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金桃花为桃花之最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咦,逆天之子,他竟然还敢现身!”

看到剑尘的那一刻。

原本还很从容的玄都大法师瞬间变得不淡定起来。

“机会与风险并存。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太上老君直言道。

“师父,这厮不是洪荒界的吗?”玄都大法师困惑问道。

“他的身份很神秘,我也看不透。如果他真是逆天之子的话,应该就不是我们洪荒界的人。”太上老君悠悠道。

“不是洪荒界的人?难道在洪荒界外,还有更大的世界?”一副被颠覆认知的表情,玄都紧皱着眉头困惑问道。

“这与第四量劫有关,往后你就知道了。”太上老君含糊其辞道。

“剑尘来了,你要不要出手?”玄都继续问道。

“看看再说吧。”

……

碧游宫。

林凡本尊跟通天教主恶战在一起。

因为当初在混元道场亲眼目睹元始天尊被吊打。

所以此刻跟林凡兵刃相见时,通天教主无比谨慎,如履薄冰,丝毫不敢大意。

换句话来说,他根本就不敢跟林凡正面交锋,并且一旦林凡有施展核裂变的架势,他立刻撤退,毫不恋战。

“怂比,你就这点能耐?”久攻不下,林凡出言讽刺道。

“哼,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好歹是天道圣人。

被讽刺后通天教主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当即脸色一寒,毫不犹豫地祭出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

显然,他这是想布设诛仙剑阵将林凡本尊困住,然后再下杀手。

看到这一幕时,林凡脸色大变。

以前有四分身在,他可以无视诛仙剑阵,因为即便被困住了也能全身而退。

但眼下不同,分身全都被缠住,一旦本尊深陷其中,再想脱身几无可能。

眼看着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将要形如一体时,林凡眼疾手快,果断操控造化玉碟砸了过去。

“咦,不好。”

通天教主心中暗呼不妙。

造化玉碟虽然不是攻击型法宝。

但毕竟是混沌至宝,一旦让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的完整性被破坏的话,诛仙剑阵的威力将大打折扣。

想到这,他立刻认怂,连忙将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收了起来,暂避锋芒。

但就在这时,林凡看到施展核裂变的机会,立刻毫不犹豫地以核裂变碾杀过去。

“破!”

一声怒吼,天地变色。

当核裂变施展出来时,如超级火山喷发,又如星球爆炸。

那场面摧枯拉朽,碾杀一切。

纵然通天教主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可真正被核裂变横扫时,他还是付出惨重的代价,瞬间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关键时刻,上清神光护体。

可在核裂变的肆虐下,上清圣光如风中残烛,瞬间熄灭。

眼看着悲剧将要发生时,关键时刻,通天教主身上突然出现血色光芒。

那血色光芒极其诡异,出现的瞬间迅速弥漫周天,使得天空像是被烧红了一般。

更让林凡感到惊讶的是,强如核裂变竟然也无法冲破血色光芒的守护,接触时直接被焚噬化为虚无。

“咦,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混元真气?”

林凡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

据说混元真气是通天教主最强大的杀手锏。

当年封神量劫时,他甚至还想以混元真气杀鸿钧老祖,重立乾坤。

只不过在强大的鸿钧老祖面前,他的手段太小儿科了,不足为道。

可即便如此,鸿钧老祖也不敢触碰混元真气,尤为忌惮。

“能逼得我施展出混元真气,小子,你应该感到骄傲!”周身缭绕着浓郁的血光之气,化解核裂变攻击的通天教主冷冷道。

那冰冷的眼神宛若要吃人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不愧是当年想杀鸿钧老祖的人,确实有些能耐。”林凡一脸严肃说。

与此同时,他暗中催动混沌精魂,退而求其次的以灵魂攻击横扫过去。

“啊啊……”

混元真气强悍无匹。

可灵魂攻击无影无形,防不胜防。

仓促之下,通天教主还没来得及挣扎,便蜷缩一团,凄厉地叫个不停。

难得的下杀手机会。

当通天教主因灵魂攻击而痛不欲生时。

林凡眼疾手快,果断再次催动造化玉碟砸了过去。

“去死!”

