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帽子之精子祭典全彩 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巨大到红光冲天,但在天空中那只巨兽的周遭,却是如同星云一样的蓝色旋涡!

让人灵魂震颤的吼声,使得整个战场仿佛忽然间停滞。

全幅武装的秩序之子也好,在场的恶堕也罢,乃至七罪财团的高手和七位主宰,都震惊的看着天空中的暴君!

“怎么可能呢……它都虚弱了这么久……都久到……我们快要忘记这个姿态了。”暴怒的怒火都因为恐惧而压制住。

此时的暴君,远远没有回复到巅峰状态,覆盖住了白骨的血肉尚未达到最佳状态。但它已然展现出了一部分当年的强悍。

天地间的那层冷蓝色,越发的深暗。

冲天而起的红光,让周遭的冰雪消融,极寒的环境瞬间变得炙热。

可明明如此,却还是有一种渗透到意识深处的寒冷。

仿佛能够把一切生机冻结,却又与温度无关。

欧米伽震撼的说道:

“果然……没有负面情绪的人是不存在的,他只是将那些情绪封印起来了!”

浑身是血,已经被打到半死的德古拉也惊叹不已:

“太棒了!我一直很好奇,那个暴君怎么会选择这样的人类身,他明明饿的神志不清了,却选择了一个……根本不可能成为恶堕的人,原来如此!”

就连那只不断喷射火力,被一众高手针对的非人类的恶堕小京,都没有想到白雾爆发出的负面情绪如此强大。

这些负面情绪,大多数被天空中的暴君给吸收。

但扩散出来的小部分,也让所有恶堕的血肉变得充实!

战场最外围,昔日的敌人,如今的划水队——商人,铁匠,互相对视一眼。

“看来赌场里看到的那个……根本就是一个阉割版,嚯嚯嚯嚯嚯,井五大人可真惨,因为白雾当年恶堕化后实力平平,他低估了白雾的潜力……”

铁匠点点头,认可了章鱼的话。

如果当初赌场里,出现的是不是那个阉割版的暴君,而是此时的暴君,想必井五大人不可能与白雾为敌。

而是竭尽全力拉拢白雾。

但很快,铁匠有些茫然:

“我们已经不属于井五了。”

“是啊,我们对于那些上位者来说,只是工具,或许反倒是一路成长过来的人,对我们会更认同。”

风车塔外围,被爆破的气流振飞的探长,看着赤红色光柱下的血肉渐渐恢复,却依旧是满脸悲伤与愤怒的白雾……心情一时间变得很复杂。

他来到第三层井世界,目的就是为了复仇。

白雾杀死了他在第二层井世界中的好友,他也想要让白雾尝到一样的痛苦。

但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却只有白雾领域展开时的惨烈。

看着白雾在混沌与扭曲中,一步一步的走近刑场,距离深红越来越近,却也距离死亡越来越近的惨烈模样时……

探长的内心深处,却并没有报复的快感。

可在白雾终于无法承受巨大的消耗,领域短暂瓦解的一瞬,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杀死深红。

如今他看到了一张因为愤怒和悲伤,已然有些扭曲的脸庞,可自己也有些怅然若失。

白雾就像是一座巨大的火山,无尽的愤怒与悲伤倾泻出来。

每个人都无法想象,一个人的情绪爆发会如此恐怖。

即便放在现实的世界里,要让那只暴君血肉再生,羽翼渐起,也需要很久很久。

暴君无疑是此刻的焦点。

可白雾本人,却只是跪倒在原地,被巨大情绪吞没。

他的双目失去了神采,依旧只是看着深红消散的地方。

所有人渐渐从惊愕中回过了神,七罪更是如此。

他们的心里素质远比恶堕要强,但他们也是唯一与巅峰时期的暴君交手过的人。

他们都很清楚暴君有多强大,所以他们比众人更更恐慌。

可此刻傲慢已经发现,外来者……崩溃了。

“他还没有回复到巅峰状态!杀死那个外来者,杀死他就能阻止暴君!”

傲慢不再傲慢,暴怒也不再暴怒,色欲的眼里没有了媚态,惰怠也变得精神起来。

这个瞬间,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件事——绝对不能让暴君恢复到最佳状态。

数千年来建立的优势很大,大到他们可以轻松打败恶堕,轻松抢占据点,轻松的主导第二层。

但这一切优势,一旦暴君降临,就只会荡然无存!

傲慢,色欲,惰怠,暴怒,四名七罪径直冲向了白雾。

欧米伽见状,大喝一声,在虚空中拉开了两道旋涡裂缝。

天空中的暴君承情,巨大的身躯穿过了裂缝,一瞬间出现在了另一道裂缝——白雾的身前。

傲慢的踢击再次将空间扭曲,

但血肉与羽翼渐渐丰沛的暴君,以单臂挡住了这一踢!

