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宗双修对女性莲花的要求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小姐!您可真有本事!”如书惊叹的恭维,心里为小姐的不要脸鼓掌。

安茹早前看不上妾的身份,但经过通房这一出,对妾的身份,接受良好。

“现在厨房的人也不敢怠慢我们了。”如书高兴的说起这事来。

安茹想要的可不光这些,否则她以前做的那些都白做了。

“小姐,您现在病还没好,不要再碰针线了。”如书见她又做起衣裳来,忙道。

“再来几针就好了。”安茹心情好了,态度也好了,对待如书也恢复了之前的温柔体贴。

“少爷要是知道你带病还给他做衣裳,一定会很感动,明白您对他的好。”如书拍马屁道。

“姐姐待我好,我自然也要待姐姐的孩子好。”安茹自我感动的说道。

金府

金梨听到安茹从通房变成了妾,还是罗俊开口跟他父亲求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白眼狼就是白眼狼,喂不熟的东西!”金梨冷冷的说道。

“小姐……罗少爷也不知道你不待见那个安茹。”吴双实事求是的说道。

“去打听打听,罗俊为什么要替安茹求情。”金梨脸色还是一样冷。

吴双立即去查,当天晚上才回来。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罗少爷是被骗了,这个安茹也真是够不要脸的,明明就没有怀孕,连孩子也骗!今日安茹还打算送一套她亲手做的衣服给罗少爷,我顺手给拿走了。”吴双说完,喝了一大杯水。

“衣服呢?”金梨道。

“丢到乞丐堆了。”吴双道。

金梨觉得吴双干的不错。

“把这事……”金梨说了一半又停了下来,“把这事想办法传到罗老夫人的耳里去。”

吴双隔日就把这事给办了!

罗老夫人身边的陈嬷嬷听到府上小丫鬟的闲言碎语,把这事说给了罗老夫人听。

罗老夫人气急攻心,然后立即去请大夫。

一连找了三个大夫,强行要给安茹诊脉。

事发突然,安茹完全没有准备。

事情真相就这么揭露了出来。

罗老夫人那个气啊!这个贱人连怀孩子都是骗她的!不但骗她,还要骗她的孙儿!

“不要脸的玩意,给你几分脸,你就蹬鼻子上脸了!”罗老夫人骂完,还让人把罗坤和罗俊都找了过来。

当场扒了安茹虚伪的脸皮!

罗俊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安茹怀孕是假?流产是假?是他导致的更是假的……

安茹惨白着脸瘫软在地上,这下真的全完了……

罗俊再次受到了打击,气的眼眶都红了,亏他因为失手害了她的孩子,愧疚不已,没想到她是在骗他!

罗俊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

罗坤早有所料,也不意外,让人将安茹拖走。

“她撒这么大谎,你就不处罚她?”罗老夫人生气道。

“母亲,这事您是怎么知道的?”罗坤问道。

陈嬷嬷这时上前,把她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罗坤心有怀疑,觉得一切太过凑巧,于是让人查了查,查到了金梨的头上。

居然是金梨让人故意在陈嬷嬷面前说破安茹的事情,戳穿安茹的真面目。

罗坤顿时惊喜交加,难道金梨是对他有心,所以才吃醋嫉妒安茹?

不然金梨为何不高兴安茹做他的妾?

罗坤因为这种想法高兴的一整天都魂不守舍,他想去见金梨,但是又怕太唐突,惊吓到了她。

他该怎么做,才能讨金梨的欢心?

罗坤绞尽脑汁的想到了办法,那就是拿安茹来讨金梨的欢心!

既然金梨不喜欢安茹,他就让安茹消失吧!

安茹被关在房里,罗坤吩咐人这几天不让人去送吃食。

如书听到这个命令,心里一冷,彻底认定老爷放弃了安茹。

如书胆战心惊,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去求罗俊。

但是罗俊不愿再见如书,让人打发走,如书不走,罗俊就让人赶走。

“如书姑娘,老爷让你安分一点,否则就让你进去侍候你的主子。”有人过来警告如书。

如书不敢再有其他动作,躲在自己的房里。

安茹被关了两天后,房里已经断了水,吃的也没了。

她喊如书,如书不在,她喊其他下人,其他下人也不理睬她。

金梨一直关注着罗府,安茹没有好下场,金梨清楚,毕竟都是她逼出来的,但安茹的下场,还是让她有些意外。

前世,金梨就是这么死的……被关起来,活活饿死的。

“前世因今世果吗?”金梨神色迷茫的喃喃道。

次日

“小姐,罗府又出事了。”吴双禀报道。

金梨看了过去。

“安茹大概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和罗大人鱼死网破,说罗夫人死于罗大人的手!

