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一派收徒价格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泄洪啊……”

苏咏霖皱着眉头,念叨着这个不太友好的名词,感觉心头莫名的有些沉重。

泄洪是防治洪水的方法之一,在洪水太大以至于常规手段无用的时候,需要用到一些地区分流泄洪以降低主干道的泛滥风险,用一地的泛滥挽救全局。

当然,这对于全局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于泄洪当地,显然不是那么友好。

不过这个办法一直到现代都是治水的手段之一,在更有效的治水方法出现之前,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终极手段。

复兴会总指挥部经过商讨,就决定如果问题太大,雨势不能停止,那么就要选择某些地区进行主动泄洪以降低全局风险。

“泄洪是终极手段,不是办法的办法,不管怎么样,在完全束手无策之前,绝对不能贸然泄洪,务必竭尽全力,不能有所保留。”

苏咏霖想了想,又说道:“这段时间我就留在开封处理政务,直到雨季过去为止,期间但凡有什么事情你们不能决定的,直接上报给我,我亲自决定。”

“这样不会耽误事情吗?阿郎,你要是远离中都的话……”

“中都不会出事,但是开封很可能出事,开封要是出事了,我在中都也不会安稳,不如直接待在开封,问题解决完了再回去,你们不要有任何顾虑,全力施为。”

“我明白了,我会竭尽全力。”

田珪子放下心来,全力以赴。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河南地雨势不减,时而停息,时而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桃花峪老汛兵们多次提出警告,滑州、曹州和单州三地的黄河大堤多次遇险,当地青壮大部集结,全力以赴,依然缺乏人手,三地官府多次向总指挥部求援。

于是田珪子发布命令,着河南兵团出动军队固定坚守在滑州、曹州和三州的黄河大堤上,以军队带头,辅以辅兵、民夫,全力加高加固黄河大堤,避免大水泛滥。

到八月二十一日,黄河水位不断提升,三州大堤摇摇欲坠,眼看着就有泛滥的危险,苏咏霖是彻底坐不住了。

于是他决定亲自赶赴情况最危险的滑州,并且不顾田珪子的阻拦,亲自赶赴滑州黄河大堤进行视察。

正一派收徒价格 完整版,

率军坚守在这里的是河南兵团下属陷阵军第二师的师帅徐昂。

当年,他在完颜亮南下的时候曾担任安喜县守将,力保安喜县不丢失,后来大反攻时期立下不少战功,斩杀数名金将,从而得到提拔,在河南兵团建军的时候升任师帅,跟随张越景进入河南,就此驻军河南。

这一次,得知指挥部下令死保三州大堤,河南兵团很多部队都积极请战,徐昂率先请战,得到允许,率领第二师一万名士兵赶赴滑州大堤紧急支援。

当时坚守在这里的是滑州白马县县令、复兴会员贺冬,徐昂领兵来援之后,就和贺冬一起,与辅兵、民夫三万多人携手奋战大半个月,数次亲临前线扛沙包加固河堤,始终没有让滑州大堤崩溃。

八月二十二日,苏咏霖奔赴滑州大堤视察。

当时正好雨势渐停,苏咏霖也顾不上什么别的,立刻就让随行护卫一千余人冲上去与滑州军民并肩作战,一起趁着这段时间加固加高大堤。

皇帝亲临大堤且派遣禁卫军帮助修建堤坝的消息激励了人心,坚守在这里的军队和民夫们顿时备受鼓舞,一起冲上大堤,干得热火朝天。

苏咏霖顶着大雨,在田珪子、徐昂与贺冬的陪同下亲自登上大堤,看着大堤中汹涌奔腾的黄河水,就看了那么一眼,苏咏霖就感觉问题相当严重。

这要是大堤失守,汹涌奔腾的黄河水倾泻而出,瞬间就能让滑州成为泽国。

他转头就对身边的徐昂和贺冬说道:“水势太大,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放弃滑州大堤,否则不仅滑州受难,周边数个州府都要完蛋,受灾者不会少于三十万户!记住,放弃滑州大堤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万不得已!”

徐昂立刻做出表示。

“堤在人在,大堤彻底安全之前,末将绝不离开,若大堤失守,无需陛下严惩,自有黄河水严惩末将!”

