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100吉利车位号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假如,假如不是秦三踩着脱了胶黑色的凉鞋哒哒的跑来,一边拿拳头擦着脸上的鼻涕喊着,“哥,你借我的压岁钱记得帮我买糖啊,咱说好了的啊。”

“还有我1一100吉利车位号的。”

“我的!”

七嘴八舌的应声响起。

有秦家的,白家的,周家的那一大批小家伙们,男男女女都有。

秦江科把她护在身后举手投降着,连声说,“好好好,一定还,这就给你们写欠条好吗?带笔了吗身上。”回头问的夏露。

夏露费解的透过他的肩膀看那一帮小萝卜头,也不知道话题怎么跳这么快,但她确实有带笔,钢笔递给了他。

秦江科咬开了笔帽,然后挨个写欠条。

借了谁谁几毛钱,几块钱——然后要还多少多少糖果。

夏露无意看了一眼,然后揪着他的衣领凶道“你拿了人家两块,然后给人家三个糖果?有你这么骗小孩的吗?”

秦江科就说,“这咋算骗,买卖你情我愿的事。”

夏露惊了个大瓜,直呼这就不是个好东西。

果然就是嘴巴说的好听,什么无价之宝……

夏露就想我怎么会是无价之宝呢,在她父母眼底,她连十块钱,不……应该是一块钱都不值。

秦江科写了很多欠条,还有的主动跑来叫他写——

一大班孩子,真的,特别多。

几毛的,几角的,几块的。

还有巨款十几块的。

这是周家那边三兄弟借出来的。

周家,周家的父亲还是秦怀街大队队长呢,夏露觉得秦江科这么骗人钱没被打死真神奇。

周大图把欠条对折,收进口袋里。

夏露看不下去了,转身要走,然后刚一转身手腕就被拽住了。

秦江科拿开了咬在嘴里的笔帽说道,“哎哎,你去哪?”

夏露绷着脸道,“白痴,我去把钱拿回来。”

秦江科得意的说,“我就知道,还好我把你抓住了。”

夏露又想打他了:“你是不是白痴!骗小孩这么多钱凑二千块送进他们手里,他们不会感恩你的,我也不会。”

秦江科拿指尖挠了挠脸,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你冲我发脾气

1一100吉利车位号 完整版_

了呢。”

夏露呆住,你在说什么东西?

秦江科笑道,“是不是说明你也有认真把我当朋友看了?”

夏露变脸,扭头要走——

这时周大图却是看懂了什么,开口道,“夏露,你误会了,他没骗我们钱。”

夏露心想,这不算骗钱那什么算是?

周大图见她不信,说道,“钱是我们主动给他的。”

秦颂国点头书对对对,“是我们给大哥的,对吧大家。”

“对。”

一呼百应。

秦江科就笑道,“你们这群小鬼,尽拆我台,我还想在心上人面前表现的自己很有人缘的呢。”

什么心上人啊。夏露脸都红了。

这时,秦沁扑了过来说道,“夏姐姐,钱是我们自愿给哥哥的。”

白家小子高举双手说,“对的对的,夏姐姐,是我去告诉小秦说你爸爸妈妈要卖了你的,秦大哥要去救你,我们知道他需要钱,所以我们自愿给他的,对吧,大家。”

“对对对,自愿的,嘻嘻。”

“小秦的朋友就是大家的朋友。”

“小秦的心上人,就是我们大家要保护的人。”

秦江科在追夏露,这些年又带着夏露进自己的圈子,大家也都认识夏露了。

夏露出事第一时间就有小萝卜头跑去跟秦江科通风报信了。

然后又主动出钱,这个几分,那个几毛——

每个人都把自己的零花钱拿出来了,手里没钱的回家问爹娘要,秦江科在秦怀街那是出了名的好人缘,所以啊,知道他需要钱,家里的大人哪怕再急的,多多少少也拿了一点心意出来,像白家那都把自己的结婚首饰想拿出来了。

“夏露啊,以后你就不用回家了。”

“对,你可以和我们呆在一起,不用怕你爸爸妈妈了,嘻嘻。”

