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看到那张美艳的脸,罗玉凤的脸色更难看了。在别人眼里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到了罗玉凤这里,竟然无比恶心。因为她知道,这是女儿和王琳进行了交易才换来的。

罗玉凤冷着脸,样子更加渗人了。原本还没好全的伤口因为面部肌肉抽搐,一抖一抖的,有的地方,就像是有一条肥硕的爬虫附在上面,偶尔扭动了一下身子。毫无心理准备的江媛看到这样子的母亲,吓得浑身一哆嗦。

别说江媛忘恩负义,而是,罗玉凤此时的模样,实在太吓人了。

江媛没有多想,本能以为,罗玉凤是在等自己的父亲回来。说实话,自从她们母女出事以后,父亲回来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有的时候甚至直接住在公司。江媛和气聪明,怎会不明白,父亲这是有意在回避罗玉凤。

即便,罗玉凤已经用了最好的药膏,可这是灼伤,该留下的伤疤可一点都没少。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原本漂亮的妻子眨眼间变成一个丑妇。尤其,父亲在生意圈子里,外面美女如云,有了对比,罗玉凤就更廉价了。

说什么爱情,到头来只成了两个可笑的字眼。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哪里还剩下什么爱情,无非是,彼此习惯罢了。

江媛也是想着,母亲到了这个地步,可怜得很。若是真让父亲在外面看上了别人,回头家里闹出点事,江媛可不想二十多岁再多出一个后妈。她不会让罗玉凤成为当年的陆兰。

“妈,你怎么在这?这么晚了,你还不睡?是在等爸吗?他也真是的,这个时候,你最是需要关心和安慰,公司再忙,他也应该多抽些时间陪你的。你赶紧去睡吧!明天,我会去和爸沟通的,你别太担心,更不要胡思乱想。”

罗玉凤静静的看着她,自己养出来的女儿,她怎么会看不穿江媛的心思。

这番话,是在故意绕开话题。她想着,争取了主动权,提到自己心里最在意的男人,她就会忘记自己的目的。只可惜,她想错了。

“我在等你,没看出来?”

江媛笑了笑,并未在意:“妈,大晚上的,你等我干什么。我带着司机出去的,又不会出事。我一直都听话,你哪里还需要替我担心。倒是你,该多放些心思在爸身上。我可体细你了,外面莺莺燕燕多得很,那些个狐狸精没一个好心思,你可千万别到了这个时候,又去步陆兰的后尘,那可不划算。”

“你想的就是这个?”罗玉凤看着这个女儿,眼神中多少透着些讽刺。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觉得,女儿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只是现在,罗玉凤心都凉了,也看透了江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媛的心思,不会再天真的以为,她是在关心自己。

江媛,只是在回避她自己的问题。

“我等你是为的什么,你还不清楚?你现在这是什么样子?”

“什么样?”说起这个,江媛自信的站了起来,脱掉外套,在罗玉凤面前转了个圈,兴致勃勃问道:“妈,你看我现在这样,美吗?”

“你说呢?”

“肯定美,我今天出现,所有同学都惊呆了。你可不知道,我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称心如意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罗玉凤听着,眼神更冷了:“所以,你为了一张皮,就愿意出卖你的一切,是不是?我不知道你和王琳达成了什么协议,可我是你妈,我不让你去和她做交易,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你这么做,才会真的把你一辈子都毁掉,你知不知道?”

“知道又怎样呢?我已经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了呢!”江媛笑着,眼眶却红了,看向罗玉凤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冷漠。她松开罗玉凤的手,居高临下看着罗玉凤,她那张狰狞可怕的脸,别说是父亲看了厌恶恶心,连她自己看着都觉得渗人。

像这样一个老女人,还如何能够讨父亲的欢心?

“妈,我是你女儿,有些话,我才没有藏着。或许您不爱听,不过,我这么说,也是为了您好。如果您还想回到和父亲以前那样的感情,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学我这样,去找王琳吧!她还是有办法治好脸上的伤,到时候,你还可以是原来的罗玉凤,甚至,比以前的自己更加勾人。你不就是靠着这些,才成为江夫人的吗?”

罗玉凤的脸色难看极了:“你在说些什么?”

“你可千万不要觉得,人老珠黄了,这张脸就没什么用。如果你脸蛋好看,还是会风韵犹存的。只不过,你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吗?你现在,就像是一只即将发怒的怪兽。你猜,我父亲还会不会想看到这样的你?”

江媛自问自答:“我想,父亲恐怕在办公室里闭上眼睛想一想,想你睡着时的样子,他都会害怕得惊醒。不然,他最近怎么频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繁晚归,甚至直接睡在公司呢?说到底,他还是无法接受你现在的模样。别说父亲,任何男人都无法接受,就算是女人,都接受不了吧!你忍心看父亲这么可怜?”

