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老师你不能这么对我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第三百四十五章白龙潭

感觉到怀中白龙褪的温度,随即却又冰凉沁体让人清醒。冥冥之中似乎有股力量,在召唤着什么一样,顿时浑身一震,让秦奘心里带着某种震撼。

即使没有捕捉到什么,但是秦奘终于明白,风璧微这种老古董,为什么都要来横插一杠。此时感应到的那种微妙,不就是来自于天地间,一种玄之又玄的能量!

作为一位修行多年的先天高手,秦奘自然意识到什么,目光看向了一旁雷列侯,淡淡出声道:“雷庄主,今日天下间诸多朋友齐聚,作为地主是不是该请这些人进庄一聚?”

雷列侯本来以为,周毅和庄淳这些人,已经算是当代江湖,比较顶级的高手。可是看到舒候这些人露面,就连自己师叔青松子龙雨亭,似乎都不够看了,就明白今日之事,不是自己可以插手。

作为听云庄庄主,他自然有着自己的无奈。不过心里似乎隐隐有些事情,于是先看了师叔龙雨亭一眼,却发现龙雨亭微微摇头,心里只能带着几分叹息。

随即似乎做出决定,挥手示意儿子雷烙浒,打开了前面的庄门。随即依旧朝着秦奘拱手,也向这边伍彦柔施礼:“庄内鄙陋,倒也备有酒水,如各位前辈,府城将军和同道不弃,倒也不胜荣幸!”

“大郎可否有意一起?”秦奘笑盈盈的看着吉星,当然也是带着真心。

“正有此意!”吉星自然是个爱热闹的,看到走过来身边的贺橦

我是你老师你不能这么对我 最新章节,

儿,先是和姐姐贺樗儿走到一起,接着似乎认出段荻,两个人显得有些欣喜。吉星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也没有多在意!

不过随即看了门口的人一眼,朝着秦奘说:“这么多人进去人家庄里,却是有些喧闹,惊扰人家内眷只怕有些不妥!”

“周毅、田一农尔等随某进去听云庄,其余都退到一边去吧!”微微皱眉看着庄外,秦奘也不知道是不是门派行动。但是因为有了风璧微这种人现身,知道这些喽啰跟着无用,于是直接首次下令!

这边雷列侯看到这些悍匪,果真退到一边去,就连齐昌府的府兵,也都在伍彦柔的安排下,退到了靠江边,随即周田两人和伍彦柔,都随着这些人进庄,雷列侯不由拱手朝吉星施礼!

首次感觉这胖胖的少年,不是那么讨厌了,于是慎重的说着:“某在此,感谢小郎君大义!”

“雷庄主毋须客气,某对听云庄大名久仰,今日能够再次进来,看到许多朋友,心里好奇也开心。只是人人都有难处,今日已经有着血腥惊扰已经过了,某肺腑之言,庄主不须客套!”吉星没有居功,低调的站在秦奘身边。

这边叶梓看到吉星,心里自然有些疑惑,因为吉星的脸部稍微有些改装。不过看到陈延寿和黎三,心里终于是明白过来。这边看着伍彦柔没有跟进,只好无奈的来到这边,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吉星本来跟着秦奘,以为会再次来到大厅。谁知道雷列侯似乎得到指示,直接带着了这些人,往听云庄庄后直接走来。这阵庄内的人也没有继续跟着多少,连云寨也不过数人而已。

秦奘倒也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看着风璧微,果然继续坐上白纹猛兽,缓缓的在这边走着过来,才和吉星一起示意雷列侯,在前面引路前行。

似乎有着某种感应,秦奘借着白龙褪的反应,跟随雷列侯一起靠近江边。这处江边有着一座不足百米的石山,就在江边包围着听云庄,此时秦奘似乎感觉到,那里有着无尽的吸引力一般。

