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在确认他们是最后一批迁徙者的身份之后,守在“什么村”村口的二十多个看守,在为首的一声高呼之下,马上列为两队,做作以夹道而较高的欢迎仪式。

让外来人进村,必须要得到村长的允许,几十个村头看守,这么的自作主张就放人进村,而引起了海神尼普顿的质疑,原来这为首的就是村长,这让他们几个感到太意外了!

如此巧合之事,不单令最后一批迁徙者,而且让这“什么村”的这么多村头看守也感到惊喜。

村长听后,再一步解除了他们心里的忧虑,说着:“是呀,最早的一批迁徙着,肯定是一大批,然而,你们最后一批迁徙者才六个人。”

“然而,传说中的\'最后一个迁徙者\'才一个呀!”尼普顿对这个传说故事有些困惑,不只是因为他是海神的名字。

村长满面的笑容,道:“这荒山野岭的,不是谈论最早一批迁徙者,还是最后一批迁徙者,或者‘最后一个迁徙者’的传说故事的地方。”

“村长的盛情,作为最后一批迁徙者是感恩万分!”尼普顿一直是客气的话。

“请进村子!”村长一抬手再喊道。

“好吧!”尼普顿扭头后扫视了一下,一挥右臂:“我们进村!”

只见二炮蹦跳着,快着步子赶到了前面。

村长向二炮点着头,然而这二炮不搭理人家,大摇大摆的在前走着。

尼普顿见此,向村长做着解释:“我的这个弟兄,有些傻愣,还请村长大人有大量。”

村长先嘿嘿嘿笑了三声,忍不住的念着:“最后一批迁徙者,应该都是一些高智商,有超人力量,神武飞扬的人物,怎么……”

被从跟前刚露过的尼普顿听到了,说着:“我的这弟兄,在孵化场逃生之时,遭到了强烈辐射的伤害。”

“原来如此。”村长其实也不记较这点。

接着是再生,指着前面的尼普顿,对村长说了几句:“我的命是他救的,前面的那个大大咧咧,二炮的命也是他救的。”

由于再生是穿着女性的着装,再是有着出众的面貌和亭亭玉立的身材,村长见着他是眉开眼笑。

在再生后面跟着的是玉娃,她有着比再生更出色的相貌和身段。村长的一双眼睛马上注意上了背后的玉娃,随着再生的走过去,随之是玉娃。

一张笑盈盈的脸,玉娃没有作声,从村长眼前从容不迫的走了过去。

随着是迁徙者甲,唤了一声:“村长。”

村长马上摆正脑回来:“欢迎你们进村。”

“我的命,也是前面的海神救的。”迁徙甲说道。

村长一听颤抖一下头:“你的命也是海神给的,那海神是谁呢?”

迁徙者甲一指在前面走着的尼普顿,道:“他就是。”

“他就是海神!”村长顺着迁徙者甲用手指着的尼普顿,念着:“怪不得,当我见到他时,就觉得他有种不同凡响的感觉!在我值勤的日子里,怎么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会让我碰上你们最后一批迁徙者呢!”

玉娃往后回了一下头,道:“这就是缘分。”

然后跟上来的是迁徙者乙,道:“见过村长。”

村长赶忙收回头,一见眼前此人,问道:“前面的几个,都说是海神救了他们的一条命,而你呢?”

迁徙者乙扎了一脑,回道:“对,我的一条命,也是海神给的。”

村长忽然一震头,用手一指玉娃,问道:“那个姑娘,好像没有说出,与你同样的一句话。”

迁徙者乙沿着对方指着的手,确定是玉娃后:“她呀。在孵化场玩耍,不小心被狂风刮跑了,是海神救了她。”

“喔——”村长意味深长了一声,再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叫玉娃,还是由海神取的名字。”迁徙者乙回道。

由二炮在前领着头,六个人从几十个看守列队的夹道中,穿行而过去。然后,二炮一直在往前兴冲冲的走着。

村长对着两个为首的看守,吩咐了一番之后,带着另外两个看守跟上了前面的最后一批迁徙者。

一个劲在向前冲着的二炮,当到了一个路口之时,忽然他停住了。

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二炮在左村就吃了一次因迷了路,找不到回家的教训,于是停住了脚步。后面跟着的其他几个,也陆续的立住了几足。等着背后的村长赶了上来。

近来的村长问道:“你们怎么不走了?”