罗玉凤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你是我的女儿,我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就是让你现在站在这挖苦我的?他可怜?那我呢?难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就不可怜吗?我可是为了救你,才搞成这样的。”

她的话刚说完,江媛就制止了她:“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没有您添乱,我也未必会受伤啊!再者,你现在这样,完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王琳给了你机会的,是你自己要拒绝。你愿意接受丑八怪的自己,不代表我也要这么做。你不在乎这张脸,我可视它如命。”

“你简直无药可救了。”

“无药可救的人是你,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别怪我这个做女儿的没帮你。如果你还想继续拥有曾经的一切,有两个法子,要么,去找王琳帮忙恢复容貌,要么,你就自己物色着给我爸养两个女人,至少,自己挑的人,还能掌控在手里。否则,我爸迟早绿你。”

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在罗玉凤耳边提醒道:“还记得,当初陆兰怀孕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吗?”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江媛站在原地,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那冷漠的样子,知道君衍温柔的护着江云歌上了车,她还听到君衍问起:“冷吗?抱着我,给你暖暖身子。”

这样的话,哪里像是会从君衍的嘴里说出来的。她最终也只能怨毒的看着那辆车渐行渐远,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学校也有不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少人上前搭讪,看她穿得单薄,此刻,寒风一扫,她更是冷得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嘴唇发紫。这样一个美人,如何不惹人怜爱。好几个人朝她伸出手,要亲自送她回去,都被江媛直接给拒绝了。

如果不是君衍,那任何人都没有意义的。

江媛不会蠢到虐待自己,所以,计划失败后,她给司机打了电话,一眨眼的功夫,黑色的宝马就停在了江媛面前。司机毕恭毕敬送来了外套和热姜茶,给她开了门。那待遇,完全是女王级别的。

所以,那会,江媛也就真是故意在君衍面前卖个惨,博取一下同情。一般男人都吃这套,偏偏,她这些招数在君衍面前一丁点用都没有。

这样下去,就算自己再美,也是没有用的。

她坐在车里,看着外面漆黑的夜,陷入了沉思当中。这个男人当初本该是娶自己的,现在既然他已经好了,就应该物归原主。怎么着,也轮不到江云歌来捡这个大便宜。眼看他们俩感情越来越好,江媛实在等不及了。

非要让一对恋人无法在一起的法子,那就只有一个了。

感情这种事,归根结底是两个人的路,如果多了一个人影,那可是一辈子都膈应的事,又怎么可能走得下去?

她不假思索着,正在犹豫,是毁掉江云歌的清白容易一些,还是自己和君衍生米煮成熟饭,更让她痛快一些。只有自己和君衍有了纠葛,他们的故事才能继续。普通的药肯定是没用的,那么,这点,她就只能去找王琳帮忙了。

只要找到合适的时机,逼走江云歌,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一件事。

至于江云歌,离开学校以后,她的脑子里时不时浮现出了江媛完好如初的脸,自从看到她起,江云歌就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们师门中可是没有这么快愈合的法子。

不!江媛这个状态,可不是单纯的愈合,她明显比以前更美了。并非她今晚的装扮,而是,她整个人的皮肤状态。

晶莹剔透的肤色,可不是眨眼间就能养成的。江媛能够找到的法子,无非是求助于王琳。王琳背后是巫医派,如果他们真的有这样的法子,这岂不是意味着,巫医派的手段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预想。

那么,师父被温淳带走后,会不会出事?

想到这里,她的心猛地被什么东西揪住了,眉头紧蹙。

君衍被她这个样子给吓了一跳,明显感觉到她紧张起来,看上去有些不对劲,他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云歌!”

江云歌摇摇头:“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有些担心。没关系的!你不必那么紧张。”

君衍松了口气,想起她所说的,问道:“你是在想,江媛的脸?”

江云歌无奈的笑了笑:“我想,自己以后肯定没办法对你撒谎的。我心里想什么,都不用说,你就能看清楚。这可怎么办,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我都不能藏事了?”

君衍疑惑的看着她:“有事为什么要藏着?是我给不了你足够的安全感,还是你不信我,才要藏着?”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她不过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君衍竟然当了真。

“有事也不必藏着,就算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你也可以直言。沟通才能让感情变得更好,隐瞒只会留下误会和猜忌,两人终究越走越远的。”

江云歌笑着答应,君衍的话正巧说到了她心中所想。江云歌最是不喜欢冷暴力,有什么事,摊开来说,做错了事,真诚道歉,是可以被原谅的,只要不是触及底线。可一旦隐瞒,就会生出许多谎言,等对方自己发现后,两人面临的,只会是永无休止的争执和互相质疑,关系只会越来越糟。

言归正传,两个人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话题,关于江媛那张脸。

这事,连君衍也觉得奇奇怪怪的。这次见到江媛,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甚至让他觉得更陌生。而她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让君衍觉得很不舒服。提起这个女人,君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身上,有古怪。我是亲眼看见她和罗玉凤的脸,彻底被毁了的。”

“我也不信,她的化妆技术能有这么好,把那些伤疤全部盖住。这么短的时间,新生出来的皮肤根本不允许她做什么,更别说化妆了。”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我这个后妈不是受伤了吗?我现在既然好了,不如,等周末的时候,大大方方去看看她吧!也表示一下我的心意。”她说着,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君衍欣然同意,母女俩情况差不多,想知道江媛的脸是怎么回事,先去看看罗玉凤,说不定能找到答案。

其实,江媛今晚是瞒着家里人出来的。罗玉凤在发现江媛出去的时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嘴上说了不管她,可这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罗玉凤怎么忍心看她继续错下去?

看到江媛离开家的时候,罗玉凤的心,彻底慌了。

她这个女儿,肯定不会顶着一张毁容脸出去见人的,如果她出去了,那只说明一个问题,她到底还是选择和王琳交易了。那一刻,罗玉凤心如死灰,瘫坐在沙发上,许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她的宝贝女儿,真就这么毁掉了吗?

江媛离开时,又被不少同伴拖住,后来,她是实在顶不住,看到时间太久,这才往回赶,回到家里已经将近半夜了。

她换了鞋,想着动作轻一些,不惊动家里的人。连腰都还没来得及直起来,客厅里的等啪嗒一声被打开了,罗玉凤正愣着一张脸坐在那,看上去,像是已经等一整晚了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