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

“…………”

四目相对。

金小曼是第一个察觉韩为有“外心”的,就是韩为撩齐焰迪打电话的时候被她发现。

金小曼不算爱吃醋而且还玩得开,也见过齐焰迪也知道韩为和她的关系。

但是,你特么直接带我家来给我爸妈看什么意思?!你之前刚臭不要脸的耍赖就是不认账。

说你除了我没有别的女人,和我爸妈都这么刚的。差点没给他们气犯病但也拿你没办法,现在算什么?我哥终于出事了,你也敢明目张胆这么带人过来?

而齐焰迪也是没想到韩为七转八转给她带到的是金小曼家里。她当然也知道金小曼和韩为的关系,好像也听说韩为和金小曼家里有点问题。现在这算什么情况?

“呵呵~”

韩为多皮?多臭不要脸?多能嘚瑟?尤其晒脸这个东北词,一定要琢磨透。这完美诠释韩为百分之七十的性格。

“谁啊小曼?是韩为吗?”

结果屋内的室内门打开,金小曼母亲询问。毕竟过来开门站半天了也没进来,什么情况?

“阿姨,是我。”

韩为还主动打招呼,金小曼看看齐焰迪,齐焰迪也有点不自然。

金小曼走过去掐着韩为咬牙:“你抽什么风?”

韩为笑着示意齐焰迪进来:“我有办法救你哥了,但是要征求你们一家人的意见。”

对着齐焰迪,韩为看着金小曼:“小迪就是关键。”

这么说还能圆的过去,不过金小曼有点怀疑。打量齐焰迪,但人都来了,也没多说。示意韩为:“你给我小心点。别欺人太甚。”

韩为呵呵笑:“我欺负你了吗?”

突然变脸指着她:“我是帮你们家呢。不需要我马上走!你说一句话就行。”

“你混蛋~”

金小曼踢他小腿一脚,随即主动拉着齐焰迪一起朝前走。要说起来两人不算熟,毕竟齐焰迪不算小圈子的,而且还是后加入的。可是两人年纪相仿,又都高挑美丽。

齐焰迪性格也比较温柔大方,被拉着就一起进去了。

“这孩子是……”

金小曼父母如今也是没心思多想,明明是韩为带来的,但是看金小曼拉着一个女孩进来,就以为是金小曼朋友。

“爸妈,介绍一下。圈内艺人,齐焰迪。”

“叔叔阿姨好。”

齐焰迪主动打招呼,看着就有礼貌有家教。金小曼父母哪怕如今心情不好,但是看着也喜欢。

“坐。坐吧。”

还询问齐焰迪:“外面冷不冷?”

“我冷。”

韩为皱眉开口:“进来半天了,没看到似的。一直跑你们家的事,心寒。”

“呵~”

金小曼母亲自从韩为带着老公去那么艰难条件下还能见到儿子,也有很大改观。

看着韩为笑着:“你也不是外人。”

齐焰迪看看韩为,韩为还挑挑眉毛,果然齐焰迪也明白了,他什么时候会觉得尴尬那才是见鬼,说不定正得意呢。

“你是跟着……”

果然还是金小曼父亲发现什么:“韩为你带她来的?”

韩为坐下:“两位也坐,事情比较急,咱们说正事。”

两人面面相觑,韩为也开门见山把自己想法说了。包括齐焰迪也是刚确定明白这里有她什么事。

听完之后,两人欣喜:“可以吗?金先生那边……”

韩为摆手:“金先生那边你们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不用管,但是这个决定你俩确定能替小川做吗?现在不可能再见到他了,就只能是你们做父母还有妹妹的做主。”

“还有我。”

从里屋走出来凌芸,她也一直在。金宋明也从外面进来,打招呼后表情怪异看看齐焰迪,又看看金小曼,没多嘴自己听。

凌芸看着韩为,没理会齐焰迪,看着很憔悴:“我能做主。”

韩为看着几人:“随便。不过别到时候我落埋怨说我多事。”

“对方是谁?”

