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陆明玉和李景对视一眼,各自咽下心头的愤怒,一同转身离去。

转身的刹那,陆明玉和依然跪在地上的李昊目光相触。

李昊目如深潭,深不可测。陆明玉满心厌恶,目中满是鄙夷。不过,今日不宜再起争端。这笔账,来日慢慢清算。

李景夫妻两个一走,文华殿里的气氛也为之一缓。

乔皇后装模作样也是一把好手,走到李昊面前,亲手扶起李昊:“你怎么还跪着,快些起身。今天的事,都怪你二哥二嫂脾气直说话冲。你可别怪他们两个。”

李昊一脸愧色地应道:“母后这么说,儿臣羞愧难当。是儿臣思虑欠妥,太过一厢情愿了。母后说的对,结亲没有一头热的道理。怎么也该先问一问荥阳王的意思。如果陆家不乐意结亲,也不能强娶陆家的姑娘。”

乔皇后温声笑道:“你也才二十岁的年纪,且是一片好意,一时想岔了做错了也是难免。本宫怎么会怪你。本宫只希望,你们兄弟和和气气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的,别为此事起了隔阂。”

李昊立刻道:“这怎么会。儿臣对二哥的心,从未变过。只怕二哥因此事对我生厌。”

乔皇后笑道:“本宫给你打包票,你只管放心。”

然后,和颜悦色地对永嘉帝说道:“皇上,臣妾也不多打扰了,这就先回椒房殿。”

乔皇后一番连消带打,永嘉帝也不能再绷着脸,略一点头:“也好。朕得了空闲,再去椒房殿和皇后细说。”

得了空闲?

什么算有空闲?

想去什么事都拦不住。不想去,总有千千万万个理由借口。

乔皇后嘴角含笑:“是,臣妾恭候圣驾。”

等乔皇后也走了,文华殿里只剩永嘉帝和李昊了。

李昊低声道:“父皇,对不起,都是儿臣异想天开,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让二哥二嫂如此震怒,也令父皇难堪了一回。”

永嘉帝叹了一声:“罢了,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也是朕想得太简单了,以为……”

以为什么,没再说下去。转而道:“你也先回去吧!等明日荥阳王进宫了,朕再好好问一问荥阳王。如果荥阳王不愿意,这门亲事只能作罢。”

李昊点头应是,很快告退离去。

走出文华殿后,李昊嘴角微微勾起。

不管如何,这一局都是他赢了。亲事成不成,本来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子和东宫再生隔阂。

再浓的圣眷,也禁不住这样消磨。

文华殿里,永嘉帝独坐良久,不知想到了什么,龙目中闪过恼怒,哼了一声。

……

椒房殿里,乔皇后和儿子儿媳相对而坐。

素来好性子的乔皇后,此时绷着脸孔,数落儿子儿媳:“你们既然都看出这是李昊设下的陷阱,怎么还这般冲动,落入他的算计。”

李景目中满是冷意,沉声道:“如果不断然拒绝,父皇就要下圣旨赐婚了。”

乔皇后倒抽一口凉气,迅速看向陆明玉:“不至于到这地步吧!皇上不是说召了荥阳王前来吗?”

陆明玉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就这么和乔皇后对视:“如果我们今日态度温软,这门亲事根本拒绝不了。母后,父皇一统天下,建立大魏万世基业,天威赫赫,圣心独断,性情脾气也和以前不同了。”

乔皇后:“……”

乔皇后的面色也难看起来。

永嘉帝的变化,她如何不知?

以前,永嘉帝独宠孟妃,那是因为他真的喜爱孟妃。如今,他抬举孟妃,更多的是为了打压中宫削弱东宫权势。

以前的永嘉帝,英明神武,胸襟广阔。

现在的天子,挟不世之功,倨傲自矜,也愈发独断专行。不然,也做不出今天这等事情来。

乔皇后越想越觉后怕,咬牙怒道:“这个李昊,果然没安好心。这是成心往皇上的心里戳钉子。经此一事,皇上怕是对东宫更不满了。”

陆明玉眸光一闪,声音沉凝:“不管如何,我不能牺牲五妹的终身大事,来破这一局。”