尼普顿侧面回道:“前面是一个路口,不知该走哪条路?”

“想走哪条,就哪条呗。”村长回答道。

二炮接上话:“想走哪条,就哪条,迷了路怎么办呢?”

村长一听这

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 最新章节,

话,有些不耐烦的道:“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会迷路的,还用得选择哪一条路吗。”

村长的回话,太聪明过人,太富有哲理了,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有辨别方向的余地,而没有选择的必要,随便选一条道都是一样的。

在左村时,是选择了朝对面去“什么村”一个直的方向,而来到了这个令他们感到有意外收获的村子。

尼普顿提手一指正面的一条路,道:“进了‘什么村`,前面的一条路,不可能这么快的就进入下一个‘什么村`吗。”

“不急着去下一个‘什么村`,是想在我们村住下来了!”村长在暗自喜悦。

玉娃说话了:“我已经走累了,找个地方歇下脚来。”

接着是再生:“走的很辛苦,是该找个地方歇下来。”

其他的几个倒没有作声,因为他们有四条腿,行走和奔跑,不会像两条腿直立行走那么的吃力,自然就觉得不累些。

这选路,由尼普顿在前带着他们,一直朝前行,进入了对面一条笔直的道,往里进发,不知行了多远,看到了前面的树林里搭建的一些屋子。

见到有住下来的房子,于是加快了脚步,来到一栋屋子前。观看了起来,房子是利用生长在片山林里的树杆,持耸起来的架子,用树枝搭在上,弄平后,在上面铺上一层干草,上面用一些树技压着,四面的墙,除一方开了一个口子之外,余下的三方用树枝立着或者横着,中间夹着一层树叶和干草,以至从外面照见不到里面。

这就是“什么村”里的村民,住宿的简陋房子。

喜欢唤醒的巨星请大家收藏:

最后一批迁徙者进入左村之后,跟前面的右村一个样,吃喝不愁,还给了他们住的房子,然而村民还是不愿与他们交流,还是跟那右村过的日子一个样。

这种悠闲自得,与世无争,默默无闻的日子,觉得枉费了此生,然而最后一批迁徙者,他们个个心怀抱负,都担负着历史的史命,不会就此默默无声而消沉下去的。

只好继续做着迁徙,这次选择了“直中取”到“什么村”的方向,刚到“什么村”的地界,村头的看守阵容很大,几十个身强力壮的看护,似乎没有谁,敢闯这一关。

当听到他们六个是最后一批迁徙者之后,不知会有什么异常反应。前村的村长当听到是最后一批迁徙者,以待客之道,给他们一一身检,吃喝,然而不敢接受,到了后村,还是不敢接受他们几个。

到了右村和左村后,不单满足他们的吃喝,还安排了房孑,可以长期的居住下来,可是,村民见着他们不是避路,就是躲着,过着这种与世隔绝,十分寂寞的生活,感到太乏味,于是继续做着迁徙,来到了这叫“什么村”的地界。被守在村头的许多看守拦住了,尼普顿等六个人,只好停止了脚步。

一个为首的询问了他们的来龙去脉,一提到是最后一批迁徙者,还以为是最早一批迁徙者——穷凶极恶,村头看守中一些一听,就有了些紧张的表情,那只是由他们的父母遗传下来的记忆,最早一批迁徙者,真的就这么让人谈虎色变吗?

尼普顿摇着一只抖起的右胳膊,回话道:“我们不是最早一批迁徙者,也是最后的一批迁徙者。”

“是最后一批迁徙者。”对方的脸上虽有了一点喜悦,但马上沉了下来:“如何让我们相信你们是最后一批迁徙者呢?”

尼普顿一时还找不到证明自己是最后一批迁徙者的证据来。

二炮向前走了两步,对着对面喝道:“我们是最后一批迁徙者,就是最后一批迁徙者!”