凌芸打量齐焰迪,礼貌开口:“你父亲是吗?”

齐焰迪点点头,把她父亲齐明林的职位说了。

几人明白韩为带她来的意思,倒是凌芸表情怪异:“韩为你和这位齐小姐这么熟吗?人家父亲都能帮忙?你告知那边了?”

韩为恩了一声,看着凌芸:“你老公进去就活该,都现在了你还关心这些细节,真有你的。”

示意齐焰迪:“走吧,为了避嫌这件事不麻烦你了。”

对着几人:“当我没来过。”

金宋明偏头笑,这位老板简直无耻到极点。金小曼拽着齐焰迪不让走,齐焰迪也脸红低头,稍微有点心虚。

可是韩为什么人,斜眼看着几人:“还发呆?我给你们机会挽留我呢。儿子重要还是八卦重要?不对……”

韩为语气郑重停顿一下,组织语言看着愣住的金小曼父母和灵韵:“我重问,我重问!”

竖起手指:“现在的问题关键,是儿子重要还是女儿重要。”

看着几人呵呵笑:“想清楚。”

“韩为你滚!!”

金小曼用力推他,目光示意他不需要乱来。

齐焰迪也有些吓一跳,但也习惯韩为就是这么跳。

“什么和什么?”

金小曼母亲看着韩为,又看着齐焰迪,又看着金小曼:“什么儿子女儿重要?你说什么呢?”

韩为不理会,看着凌芸:“你是懂的吧?你说儿子重要还是女儿重要?”

凌芸表情怪异,咬着嘴唇看着韩为,韩为开口:“成年人了,选了就定了,以后也没话说。你确定你能做主?”

凌芸深呼吸,看着还有点懵的金小曼父母,又看看瞪着韩为但有些心虚的金小曼,和那么漂亮脸颊红润美丽高挑的齐焰迪,起身客气对着齐焰迪:“麻烦你父亲了。事后我们好好感谢他。”

“哈哈哈!!”

韩为大笑揽着金小曼:“成了。呵呵呵……”

金小曼父母都懵了,今天韩为跟神经病似的。如果不是他能救自己儿子,早就报警叫医生给他弄去医院。

但是金小曼松口气,却也狠狠瞪他一眼,而金宋明笑得坐地上,被二老询问干脆跑掉也不愿意留下。

“你还笑?!”

凌芸看着韩为:“你就故意的!渣男!!”

“我是啊。”

韩为笑着开口:“一直没掩饰过。”

随即咳嗽一声起身收起笑容:“好了啊,那就办正事了。”

示意齐焰迪:“走。”

金小曼起身:“我陪你们。”

韩为犹豫:“不方

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 完整版_

便吧?”

金小曼咬牙切齿但声音要很轻凑过去:“有什么不方便的?”

韩为摇头:“那你随便,反正今晚也不做什么。”

“你去死吧你。”

怕父母听到,干脆推着他去外面。齐焰迪好像明白点什么,自己似乎做了个工具人?

达成了什么目的?绝对不是表面上帮助金小曼哥哥的这个,似乎是别的?

上车示意刘元去会所,小梅也在。

金小曼直接就要开怼(东北人,dui读三声,好像是另一个字。O(∩_∩)O),结果看到小梅居然也吓到。

“这又是谁啊?!”

金小曼揪着韩为耳朵:“韩为你特么就不能消停点?我家现在什么样了?你还歌舞升平的?”

韩为笑着拉下她的手,对着齐焰迪:“多有文化?歌舞升平这成语用的真贴切。”

齐焰迪抿嘴白他一眼,看着金小曼:“你哥不会有事的,我会让我爸尽力帮他。”

金小曼一顿,无奈开口:“我想说我就不谢谢你了,你也不是冲我才帮忙。但这一次我哥的事对我们家来说打击很大,我还是要谢谢你,这个人情我记着。”

齐焰迪摇头:“不用,毕竟我爸也是他帮忙……”

金小曼看了韩为一眼,摇头开口:“你女人多的确渣,但除此之外你也是个爷们。”

韩为皱眉:“金小曼,你是不是现在有点放肆了?我是不是爷们用你说?哪次不是你求饶……”

“你放屁!”