密宗双修对女性莲花的要求 最新章节阅读,

”吴双说道。

金梨神色淡淡,罗夫人的死她密宗双修对女性莲花的要求不在意,“她还说了什么?”

“还说罗大人是因为您才害死的罗夫人,目的就是为了给您腾位置。”吴双说到这儿冷笑一声,“她是故意把您拖下水!”

掺和到这事来,可不光是坏名声的事!

“好在罗大人找到了安茹加害罗夫人的证据……都是狗咬狗的事。”吴双嫌弃道。

好在这事没有大范围传开,否则肯定会影响金梨的名声。

安茹破釜沉舟之后,罗坤已经容不下她,玉家人也容不下她。

正如安茹早前猜测,罗坤手里有她加害罗夫人的证据,她被罗坤推了出去!

至于安茹说的那些话,就算没有证据,也被人记在了心里。

罗坤现在是万万不敢打金梨的主意,否则谋害妻子的名声就有可能落在他的身上。

罗坤觉得安茹断了罗坤和金梨之间的可能,恨安茹入骨,反而不让安茹这么轻松的就死了。

安茹原本快饿死了,后来罗坤又让人给她送了饭,找了大夫,保证她活不好,死不了!

安茹吃了几天以来的第一顿饭,手指上血迹斑斑,这些天没有水喝,她就咬破自己的手指一点点吸吮着。

狼吐虎咽的吃完后,安茹的肚子有些饱腹感了。

“我要见金梨!”安茹对门外看守的婆子说道。

“金梨是谁?”门外婆子不认识这人。

“孝平乡君。”安茹道。

“孝平乡君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你还想见人家,做你的白日梦去吧!”看门婆子骂道。

安茹从门锁住的门缝里送出去一个金镯子,“我要见金梨,若是你能通知到她,我回头还给你一个金镯子!”

看门婆子两眼放光的收了金镯子,咬了几口确认是真的,“我跑一趟倒是没什么,但是人家凭什么来看你?”

“你告诉她,我是金花语的熟人。”

喜欢农家娇娘请大家收藏:

即便没有玉家的怀疑,她对罗夫人下手的事,罗坤肯定也知道,甚至他的手里或许还捏着一些证据。

安茹浑身颤抖,她一直以为罗坤和罗夫人一直被她玩弄在鼓掌之中。

谁能想到,在罗坤没有听到她和如书对话之前,罗坤就已经对她无情了。

安茹又气又恨,心里的怨愤情绪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她不允许自己落到这个下场!

次日,安茹拖着不好的身体去找罗俊。

罗俊没想到安茹生病生的这么严重,安茹现在的样子完全像是重病之后的模样。

“俊儿……”安茹未语先落泪,整个人凄凄惨惨的。

罗俊心中有些不忍,“安姨,你的病,大夫是怎么说的?”

“大夫说小姐心中郁结太深,小姐是自己不放过自己,她总说对不起你,然后夜里睡不着,白天也不想睡,这样下来,身体肯定受不了。”如书赶紧卖惨。

罗俊闷不吭声,他从没想过,安茹会成为他父亲的女人,还只是一密宗双修对女性莲花的要求个通房,这让他觉得安茹很上不了台面,也给他和母亲丢脸。

“少爷,小姐给老爷做通房,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不是小姐心甘情愿的。”如书说道。

“因为你喜欢父亲,你和祖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罗俊不想再听她们编造理由,这样只会显得她们更加面目可憎,他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安茹心头一震,脸色维持不住,更显难看。

如书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之前小姐教她的话,现在用不上了。

“你也怨我吗?我是喜欢你父亲,但是如果你母亲没有去世,我也不可能和你父亲在一起,我和你父亲在一起,这样才能更好的照顾你,我想姐姐肯定也会这么想的……”安茹脸色悲哀又凄惨。