第一次,傲慢感觉到了一股震颤感从脚部传来。

冰奎城北部的地面,在七罪联手的瞬间,只是碎裂开,仿佛张开的蛛网。

但对着傲慢与暴君交手,地面瞬间塌陷,巨石翻飞,仿佛天地倒转。

为了避免被波及,哪怕强如欧米伽,也主动撤离了战场,他很清楚,只要暴君在,自己这些人充其量算个辅助。

看着暴君的表现,他感叹着这个怪物的强横。

傲慢如此恐怖的一击,竟然被单手挡住。

这场交锋没有结束,傲慢的速度是七罪最快,也是第一个冲到了白雾跟前的。

一踢未能得手,傲慢准备再次发出超速的踢击,可就在他的动作收回之时——

暴君抓住了他的脚踝。

巨大的失重感忽然传来,傲慢就像是一把武器,被暴君握在了手里疯狂的挥舞着。

在暴怒,怠惰,色欲尚未赶到的时候,暴君不断摔打着傲慢,地面的坑洞越来越深,越来越宽。

随后,暴君怒吼一声,一记力量感十足的抛投,将傲慢的身躯如同标枪一般投向了前来的七罪主宰们。

恐怖碰撞让气流喷射,撞断了无数的风车塔。整个战场,烟尘漫天!

所有人都以为,七罪与暴君的对决,应该是旗鼓相当的,双方斗力斗法——

但暴君的手段,根本就是最为质朴的,纯粹的物理攻击。

可即便如此……依旧让对手无法招架。

但让众人意外的是,暴君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守在了白雾的身前。

有些狼狈的惰怠,缓缓从风车塔的残骸里站起身:

“有点古怪……我的力量渗透不进去。”

色欲也有同样的感受。

“难不成……他已经恢复到了可以使用领域的地步了吗?”

领域,君临。

与所有带着特殊性质的领域不同,君临的作用,就是免去各种特殊性。

让战斗手段变得单一,变得纯粹。

在领域之内,大家都只能用一种方式对决。

除此之外的所有力量,或许仍然有效,但大多会被削弱到忽略不计。

而这唯一的对决方式,便是肉搏。

傲慢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着远处暴君横栏在白雾的身前:

“他的力量还会越来越强,虽然方才能反击我,但还没有到我们无计可施的地步,最关键的是,他没有那把矛。”

“只要他没有恢复到最强的形态,就算是肉搏,我们也不会输给他。”

贪婪深以为然,他扯着胡子说道:

“我们七个,虽然都不想对付这个家伙,都不想要削弱自己的力量,但今日……我们看到了一个怪物复苏的可能。”

嫉妒原本惨白的脸色竟然有了一丝红润:

“杀了他!如果现在不杀他,后续麻烦只会越来越大!杀了他!”

暴食说道:

“他的尸体,归我!”

嫉妒,贪婪,暴食,也加入了战斗。

“君临应该没有真正的生效,我们七人联手,胜算依旧很大!”

优势在我。

目前来看的确如此,但傲慢如傲慢者,也很清楚一点——

白雾简直是一个移动的能源储存库,正在源源不断给暴君输送力量,要打败暴君,就得速战速决!

七罪主宰全部集结,让白雾的扭曲也难以抹除的领域将暴君覆盖住。

无尽的黑雾涌现,缠绕在了七罪的周遭。

诡异的序列文字漂浮在领域的边缘,仿佛一个巨大的黑色法阵。

七道身影的界限,变得模糊。

就连体型巨大的暴食,也在这一刻,与周围的六道身影变得一致。

黑色的序列文字在领域边缘,如同城墙一样将一切隔绝。

随后,七道身影同时发起进攻。

无论是速度,力量,都比之前有了极大的提升。

一切仿佛回到了数千年前,暴君曾经也在这道领域里激战过。

面对傲慢,他已经有了超越对手的实力。

前法阵本身增强了七罪主宰,且领域之中,暴君要面对的是七个,胜负的天平再次倾斜。

七道黑雾化的身影,与暴君的赤红色身影激战,恐怖的能量波动撞击在领域边缘,让原本圆形的领域,边缘出现了一道道扭曲!

所有在外面观战的恶堕,肉眼已经无法看清领域内的战斗。

他们只能看到一道红色的线,与七道黑线纵横交错,仿佛在一张纸上,画出潦草的线团。

恐怖的碰撞声透过领域传来,频率极高。

尽管看不清楚,但众人都能够感受到里面肉搏战的激烈。

只是欧米伽有些担忧。

“白雾算是失去了意识,这场战斗,一方面,他为暴君带来了力量,可另一方面……他成了暴君的弱点。”

众多顶尖恶堕的看法也是一样。

暴君虽然降临,也许有着足以一打二一打三的实力,却绝对不可能一打七。

尤其是七罪的联手,绝对不是七个一相加那么简单。

赤红色的身影画出的轨迹总是不断被黑色的身影截断——

领域之内,快到无法目视暴君,每一击都会被数道七罪的攻击给截住。

暴君的力量很强,承受了数百次攻击,生命力依旧旺盛。

但白雾不是。

虽然白雾的生命力开始恢复,但在七罪领域里强行施展扭曲,依旧带来了太大的消耗。

七罪主宰也很清楚,白雾这个外来者,是这场战斗的关键。

签]他们不断地对白雾发起进攻,白雾反倒成了拖累,一个无法转移的弱点。

但暴君没有任何怨言,也不见任何焦躁。

[标签

消失的帽子之精子祭典全彩 全文|

:p标签]他的残暴易怒,掩盖了他的那份理性和冷静。反而让七罪没有察觉到……暴君此刻的真实想法。

……

……

意识深处。

里世界的小镇很少下雨。

就像当初那位咖啡厅的服务员对白远所说的,这里的天色几乎不会变化。

但今日,整个小镇下起了大雨。

整个小镇也变得空荡荡的。

白雾走在小镇的街道上,淋湿的背影显得很孤单。

他有些疑惑,这个地方怎么没有人呢?