声动九霄。

这一声怒吼之下,造化玉碟突破时空禁锢,无视空间距离,狠狠朝通天教主砸了过去。

生死一线时。

混元真气如星星之火,瞬间燎燃。

就在造化玉碟近身之际,混元真气化身一个百米见方的防御罩,强势顶住它的攻击。

一攻一防僵持不下。

林凡立刻暗中以法则力量加持。

除此之外,他又催动混元之力协助造化玉碟,企图蚕食混元真气的防御。

双重压制下,由混元真气形成的防御光罩不断被压缩。

长此以往,混元真气也挡不住造化玉碟的攻击。

“宁可玉碎不为瓦全。小子,你最好别把我逼急了,否则就算是死我也会拉你垫背!”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的通天教主厉声道。

狼狈!

这便是他此刻的处境。

在林凡的打压下,他举步维艰,前所未有的不堪。

“当年你把云霄困在汤谷扶桑上让三足金乌以大日金焰焚噬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林凡对此怀恨在心。

看着女人受虐却无能为力,这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如今有了复仇的机会,自然不遗余力地把通天教主往死里杀。

说话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果断祭出万火之母焚噬过去,也让他尝尝被焚噬的滋味。

“你、你这是干什么?”

眼看着万火之母穿过混元真气的防御焚噬进来时,通天教主脸色大变。

“当年你不是以大日金焰焚噬云霄吗?今天我就用万火之母让你也来品尝品尝。不过你放心,你是圣人不死之躯,这万火之母烧不死你,顶多也就让你皮开肉绽、血肉枯竭罢了。”林凡残酷道。

“太过分了!吾玄门正宗、鸿钧弟子、截教之主、天道圣人,岂是你所能羞辱的……”

“啊啊……”

话音还没落下,炙热的万火之母近身,开始熊熊地燃烧起来。

恐怖的温度下,通天教主立刻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痛不欲生。

“冤冤相报,这就是命!”林凡狰狞说。

一旁,元始天尊、西方二圣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林凡的分身同样可以施展出核裂变。

虽然缺少造化玉碟从旁协助,但混沌钟和混沌珠也不是吃素的,同样能让他们感受到威胁。

本以为凭借六魂幡杀了两个分身后能轻易干掉林凡。

但事与愿违。

至少从眼下交锋的场面上来看,继续下去的话,他们会付出惨重代价。

通天教主的处境越来越狼狈了。

万火之母的焚噬让他生不如死,造化玉碟的攻击则无限压缩混元真气,使得通天教主命悬一线。

“剑来!”

“阵起!”

眼看着快要撑不下去时。

走投无路的通天教主孤注一掷,企图强行布设诛仙剑阵。

瞬间,诛仙四剑破空而出。

不大的空间中,立刻充斥着灭天的剑气。

这些剑气密织成网,所向披靡,抹杀一切。

与此同时,诛仙阵图也被强行祭了出来,铺天盖地。

诛仙阵图和诛仙四剑相得益彰,彼此间配合得天衣无缝。

眼看着诛仙剑阵将要被布设出来时,关键时刻,林凡振臂一挥。

霎时!

九龙真气如山河咆哮。

幻化为九条神龙,张牙舞爪地朝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攻击过去。

在他刻意的破坏下,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始终都无法融为一体,自然也就无法形成威力无匹的诛仙剑阵。

“别挣扎了,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黑色的双眼中迸酉金桃花为桃花之最射出森然的杀气,林凡咄咄逼人道。

眼看着最后逆风翻盘的机会都被强行扼杀了,通天教主怒火中烧,却无能为力。

“圣人不死不灭,你是杀不死我的!”血色的双眼中流露出无尽的不甘,通天教主咬牙切齿道。

“生死轮回,天道循环,往复不息。”

“圣人所谓的不死不灭只是相对来说蝼蚁而言,如果你要是能合身天道再口出狂言或许我会信,但你现在却敢妄言不死不灭,给你脸了?”林凡一针见血道,言语间尽是不屑。

说话时,混元真气已经快要挡不住造化玉碟的攻击。

与此同时,林凡再度全力以赴地施展出核裂变,倾尽全力的把他往死里虐。

“不要……”

通天教主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本来一件混沌至宝就已经让他很狼狈了。

如今再度面对核裂变,直接把他整得不会了。

太上老君和玄都大法师一直在八景宫看着这一切。

此刻见通天教主在林凡的疯狂打压下命悬一线时,他骇然得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看?”看到这一幕时,太上老君笑

酉金桃花为桃花之最 完整版_

着问道。

“这林凡小兄弟的实力也太可怕了!我虽然料到他会很强势,可没想到通天师叔竟然完全招架不住他的攻击,这完全不在我的意料当中。”玄都大法师直言道。

说到这里,他开始忐忑起来说:“通天师叔不会有事吧?”

