蟒仙折腾人的症状/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高胜边说着边往办公室里面走,当他注意到王艺正在喂我吃饭时,他猛然停下了脚步,声音也停了下来,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

我和王艺也没想到他突然进来了,我好像没听见他敲门。

在短暂的愣神后,高胜尴尬一笑说道:“老大,我……我刚才进来敲门的啊!”

敲门了吗?我大概是没有听见。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让他撞见这么尴尬的事了,我并没有太尴尬,王艺也连忙从我身边离开。

我这才向高胜点点头,说道:“知道了,那个袁伟为什么来不了?”

“他说他老婆今天的预产期,实在是走不了。”

“哦,那没事。”

“那……那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高胜说完,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我和王艺对视一眼,然后相继笑出了声。

“你看看,这弄得多尴尬啊!”我道。

“不尴尬,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撞见我们这么亲密了。”说着,她继续上手喂我。

一勺一勺的,很小心很用心。

她一边喂我一边说道:“袁伟老婆孩子出生了,咱们怕是要去给他们送个礼吧。”

“应该的,等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嗯,其实袁伟这人真的挺不错的,很有上进行,服装公司那边基本上全靠他。”

“我想过了,等公司上市之后会分一些股份给他。”

“嗯,是有必要,想要留住人就要对人好一点。”她说这话时,语调明显怪怪的。

我自然也听出来了,傻笑道:“你想让我对你好一点,就明说呗。”

“这还需要我明说吗?你不应该对我好吗?”

“应该。”

她又嘿嘿嘿的笑了笑,忽然又向我问道:“对了,你说你拒绝了和安澜的合作,其实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是要跟你合作什么?”

“我不知道啊!她也没说明白,就说要跟我合作。”

王艺皱眉道:“她现在在成都创业了吗?”

“应该是吧!”我轻轻叹声气道,“别说她了,反正你相信我,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和她再有交集的。”

“我相信你,亲爱的。”说完,她撅起嘴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

等王艺喂完饭后,我便拿起手机找到袁伟的联系方式,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袁伟便对我说道:“陈总,今天的会议我来不了,我已经跟高总说过了。”

“没事,我知道了,听高胜说你媳妇今天生孩子啊?”

“嗯,现在正在医院临产。”

“恭喜啊!”我笑着道。

“谢谢陈总。”

“等孩子出生了,我再来医院看你跟弟妹吧,就先不打扰你了。”

“好的,陈总。”

挂了电话,王艺忽然说道:“我也想要孩子了,母性泛滥了啊!”

我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你看人家生孩子你就想要了,能别这么草率吗?”

“这不是草率,是我真的想要了。”

说着,她又掉着我的脖子,笑嘻嘻的向我问道:“老公,你想不想要孩子呢?”

“我……”我有些局促地摸了摸鼻子,讪笑道,“当然想啊!我都那么大岁数了,别人孩子都上小学了。”

“那咱们赶紧造一个吧!”

我笑道:“哪有这么容易啊!又不是去菜市场买白菜,说有就有吗?”

她却直接坐在了我的腿上,然后将双手圈住我的脖子,撒娇似的小声的说道:“来嘛,来嘛……”

“那也不能在这儿啊!”

“这儿怎么了?”她说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就要凑上来了。

“你疯了?这里是办公室!”我大惊道。

“没事,有人进来会敲门的。”

这丫头的胆子太大了,竟然在办公室也敢这么明目张胆。

我实在有些受不了她了,可是她这撩人心魄的气息又让我无法拒绝。

这一吻,我的心和身体都一起颤抖起来,因为是第一次在这种环境下!

那种刺激又担心的感觉特别带感,以至于让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跳的速度也直线上升。

终于,我一把将她抱起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

王艺的呼吸也变得混乱起来,欲拒还迎。

这个时候我也没想别的了,根本没有在意我们是在办公蟒仙折腾人的症状室里。

只感觉城市的喧嚣都全部停止了,我只能听到耳边她那粗重的喘息声……

“断了,断了。”她突然气喘吁吁的大喊着,猛地将我推起。

“什么断了?”我迷茫的看着她道。

“内衣带子断了,你太用力了!”

她坐起身来,看着我一脸的怒意。

“不是吧?”

“你自己看!”说着,她便准备要解开衣服扣子。

却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这次我听见了。

王艺也听见了,她急忙将解开的扣子扣好,然后飞快地整理着头发。

我愣了一下,也立刻反应过来,赶紧收拾被弄乱的办公桌。

王艺也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一眼站在一边,脸上憋着笑。

我收拾好办公桌后,深吸了几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后,我才向外面喊道:“请进。”

进来的是行政部的卢小莉,我随即向她问道:“有事吗?卢经理。”

“陈总,我接到有员工举报,公司里出现骚扰女同事的现象。”

“什么?!”我先是一愣,随后大吃一惊。

心想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

站在我旁边的王艺也是很错愕的问道:“谁呀?”

行政经理卢小莉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她先是看了王艺一眼,又看了看我,好像有些不好意思说。

“卢经理你说吧,到底是谁骚扰公司女同事,这种事情我们必须严肃对待!”