贺冬也跟着表示。

“臣乃本地县令,若大堤失守,等同于城池被敌军攻陷,臣无颜面见陛下,唯一死而已!”

苏咏霖握住两人的手。

“不准死,给我活下来!这是大明皇帝给你们的死命令!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大堤可以放弃,但是人必须全部回来,少一个人,你们就等着领罪吧!”

“遵旨!”

两人异口同声。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雨又下了起来,众人冒着风雨奋战不止,而眼见水位上涨的势头不减,情况太危险,田珪子不顾一切地试图带着苏咏霖离开距离大堤并不远的指挥部,确保苏咏霖的安全。

苏咏霖坚决的拒绝了。

“我已经在安全的地方了,可他们还在拼命,我怎么能离开?我要是离开了,他们会怎么想?他们还敢于拼命吗?我不能走,皇帝大旗不能走,给我钉在这里,直到最后一刻!”

苏咏霖红着眼睛盯着田珪子:“这是皇帝的命令!珪子,你要抗旨吗?!”

田珪子这才发现苏咏霖犟起来是真的犟,所以他看向了跟着一起来的苏勇,用眼神暗示苏勇把苏咏霖扛起来带走。

苏勇get到了田珪子的暗示,试图上前把苏咏霖带走,但是苏咏霖也是上过战场颇有勇力的人,一个闪身一脚踢开了苏勇。

“我说最后一遍!我绝对不能离开这里!谁敢带我走,按欺君之罪论处!”

田珪子和苏勇终究不能违背苏咏霖的命令,但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苏咏霖面临危险。

于是田珪子只能暗暗命令手下,准备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敲晕苏咏霖,带着他快速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

事后就算被治罪,他也认了。

反正大明不能没有苏咏霖。

又过了两刻钟,雨势不减反增,雨量越来越大,水位不断上涨,大堤的局势非常严峻,徐昂派人到指挥所请求苏咏霖尽快离开,去到安全的地方。

雨势再不减小,他们就要商讨主动泄洪的可能性了。

但是苏咏霖依然摇头。

“不是还没有到最后时刻吗?到他们真的决定要泄洪了我再走,但凡能坚持下去,我就不走!”

这样说着,苏咏霖命令部下们把用来传令的大鼓搬了过来,亲自抡起鼓槌敲起了大鼓。

他还命令卫兵们与他一起擂鼓,就像他当初在战场上为前线奋战的士兵擂鼓助威一样。

限于身份,他不能与他们一起战斗在最前线,但至少他不会后退。

深沉而悠远的鼓声穿破雨幕,传到了正在堤坝上奋战的军民们的耳朵里,他们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纷纷回头看。

他们看到了在不远的地方,指挥所所在的地方,代表皇帝身份的大旗还竖在那里没有离开。

或许是因为苏咏霖的坚持,或许是在堤坝上奋战的军民看到了皇帝大旗竖在他们身后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顶着大雨和电闪雷鸣,他们终究没有输掉这场与老天爷争锋相对的大堤保卫战。

苏咏霖敲响大鼓将近半个时辰之后,雨渐渐的停了。

滑州大堤危机重重,但是到底也没有失守,参与奋战的近三万军民成功守护了他们身后的家园,也保住了这座大堤,汹涌奔腾的黄河水终究没有失控。

又过了一刻钟,一缕阳光刺破灰蒙蒙的云雾洒在了地面上。

天放晴了。

———————正一派收徒价格———

PS:好像有双倍月票活动了,大家有没用完的月票记得投给我哈~~~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洪武二年七月初一,黄河整修工程一应人员物资全部调配完毕,全部抵达到位。

河南行省、山东行省两地官员全部准备完毕,当地军队、民夫也全部到

正一派收徒价格 完整版,

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那一日,田珪子带着时征等各段工程总负责人全部集合在开封城黄河大坝边上,在苏咏霖亲自主持建造的【奸贼杜充掘黄河大堤碑】与【宋君臣三易回河碑】面前举行开工典礼。