金小曼推开他:“你走开!”

说完拉着齐焰迪:“手机呢?我拉你进群。”

齐焰迪茫然:“什么群?”

金小曼开口:“小圈子的群。”

齐焰迪拿着手机的手犹豫,拒绝开口:“他说我公司是好兄弟集团,我是个十八线,怕从我这泄露……”

“我给你担保。”

金小曼打断,拿着她手机摆弄。

齐焰迪其实还是想加的,第一好奇,第二里面都是顶流和一线,至少是知名艺人。第三,加入的话才是真的小圈子。

不加入就好像是外室似的。

倒是韩为没管这些,自己弄着玩去吧。按理说齐焰迪早该加入了,因为把齐柿长转正后,就不算外人了。

只是一直没顾得上。

顺便他此刻也要给齐焰迪父亲打电话,讲明情况,做个准备。

喜欢我要莽穿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你来了……额。”

齐焰迪看到韩为自然过去,但是刘元和一个女孩也进来了。

不是没见过刘元,保镖嘛。只是这个女孩什么意思?

也戴着口罩?艺人吗?

果然,摘下口罩对她客气笑,齐焰迪看着她的长相,就确定对方是艺人,最起码是练习生。因为比她年轻,长得漂亮又有特点,就是那种如今流行的又纯又欲的那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气质也是,至于身材各方面就不说了。也很匀称的。168大概。

“这位是……”

齐焰迪对着刘元点点头,然后目光一直停留在女孩身上。

女孩自然就是小梅嘛。

主动开口:“姐姐你好,我是韩总的新助理,我叫胡青梅。你可以叫我小梅。”

齐焰迪恩了一声:“练习生?”

看着韩为:“孟霜儿走了,你又找了别的练习生到你身边做助理实习吗?”

“呵~”

刘元笑,不过不多事,干脆去了门口:“我不进来了。去走廊抽烟,有小板凳了。”

“小板凳?”

齐焰迪茫然,不过刘元已经出去。

小梅对着韩为:“那韩总我也……”

“你先留下。”

韩为示意小梅,随即看着齐焰迪:“你是不是飘了?我进来一句话没说,你在那哐哐一通问,你谁啊你?你是我女朋友啊?是我老婆啊?还不过来给我脱鞋脱外套我都站半天了?!”

齐焰迪脸颊红润,咬着嘴唇看他一眼,却还是乖乖过来。

倒是韩为一边说一边观察小梅,结果小梅一点表情都没有,甚至微微低头回避视线就站在那,跟没听到似的。

但韩为确定她比齐焰迪听得都清楚,就站自己旁边。结果居然可以这么淡定,或许没想象中那么单纯。又或者干脆就是天生做这一行的?至少可以确定一点,以前曹嫣孟霜儿怎么做助理韩为从来没关注过,但是小梅做助理韩为却下意识观察。

说明韩为对她的助理工作是期待的,而不是如同以前一样根本就没存在感。齐焰迪过来给韩为脱外套,然后拿了拖鞋,韩为也是第一次来,然后就打量周围。

小梅客气接过拖鞋自己穿上,进去坐在沙发就不动也不添乱。

结果就在这时,突然卧室窜出一个黑影扑向韩为。韩为倒是没怕,只是愣了一下,但是小梅下意识过去拦在韩为面前。

“Wendy。”

齐焰迪叫了一声,居然是条大金毛子。

特别漂亮毛也顺,吐着舌头摇着尾巴,没有任何攻击的意思。

金毛嘛。看谁都是好人,跟谁都能走。

“Wendy?”

韩为蹲下拉着金毛后腿:“母的?”

齐焰迪嗔怪片刻他的手,韩为呵呵笑着看看旁边小梅,结果惊讶发现她居然又坐回沙发,好像刚刚扑过来拦在他身前的不是她一样。

好神奇。

“你还养狗呢?”