这处位置错开了听云庄内眷的住处,但是看着一路越来越安静。虽然每处位置均有人看守,但是已经很难见到旁人。尤其靠近这座占地面积不小的石山时,已经看不到周围有人。

最后已经没有了路径,大家随着雷列侯和秦奘,往着石山里再走了几十米,看到那里有几块巨大的石头,交错互叠形成一个石洞,看着约摸人高的石洞入口,让人感觉充满了神秘。

就在这入口的位置,有着一处两三丈大小的水潭,水潭水质清澈甘冽,水深不知几许。隐约可见水里有鱼儿游动,却不知道是什么鱼儿。

让人惊讶的是这处水潭,周围的石头泛着乳白,让人看来好像是白玉一般。尤其在这水岸的一侧,居然有着一汪不大的水流,朝着那边蜿蜒不知道流向何处。

看到这副情形,大家终于停下来。

在淡淡的夕阳下,水潭往里的那洞口,看着似乎有些阴暗,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此时给人的感觉更加深邃。

“莫非,这里就是白龙潭?”一直没有吱声的风璧微,不知道开始看到了什么,这时候居然再次询问雷列侯。

“正是!”秦奘在这里得到白龙褪,更在洞口那块足有五尺高,有着两三尺宽,一直向上伸展的青石上,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异种,对着圆月吞吐吸纳。见到雷列侯没有吱声,于是率先回应风璧微。

“果然早已灵识全开,懂得自己日月修行。”风璧微看着那块独特的青石,带着一些感慨,却恍若亲见一般:“想必此物性阴好湿,月光精华是它最好的滋补。”

“仙子所言正是,故而每个月圆之夜前后,它会吸收天地阴阳精华,来帮助自己潜修。”秦奘自然没有隐瞒,毕竟对于风璧微的熟悉,心中惊讶更甚!

我是你老师你不能这么对我会修炼的异种,已经完全不是普通修行人,可以理解的灵物,它的每一次蜕变,就是一次修行的感悟和进化。能够遇到此番机缘,算是诸位有福!”风璧微似乎没有强势,甚至还淡淡出声提示!

“受教了!看来仙子所知颇多,某虽然为此物而来,却真的孤陋寡闻!得仙子指点,当真受益匪浅!”还不知道风璧微的用意,饶是秦奘自傲,这时候也免不了带着恭维。

“它已经不仅仅是修炼!它的变化和精进,就会在世上留下痕迹,感悟的痕迹,都会留下在周围!”风璧微依旧平静!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三百四十四章天罗地网

“这世上的事情,自然有世人解决!这世外的因由,总有世间的因果!”风璧微的话,却让人感觉有些玄妙。

“江湖上高人辈出,某历来孤陋寡闻,生性懒惰很少行走,倒是少了许多亲近!”静静的看着风璧微,秦奘依旧不卑不亢拱拱手施礼。

知道如果没有个因由,很难在这些人之间存留。看着庄外的周毅诸人,甚至齐昌府的这些士卒,还有刚刚赶来的吉星诸人,秦奘首次带着沉吟。

不过没有等待多久,就缓缓的说道:“某有件关系身家性命的事情,赶来寻找此物事!传闻此物灵性逼人,不能惊动以防遁走。方才见仙子进庄,心内带着忐忑,万望见谅!”

此时不管怎么样,不管门派有没有事先参与,而这号称凌波仙子的风璧微,肯定不会轻易退走,知道不管能不能善了,也没有必要躲闪和隐瞒什么!

因为谁也不知道异种,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对方如果不在意,当然就是最好的结果。如果对方是有备而来,虽然没有把握对抗多久,加上自己门派助力,相信不会太狼狈。

“你说的是圣婴鱼,还是那金四十八节!”看着秦奘的平静,风璧微轻轻缓缓的说道,一把声音温柔悦耳,听在诸人耳里却春风化雨。

眼里精光暗闪气机居然沸腾,秦奘也静静的看着风璧微,此时这个风姿卓绝的女子,飘飘若仙的站在那里。秦奘却感觉严若寒冬,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对方不但知道所求,而且毫无顾忌。

“难道,异种是两种奇物不成?”对方如此大胆,完全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看着飘逸脱俗的丽人,秦奘表面丝毫没有反应,心里反而更加冷静下来。

“哼!你倒是聪明,,,,,,!”风璧微却轻轻一哼,鼻音似乎带着一丝不满。也似乎完全不在乎秦奘神色,本想继续还说什么话,忽然脸色一凝双眼神色慎重。

看不到她的脸色,但是看着她的眼神,秦奘便知道肯定有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看到此时的风璧微,浑身衣炔飘飘无风自动,秦奘也更加慎重起来。

毕竟目前她意向不明,可此行取得此物异种,最大的障碍和变数,显然就是这些隐藏多年的人。看着她站在那里不动,衣炔飘飞神色似乎变了一下,秦奘隐隐感觉到什么一样:“这倒是奇了!”