他们向全体黄泛区民众宣誓,将以他们毕生的心血完成黄河改道和接下来的修缮工程,力保黄河再无改道、泛滥之苦楚,力保黄河两岸居民安居乐业,再无泽国之痛。

于是黄河改道工程正式开始了。

整个七月风平浪静,没什么波澜,改道工程顺利推进。

黄河整修总指挥部上承中都朝廷,下启各地指挥分部和地方官府,彼此之间进入磨合期,多多少少有一些矛盾和争端,但是很快都被解决掉了。

他们正在摸索一套行之有效的互相协作的方法。

而且说到底,苏咏霖授予复兴会控制的黄河整修总指挥部巨大的权力,且成为其最强力的靠山,各地官员官府对此也是心知肚明,能配合就配合,实在有问题再哭诉,总而言之,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和复兴会对着干就是了。

时间进入八月份,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

今年入夏以来关中、河南一带降雨比较频繁,雨量大,于是黄河水量也开始增长。

复兴会工程总指挥部连续三次向河南行省、山东行省发布了黄河沿岸大水可能泛滥的风险。

并且要求两大行省尽可能转移沿岸老弱妇孺,并且竭尽全力募集壮丁加入加固沿岸大堤的工程之中,竭尽全力保住大堤,不让河水泛滥。

中都方面也很快得到了消息,知道黄河沿岸有再次泛滥的风险,苏咏霖很是担心,于是决定南下河南、山东一带巡查黄河沿岸。

对于此,赵惜蕊是有点担心的。

“既然黄河有可能泛滥,你就别去了吧,很危险的,大水可不管你是不是皇帝,一旦泛滥,不会因为你是皇帝就网开一面。”

苏咏霖抱着赵惜蕊亲了一下。

“正是因为我是皇帝,我才要过去一趟,我的军队,官员,还有百姓都在冒着生命危险奋战,我怎么能熟视无睹呢?越是危险,我就越是要去,我去了,才能稳定人心。

黄河工程刚刚开始,朝中那么大一笔支出,那么大的工程,动用那么多人力物力,很多人其实都心有疑虑,担心这样做不能成功,现在正是人心浮动的时候,我怎么能不去呢?”

赵惜蕊想了想,倒也知道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可就是因为这太重要了,所以我很担心你,不单单是黄河需要你,整个大明国也都需要你,我和孩子更需要你。”

这样说着,赵惜蕊又扭头看了看躺在床上酣睡的刚刚出生两个月的儿子。

“那边下着大雨,黄河水量不断上涨,别说我了,平安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会担心你的。”

苏咏霖顺着赵惜蕊的眼神,看向了刚出生两个月的儿子平安。

平安是他的小名,他还没有正式的名字,按照这年头的规矩,孩子刚刚出生都是只有小名没有大名,正式的名字至少要等到他到了入学读书的年龄才会给他取。

这规矩其实相当的无奈和悲哀,因为医疗条件的限制,古代婴儿夭折率非常之高,婴儿出生之初因为不确定他能活多久,所以只有小名,不上族谱,甚至当做一个家庭宠物来看待。

正一派收徒价格孩子成长到可以读书的年纪时,依然平安,才有取大名纳入族谱的资格,才会被视作家里人。

当孩子成长到可以成婚的年纪时,依然平安,才会举行冠礼,赐予表字,赐予完整的人权和族权,从此成为一个真正的成年人,拥有一系列的权利和责任。

说到底,都是医疗条件的限制和平均寿命的低下,才会衍生出这一系列的规矩。

民间如此,地主士绅如此,高官如此,皇帝也是如此,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孩子就能健健康康的长大。

夫妻两人非常疼爱这个小生命,给他取了平安的小名,希望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

苏咏霖的儿子诞生,对于整个大明国而言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的,当时孩子平安诞生的时候,满朝文武都向苏咏霖表示庆贺,并且向他送上了丰厚的贺礼,以表内心激动之情。

苏咏霖相信他们是真的非常激动。

当然,他本人也是很激动的,不管未来如何,他的亲生儿子诞生,他如何能不激动呢?

虽然现在他将会离开一段时间,有一段时间看不到儿子。

“平安要是知道他的父亲是去做正确的事情,也一定会支持,而不是反对的,这是正确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去做,做了,于国于民有利。”

苏咏霖走到床前,弯下腰伸出手,动作轻柔的抱起了躺在襁褓中酣睡的平安。

“平安,爹爹是去做正确的事情,你一定会支持爹爹的,对不对?”