一大班孩子,七嘴八舌的手足舞蹈着,然后围着秦江科或抱着他的腿,或企图爬在他身上,或搂着他的脖子当秋千似的晃啊晃,直晃的秦江科都没法好好写欠条了。

还有的女孩,也扑向了夏露。

夏露有些手足无措,她完全没想到,那二千块钱,是这么来的。

明明,她和这些人的关系并没有多好,连她亲父母都不愿意给她出钱,这些人,却给她出了钱把她从家里救出来。

再看着扑过来的小女孩——笑的天真烂漫。

她眼圈不由发红,两个字从嗓子里吐出:“谢谢。”

秦沁嘻嘻哈哈的往她怀里蹭。

几个小姑娘也拉着她的手要她陪他们玩。

夏露很快就被她们拽着进了圈子——不知道是出于感激或者是羡慕,还是其他什么情绪,她渐渐也放下了成见。

“啊啊啊…”秦江科忍不住说道,“夏露啊。”

“大家伙凑起来的钱有三百…”

夏露:“我记下了,我以后会还上的。”

秦江科:“不是,我是想说我出了大头的,你要感激的话,可以感激我,不用太过感谢这些小家伙的。”

夏露:“??”

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秦沁嘻嘻哈哈的拉着她的手晃,“夏姐姐啊。”

夏露就低头问,“怎么了。”

秦沁好奇的问,“你会嫁给我大哥吗?”

周大期也好奇的道,“会嫁的吧,小秦为了拿钱出来都倾家荡产了,要是不嫁的话不就赔本了,得打光棍的吧。”

夏露:“…………”

她忍不住问,“你们把钱拿出来帮我了,要是还不上怎么办?”

白家的小孩回答道“还不上就还不上呀。”

周大期,“就是就是。”

“小秦的愿望就是我们的愿望,小秦希望夏露你开心,我们也希望你开心。“

大家嘻嘻哈哈的,完全没有把那么一笔巨款放在眼底。

然后——

被买下来的夏露自然也不会回夏家了,秦江科带着她去找了当时是大队长的周老爷子,给夏露在镇里安置了一个住处,一个寡妇的家里,那寡妇带着个女儿,夏露可以辅导她家女儿学习,既安全又不会引起流言蜚语。

喜欢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请大家收藏:

夏露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掉过眼泪了——

很久很久——

她很少哭的,不是不悲伤也不是不难过,只是她从少女时候就知道,哭是最没用的,哭是不能解决问题,只会换来挨打和挨骂。

可是生命里却忽然出现了那么一个人告诉她,你可以哭。

总是追在她面前说,你受伤了为什么不哭,哎呀,你可以不用这么坚强的。

夏露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在我面前敞开情绪哭呢。

为什么要你哭?

因为那代表你信任我了呀。

我不想你那么坚强,坚强很累的吧,偶尔也可以任性的撒娇哦。

重男轻女出生的夏家给夏露带来了无尽的悲伤和压抑,重男轻女的环境对女性的偏见打压种种,让深知该为自己争取的夏露感到痛苦,她想要挣脱这种环境也不想看着身边的女孩一次次沉沦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她反抗,她打架,她叛逆,她想保护想保护的人,然而她最亲的人却总想把她拖回沼泽里。

唯有那么一个人。

总是在牵着她的手,把她拖出沼泽。

明明住在同一个镇,离的也那么近,但秦家和夏家的氛围却是天然之别,她和夏上叙都是活在父母自负骄傲又极具偏见的极端环境里。

她永远记得自己十五岁的时候——那个姐姐因为被婆家欺负辱骂选择跳河来抗议,然而无人同情,所有人从嘴里丢出去的言语都是,为什么别人能生出男孩子,你不行,你被离婚就是因为你肚子不争气,你该做牛做马,你凭什么发脾气…

明明当时那个姐姐不想死的。

只要娘家人稍微伸出手一下,就一下拉住她,她就可以不死了。

然而最后踩灭那姐姐一根稻草的正是她的亲生父母。

那件事后的夏露越发的叛逆,她还找人把这父母家的儿子给打了!并不是这家的儿子做错了什么,就是因为他的存在让那个姐姐无家可归,所以夏露就打他,你们爱儿子不爱女儿,爱面子不爱女儿!