“那是当然。”

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 小说全文/

李景毫不犹豫地接了话茬:“你来之前,我已经断然拒绝了父皇的提议。”

乔皇后哑然片刻,又叹一声:“事情已经这样,多说无益。你们日后也要多加谨慎小心。这个李昊,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

李景点点头。

陆明玉心情不佳,没有多说话。

李景深深看了她一眼,伸出手,将陆明玉的手握进掌心。

陆明玉冲李景扯了扯嘴角,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乔皇后默默将头转到一边,揉了揉额角。

……

第二日早朝,李景和李昊在朝上遇到了,各自笑着拱手示意,寒暄了一番。

昨日文华殿里发生的事,大皇子四皇子都听到些风声,心里正揣度着,很快凑了过来,一边说话,一边不动声色地留意两人的言行举动。

奈何李景和李昊都是一脸坦然,看不出半点争执吵闹过的痕迹。

不过,早朝时,就看出不对劲来了。

高坐在龙椅上的永嘉帝,今日一直沉着脸,从头到尾没半点笑意。

朝臣们议事,永嘉帝指名太子张口。等李景说话了,又横挑鼻子竖挑眼睛,挑剔得一无是处。

亏得李景沉得住气,一一忍下了。

大皇子忍不住瞥李昊一眼,心想这个三弟可真够阴险的。也不知使了什么招数,让父皇恶了太子。

便连四皇子,也觉不妙。

前几个月,太子时常被数落斥责。最近这段时日,已经大为缓和。今儿个是怎么了?

下午,荥阳王陆临从军营赶回京城,连陆府的大门也没迈进去,立刻骑马进宫面圣。

陆临快马赶路回京,眉眼间却无一丝倦色,目光炯炯,拱手行礼:“臣陆临,见过皇上。”

永嘉帝呵呵一笑:“快些起身,朕这么急着召你回来,不是公事,是为了一桩私事。”

陆临在半途就遇到了东宫派来的信使,早已清楚宫中发生的事。此时神色不动,笑着说道:“臣洗耳恭听,请皇上明言。”

……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这番惺惺作态的话入耳,陆明玉恶心得简直快吐出来了。

她前世和李昊做了数年夫妻,自以为对他很了解。没想到,李昊今日的言行再一次突破了下限,也突破了她对李昊的固有印象。

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这副模样,除了没哭泣抹泪,和前世苏妃装可怜博同情的做派也没什么区别。

到底是亲母子,李昊的身上流淌着苏妃的血,有些东西,从娘胎里就带上了。

陆明玉抬起眼,冷冷地看了李昊一眼。

李昊没有转头,也能察觉到那两道冰冷中带着嫌恶的眼神。

他心里涌起近乎变态的快意。

陆明玉阿陆明玉,你背弃你我的夫妻情意,嫁给了李景。还亲手杀了我的亲娘。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不管是爱是恨,我都是你心中无法抹去的那一个。

李昊跪了下来,目中满是悲戚和自责,声音哽咽难当:“父皇,千错万错,都是儿臣的错。求父皇饶过二哥二嫂!”

一个人只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在永嘉帝眼中,李景冥顽不灵,陆明玉盛气凌人。李昊却是一再委曲求全。

永嘉帝怒火稍稍平息:“朕罚李景跪着,陆氏是自己要跪。你跟着跪下做什么?快些起身。”

李昊坚持跪着,不肯起来:“二哥跪多久,我就跪多久。二哥不起来,我也不起来。”

李景也被恶心膈应得不行了,转头瞥了惺惺作态的李昊一眼。然后,胃里有些翻滚,想吐。

李昊在府里“静养”半年,憋出了这么恶心人的招数。杀伤力着实不小。

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 小说全文/

是亲事不成,李昊兄弟也没什么损失。倒是东宫,再次被永嘉帝所恶,大失圣眷……

就在此时,一个内侍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在殿外求见。”

乔皇后怎么来了?

