青年形影不离,刚才被幽冥白虎追杀,迫不得已分开,却没想到青年最终还是没躲过虎口。

眼见血灵天狼身上绽放出刺目的血光,美艳女子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和青年是同门师兄妹,修炼的功夫是合击之术,两人一起,方能发挥白金境界之威力,单独一人,威力大减。

“快走!”千金一发之际,那个一只不显山不露水的老头出现,挡住了血灵天狼的血芒,唰的一声,血芒把老头包裹。

肉肉多的宠文 完整版,

美艳女子吓得汗水都冒出来了,却看见本该化作污血的老人依然活着,不仅如此,血光中间,不知道一股什么力量在冲击,仿佛要冲破血光的包裹,隐隐听见血灵天狼发出愤怒的吼叫,吼叫充满痛苦。

她不认识老人,却知道老人属于《平安军》的一员,此人自然是石中仙了。见到众高手杀向森林之中,作为地主,他不能不有所表示,一个达哈鱼是不够的。本来是打算留守大后方的,但是见到中年人之后,他知道自己留下也是多余的,所以去了森林中,不敢说保驾护航,至少能在众人有危险的时候,出一臂之力。

可是,没想到危险来的如此快,如此凶猛,一口气出现三只六级魔兽,高手一起逃命,他独木难支,只能跟着逃走,不过,他的速度放是比较忙慢,在寻找机会。当看见刘危安和中年人一起冲过来的时候,他就放心了,立刻转身挡住了血灵天狼。

中年人对付射向幽冥白虎,刘危安无奈,只能选择块头最大的铁背苍熊,六级魔兽散发的气息都差不多,一样的可怕,但是从体型上看,无疑是铁背苍熊最难缠了,力量大、皮粗肉厚。

嗡——

两百米外,刘危安开弓射箭,一道长长的银色光芒呼啸而出,即将射中铁背苍熊头颅的时候,被一只熊掌挡住了。

粗厚的熊掌加上毛发的覆盖,给人一种异常厚重之感。

砰——

沉闷的撞击声扩散,一蓬火光闪耀,铁背苍熊的毛发看似柔软,实则坚硬如铁丝,白金弓射出的箭,仅仅是射落了几根毛发。

蓬——

火焰炸开,把熊掌笼罩,然而,却没有烧起来。火焰符箓连空气都能燃烧,却烧不着熊掌。

寒冰符箓的力量爆发,熊掌上门出现一层薄薄的坚冰,眨眼又融化了。

砰——

爆裂符的威力是最强的,同样失效了,炸飞了一蓬毛发,连血都没有出一滴。这一记连珠箭术终究还是见了效果,发挥作用的是解尸咒。

双重解尸咒的威力格外的强大,无声的爆炸,波动闪烁了一下,血肉飞溅,熊掌少了一根手指头。

铁背苍熊发出痛苦的吼叫的时候,刘危安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白金弓收起来了,天地之间,只剩下一个拳头,银色的光芒绽放,犹如一轮太阳,令人恐惧的黑暗在一瞬间笼罩了铁背苍熊。

“黑暗帝经!”

晋升暗金境界之后,刘危安能够爆发多大的威力,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这一刻,他使出来了,内力运转,体内响起了长江大河奔腾的咆哮声,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在了拳头上,当拳头破开黑暗的时候,不知何时凝聚的厚重黑云降落一道闪电,闪电与拳头相连。

“镇魂符!”

神秘而古老的力量弥漫,一瞬间肉肉多的宠文禁锢了铁背苍熊的所有动作,就在这短短的几乎可以忽略的时间中,拳头突破了空间的距离,击中了铁背苍熊的头颅。

啵——

不是意想中的巨响,而是轻微之极的声音,仿佛水泡破裂,时间仿佛静止了刹那,刘危安收拳,一同收回的还有神秘的黑暗,露出铁背苍熊,铁背苍熊喝醉了酒般摇摇晃晃,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如同失控机械,几秒钟之后,所有的气息潮水般褪去,消失的干干净净,铁背苍熊眼中的凶光暗淡变成了灰色。

砰——

铁背苍熊倾金山倒玉柱般砸在地上,把大地砸出了一个巨坑,蜘蛛网一般的裂痕蔓延数十米。

死了!

六级魔兽铁背苍熊死了!笼罩在战场上的阴云突然消失了一朵,这种感觉是很明显的,玩家们先是一愣,继而爆发出震天欢呼。

“城主威武,城主万岁!”

“城主无敌,我爱你城主!”

“我靠,这还是人吗?《龙雀城》的城主这么牛逼吗?这是什么境界?”

……

战场上的玩家,不管是《平安军》的人还是其他的玩家,无不又惊又喜,《平安军》的战士单纯的是惊喜和骄傲,其他的玩家除了惊喜还有惊骇。

守墓人、空了和尚、吊死鬼等高手骤然止步,回头看着刘危安,脸上的表情复杂之极,他们是见识过刘危安出手的,那个时候,刘危安击杀陈天霸。刘危安虽然厉害,但是还在理解的范畴,但是现在,刘危安在他们眼中,已经无法揣度了。

这才过了多久,刘危安怎么会进步这么快?他们无法想象,境界到了白金,是什么奇遇导致刘危安提升这么多?