“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太上老君稳如泰山的坐在蒲团上,波澜不惊说。

生死一线。

通天教主已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眼看着核裂变和造化玉碟将要轰击在他身上时,突然间,一股恐怖的气息突兀的出现在林凡身后。

定眼细看,赫然是剑尘的先天至宝盘古幡。

正在全力进攻的林凡做梦都没想到,剑尘竟然躲在暗处偷袭。

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在盘古幡那志在必得的攻击下,林凡完全没有机会躲开。

“去死吧!”

随之现身的逆天之子剑尘目光森然的笑了起来。

筹划许久,为的就是这致命一击,他当然不会让林凡有机会避开。

“不要!”

一旁,正在跟准提道人恶战中的女娲看到这一幕时,疾声大呼起来。

然而她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根本就无法阻止。

“嘭嘭……”

没有意外发生。

先天至宝盘古幡携带着撕裂鸿蒙时空的力量,狠狠的打在林凡身上。

虽有混元圣光守护,可在造化玉碟、混沌钟、混沌珠都无法回防的前提下,被击中的林凡直接原地自爆,化为一团血雾。

【作者有话说】

感谢“七猫书友_102353545498”和“七猫书友_072097100100”各打赏1束鲜花。

喜欢混元主宰请大家收藏:

不念旧情。

通天教主执意要杀女娲,以泄私愤。

元始天尊和西方二圣虽然觉得不合适,可通天教主执意为之,他们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此刻!

三角六魂幡高悬于空中。

六条幡尾轻轻飘扬,四周凝聚无穷无尽的凶煞戾气,甚至就连圣人也不敢轻易靠近。

“六魂幡之下无冤魂,都去死吧!”脸色扭曲起来,通天教主疯狂叫嚣道。

混沌珠中。

林凡收了剩余两大分身后以造化玉碟护体,成功避免被六魂幡摄走性命。

不过一旁的女娲却焦躁不安起来,紧皱着眉头。

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忐忑,冥冥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你怎么了?”察觉到她的表情有些不对劲,林凡赶紧走过去搂着她的小蛮腰关心问道。

“我感觉六魂幡把我也给锁定了。”痴痴地看着林凡,女娲心神不安道。

“什么?”

林凡脸色大变。

当即哪里还敢迟疑,立刻本能地把她纳入到造化玉碟的守护范围中。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死死搂着她,林凡惊恐问道。

要知道,六魂幡号称连圣人都可以杀,绝对不仅仅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接下来稍有不慎的话,女娲便有可能付出性命为代价,不可儿戏。

“呼呼,好多了。”

朱唇轻启。

在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浊气后,女娲的脸色稍微有些好转。

“他们要杀我也就罢了,毕竟我的崛起会打破他们亿万年来形成的平衡,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可他们凭什么杀你?你跟他们可是师兄妹相称!”林凡怒火攻心,愤怒不已。

“圣人无情,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当年封神量劫时,通天企图以六魂幡同时斩杀太上、元始、接引以及准提,最后若不是长耳定光仙将其窃走了,后果难料。所以他现在要杀我太能理解了,不杀我才不正常。”缓了一口气的女娲冷静道,并没将这事放在心里。

“我没有杀人之心,但他这是处心积虑地把我往绝路上逼啊!”林凡咬牙切齿,愤怒不已。

当即,他伸手一招,果断将混沌珠祭出来悬在女娲头顶上,护其左右。

“我这混沌珠是天道无上异宝,对他一个天道凶煞异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有它护着你,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林凡宠溺道。