“是的,这种事情是完全杜绝的,不管是谁都要严肃对待!”王艺跟着附和道。

卢小莉犹豫了许久,才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是……是王总的弟弟王斌。”

当卢小莉说出王斌这个名字时,我和王艺都纷纷愣住了,我们四目相对。

我能明显感觉到王艺的眼神里都有火气,而我也更是被气得不行。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卢小莉说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卢小莉离开办公室后,我又和王艺对视了一眼,她向我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这种事情在公司里是完全杜绝的,现在就把他叫过来当面问清楚。”

王艺轻轻叹道:“我就知道他来公司准没好事,这下好了吧!”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王艺,你过分了啊!”我怒喝一声。

接着又加重了语气,说道:“我再说一遍!我跟她一点事都没有,中午一起吃饭是向阳组的局。”

“那向阳人呢?奇怪了,他为什么要帮你组局?”她咄咄逼问道。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我和安澜的情况,那天商务酒会上你也知道,他想让我和安澜合作,我拒绝了……结果今天他又约了我,我真的不好意思拒绝,然后就告诉了他我和安澜的情况,然后他临时有事就离开了。可能你看到的时候,正好他离开了。”

“哦,这个理由蛮好的。”

我真被她搞得有些无语了,一声冷笑道:“你到底要怎样?”

“不是我要怎样,是你要怎样?”

我真的崩溃了,怒喝一声:“我懒得理你,爱信不信。”

说完,我就转身向楼上走去。

王艺朝我身后扔了个抱枕,正好砸在我的后脑勺上。

我弯腰将抱枕捡了起来,想给她扔回去,可想想还是算了。

“啊!……陈丰,你个混蛋!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这样对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她发疯似的咆哮起来。

我真的不想再和她掰扯下去了,她不能理解我,正如我无法向她解释这一切。

回到卧室,我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不知道为什么日子就被我过成这样了,明明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成这样了?

窗外,一阵凉风从窗台吹了进来,让我下意识地看视线转到了窗外。

小区里,只有零星的灯亮着,看上去比什么都冷清。

可是却偏偏就是这些灯,在撩拨着,继而让人对漆黑一片的世界产生联想……

是不是有那么几对情侣正在如胶似漆呢?

或者,一个伤心的人,正在为了已经失去的爱情而哭泣着?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在这种幻想中睡了过去。

我又做了一个梦,梦到王艺怀疑我和安澜有染,她亲手杀了我,一刀一刀地用力地捅入我的身体中。

我被吓醒了,满头大汗,不断喘息着。

天已经亮了,我没有从这个梦中回过神来,梦里太可怕了,到处都是血。

……

尽管从这个梦里清醒过来,我也没能完全回过神,因为梦里说不出的恐怖。

我满头是汗,枕头上也都是汗水,而身边显然是没有王艺身影的。

有种落寞感油然而生,以前不管我们怎么争吵,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她总会在我身边的。

可是这一次,她不在了。

我确定她昨晚一整夜都没有进来睡,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好点了。

半躺在床上抽了支烟缓解了一会儿之后,我才穿上衣服鞋子走出卧室。

站在二楼的过道上朝楼下客厅沙发看了一眼,也并没有发现王艺的身影。

接着我又去打开其他几个卧室,仍然不见她的身影,不过我确定了她昨晚是睡在客房的。

我怕她想不开,虽然我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便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响了一会儿后,就被接通了。

我急忙向她问道:“你在哪呢?”

“有事吗?”

“我问你在哪,你这么冷冰冰干嘛?我惹你啦。”

她依然冷声冷气的回道:“你有没有惹我,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在去公司的路上,有事你就说,没事就挂了。”

我算是松了口气,不过她的态度真的让我很头疼。

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她的情绪转变其实很快的,这都过了一个晚上了还没好吗?

结束了和她的通话后,我也收拾收拾开车去了公司。

这件事情我不想去安慰她,所以到公司后我就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

因为这件事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了无数遍了,她还是不相信,我能有什么办法?

而且这种不信任的感觉,如果她自己不能改变,那么以后一旦遇到同样的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我没有去找她,她自然也没有来找我。

整个上午我都闷闷不乐,也没有心思工作,就连上午的一个会议都被取消了。

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王艺忽然来了我办公室,她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

我看着她,并没有先说话,因为不知道她蟒仙折腾人的症状是什么目的。

她反手将门关上后,便面露微笑的向我走了过来。

其实看见她笑,我就知道这事儿过去了。

她提着饭盒来到我办公桌前,然后将饭盒放下后,笑嘻嘻的对我说道:“亲爱的,中午了,该吃饭了。”

我依然没说话,故作一副还在生气的样子。

她顿时努着嘴,撒娇道:“别生气了嘛,我错了,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

她边说边打开便当盒,里面竟然是我最喜欢吃的红烧肉,顿时香味四溢。

“哪儿错了?”我故意摆着架子说道。

“我不该怀疑你,上午我问过向阳了,他都跟我说清楚了,你昨天说的都是真的,是我误会你了。”

她这么说,我其实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我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为什么你始终都不相信我呢?就觉得我会和她再续前缘?”

“我错了嘛,我……我这不是太在乎你了么,你就原谅我吧!”

说着,她又突然举起右手,伸出三个手指说道:“我发誓,再也没有下次了,以后不管怎样我都绝对的相信你。”

“真的,假的啊?”我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

“真的,比珍珠还真,你相信我就对了。”

“好吧。”我耸了耸肩。

她连忙又笑了起来,然后拿起便当盒说道:“现在可以吃饭了吧!来,亲爱的,我喂你……”

“我自己来就行了。”

“不行,必须让我喂你,我要

蟒仙折腾人的症状/

向你赎罪。”

“没这么严重。”

“就有,反正你别动,让我好好服侍你。”

我是彻底被她整得有点无语了,也就只能被动接受了。

而这就是王艺,只要她心情好了,比谁都要好。

其实我也知道,她真的很爱我,她可以为我付出所有。

而我昨晚做的那个梦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即便真的是那样,她也不会杀了我的。

我正享受着她喂我吃饭时,办公室门忽然被打开了,紧接着高胜就走了进来。

“老大,上午的会议我给改到下午了,不过服装公司的袁伟可能来不了……”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