刘危安击杀了铁背苍熊,中年人在攻击幽冥白虎,石中仙缠住了血灵天狼,他们貌似不用逃命了,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不知要去哪边。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无声的爆炸,波动溢出,轻柔,但是威力却强大的可怕,五级魔兽,身体坚硬似铁,刀剑难伤,但是现在,血肉横飞,要害部位,出现一个比脸皮还大的豁口。剧痛传遍五级魔兽全身的时候,虚空冒出了第二支箭矢,以比第一支箭快一倍的速度从豁口射入,一闪而逝,快得无法形容。

无声的爆炸从体内爆发,波动透过重重肉体,已经极为微弱了,但是那种摧毁一切的气息,让整个战场为之骇然。

十几只五级魔兽突然停止了脚步,仿佛按下了暂停键,身上的气息猛然暴涨,然后倒缩,如同退潮,刹那消散,僵硬了刹那,十几只五级魔兽重重倒地,把整个战场砸的差点沸腾起来,十几个大坑出现,战场变得坑坑洼洼。

一瞬间秒杀十几只五级魔兽,所有的玩家张大了嘴巴,眼珠子几乎凸出来了,直到五级魔兽的尸体倒地,才发出震天欢呼。

“我靠!”

“厉害,太厉害了!”

“神乎其神,这可是五级魔兽啊!”

……

《龙雀城》的玩家们士气大振,这一刻,不管是高手还是新手,对于战胜魔兽潮都是信心十足,五级魔兽都是土鸡瓦狗,在刘危安的面前,什么一级魔兽,二级魔兽,三级魔兽和四级魔兽,也就是一道菜而已,有这样的高手如果还赢不了,一个个都可买一块豆腐撞死了。

“我就知道,刘危安只要出来,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一个重伤,却不愿意退下的高手哈哈大笑,这一笑,牵扯到了伤口,一股鲜血从口中冒出来,吓得他赶紧停声。

“怎么会这么快突破,还是不是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枪客是《龙雀城》的老玩家,刘危安第一天来《龙雀城》,他就见过,那个时候,刘危安很厉害,但是还没到吊打五级魔兽的程度,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看不透刘危安的境界了,仿佛漆黑的宇宙星空。

“同样是闭关,我怎么始终无法突破!”李隐阳的大哥看着刘危安的背影,很是沮丧。他天赋惊人,悟性超越同辈,每次闭关,实力都上升一大截,不仅同辈无法看见他的影子,连前辈都对他十分忌惮,但是他的进步,只是量的增加,而刘危安不同,他看得很清楚,刘危安是质的提升,不可同日而语。

“爷爷,这就是连环箭吗?好厉害!”童子还在角落里,小脸上全是惊叹,还有一丝羡慕。

五级魔兽的速度何等之快,普通的神箭手或许能射中目标,但是十几个目标同时射中,是绝无可能的。

刘危安100%全中,这已经不是努力可以达到的,这是常人望向其背的天赋。

“厉害的不是连环箭!”老爷子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线,看了一眼,又闭上了眼睛,他没有看刘危安,扫过的是五级魔兽的尸体,嘟囔道:“浪费,大地之熊的心肝都是好的食材。”

“爷爷,为什么这样说?连环箭不厉害吗?什么厉害?”童子问。

“别吵我,还能在睡半个小时!”老爷子闭上眼睛,抓紧休息。

“爷爷——”童子看着已经响起的鼾声,很是无语,摊上这么一个奇葩的爷爷,也是没谁了。

……

“还撑得住吗?”十几只五级魔兽死亡,玩家这边士气大振,魔兽这边多少有些影响,攻势放缓,刘危安退回平安军的区域。

虽然阵型被打散了,但是总体还是维持在一个区域,算是藕断丝连吧,不像《龙雀城》的其他玩家,散的到处都是,根本连不起来。

“没问题!”聂破虎的脸色建议,成熟了很多。

“把这些箭矢分下去,大家应该能轻松一些。”刘危安把他这几日几夜画的符箭丢拿出来了,同样的符箭,这些符箭的威力翻了一倍。

不等聂破虎说什么,刘危安已经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已经肉肉多的宠文到了战场深处,一连串的银色箭芒射出,长的吓人,半空中,长长的银色光芒断裂,变成一支一支短小的箭矢射向魔兽,利器入肉的声音响起,一片的魔兽倒下。

刘危安出现在死亡的五级魔兽身边,把力量种子和肉囊取下,虽然在这个战场上,《平安军》占据优势,还有《朱雀阵》震慑,没有人敢乱来,但是也不能排除一些胆大妄为之辈,五级魔兽的力量种子和肉囊都很珍贵,如果被人挖掉几个,那就很可惜了。