话音落下后,他脸色一寒,便欲离开。

“你这是要去哪里?”一个箭步迎了上去,女娲拉着他的手臂不安问道。

“去碧游宫,我倒是想要看看,那老匹夫究竟意欲何为!”林凡目光森然道,咽不下这口恶气。

“不行,你就这样去碧游宫风险太大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女娲放心不下道,不愿意让他去冒险。

“他都已经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了,我没有选择。再说了,他杀了我两个分身也就罢了,万一他要对我身边的人动手该怎么办?我总不能一直以造化玉碟保护他们吧?”林凡冷静道。

思虑再三。

女娲心里明白,这一战迟早会爆发。

所以内心挣扎一番后,她红着眼睛痴痴地看着林凡说:“要去我跟你一起去,正好我也想当面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女娲毕竟是圣人境的修为,有自保的能力。

再者,她比自己更熟悉通天教主等人。

所以迟疑片刻后,林凡点头同意,当即直奔碧游宫的方向而去。

碧游宫。

通天教主沉溺在杀人的快感当中。

然而在接连干掉林凡的两个分身后没有了后续,这让他莫名的不安起来。

“奇怪,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按道理来说,他的分身应该能接连被杀才对,怎么突然就停下来了?”看着幡尾上随风飘扬起来的名字,通天教主喃喃道。

人若死了,幡尾上的名字会自动消失。

但除了之前那两个幡尾外,剩余四条幡尾上的名字依旧清晰可见,这让他十分忐忑。

“会不会被他给察觉到了,然后找到对付六魂幡的手段?”接引道人试探性地问道。

“不可能,他就算发现了,也不可能挡得住六魂幡的攻击!”通天教主斩钉截铁道。

“你可别忘了,那小子手中有混沌至宝造化玉碟。你确定他在有造化玉碟护体的前提下,你的六魂幡还能杀死他?”元始天尊悠悠问道。

他的话让通天教主陷入沉默中。

的确,面对强大的混沌至宝,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以六魂幡取名。

可即便如此,通天教主就像是着魔了一般,继续舞动六魂幡,不遗余力地把林凡往死里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眼看着三炷香都过去了,林凡本尊、分身及女娲皆不受影响,这让通天教主也焦躁起来。

“怎么会这样?按道理来说,三炷香内他们都应该死了才对,怎么完全没反应?”脸色凝重、难堪,通天教主开始变得不淡定起来。

“你就别浪费精力了,我有造化玉碟护体,你的六魂幡是伤不到我的!”

蓦地!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凡。

下一刻,他和女娲凭空现身于此。

与此同时,一块巨大的圆形玉碟片锁定了六魂幡的位置,狠狠砸了过去。

这一击疾如风迅如雷,而且还有法则力量加持,使得通天教主根本就来不及收回六魂幡。

精心谋划下没有意外发生,混沌至宝造化玉碟狠狠砸在天道凶煞异宝六魂幡上。

可怕的力量下,六魂幡的六条幡尾瞬间毁掉五个,剩余的一个也破败不堪。

“咦!”

看到林凡和女娲来到这里的那一刻,通天教主脸色大变。

尤其是亲眼目睹六魂幡被毁却无能为力时,他更是倍感绝望,同时也怒火中烧。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毁掉我的六魂幡!”四目相对时,通天教主睚眦欲裂地咆哮起来。

“那又如何?我不仅要毁六魂幡,我还要血洗你这碧游宫!”林凡仇恨道。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祭出混沌精魂,强大的灵魂攻击立刻笼罩整个碧游宫,并施展手术刀般的精准打击。

紧接着,造化玉碟在他的驾驭下,疯狂变大。

然后狠狠砸砸在碧游宫之上,直接将碧游宫砸入地底中。

这一刻!

