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看着叶凡自信的样子,方镜突然很想笑。

是谁给你的自信,竟敢说本教授不懂文物。

你手中的宝贝,在我看来,分明就是个赝品,原以为你也有什么金手指,是我多虑。你要给我送50万,我为什么不敢要?

方镜正要说话,眼光的余光扫到一抹动人的身影,尤其是那一对一双修长赛雪的美腿,让人目眩。

怎么回事,本教授不是避开她了么,咱又遇上,这该死的似曾相识的故事套路,真的要发生在本教授身上?

难道,本教授要被带入一段染血的都市权色争霸之路?

本教授会不会就此陨落。

心慌慌!

方镜目光不可避免地从叶凡身上偏移到美人身上,和女孩投来的目光,撞在一起,四目相对,一种不可言说的美妙在目光的碰撞上产生。

叶凡见方镜不说话,甩了一下头发:“方镜,怎么怂了,刚才是你要提议,怎以,想唬我,现在我接招了,你却想退缩,啧啧,你还要脸么?”

周围的人一听,恍然大悟,立马议论起来,还有直接骂起方镜。

“原来如此,长得一表人才,没想到这么阴险,我呸,还大学教授。”

“世风日下啊,这个姓方的,太丢人,表里不一,我呸。”

“就这样的人,怎么为人师表,我真替水木大学的学生感到悲哀。”

“水木大学怎么出了这样的败类!人品低下,德不配位,真是让人失望,我很生气。”

听着众人的骂声,方镜有点愤怒,这帮人,凭什么骂他,真是岂有此理,很想还击,可是他一个有身份的人,总不能和这帮人当街对骂。

他沉声道:“叶凡,没想到,你这个粗鄙的家伙,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听好啦,我赌了,你手中的瓷器,虽是赝品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但我要了。”

叶凡笑道:“呵,我这赝品?你长长脑子吧。大伙都看着,等会输了,可别耍赖。”

“叶凡,这句话还是留给你自己!”

方镜将那方乾隆年间松花石砚拿出来:“我随便挑一个,就用它和你比。”

售给方镜老头心神一震,这些砚就是他花了几百块钱收废品收回来的,他仔细看过,还找几位圈内朋友掌眼,就是现代工艺品,不值钱,可是看到方镜如此自信,他忍不住好奇。

莫非,这玩意真是古玩?

不可能。

老头忙道:“方先生,这东西我已经卖给你,银货两讫,是真是假,与我无关。”

叶凡忙道:“老头,这规矩大家都懂,买卖自愿,就算不是真品,卖出高价,是你的本事。”

“不错,不错,是这个理”一位中年男子附和道。

方镜气定神闲:“这潘家园,就该有高手吧,哪位去请个,给我俩当个见证人,免得叶凡这货输了不认账。”

“我来吧!”一位穿着红色唐装,头发花白的老头站了出来,他摸了摸胡子:“我是四方斋的李茂山。”

“呼,是李老,潘家园的传奇。”

“李老在收藏圈,浸淫数十载,一双眼睛,毒得狠。”

“潘家园,谁不知四方斋,谁不知李老板啊。”

“他店内的有好几件镇定之宝,他的本领,在收藏圈名气大着呢,有他当裁判,最为公充。”

“真是越来越精彩,李老这是要给我们好好上一课,哈哈哈。”

方镜看了一眼李茂山,此人气度非凡,一双眼睛,透发别样的神韵,这份气魄,这份修养,一般人可装不出。而且四方斋,他也听说过,在这京城收藏圈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而且四方斋出手过一张字画,拍出七千万的高价。

叶凡忙道:“我没意见,李老能给我们当证人,最为合适不过。”

方镜点了点头:“那就辛苦李老,看看我这方砚台。”

李茂山微微一笑:“那我就上上手,先看看方先生的砚台。”

李茂山接过身后助手递过来的白色手套,认真地戴山,小心民翼翼地接过砚台,仔细地察看起来,慢慢道:“我国砚材丰富,品种繁多。好的石砚,善于利用砚台材料和天然特性,材质、形状、色泽、纹理、石眼等,鉴别砚台的真伪,应该先看它是什么砚石、产在什么地方、石性如何、纹理有什么特点;进而再看石品、纹理、雕刻手法、镌砚装饰是否与时代特点相同。”

四周安静下来,听着李茂山的讲解。

人群中的绝色美女盯着李茂山手中的石砚,大眼睛眨了一下,目光从心定神亲的方镜身上扫过,难道,这石砚有说什么说法不成。

李茂山把砚石拿到耳边,用手指轻轻敲打,听着声音,神色突变,双手捧起,手指触摸着上面的刻字,急道:“把我放大镜取来!”

