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一人战六女407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曾经是最亲近、如今是陌路的两拨人乍然相逢,都愣在了当场,一时隔着几步的距离竟相顾无言。

李小妍心神不安,在有人迎面走来时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妈妈和奶奶猛然站住时才后知后觉的认出来对面的人是周家人。

她眼神慌乱,不敢看周奶奶,视线瞟到周天明那边时,目光一下子就定住了,周天明抱着的小伢崽穿着漂亮的粉色复古衣裙,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白净可爱。

看小伢崽的衣裳料子和式样就知道是乐韵给的。

不用说,李小妍也知道周天明抱着的就是他的继妹,一种叫“愤恨”的东西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她妈妈与周夏龙结婚时,乐韵从没送过什么礼物也没给过她什么衣裳首饰,轮到周夏龙再娶第三个婆妇时,乐韵又借车又送衣服。

同样是继妹,周天明对她不冷不热,对后头的继女却爱护有加。

恨,李小妍恨乐韵偏心,恨周天明偏心,乐家看不起她,周家也看不起她,乐家周家没一个好东西!

心里愤恨,她恨恨地瞪了周家祖孙一眼,拉着妈妈就走。

周天明看到李家仨人也微微闪了闪神,大致也猜到她们为什么来,看她们的样子应该是没能如意。

他还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却不想被李小妍瞪,得,干脆也权当不认识李家仨人,拿伞的手移到奶奶背后,扶着奶奶的肩膀继续走自己的路。

周奶奶初见李婆婆一家仨口时晃了晃神,转而认真看过去时,看到又黑又瘦的蒙嫂,心神震了震。

不过短短两年的功夫,蒙丽丽她竟然老成了那样!

蒙丽丽刚嫁到周家时,虽然因常年劳作,脸和手皮肤比较粗糙,与同村同龄的女人们相比也只是稍稍出老相一点点。

在周家几个月,因伙食好,乐乐小伢崽和秋凤常送药膳给他们家,蒙丽丽也少饱口腹之欲,在周家养了几个月,谁都能看出来她明显胖了白了

现下一看,蒙某比以前像老了二十来岁,人瘦得快脱相,脸色白中泛青,头发干枯,整个人就像十一月的秋草,脆弱得好似碰一碰就会碎的样子。

看到蒙丽丽的模样,周奶奶心底五味俱杂,蒙丽丽后半生过得苦也怨不得旁人,只怨她溺爱孩子,终被孩子拖累了。

她老人家还在感慨之际,对面的人往前移动,她被孙子扶了一把,也继续往前。

两家六人隔着几步的距离错身而过,各奔东西。

与李家人错身过了,周奶奶忍不住回头看向李家祖孙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唉-”

听到奶奶叹息声,周天明问了一句:“奶奶您该不会看到某人的样子,觉得她可怜,同情心泛滥了吧?”

“没有,”周奶奶扭回头,瞪了孙子一眼:“你看我像是拎不清的人吗?你们和乐乐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虽然可怜,落得如今的地步也是她们自己造的孽,怨不得旁人。”

“嗯嗯嗯,奶奶您老英明,您老是全村第一清醒人。”周天明笑着附合,自家奶奶要是个拎不清的,肯定不会同意他爸婚,还一离再离的离了两次婚。

“油嘴滑舌的。”孙子嘴甜,周奶奶笑骂了一句,心里挺庆幸的,幸好她跟着乐清和陈红英学了不少,是个拎得清的,要不然日子哪能过得像现在这样清闲。

曹冰月不懂周奶奶和大哥哥说什么,但她懂事,大人说话不乱插嘴。

周奶奶和孙子说了两句,便再没管蒙嫂那一家子的事儿,又絮絮叨叨地问孙子出国要准备些什么。

被女儿拖着的蒙嫂,听到了周奶奶的叹寝室一人战六女407气,原以为周奶奶会看她病得那么重会可怜她,会帮她在乐韵那里说几句好话,谁知听到的却是周奶奶说她有现在的下场是她自己造的孽。

一个个都说是她自己造孽的,她究竟造了什么孽?

除了因为疼爱自己的孩子,在孩子犯错时因舍不得打骂没有棍棒教育,她又有什么错?

蒙嫂不明白为什么人人都觉得全是她和小妍的错,谁家的孩子不犯错?小妍是有错,可她已经知道错了,为什么都不给小妍改正的机会?