刘危安一步一个脚印,射箭的手法,没有一个人能看清楚,只能听见弓弦震动之音不绝于耳,一道道流光划破虚空。

仿佛在他的眼中,魔兽已经不是可怕的怪兽,而是靶子。他经过的地方,辐射100米的范围,都是尸体。

白金弓的射程好几百米,不过,魔兽的数量太多,刘危安只能照应方圆100的距离。一级魔兽、二级魔兽使用寻的箭矢即可,螺纹钢铁打造的箭矢加上白金弓的力量,足以洞穿魔兽的身体。

三级魔兽需要动用解尸咒符箭,四级魔兽需要动用符箭和连环箭,前面一箭是解尸咒符箭,破开四级魔兽的防御,后面一箭寻常箭矢即可,直击魔兽要害,一击毙命,即使偶尔出现意外,魔兽也基本上重伤,丧尸了攻击能力。

《平安军》更换了箭矢之后,攻击力暴涨,对付同样的魔兽,只需要之前三分之一的力量就能搞定,大量的魔兽倒下,《平安军》重新收拢兵力,阵型重组,把一部分受伤比较重的战士送回《龙雀城》疗养。

情况危机的时候,他们必须坚守在自己的岗位,直到死亡,现在就不需要了,刘危安一个人就挡住了四分之一的魔兽冲击的压力。

《平安军》活过来了,刘危安也调整了战略,重点射杀那些三级和四级的魔兽,一级二级魔兽只是顺带。

“刘危安,我叫项祭楚,我可以跟着你吗?”项祭楚大吼,声音洪亮。

“只要你跟得上。”刘危安扫了他一眼,项祭楚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战意,气息有种和魔兽类似的狂野和血气,目光纯真,并非阴邪之人。

“我一定跟得上!”项祭楚不知道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之前被大地之熊震伤,才调息了一会儿,气息已经恢复了正常,他跑过去把脱手的狼牙棒捡回来,朝着刘危安狂奔,沿途上,有些不识相的魔兽攻击他,被他轻松砸杀。

两者相距不足1000米,按照项祭楚的估算,只要不再出现五级魔兽,最多两分钟他就能追上刘危安,然而,三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八分钟过去……他和刘危安的距离依然是1000米左右,没有缩减。

刘危安不是在躲着他,刘危安一直在杀魔兽,那张大的夸张的弓就一直没听过,遍地的尸体证明刘危安没有在磨洋工。十五分钟之后,项祭楚骇然止步,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和顶级高手之间的那种差距,让人绝望。

“我一定会追上你的!”项祭楚没有泄去,眼中的战意愈发的浓烈,他的人生中,就没有放弃两个字。

项祭楚没有和之前一样莽撞,他走的很慢,一步一步,所有阻拦去路的魔兽,都被他暴力砸杀,很奇怪,之前发足狂奔,距离一点没有减少,现在放慢了速度,反而一点一点靠近。项祭楚的行为,没人关注,战场上,每个人都不敢分神,魔兽不是君子,可不会管你转不转向,只要有一丝机会,它们就会毫不留情发出致命一击。

地面上的尸体越来越多,玩家们首次感觉魔兽的数量在减少,《平安军》的后

肉肉多的宠文 完整版,

勤部队,已经增加了一倍的人手,捡尸的速度依然比不上刘危安射杀的速度。之前收尸不赢,是因为魔兽太多,太危险,他们必须寻找机会。

现在危险大大的降低了,还是收不赢,则是数量太多了。

“前辈!”在魔兽冲过来的最前方,也是战场的第一线,刘危安看见了一个中年男子,面相看起来40-50岁,实际年龄肯定远超这个数字。

此人一身灰色长衫,散发着出尘气息,一根九节鞭,出神入化。在他的周围,躺着密密麻麻的魔兽尸体,最令人瞩目的是两只五级魔兽,一只是刘危安杀的最多的人脸蜘蛛,一只是烈焰狂狮。

就是此人挡在第一线,后面的战场,才勉强坚持,若非此人的存在,《龙雀城》的城门可能已经打开了。

此人十分内敛,几乎没有什么气息散发出来,但是刘危安能感觉,此人的实力不在石中仙之下。

“我们的账,事后在算,先杀魔兽。”中年人平静地看了刘危安一眼,语气很平淡,听不出喜怒哀乐等情绪。

“晚辈先谢过前辈!”刘危安眉毛一挑,他很肯定,第一次见对方,恩怨不知从何而来,但是对方要算账,他也不怕。他感谢对方是因为对方识大体,明大义,没有是非不分,如果上来就打,浑然不顾魔兽潮,这样的人,他就不喜欢了。

中年人虽然说找他算账,他却难以产生敌意。

就在这时,刘危安和中年人猛然抬头,看向森林的方向,一股滔天气息呼啸而来,如十二级的风暴,遮天蔽日,相隔七八公里,这股气息依然压得整个战场为之一暗,喧闹之声一下子下降了好几个维度,十几道人影从森林中射出来,仓惶无比。

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