身后的的助手立即跑步离开。

众人一看李茂山这架势,感到不对劲。

李茂山望向方镜,好奇道:“方先生,我注意到,你刚才买了四方石砚,其实不过掩人耳目,目的就是这一方石砚上,我很好奇,你对石砚莫非也有研究?”

方镜平静道:“端砚石料名贵,伪造者多用别处类似、近似的石料雕琢,但细观察可以发现石质生硬、不温润也无光,完全没有幼嫩密实的特点。这一款,采用松花石,砚色自然、润滑,手感冰凉,还有这雕功与痕迹,再看四周外尚包浆,可不是伪造者仿制出的。”

“难道,这是古砚?”

“怎么感觉,不是赝品,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标

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 小说全文、

签:p标签]“啧啧,真要是松花石砚,这可就发财了啊。”

叶凡走近一步,难道这玩意真的值钱?

很快,李茂山的助手带着放大镜,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李茂山用手擦了擦石砚,用方镜查看起纹理特征,每一处细节都没放过,双眼迸出夺目的光,激动地喊道:“宫庭用砚,乾隆朝,松花石砚,真品无疑。”

呼!

四周顿时炸了锅。

卖砚的老头脸以发青,差点昏了过去,2万居然把难道一见的宝物给卖了出去,心占后悔不已。

“我去!”

“都走眼了,这个方镜,不是门外汉啊。”

“发了,发了,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值多少钱啊!”

李茂山把石砚还给方镜,接着说道:“松花石砚的成交状况,凡是拍出高价者无不出自康熙、雍正、乾隆这三代。松花石砚自被康熙帝看重、并在宫中造办处设置砚作以来,这三朝制作的数量最多、品质最佳。目前,故宫博物馆和台北博物馆藏有多方,但在民间,可不多见,这一方松花石端砚,价值百万。”

这时,一个清丽的声音响起。

“方先生,小女子叶洛璃,可否割爱,我愿出200万,购买这方砚台。”

喜欢开局成为学术泰斗请大家收藏:

方镜来到了潘家园,皇城脚下知名的古色古香的大型古玩艺术品交易市场,不乏怀揣一夜暴富的新手在这里游荡,红着眼睛,挥金如土。

这里物件繁多,来自全国各民族从业者上万人,年交易额数亿元,一点也不夸张。

从地摊区到文玩店铺,展示各种金银玉器,名人字画,瓷器,秦砖汉瓦,木雕作品等等,至于真假,就全靠玩家的眼睛。

这里充斥着各种赝品假货,当然,还是有一些真品掺杂在其中的,不过想要在近五万平方米的市场内淘弄出真品,难如登天。

[标签

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 小说全文、

:p标签]所以说,想要捡漏淘到好的东西,靠买家的慧眼,也靠运气。

方镜随意地逛着,从一个个摊子前走过去,但并没有拿起来仔细观看,值得他上手的东西,实在不多。

要知道,空间手环中,还放着价值连城,用亿衡量的宝贝,一册《永乐大典》、乾隆的一枚玉玺、米芾的一幅字《砚山铭》,装着夜明珠还未打开的鲁班机关盒。

何况,他今天来这里,并没有打算淘到什么宝贝,他是来买赝品,使用接底法造假的瓷器。

方镜逛着,想到一件事。

按都市小说中套路,当气运主角在古玩市场捡漏时,这时,会出现一个绝世美女,在地摊区或是收雪区,给爷爷买古玩作生日礼物,然后主角站出来,指出她买的是假货。

一会生二会熟,男主角和绝世美女结识,发生这绝世美女是集团总裁,还是京城大家族的公主,还有一个家族用来联姻的家世显赫的未婚夫,于是男主和未婚夫爆发激烈矛盾,打生打死,最后男主击败未婚夫,把绝世美女给睡了。

那么问题来了,本教授既然是男主,绝世美女怎么还不出现?

这不科学。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突然在方镜身后响起,还没反应过来,一阵香风拂过,方镜转身,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四周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投在这个大美女身上。

二十来岁的样子,身高在一米七之上,一袭名贵的带着光泽的荷色蝙蝠衫和玫瑰粉色短裙,踩着一双银色的尖头高跟鞋,光彩照人。

清丽脱俗的脸蛋是那么的夺目,引得男人纷纷驻足凝视。一头乌黑长发高高挽起盘在头上,粉颈更显修长,凭添几分高贵与冷艳。

随着她的走动,短裙轻扬,一双修长浑圆纤细赛雪的美腿令人着迷。

不是吧。

这么邪乎。

身为主角的我,是不是得跟上去,结识她,为了她,得罪她可能的未婚夫,将其给征服,来一场你知我长短我知你深浅的亲密接触?