但似乎一切又不是很重要。

转而思考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问题也没有思考太久,耳边仿佛隐隐传来猛兽的咆哮声。

但这声音像是隔着厚厚的门,毛糊糊的。

他听不真切,隐约中,仿佛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但他没办法回应,因为真的听不清楚。尤其是大雨将声音也冲淡了。

雨丝毫不见停歇。

小镇的建筑紧闭,白雾走着,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这个小镇,和记忆里的小镇有些区别,他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最后,白雾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终于听清了声音,不是来自天外的咆哮,而是有人叫了他的名字。

小镇的边缘,有着三间奇怪的屋子,两间屋子的门已经不见了。

唯一的一间紧闭着房门的屋子外,站着一个人。

正是他叫住了白雾。

白远。

大雨也让这个看起来完美无比男人,不那么完美。

甚至就连招牌式的笑容也不见了,他显得很严肃:

“白雾。”

白远又一次叫了白雾的名字。

这对父子站在雨中,一个有些迷茫困惑,一个异常严肃。

而天空中传来的声音,依旧被隔得很模糊渺茫。

最终白雾还是开口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我的里世界?”

“是的,人很难进入自己的里世界,就像是一个人没办法甩开自己的影子一样。”

白远语气平静,气质却和以前大不相同。

白雾没有看到过大雨之下狼狈的白远。

他讨厌下雨天,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下雨天,白远总是不见踪影。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说了,你失控了,只有在情绪极端波动的时候,你才可能进入这里。但现在的情况很复杂。”

白远略作停顿后,直接给出了一个选择题:

“你有两条路,一条,是与我一起,将那两扇门关上。但这样一来,外面那个不断叫嚷的恶堕,可能会死。不过他肯定会帮你逃脱,你可以选择接受这一次失败。以后再替你的朋友们报仇。”

白雾似乎记起来了,自己正在和暴君联手,拯救深红。

可想到深红感到死亡,他只是心里空落落的,竟然没有悲伤和愤怒的感觉。

白远看出了白雾的疑惑:

“应急状态,顾名思义,这样的你,是不会受到情绪影响的,也只有这样的你,才能让你的意识恢复,让你能够关上那两扇门。”

“因为现在的真正的你,已经被愤怒和悲伤给吞噬。此刻的你,算是一种保护机制。”

白雾摇了摇头:

“第二个选择是什么?”

白远叹道:

“虽然我一直追求有趣,但我不推荐饮鸩止渴的做法,第二个选择……是你亲自,打开第三道门。”

第三道门,那间紫色的屋子,藏着最后一种负面情绪。

白远说道:

“这个选择,会有一定风险,也许你因为感受到最后一种情绪,反而从悲伤中情绪过来。”

“但也许……你也会被这种情绪吞噬,彻底崩溃。只不过这样做……至少,你能够让外面的那个怪物,拿回他的武器。”

“不然……他会被七罪杀死。”

白雾有些疲倦,整个人恍恍惚惚的,但他做出决定却依旧果断。

他抬起头,有些空洞的目光看着白远,语气冷冽的说道:

“打开那道门,我要让七财团死。”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新的月票番外已经发了,消失的帽子之精子祭典全彩投一张月票可以解锁,然后不影响白天的更新,更新照旧。

不过这次番外略短,因为是临时才知道,所以赶得很仓促。都来不及投票让诸位选一个感兴趣的人物番外,我就自己选了。

另外,前面几个月,这本书都是被青姐的亏成首富,被扛把子的机械师稳稳压制,后来又出现了个别刷子书。

总之,月票最好成绩,就是分类前三。但如今,两座高山,机械师和首富完结已久,而且月初的白银盟,建立了一定的月票优势,让末日拼图终于终于有了能够拿分类第一的可能性。

目前领先第二名一千票,但我还是求个票吧,双倍期间竞争很激烈。

这也是本书唯一的机会,十二月,年度月票站,可以想象头部会打得多惨,而十一月,扛把子皮皮甲的新书《星界使徒》估计也快上架,是的,顺便安利这本书,很不错,我有自知之明,后面这本书肯定会占据游戏分类月票榜首,我是没法争的。所以就趁着上架前,山中无老虎,求诸位让拼图猴子当大王一次~

截止这会儿,晚上两点四十五,7637票,咱……定个一万票

消失的帽子之精子祭典全彩 全文|

试试吧……三倍期间,最后的三天,应该是可以的。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