李婆婆打撞见了周奶奶祖孙,心里更慌乱,只想赶紧离开,走得格外快。

李小妍也不希望被梅村的人看见自己,拉着妈妈赶紧走。

仨人走出了梅村,也没在街上呆,赶紧地叫了个电三轮回小村。

周奶奶祖孙仨回到家时,将东西放下,周天明洗了把脸去姑姑家帮忙,周奶奶带着曹冰月在家。

晁家美少年和小伙伴目送李家仨人走得远了,招呼着与一群高考生小青年和家长们回了乐家闲坐。

周天明到了乐家想到厨房帮忙,因暂时不需要他跑腿,他与学霸们招呼高考生,聊了几句,向学霸们打听李家祖孙是不是来了乐家。

“来了。”学霸们很平静。

“来了来了,李小妍妈妈太不要脸了,一来就下跪……”

美少年与小伙伴们没说啥,一群高考生却是坐不住,气愤填膺地数落李小妍一家,大伙儿你一句我一句,将李家三代三人来做什么给描述了一遍。

周天明也被蒙嫂的操作给吓了一跳,蒙嫂她一来就给满叔跪下了?

柿子捡软的捏,那女人是不是因为满叔他是村长,所以故意对满叔下跪,逼着满叔给她当枪使?

那女人还想撞墙?

周天明听得直流冷汗,他不怀疑晁少等人在瞎说,他相信以蒙嫂那种人完全做得出以死坑人的事儿来。

李小妍和李婆婆都是自私自利的利己主义者,以蒙嫂溺爱孩子的性子,她也好不到哪去,她得了癌症活不了几年,如果死在乐家能坑乐韵一次,从而让乐韵给一笔赔偿金留给她女儿,她肯定愿意以命相博。

人不相貌相,蒙嫂那人看脸其实不像是大奸大恶之辈,谁能想到她竟然有那么阴险恶意的心思。

周天明打了几个冷颤,在心里也给自己上了警鈴,他以后无论交友还是找女朋友,绝对要睁大了眼睛,要仔仔细细的了解,要不然真不敢深交,怕被坑。

因又提及了李家祖孙,李少罗少贺小十五等人趁机又给高考生们上了一课,传授他们交友识人的一些经验。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一群小青年们也用心的聆听了学霸们的指点,也因此受益非浅,当他们上了大学和步上社会后,少走了很多弯路。

因为客人是临时来访,午饭直至十二点半后才开饭,就那么点时间,来不及做太多菜,只做了粉蒸肉、梅干菜五花肉,炖有猪蹄排骨,荷叶鸡。

乐爸周秋凤拿了两个药膳招呼客人,一个卤猪头皮,一个薰鱼,并没有委屈领导和家长。

午饭后,美少年又代小团子给三中凑钱买谢礼的高考生群发了红包,一人一个。

三中的校领导们和家长们饭后在乐家又聊了一个来钟,告辞。

县教局和市教局的领导们没有与三中师生们一起行动,他们留在后头,等三中校领导们带着学生家长、学生们告辞了,请了乐家夫妻、晁少和老爷子老太太们坐下,说明他们征求乐姑娘的同意,以她给三中的题集做为高中参考资料。

乐爸周秋凤就一个意思:孩子的事,他们做不了主,只要孩子本人同意,他们没任何意见。

意思就是:你们直接找俺家小棉袄谈吧,找俺们没用。

晁老爷子万俟教授就一句话“小乐乐小学生的事她自有主张,我们这些老骨头从不对她的决定指手画脚。”。

各位领导没法子,只好求助晁家哥儿。

美少年笑容清雅:“如果要用我家小团子出的试题集作为高考参考题资料那就是普及性的,以我对我家小团子的了解,估计她不乐意。

她给三中试题仅只是做为平日测试用,高考考不考得到,全凭考生运气,如果做为正式的参考资料,万一别人买了资料拼命钻营,到时又没考到,考生将责任推到我妹妹头上,说她误人子弟,到时她就成了背锅侠。”

“不可能的。”领导们立即解释:“高考参考资料成千上万,这些年从没哪里有人因买了参考资料学习了高考没考到而要出参考资料的人负责,毕竟参考资料只是供参考学习,又不是必考资料。”

“道理是这样的,但总有自私的人,自己不愿承担责任,只会将责任推给别人。当然,也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真正能决定的还是我妹妹本人,这样吧,等我妹妹忙完了她那边的事,我跟她说说,她要是愿意,再给各位领导回信,如果不愿意的话那就没消息了。”

“有劳晁少。”领导们喜出望外,让他们找乐姑娘亲自谈,他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才能打动她,如果晁少愿意帮忙从中牵线,那自然再好不过。

重要的事有着落了,领导们又坐了十来分钟也赶紧告辞,他们没有立即回县里或市里,转道去了九稻初中考察。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原以为完美的计划,被残酷的现实给击粉碎,蒙嫂心中万念俱灰,知道无论如何伏低做小如何示弱都没用了,慢慢地站了起来。