酣睡的孩子当然不会说对与不对,但是这并不重要。

赵惜蕊无奈的笑了笑,走上前,伸出手指点了点孩子柔软的脸蛋,满脸都是母性的光辉。

“不管平安支持不支持,你都会去的,还问平安做什么?假惺惺。”

“放心吧,我再怎么说也是皇帝,要是连我的安全都不能保证,还怎么能保证大家的安全呢?今年的雨虽然大,但是今年气候并不反常,不会有大规模洪涝灾害,你尽管放心。”

苏咏霖再三安抚赵惜蕊,赵惜蕊没有办法,只能同意了苏咏霖的行动,但是要求苏咏霖带上最精锐的虎贲禁卫军保护他的安全,要求禁卫大将苏勇随行。

很快,苏咏霖颁布命令,决定南巡到河南行省,诏令中央朝廷照常处理公务,他则快速行动,率领苏勇和三千名虎贲军骑兵快速奔赴河南,前往视察工作。

苏咏霖于八月初九抵达了开封城,会见了田珪子和时征等一系列治河负责人,与他们商谈这段时间的大雨对工程的影响。

紧接着,一群人就一起赶赴荥阳县的桃花峪,在这里做进一步的考察。

“这小小的桃花峪就是黄河下游与中游的分界之处,黄河从邙山出,过桃花峪,则进入中原,桃花峪以西,黄河处在邙山的约束之中,尚且平稳安分,且水流快速,泥沙不易沉积。

而到了这桃花峪往东,地势骤然变得平坦,河道变宽,流速变缓,则泥沙开始逐步堆积,所以黄河成为地上河,就是从桃花峪开始,自此往东,就是地上河了。

故宋时,宋廷就在这里设置了治河汛兵,根据桃花峪的水势判断下游是否可能泛滥,这一块地方的老人基本上都是汛兵出身,非常了解这一带黄河水的走势。”

田珪子跟在苏咏霖身边,稍微向他讲述了一下桃花峪对于整个黄河治理工程的重要性。

苏咏霖缓缓点头。

“所以说你们之所以多次发出警告,就是这里的汛兵发出警告了?”

田珪子点了点头。

“对,这些经验丰富的老汛兵看着雨势不减,桃花峪水位上涨,就担心下游会有泛滥的情况发生,所以提前给了我们警告,我们就向下游沿岸各官署发布命令,让他们迁移走相关地区的老弱妇孺,集合青壮准备加固河堤。”

“目前有泛滥危险的地方是哪几块?”

“最危险的莫过于滑州、曹州和单州三地,这三块地方都是当年杜充掘河口的受灾区,虽然之后缺口合拢,但是依然很危险,我已经派人去抢修堤坝,进一步加高加厚堤坝,但是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拦住河水泛滥。”

田珪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看得出来,他非常焦虑。

于是苏咏霖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感受着闷湿的体感。

“这雨虽然暂时停了,但是肯定还要下,如果继续下下去,很可能有危险,其他地方且不论,滑州曹州和单州三地的老弱妇孺首先开始疏散。

要求河南行省和山东行省不惜一切代价保证三州百姓食宿,地方财政艰难,则由中央财政出钱,协调其他地方全力支持山东、河南,但凡一个人出事,我要找他们算账!”

田珪子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下去的。”

“嗯,如此就好。”

苏咏霖想了想,又问道:“这三州是不是问题特别严重,特别容易泛滥?”

“倒也不能这样说,只是这三州的大坝都修的有些问题,质量不好,很容易有危险。”

田珪子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滑州是当年杜充决口的地方,虽然后来缺口合拢,但是好像当时负责合拢缺口的施工队伍不怎么专业上心,没有做到最好,用料也不讲究,以至于多次遇到险情,曹州和单州也差不多。

大明国也算是接下了他们留下来的问题,这不刚准备重新修缮吗?结果大雨就来了,现在不是修缮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堵住的问题,能堵住,就能扛过去,堵不住,就要做好分流泄洪的准备。”

喜欢启明1158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