不,不,不可以。

我有池瑶、沉鱼、年诗音,这几个我都没时间约会,毕竟我时日无多,还得延长寿命。

方镜转身离开,往和绝世美女呈直角的另一方向走去。

直角的两个边,从交汇点向外延伸,两线之间距离会越来越远。

本教授先避避。

方镜逛了一会,在一个小摊起停下脚步。摆摊的是一名精神矍铄的老头,手中正把玩着一把纸扇,小挨上面摆放着瓷器,手串,还有几方砚台。

看到方镜,老头笑道:“我这些都是好东西,你可以上手掌掌眼。”

方镜戴上老头递过来的手套戴上,蹲在小摊前,仔细看了起来,有一方砚台,引起了方镜的注意,但方镜并没有先看砚台,而是看起了瓷器。

这时,一个讨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哟,方老师还玩这个,你懂么?”

方镜一扭头,说话的竟然是叶凡。

怎么又遇到这小子!

叶凡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平头,怀中正抱着一个青花折枝果纹执壶。

接着,叶凡摸了一下打了发胶的头,阴阳怪气地说道:“忘了,方老师据说是搞过考古,可能懂一点鉴定的知识,但也是只懂一点罢了,居然有勇气玩收藏,搞笑啦。”

身边的小平头笑道:“凡哥说得是,不是人人都像凡哥这么有眼光,一出手,就收到这件外格凶对一生的影响稀世珍宝。”

本教授这个文物鉴定专家,居然被一个没读过什么书的退役兵王给小瞧了。

方镜不想理这个逗逼。

没料到叶凡继续道:“诸位,这位可了不得,名牌大学水木大学的教授,跑到这里想捡漏,想一夜暴富,都来看看,太搞笑了。”

他这一喊,不少人围了过来,立即对方镜指指点点。

“大学教授又如何,这收藏可不是凭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就能搞定。”

“没想到,大学教授也贪钱。”

“原来,搞学术的,也想着发财。”

“哎,真是给学术界丢脸啊”

方镜有点懵逼,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摆摊老头一看,来的人是个新手,眼珠一转,忙道:“刚才听这们小哥所说,你姓方,方先生,我这瓷器可都是珍品,买回去绝对亏不了。”

方镜旁若无人地看着,又将四方砚台一一观看,心中扑扑通,这四方中竟然有一方松花石砚,砚背周边起宽棱,中央凹下之正中位置阴刻一行四字篆体款识【乾隆年製】,中央凹下处阴刻行书铭【以静为用,是以永年。】

方镜放下,站了起来:“这四方砚台挺漂亮的,我全要了,多少钱!”

老头忙道:“2万!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收到的,今天,便宜卖给你。”

周围的人一个个戏谑地看着方镜,这都是些工艺品,仿制的,成本不超过500元。

他们知道古玩街的规矩,自然不会说些什么。

人群中,一个荷色蝙蝠衫和玫瑰粉色短裙绝色美女正好奇地看着这一幕,看到方镜的脸,想到四个字:帅绝寰宇。

“行吧,我要了!”

老头急忙拿出POS机,不容方镜反悔,让他把卡刷了,然后把砚台包好,给了方镜。

等方镜付完钱,叶凡大笑:“你真是人傻钱多,方镜,你能不能动点脑子,以为买采票,多买几柱,就能增长中奖概率。”

周围的人也笑了起来。

叶凡从小弟手中接过瓷器,继续道:“没事,多交点学费就好,不像我,一来,就淘到宝贝,明万历青花缠枝牡丹纹壶!”

明万历?

方镜眼前一亮。

天眼功能2:入微,开!

的确是万历款,但瓶身和底座是拼接的,下面是真的,上面是假的,实属赝品,但下面底座却是方镜想要的东西。

方镜站了起来:“叶凡,你说我不懂古玩,咱不烦打个赌,我这其中一方砚台和你所谓的明万历青花缠枝牡丹纹壶,谁的估价高,输的一方,将手中的东西送给对方。”

“有何不敢,不过,方镜,你挺心机,你这几方破砚本就不值钱,输也就输了,我这可是宝贝,凭什么和你赌。我加赌注,输的一方,额外赔给对方50万。”

“不过,方镜,你这么穷,拿得出50万么,哈哈哈,你要是没钱,可以打欠条,你还赌不。”

喜欢开局成为学术泰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