2023年的8月8日立秋,季节刚进入秋初,天气干燥,天天艳阳高照,而中午的太阳最灸热,照在人身上,感觉像是坐在火炉旁,热气灼得人面部发烫。

蒙嫂跪在村道的水泥路面,曝晒在阳光下,就那么小会儿,后背衣服都被汗湿透,刚站起来时,被强烈的太阳光晃得眼前一阵片炽白。

她定了定睛,视野才完全清晰起来,茫然地看了看人群,最后目光又落在了周村长身上,眼里又簌簌地滚出泪来。

在周家作媳妇日期虽短,周家几位长辈对她是真的好,周村长周扒皮夫妻多次提醒她,让她管教好小妍,她要是听了长辈的话,想必就不会落到这般地步。

视线从周村长身上移开,蒙嫂看向了自己的孩子和婆婆,她也清楚的知晓她有现在的结果,婆婆和小妍才是主要原因。

可是,一个是自己的亲骨肉,一个是相依为命多年的婆妈,无论哪一个,她都怨恨不得。

乐韵也是造成她不幸的人之一,乐韵既然同意了她带着女儿嫁进周家,为什么就不能原谅小妍一次,为什么不能再给她和小妍一次机会?

只要乐韵说原谅小妍,周夏龙就不会那么决地和她离婚,如果乐韵再给小妍一次机会,小妍肯定会痛改前非。

只要乐韵大度一点,不计较小妍的过错,小妍就能有个好前程,她也不会被扫地出门。

得了胃癌,还打输了官司,蒙嫂心里积着一腔怨,也不甘心,拼上了最后的脸面孤注一掷,以为要么能逼得乐韵不得不救自己,要么也能将乐韵拉下水。

她有自知之明,想拉乐韵作垫背的是不可能,至少可以毁了乐韵的好名声,如果乐韵不救她,她万念俱灰之下撞死在乐家门前,乐韵也要背上见死不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骂名。

可谁知道乐韵她竟然悄悄救了那么多人,还免费救治孤儿,就算她今天一头撞死在乐家屋外,也不会有人同情她,于乐韵的名声也毫无影响。

原本打定主意孤注一掷,不成功就成仁,自己活不了,就以命坑乐韵一次,如今连最后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心里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蒙嫂心如死灰,又茫然地望了望前方,目光与晁家少年的视线对上,在少年深邃的眼神注视下,眼睛像针扎似地痛了一下。

她艰难地挪开了视线,慢慢转身,拖着软绵绵的双腿走到了身躯在微微发抖的女儿面前,伸出颤抖的手,拉住了孩子的手,强挤出的声音干涩无比:“小妍,我们回家吧。”

处于惊恐中的李小妍,被拉了一下,如触电似的颤了颤,手里原本一直攥着太阳伞差点拿不稳。

她想哭,没哭出声,眼泪滚了出来。

蒙嫂拽着女儿的手转了身,又走到了婆妈旁边,拉了婆妈一把。

李婆婆腿软得厉害,也知道再留下去

寝室一人战六女407 小说全文、

没有好果子吃,就着蒙嫂的拉拽巍巍颤颤地爬了起来。

娘仨的腿僵僵的,走路一脚高一脚低,都不怎么稳当。

高考生与家长们看着李家三人垂头丧气地转身朝路口走,都没吱声。

美少年瞅着李氏祖孙仨转了身,幽幽告诫身边的小青年们:“你们可别学刚才这位妇女的作派,做人要厚道,不要以为自己有病自己就是弱势群体,更不要以为自己弱就有理,更不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搞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伎俩威胁人,那些小手段只会让自己掉价,践踏地的其实是自己的尊严。”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不是情侣之间或夫妻之间才有的吗?”有小青年小声嘀咕。

“不一定,”美少年耐心的现场教学:“并不是只有小情侣和夫妻之间才会一器二闹三上吊,刚才的妇女的行为就是在实力演示‘一哭二闹’,她一来就朝着周村长老爷子跪了下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这就是哭和闹,照她的行为推测,她的下一步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第三步。”一

“啥,她不会想在乐姐姐门前上吊吧?”一群小青年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她不是想上吊,她是想撞墙。”美少年并没有遮遮掩掩,将自己的推测说给众人听:“她刚才跪下去就不起来,一双眼睛不停地打量墙和墙角,观察着我们这些人,她是在计算应该撞墙还是柱子,撞哪里才不会被人拦住,撞哪里才能撞得头破血流,最好能保证一头撞死。”

“嘶-”倒吸凉声四起。

一群高考生小青年和家长们惊骇地望向了李家仨人,盯着蒙嫂的目光更是一片骇色。

小刘的妈妈一阵阵的心惊胆颤,艰难的=地咽了咽口水:“她……不会真的想寻死吧?”