对方答道:“我们怕的是最早一批迁徙者,冒充是最后的一批迁徙者。”

迁徙者甲接上话喊道:“我们若是最早一批迁徙者的话,还会在这里吗,早就在前方很远的地方了。”

为首的村头看守口里念着:“倒也是。”接着喊话:“可是,我们需要证据证明你们是最后一批迁徙者。”

尼普顿马上想到了当从后村进右村时,还是从右村进左村时,都是由带路的村里看护,向对方讲明他们的身份,不但轻易相信而且马上就接受了他们。

其实尼普顿还弄不明白,前村与后村还是左村与右村,村民互不来往,为什么彼此会相信对面村传递的信息呢?

有种可能,像他们这种地外生物,大脑的开发已接近一半,通过语言的表达和交流,肯定能准确的判断,识破对方是否说谎的能力,然而以他们的聪明,同样的也善于掩饰,于是从与另一方或者通过第三方的交流,便能做到准确无误。

尼普顿转动上体,用手一指后面护送他们的左村的两个看守,道:“上面是左村的两个看护,他们可以为我们作证。”

接着左村的两个村里看护,回道:“请相信他们的话,是从右村迁徙过来的最后一批迁徙者。”

“什么村”的村头,为首的看守,提出质疑:“你们村为什么不收留最后一批迁徙者呢?”

“我们村收留了他们几个,可是住了一段日子,不知怎么一回事,迫切要求离开,继续做着他们迁徙。在执意之下,我们挽留不住,迁徙到你们‘什么村’来了。”护送的村里看守简单扼要的说道。

为首的村头看守听后,一转过身,再一挥手喊道:“夹道欢迎!”

二十多村头看守马上分散开来,面对着面排成了两队。

为首的看守喊着:“欢迎最后一批迁徙者进入我们村!”

尼普顿瞧着他们排成两排整齐的队形,个个昂首挺胸的,精神饱满,脸上流露出笑意。

几十个看守见他们六个一动不动的,为首的再喊:“欢迎最后一批迁徙者,进入我村!”接着两排看守齐声高呼:“欢迎进入我村!!!”

在前的尼普顿走了几步,忽然站住了,问道:“兄弟,在请我们最后一批迁徙者进村之前,为什么不去请示你们的村长。”

为首的看守听后,迟疑了一会回道:“我们村没有村长。”

“一个村哪里没设一村之长的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不然的话,哪里来的你们这些跑腿的,在村头看守着一个村子的门户呢?”尼普顿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为首看守说的话。

有一个看守指着为首的,说道:“他就是我们村的村长!”

尼普顿一听感到惊讶,从孵化场一路迁徙,来到了这“什么村”,经过好几个村庄,没有哪个村子,有村长带着一帮村里看护,守卫在村头的。问道:“你们的村长,亲自带着一帮人,每天会守在这路口吗?”

还是这答话的看守,回道:“不是。大约每一个月才一次。”

“这么巧,村长一个月才守一次村口,就让我们最后一批迁徙者给撞上了。”尼普顿愉快的说着。

“撞上了,是上天有意而为之吧。”村长觉得自己有种鬼使神差了。

“是上天让你,今天守在这村头路口,等着我们最后一批迁徙者,将会经过此地。”尼普顿的话有些比低人家的语气。

进入此“什么村”,不但有村长在现场,而且是很高的欢迎仪式,表明对最后一批迁徙者是多么的敬重!村长再次喊着:“欢迎最后一批迁徙者进村!”

然而尼普顿不急着进村,问道:“我们经过的前面几个村子,村民都相信在他们村子里流传着‘最后一批迁徙者\'的传说故事,然而,我们最后一批迁徙者是好几个,可不是他们传说里的只有一个。”

“可是在我们村里,没有‘最后一个迁徙者’的传说故事。”

“你们对我们最后一批迁徙

紫薇圣女为什么这么蠢 最新章节,

者,有什么看法吗?”尼普顿问道。

“现在我们没有怀疑你们,不是最后一批迁徙者呀。”村长回道。

“有人把我们当作最早一批迁徙者,他们真的会有那么的可误吗?”尼普顿再问道。

喜欢唤醒的巨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