韩为揉着金毛头,金毛也蹭着韩为,眼睛很漂亮。

齐焰迪开口:“三岁了,一直在家。我在苝京买了房子后,就把它接来了。”

韩为点头:“我也养了,不过总拍戏顾不上,只能……对了。”

韩为对着小梅:“我有只狗叫黑虎,以后你也得替我照顾。我要是拍戏的话……”

“我知道。”

小梅开口:“我姐在家养得那条。”

齐焰迪茫然:“你姐?”

看着韩为:“到底……”

韩为看着周围:“房子有点小,哪天给你买个大的。”

拉着齐焰迪过来沙发,金毛也跟过来,韩为示意:“先说事。”

揽着齐焰迪,韩为对着小梅:“我的私生活有点复杂。但你做为我助理,而且还是信得过的要常做的,那么今天给你第一个考验。”

齐焰迪脸红捶他一下:“复杂?”

韩为笑了笑,看着认真的小梅:“我俩什么关系你也看到了。这是我外面养的小……”

询问齐焰迪:“小几来着?太多了我数不过来。”

“tui~”

齐焰迪啐他一口,看着小梅没说话。因为也没否认。

小梅却开口:“我知道,我听我姐说了。我知道助理的职责,也知道我自己托赖我姐还有韩总的照顾,我不会那种事的。”

韩为恩了一声:“所以叫考验嘛,这是你第一个知道的。不过……”

韩为犹豫一下,小梅询问:“韩总有什么问题吗?”

韩为看着她:“征求你意见,我也想把你事说给她听。不过可能损害你尊严,你自己决定吧。毕竟你知道她的事,她也该知道你的。社会就这样,互相都知道一些事彼此心里有底。”

小梅点头:“我明白。应该的。”

“到底什么情况?”

齐焰迪彻底懵了:“她姐?她还有事?你助理?还不是练习生?这么年轻?”

韩为开口:“我不说了,小梅你自己说?”

小梅点头,看着齐焰迪:“齐姐,其实我是丁雨诗总监的亲戚。算是她表妹。”

“丁雨诗……”

齐焰迪想了想,看着韩为:“丁姐啊?!”

丁雨诗她当然认识,不说和韩为的关系,就说天秀传媒

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 完整版_

的经纪人总监,天秀传媒如今也是大公司了。韩为坐镇的话,手下也有郑雪还有童晓萌还有尤华还有李锦姜琪这样的明星演员偶像之类的。

她的大名在圈内也有一号。

美女经纪人嘛。

随后小梅把自己和丁雨诗的关系,以及自己的经历,还有辍学,以及被家里人逼迫的事,刚刚发生在建华保镖公司的都说了。

齐焰迪从小长大父母疼爱温室花朵一般,也就是跟了韩为这件事显得有点叛逆,其余的都是被父母保护一路光明静好真善美。

哪听过这样的事?

“什么父母啊这是?”

齐焰迪抱怨看着韩为:“还有那个弟弟,怎么相亲差点都能……”

小梅低头,韩为看着齐焰迪:“所以啊。一开始我因为她家对丁雨诗从小不好,所以我印象也不好,迁怒她了。后来她经历这些事,加上丁雨诗的安排,我就决定让她做我助理。同时也帮她处理家里的事。以后她是我助理,这次估计轻易不会换了。”

齐焰迪皱眉看着小梅:“你不用怕,需要帮忙的话开口。”

小梅道谢,随即起身:“那我先出去了。”

韩为示意小梅:“你和刘元别在走廊也别在车上,去附近找个宾馆住下吧。”

看着齐焰迪,韩为开口:“今晚我估计在这过夜了。”

“滚~”

齐焰迪脸红捶他,显然什么意思也等于明示了。

韩为起身:“好吧,那我滚。”

示意小梅:“一起下去吧。”

“你讨厌~”