“正常情况下她不会寻死,但是,我妹妹拒绝她,不给她看病的话,她就会寻死。”

美少年耐心解释,小青年们又吸了一口凉气,有人问:“为什么要在乐家门口自杀?”

“她想害我妹妹啊。”美少年平静地给小青年们释疑:“她今天要是一头撞死在乐家门前,到时别人以会认为是我妹妹不给她看病才令她走投无路绝望之下所以想不开寻了短见,别人会说我妹妹见死不救冷血无情。

她得了癌症,反正活不长了,我妹妹不给她治病,她想用她的死来报复我妹妹,给我妹妹泼脏水,让我妹妹背上骂名。”

小青年们脸色都变了,李小妍妈妈竟然想用死来害乐家?

罗少等人听到晁少在分析蒙某人的行为时,都没觉意外,他们之前也观察到了蒙某人下跪哭诉时,眼神一直往乐家墙根飘。

再说,他们那样的勋贵老家族,经历过大风大浪寝室一人战六女407,什么阴谋诡计没见过?他们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并不是傻白甜似的小绵羊,没有害人之心,却有防人之心。

像蒙某人那样的人,都不是擅于隐藏情绪的人,有什么小心思小算计几乎显露在脸上眼里,很容易看出来。

他们一直当吃瓜群众,也是因为现场有晁家哥儿,他们在晁少面前耍心眼儿都瞒不过他,何况是一个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妇女。

在晁少面前耍心眼,等于是关公门前耍大刀,晁少那家伙最擅长揣摸人心,只看蒙某人的眼神就能将蒙某人的心思给揣摸个透。

学生家长们也暗吸气,李小妍妈妈……她竟然有那种恶毒心思?

蒙嫂在晁家少年说她想一哭二闹三上吊时后背皮都张紧了,当晁家少年猜到她想撞墙,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的腿僵硬得像铁柱子一样钉在了地上,再也挪不动,一股子寒气从脚底蹿上后脊骨,直达天灵盖。

明明地面热得发烫,太阳光也是热的,蒙嫂却感觉四周都在冒寒气,冷得牙齿都在打颤,冷汗大颗大颗的从脸下往下掉。

李小妍听到后头的对话,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只想赶紧离开,不想妈妈突然站住,被拽得打了个踉跄。

她好不容易站稳,挪头看向妈妈,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站住,却看到妈妈的嘴唇白得跟纸似的,汗淌了一脸。

她害怕起来,拽了妈妈一下没拽动,立即去推,都哭了:“妈,我们回家,快回家好不好。”

被推了两下,蒙嫂往前一个踉跄,腿又能动了,被动的被女儿拽着往前,脚像踩着棉花似的,没有半点感觉。

来的时候,因为孙女要给她妈打伞遮太阳,李婆婆地戴着孙女买的潮流太阳帽,她也想赶紧离开,走得比较快。

当发现小蒙走路像在数蚂蚁似的,她觉得太慢了,缓了缓,等孙女拽着小蒙来了,她也帮了一把,拖着小蒙赶紧走人。

李家娘仨最初走得较慢,越走越快。

顶着太阳的李家娘仨,逃也似的小跑着跑过了弯道,才稍稍缓了缓,当沿路到了村道与地坪相连的路口,不期然的与周奶奶周天明曹冰月不期而遇。

周天明因下半年要去M国留学,要办一些签证,上周周末就去省府向某大使馆递交材料,直到拿到了签证才回来。

周奶奶去赶集,再去曹婆婆家一趟接曹冰月到周家来住几天,然后顺便等孙子回到乡街再一起回家。

曹冰月因为缺父爱,周家的大哥哥对她挺好,她最初叫“天明哥哥”,后来就叫“哥哥”,也很粘哥哥。

曹冰月比较小,不用在意什么男女有别,周天明对曹冰月也挺好的,因为小继妹粘着他,天气又热,他撑着太阳伞给奶奶遮太阳时便没法给曹冰月遮太阳,干脆将曹冰月给抱起来。

曹冰月被哥哥抱着,开心得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得说个没完。

周奶奶挎着竹篮,笑咪咪地听曹冰月和大孙子说话。

当赫然发现李婆婆娘仨人时,周奶奶愣了一下,那仨跑梅村来干什么?

李婆婆看到直面走来的周家祖孙,手脚又僵了。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