永嘉帝眉头一拧,沉声道:“让皇后在殿外候着……”

话没说完,乔皇后已经闯了进来。

素来端庄自持的乔皇后,今日不顾半分仪态,一路匆匆跑过来,匆忙中,头上的发簪掉了一支,一缕头发掉落,在耳边晃荡。

乔皇后浑然不察,急切的目光掠过跪在地上的儿子儿媳,一颗心如火烤油煎,泪水唰地冲上了眼眶:“皇上,太子太子妃做错了何事?为何皇上不顾东宫体面,让他们跪在这儿?”

“此事传出去,让人怎么看东宫?莫非皇上要废太子?”

永嘉帝原本怒气勃发,被乔皇后这一番指控堵住了,气势顿时一减:“说什么浑话!朕什么时候说要废太子了!”

废立储君,绝非小事。

别说是一点家事,就是太子真犯下大错,也不能轻易就言废黜。

乔皇后性情再软,此时也刚硬起来:“既然皇上没有此意,就请皇上让太子太子妃起身。好赖给东宫一些颜面,给臣妾留些颜面,也给皇上自己留一些体面。”

永嘉帝被噎得一口气上不来,怒目相视。

乔皇后走到儿子儿媳面前,挺直腰杆和永嘉帝对视:“请皇上让他们起身!”

永嘉帝重重哼了一声,怒道:“李景,陆氏,你们夫妻别跪着了。再跪下去,朕就快成是非不明的昏君了。”

李景和陆明玉对视一眼,一同站了起来。

这么一来,还跪在一旁的李昊,就显得有那么一点尴尬了。

永嘉帝在气头上,没想起吩咐他起身。乔皇后看在眼里,也不会说。李昊只能继续尴尬地跪着,脸上还维持着之前“心疼兄长的好弟弟”模样。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乔皇后转头,低声问李景:“好端端地,你们夫妻两个怎么惹恼你父皇了?”

对着永嘉帝,不能一味强硬。之前语气太冲了,现在便该缓和着一些了。不然,这般争锋相对下去,吃亏的还是东宫。

李景也明白此中道理,忍着怒气,声音放缓,将之前的事三言两语道来。

乔皇后听得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这一计好生毒辣!

这个李昊,实在心黑手狠!

这是卯足了劲,要让天子和东宫生嫌隙。

要破这一计,最佳的法子莫过于将错就错,应下亲事。让陆明月嫁给李昌。做出东宫和三皇子五皇子前嫌尽释的姿态来,平息宫中内外流言,也让永嘉帝相信东宫和解的诚意。

只是……

乔皇后瞥了面如寒霜的儿媳陆明玉一眼,心里暗暗叹口气。这条路,定然行不通。如今,也只得先应对过去再说。

“原来是为了五皇子的亲事。”乔皇后故作轻快地松口气,张口嗔责儿子儿媳:“你们夫妻也是,不乐意这门亲事,就不能缓和委婉着说吗?”

然后,又对永嘉帝说道:“皇上也消消气。说亲这等事,哪有一说就成的。再说了,陆氏嫁入天家,就是李家儿媳,做不得陆家的主。皇上要询问陆家的心意,应该召荥阳王进宫才对。问他们两个有什么用?”

乔皇后半字不提什么“前嫌尽释”“化解干戈”,只说亲事。

轻描淡写地将重点转移。

永嘉帝神色果然缓和了一些:“朕已经令人去军营里宣召荥阳王,一来一回也得要一天多时间。荥阳王明天就会进宫。”

乔皇后顺势笑道:“既是这样,明日荥阳王进宫的时候,皇上就问一问荥阳王的心意。荥阳王要是点了头,皇上便下旨赐婚。如果荥阳王不愿意,皇上不妨听一听荥阳王怎么说。何必在这儿和太子太子妃置气。”

“他们两个正是年少气盛的年龄,在气头上说话不顺耳,皇上是长辈,别和他们计较。”

说着,又沉下脸:“你们两个,还不快点向你父皇请罪!真是越发不像话了!不管如何,也没有小辈和长辈拍桌子瞪眼的道理。”

乔皇后搭台解围,陆明玉脾气再刚硬,也知道就坡下台的道理,点点头应下。和李景一同行礼告罪。

永嘉帝气头过了,也觉得今日小题大做了些,没什么好气地挥挥手:“罢了,你们别气朕就是好事。都退下吧!”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