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理解的婚礼风俗雪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今天真·请假,最近状态一直不好,再加上三次元事多,所以心烦气躁的不想码字,也一直没有时间梳理大纲。

所以,今天就任性一次,不更新了,放空一下,然后整理一下大纲,这样才能保证高效的码字速度。

不可理解的婚礼风俗雪啦,明天见吧

不可理解的婚礼风俗雪免费阅读*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下午,元青舟在自己平平无奇的单身公寓里简单的吃了碗泡面,还是原来的味道,这点倒是没什么改变。

吃过之后洗了澡简单的活动了下筋骨,试着感受之前被吸入体内的那一丝能量。

当她以内丹术彻底放空入定之后,总算是找到了那根发丝一样的能量,跟异能量一样的感觉,其中也带有一丝丝的精神力。

只不过要靠这种量来让她恢复到一阶武者的实力,能够打开玄武书和手表的程度,元青舟估摸着,怎么也得杀一千左右下午那种成色的异灵。

看了眼表,马上就要六点,元青舟把头发绑起,检查好手腕上的袖箭,把驱邪匕首藏在袖子里,带上帽子口罩就出门了。

距离六点还有十分钟,此刻整栋楼里的人大部分都已经回来,房门紧闭,窗帘拉紧,不敢再出门。

电梯一打开,里面的人全都急匆匆的挤出来,争先恐后的朝各自的房间跑

不可理解的婚礼风俗雪免费阅读*

去,有个家庭主妇绊了一下,苹果掉了满地也顾不得捡起来,站稳之后哆哆嗦嗦的扶着墙回家。

元青舟靠墙站着,等他们全都离开,才从地上捡起一个苹果,在衣服上擦了两下。

咬一口,真甜!

在镜像世界这两个多月,她一口水果都没吃过。

又捡了两个揣进左右两边的口袋里,元青舟上了电梯,按下一楼。

她住在19楼,电梯下行到13楼的时候,她调过的手表震动了下。

六点了!

叮咚——

电梯门忽然打开,外面站着一个满头银丝,拄着拐杖的老奶奶,她伸着脖子眯着眼,朝电梯里看。

“哟,这么满啊?”

满?

元青舟环视左右,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拿起没啃完的苹果,用力咬下一块,咔哧咔哧吃得起劲。

“年轻人,给里面让让。”

元青舟退到角落里,老奶奶慢慢的挪进来,她一进来,电梯就响起超载的声音。

电梯门要关起来时,老奶奶抬手挡了下,“年轻人,超载了,要不你下去?不安全啊。”

不安全?那可就太好了!

“不用,我赶时间。”

见元青舟拒绝,老奶奶叹了口气,松开手让电梯门关上,继续下行。

这期间,元青舟发现她刚才按下的一层按钮背景光原本是蓝色的,现在却变成了红色。

快到一层的时候,电梯里的灯忽然滋滋啦啦的闪烁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异常阴冷的气息,好像电梯里确实多了许多人,让元青舟有种逼仄的感觉。

元青舟三两口吃光苹果,匕首从袖子里滑出来,“奶奶你靠边站点。”

叮咚——

电梯到站,灯彻底灭了,狭小的空间里到处都是血迹,挤满了缺胳膊少腿,脑袋只有一半的‘人’,它们齐齐转向元青舟,对她露出恐怖的笑容。

元青舟眼中划过一抹精光手起刀落,顿时残肢乱飞万鬼哀嚎,那些原本准备吓唬她的东西全都惊慌失措的去扒拉电梯门。

元青舟面无表情的追在它们身后,砍瓜切菜一般顺滑。

等到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元青舟转着手腕走出来,电梯里只剩下那个老奶奶。

其实她也是灵魂,一个今晚刚刚去世的人。

“这下应该不挤了,奶奶慢走。”

元青舟礼貌鞠躬,把果核丢进电梯外的垃圾桶里,快步走出公寓大楼。

六点的天空残阳如血,还未正式进入黑夜,整个城市被天边一抹惨红蒙上恐怖的色彩。

街面上几乎已经没有人和车辆,所有的店门都紧闭着,只有不灵光的路灯在滋滋闪烁,老旧的霓虹灯和广告牌依旧亮着灯,努力驱散城市的阴霾。

“啊!!!”

突然一声尖叫,元青舟看到远处的巷子里跑出一个女人,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

她抱着孩子用力奔跑,身后紧跟着一群服装店里的假模特,它们手里握着刀,肢体扭曲着,身上占满鲜血,有几个手上还拎着刚刚割下来的人头。

女人错过了末班车,因此没能在六点前赶回来。

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下水道的井盖被什么东西顶得砰砰作响,女人闪避不及摔倒,但在最后时刻,她还是用力扭转身体,让自己的背着地,拼命护住孩子的脑袋。

这时,下水道里传出吱吱吱的声音,爬出一群猫一样大小的黑老鼠,一口咬在女人脚腕上。

她惨叫着,无法再爬起来,那些假模特也追上来,对她举起手上的刀。

千钧一发之际,元青舟及时出现在女人背后,快如闪电般从那群假模特中间穿过。

地上的女人一抬头,就看到假模特尖叫着,身体七零八落的掉落,最后变成了一堆灰烬。

吱吱!

猫一样大小的黑老鼠被元青舟一脚踩扁,但是这样并不能杀死它们,还得驱邪匕首这样的奇物补刀才行。

这些都是最低级的存在,元青舟很轻松就解决干净,不过收获实在是太少了,塞牙缝都不够。

“谢谢。”

那个女人道谢过后,跛着脚抱起孩子,赶忙跑进元青舟刚刚出来的那间公寓里。

元青舟站在空荡荡的马路中央,感受到许多暗中窥视的目光,来自周围大楼里的人,也来自暗处的恐怖存在。

七点要赶到收货点,元青舟不敢耽搁,拿出手机打开导航。

[距离目的地3.4公里,推不可理解的婚礼风俗雪荐您在附近公交站台乘坐444路公交车]

元青舟皱眉,张树景不是说导航不会被影响吗?这怎么听起来完全不靠谱的样子?

元青舟抬头,她前面就是公交站台,而且她根本都没听见车声,此刻就已经有一辆444路公交车停在那里。

车窗被雾气笼罩,什么都看不清。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元青舟一看来电显示,张树景!

元青舟按了静音没接,走向公交站台。

不一会,手机又响起短信提示音,元青舟拿出来从屏幕的提示框上看到一行字。

[张树景:交易取消,晚上别出门,外面有……]

提示只能显示几个字,后面的除非打开短信,否则看不到。

“喂,你上不上车,不上车我可开走了,这是今晚最后一趟车了。”车上的司机对着元青舟大喊。

“到阳明路的拍卖中心吗?”元青舟装好手机问。

司机打了个哈欠,“终点站就是,走不走啊?一车人都等着呢。”

一车人?

元青舟眼睛一亮,抬脚走上公交车。

车门关闭,司机显得很兴奋,猛踩油门发动公交车,连钱都忘了跟元青舟收。

元青舟上车之后发现,车上确实满满当当都是人,不过看起来全都很正常,不像是异灵。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