那我就欺负他。

然而夏露也不是战神,打架的时候她也会遍体鳞伤的。

常常她去闹完回来就会被父亲揍,棍子打在她身上断了那是常态,身上淤青东一块西一块是常态,腿被打得一拐一拐的也是,而她哪怕离家出走,也不愿意低头求饶——

然后有一天,她发着高烧去找夏上叙昏在路边,以为自己快死了,离开这个丑陋的世界时,那个男人就蹲在了她面前,肩上扛着一个小的,好像是他弟弟嘴里还咬着根火柴,吊儿郎当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要你管。”

“怎么躺在这里,不舒服吗?”

“要你管。”

“哎呀……哥,快走快走。”

“江科哥哥,快过来,她是坏女孩别靠近她。”

“她是夏露啊,那个到处打架惹是生非的夏露,是个坏女孩会勾魂的,哎呀,她瞪我了。”

夏露自暴自弃的趴在地上,偶尔别个头,一动不动,然后,她就被从地上拉起来了,明明她的手脏的和什么似的,那个人的手干净的很,却一点也不嫌弃的握住了她的手。

然后——就被她打了。

在这之后——他的身影好像就无处不在,“夏露。”

“夏露啊,一起来玩吧。”

“夏露…”

“夏露,我叫秦江科。”

她跑,他1一100吉利车位号追,有时候还带着他妹妹秦沁出来,然后把秦沁丢给她自己去别处忙活。

这样的日子一过好几年,夏露也仿佛习惯了这个人的存在——好似生命里有了那么一点盼头期待,有那么一个人,还是值得她活着去看着的。

当然,她也一如既往的打架。

“夏露,你又受伤了,下来,我给你包下伤口。”

“你不问我为什么又打架。”

“夏露是个好女孩,打架的话肯定是对方做错了什么。”

“哼…虚伪。”

夏露一边嫌弃着他,一边又开口

1一100吉利车位号 完整版_

讲自己打架的原因——

是她同学的哥哥赌博欠了钱,然后想把她同学卖了,她气不过,就去把那哥哥给揍了丢进池塘,对方找到家里了,所以夏露也被揍了。

“夏露,和你结婚的话你家需要多少钱啊。”

“…………什么?”

“我说和你结婚的话,给你父母多少彩礼他们会同意?”

“????”夏露有点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在说个什么玩意,但她还是回答道“他们那肯定狮子大开口,多少都不嫌多,不是,你问这个干什么?”

“想和你结婚,把你带到家里来宠,这样,你就不用被你父母逼得成天都受伤了,看着心疼。”秦江科叹息的说,一边算着自己的存款。

“………………???”

夏露脸一变一变的,我把你当朋友你想睡我?

然后她又把秦江科揍了,连着一段时间都不在他面前出现了。

秦江科只能听到她惹是生非……

然后有一天,夏露闯了大祸,把别人伤的很重!对方找上来非要赔钱,夏父夏母想把她卖了赔钱。

秦江科就拿着钱登门了。

他把自己的积蓄,还把自己几个弟弟的压岁钱积蓄都骗来了,一共二千块钱。

七十年代的二千块钱意味着什么?

那年代秦怀街连万元富翁都没有,二千块,真的很多钱了,秦江科以二千块为彩礼,说要和夏露结婚——这也避免了夏露被卖的下场。

秦家的反应姑且不说。

夏露被秦江科带着出了夏家,他说你不用必须和我结婚:“我只是想救你出来,给你一个自由身,你和我有了婚约,以后你父母就不会拿这个逼你,你就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不用整天靠打架来争取权益了,夏露,这个世界其实很美好的,我带你多看看世界,这样你就不会一直悲伤的哭泣了,多笑笑。”

二千块,换她自由身。

夏露差点把秦江科打死,这干的什么王八蛋事。

她还得起这钱吗,还不起啊!

而且她又不值二千。

哪知,被她打得秦江科受着,听到她说不值时就不同意了,抓住了她的手压着她的脑袋反驳说,“谁说你不值,你在我眼底是无价之宝,别说二千块,如果拿我的命能换来你一辈子开心无忧的话,我也愿意。”

喜欢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