通天教主骇然至极。

他还没从六魂幡被毁的愤怒中缓过神,又亲眼目睹碧游宫被摧毁。

更令人绝望的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根本就没有办法去营救。

要知道,在造化玉碟的这一击之下,无数碧游宫弟子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直接魂飞魄散,形神俱灭,甚至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即便是修为达到准圣境的高手,一旦被砸中,也只有魂飞魄散的份。

在强大的混沌至宝之下,他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你、你……”

通天教主心撕如裂。

血色的双瞳中充斥着浓烈的杀气。

接连遭到重创的他怒火中烧,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领悟了核裂变的林凡实在是太强大了。

“喲,元始师兄、接引师兄、通天师兄你们都在啊,这么说来,想用六魂幡杀我也有你们一份功劳。”对这事耿耿于怀的女娲质问道。

“咳咳,小师妹,这事与我无关,不瞒你说,我还劝过他,不听啊!”元始天尊一本认真地解释说。

“小师妹,这事也跟我们俩没有关系,再说了,我们俩跟你一向交好,再怎么也不可能对你动手。”陪着笑脸,接引道人煞有其事道。

“你们……”

通天教主气得瑟瑟发抖。

张嘴笑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通天,我们之间本来没什么过不去的恩怨,但今天你以六魂幡接连杀了我两个分身,这笔账我们要好好清算一番。不杀你,还真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目露凶光的看着他,林凡叫嚣道,毫无惧色。

[酉金桃花为桃花之最标签:p标签]“哼,你一个连圣人都不是的蝼蚁,也配在我面前叫嚣?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碧游宫,是我通天的修炼道场。”虎目怒瞪,通天教主针锋相对。

缓了一口气后,他接着说:“更何况我元始师兄和接引、准提师弟都在,你以为突破了核裂变就可以为所欲为?痴心妄想!”

“怕的话,老子就不来了。”林凡冷笑道。

紧接着,他略带警告的口吻看向元始天尊三人说:“我今天只为通天而来,跟你们无关,你们可以走了。当然,如果你们也想加入其中,我表示欢迎!”

“怎么,你这是想挑拨离间,要各个击破吗?你真以为我们是你能拿捏的?”防患于未然,通天教主讽刺道。

“小子,我最后一次奉劝你,交出造化玉碟,否则洪荒界再大,也没有你的立足之地。”元始天尊威胁道。

“看来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既然这样的话,咱们还是凭实力来说话吧。”林凡漠然道。

话音落下时,只见他摇身一晃,那两个分身立刻出现在他左右。

一旁,女娲也摆开打架的阵势。

对于这群处心积虑要杀自己的人,她没有任何留恋。

“事已至此,我们没有退路了。今天要么是他死,要么就是我们亡!”手持混沌拂尘,通天教主咆哮道。

“哼!”

轻蔑的冷哼一声。

林凡不想废话,当即果断将混沌钟、造化玉碟、混沌珠等法宝一股脑的祭了出来,不遗余力的朝他们砸了过去。

同一时间,女娲也出手了。

对面,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以及西方二圣不敢藏拙,也全都拿出杀手锏,拼尽全力的迎了上来。

于林凡而言,这一战非他所愿。

毕竟可以预见得到,越往后,他的修为将越强大。

然而这一战又非打不可,否则他们阴魂不散,不死不休,往后的日子也就更难过。

超级对决。

林凡虽然还没成圣,但有核裂变保航护驾,四圣人根本就讨不到便宜。

当然,他毕竟还没成圣,所以在一对一的前提下想杀死对方也难如登天。

八景宫。

太上老君盘坐在蒲团上,玄都大法师毕恭毕敬站在一侧。

此刻在他们正前方,有一块天幕,上面赫然出现林凡、女娲大战四圣的场面。

“玄都,这一战你怎么看?”太上老君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是圣人间的交锋,我可不敢擅自妄言。”玄都大法师毕恭毕敬道。

“恕你无罪,说吧。”太上老君眯着眼睛道。

“那我就说了,林凡小兄弟虽然还没成圣,但他领悟了混沌星辰爆第五式核裂变,而且他手中还有混沌至宝、先天至宝以及天道无上异宝,我更愿相信他能笑到最后。”玄都大法师直言道。

太上老君笑着点头。

接着说:“但你也可别忘了,还有一个浑水摸鱼的。”

说到这里,太上老君大手挥了挥。

顿时便见那天幕上出现逆天之子剑尘的身影。

他赫然就在碧游宫附近。

【作者有话说】

感谢“七猫

酉金桃花为桃花之最 完整版_

书友_102353545498”打赏1束鲜花。

喜欢混元主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