齐焰迪拽着韩为,咬着嘴唇瞪他。韩为反瞪回去:“那你到底让不让我留下?!你直说我比较莽是粗汉不懂这些情调。”

齐焰迪还是瞪他不说话,韩为呵呵笑着对着小梅挥手,小梅没有任何表情和多余的反应,只是嘱咐韩为把门关好。有事就打电话他们马上过来。

韩为答应着,等她出去就剩下两人,齐焰迪开口:“她很负责啊。感觉比霜儿都命理上发生过关系算不算夫妻做得好。”

韩为呼出一口气,干脆躺在她腿上。

齐焰迪语气温柔轻轻揉着他头发:“怎么了?很累啊。”

韩为叹口气:“最近有点麻烦事,不过不是我的,你放心。”

果然齐焰迪刚刚变脸色,听到这句才松口气,轻声询问:“你怎么了?什么事啊?”

韩为想了想,看着齐焰迪:“你爸转正了?这么快吗?”

齐焰迪笑:“电话不是和你说了?现在春风得意的。我妈说他有点膨胀,让我们都不理他。”

韩为也笑:“恭喜啊。”

随即皱眉:“不过你们这边是春风得意了,另一边……”

“谁啊?”

齐焰迪询问:“也是在那个领域吗?”

韩为点头:“也在……恩?”

突然韩为灵光一闪,这个也在提醒韩为了。金先生不能算,但是韩为如今小圈子里,算上齐焰迪的话,那么就是金小曼和齐焰迪的哥哥和父亲都是一个圈子。

那这件事可不可以这么操作?

拿起手机拨打,示意齐焰迪先别问。

没多久打通,齐远声音传来:“韩为?”

韩为开口:“我有个想法,保全金小川全身而退的确是我为难金先生了。就算真能做到代价也很大。我不懂这里的事,我其实也未必是一定保全他现在的工作,你听我分析有没有可行性。”

“你说。”

齐远开口,韩为来到窗前:“是这样。我猜测啊,不可能有私仇。有也没那么严重,无非就是金小川挡人路了。那么把他发配到地方市,离开现在他的位置,你觉得对方是不是能放他一马不会追究那么深?”

齐远思索,半响示意:“你先继续。”

韩为继续道:“然后在地方市找个位置接收他,或者现在就发出邀请,再和对方商量一下,看看补偿或者置换。这似乎就容易一些了是吧?只要对方不要揪着不放,而且位置也让出来了。你觉得呢?”

齐远沉思,随即开口:“倒是……有道理。不过操作起来要具体看,而且现在谁会给他发邀请调令什么的?他放在全国……”

韩为笑着:“忘了?之前齐焰迪父亲就是你帮忙办的。”

齐远愣住:“对啊。我是真忘了。”

笑着示意:“那这样的话,真的可操作空间就大多了,而且也不需要金先生付出太多代价。”

韩为示意:“那怎么着?你要请示一下?宜早不宜迟。”

齐远恩了一声:“你也要请示吧?毕竟你要知道,金小川虽然年轻,但从苝京调到地方那真就是,哪怕是平调在古代和发配也差不多。苝京可是好出不好近,他的位置如果那么一般也没人惦记下死手整对不对?”

韩为皱眉:“那没办法啊。错就要认,挨打就要立正。我也想了,这次就算让他全身而退,只要他位置在早晚还是会有麻烦找上身。至于让他归给你们那边,倒也有点……”

“就这样。”

齐远开口:“那你去问问吧,我这边也问问,之后联系。”

“好。那就这样。”

聊了几句挂断。韩为看着齐焰迪:“我还有事,先走了。”

“什么啊~”

齐焰迪嘀咕:“你今天莫名其妙的。”

韩为一顿,不耐烦摆手:“那你换衣服,跟我一起去。”

“哈?!”

齐焰迪茫然:“我也可以吗?”

韩为开口:“去吧,路上说。”

齐焰迪美滋滋过去换衣服,是不是非得过来在家无所谓,只要呆一起就行嘛。

有时候女人很简单的。

喜欢我要莽穿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