罗俊眉头皱起来,有

密宗双修对女性莲花的要求 最新章节阅读,

些不相信她的话,又有些动容。

安茹一看有戏,又哭哭啼啼的说道:“如果你因此怨我,我也不怪你,我现在落到这个下场,也是我自己自找的,我不该爱上你父亲,不该为了你进罗家的门,不该自视甚高,想做你父亲的妻子,好代替你母亲照顾你,让你母亲好放心……”

“我的母亲是无可取代的!你是为了你自己的孩子,不是为了我!”罗俊反驳道。

安茹愣了一下,才发觉对方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顿时就有心想借此做些什么,但罗坤又知道她怀孕了……

安茹最终还是不想放过这次机会,她情绪激动的过去抓着罗俊的手,“你如果不想我要孩子,孩子我可以不要,我本来是觉得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想生一个弟弟陪伴你,这样你就不会这么孤单了。”

罗俊并不完全相信安茹的话,他想把自己的手从安茹的手里扯出来,但安茹用的力气太大,他扯出来的手来的时候,用力过猛将安茹甩到了桌边,撞到了桌角。

安茹顿时面色大变,因疼痛而弯腰。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如书着急的喊道。

罗俊已经傻眼了,他刚刚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吗?

“不要叫!”安茹脸色苍白的阻止如书喊叫。

“是我自己不好,是我身体太虚弱了,才站不住。”安茹捂住肚子,神色十分痛苦。

罗俊见她现在还在安慰他,有些无措和动容,“我让人给你去找大夫!”

“不要去……现在若是找大夫,他们就知道是你推了我,撞伤了我,万一孩子保不住,你不能背上这个害死弟弟的名声。”安茹急忙阻止,似是满心的替罗俊着想。

“如书,带我从小路回去,不能让别人看到。”安茹依靠着如书,催促道。

罗俊脸色发白,着急道:“……还是去找大夫吧……”

“我回去就找大夫,你千万别管这件事,也不要告诉你父亲和奶奶,谁都不要说。”安茹一再嘱咐他。

罗俊犹豫再三不敢答应,又害怕她真的因为他的缘故伤了她的孩子。

“答应我,不然我不放心,我不能害了你坏了名声。”安茹悲痛的恳求他。

罗俊眼眶泛红的点点头,从前对她的依恋又慢慢的回来了。

安茹这才放心的让如书扶着她离开。

回到院里,安茹神色就恢复了,然后让如书找了一个大夫来。

安茹最近一直在生病,找大夫来正常。

不久后,罗俊就从如书的口中知道,安茹的孩子没了!

罗俊心里五味杂陈,他不喜欢她的孩子,但是这个孩子因为他的一推没了,他又不忍,又愧疚。

“小姐嘱咐你,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她的孩子是因为你才没有的。”如书叮嘱道。

“少爷还要考科举,这个名声您可千万不能沾上,否则小姐说她就是死也没脸去见夫人。”如书哭着说道。

罗俊心中更加愧疚,“可我……可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若是少爷真的关心小姐,就让府上的下人对小姐好一点,小姐现在吃不好穿不好,还要看那些下人的脸色……”如书抹泪告状道。

罗俊知道该怎么做了,当天晚上等罗坤回来,罗俊就去求他娶安茹做妻。

罗坤神色幽深的看着罗俊,“你又和她掺和到一起了?”

“她毕竟跟母亲关系好,您让她做通房,打的也是母亲的脸……”罗俊弱弱的说道。

“你觉得她有资格替代你母亲的位置?”罗坤眼底有些失望。

罗俊摇摇头,他不想任何人代替他母亲,但是他害了安茹的孩子,安茹还对他那么关心,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觉得她好?”罗坤再次问他。

罗俊点点头,没有说话,不敢说他闯的祸。

“为什么之前不说,现在来为她抱不平?”罗坤冷着脸问道。

罗俊不敢抬头,父亲后院的事情,原本他就没资格说话,今天他已经是鲁莽了。

“你既然敢开口,现在为什么又不说了?”罗坤的声音更加严厉。

“她的孩子没了……又只是通房……孩儿觉得她可怜……”罗俊结结巴巴的说完,还跪了下去,求情。

罗坤眼神古怪,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希望你日后不要后悔。”

罗俊不明白父亲的意思,神色有些茫然。

很快,安茹的身份就变了,从通房变成了妾,府上的下人们也不敢再随意克扣她的东西。

喜欢农家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