一直看着秦奘的目光,居然看向一侧远处,那里郁郁葱葱处,原是茫茫山林,正是开始周毅等人的来处。风璧微似乎看到好笑的物事,轻笑道:“倒真是有趣,一条异种,不少人有兴趣!”

听到这里秦奘心中一动,哪里不知道肯定来了别人。知道自己一身修为,在她面前果然还是逊色,要知道修行到先天极高境界,对万事万物都感知敏觉。天生的异能就彰显,先天境界

我是你老师你不能这么对我 最新章节,

高手层次。

这世上只要是先天境界高手,都会逐渐具有这种敏锐的异能。

浑身气机一凝,秦奘一身劲气蓦收,思绪感官扑散开来。待得风璧微讶异看向自己时,秦奘感觉几个方向有人过来。虽比风璧微先知先觉,已落下一步。不过秦奘神色不变,整个人也飘忽起来。

面对高手秦奘没有灰心,在他的人生律条里,没有丧失信心这一点。虽然那几处声音恍如落叶,也有高低上下之分。但那丝几乎不闻的清风拂过,方圆十丈内范围,蚊虫蚁兽的动静,也休想逃过触觉和感知。

自当年跟随鬼母修习异术,其中有一种奇术,名唤《天罗地网》!

最高境界的触觉,可感知方圆几十里。如今的秦奘还不到其中三四成,但早超过几位,当初同修的师兄弟。虽然不能自傲,目前也没超过两个师兄,但能做到鬼判,也是他引以为傲的事情。

想不到此时在风璧微面前,还没比较便落了下风。不过秦奘丝毫没有气馁,看着翩翩欲飞的风璧微,反而有种激情在心里迸发。

虽然没有吱声,气势也令庄内庄外不再争斗,但是风璧微却也很是惊讶。尤其看着秦奘不变的神色,首次有些正视这个地狱门高手。

开始算是有些好奇,此时看到秦奘波澜不惊的神态,才感觉到这个男子,居然有了思维上的明悟。鬼判在江湖上成名多年,但是在她面前,却仍是不值一提的修行时间。

她没有想到秦奘的修为,居然可以很快发现那些来人,不由对秦奘高看几分。要知道这种先天境界的感知,绝对不是进入先天境界的高手,便可以拥有很高层次的。

其实风璧微对自己的修为,自然是格外自信,满以为这次出关,江湖上当是罕有敌手,殊不知连这个后辈,都有如此高的修为,不由令她心里一秉,对天下的人物,又多了几分认识。

“江湖,历来闻风者居多!此物,某却是真的有大用!”秦奘自然不知道,此时风璧微心里所想,也不知道此时在她心中,份量已经大大加重。

如果知道自己的异能,会让风璧微对自己高看,不知道心里该高兴,还是该反思自己的显露。

时已近黄昏,几抹夕阳在天际染红。

佳人飘飘而立,看着秦奘盈盈带笑:“听说你曾得到白龙褪,可否借来一观!”

确实收着金四十八节龙褪,如今贴身在胸前。得到这张白龙褪时,秦奘还震撼了一把。明白这是真正的奇物,更加坚定要获得此物。

我是你老师你不能这么对我

那是从未见过的一种奇物,蕴含了许多天地灵气,甚至还有它修行的痕迹。毕竟传闻那是存活超过百年,修行百年的金四十八节,这本身就已经是个奇迹。

动物和人类一样,只有逆天存活,披荆斩棘,犹如人类般堪破天道,才能真正逆天修行。

本身只为疗伤而来,从没考虑过天道这个问题。此时听提到白龙褪,秦奘脑海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什么!

人类修行,和这异种一次次蜕变,不就是一样的道理吗!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