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母子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第七六一章为了天下让他驾崩吧

全旭冷冷的看着多铎,多铎看着全旭没有反应,生怕全旭会杀掉他,磕头磕头更加起劲,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他的磕头都磕出血了。

三娘转头看着多铎,在进攻景山全家军军营的时候,多铎率领满清精兵拼死冲杀、前仆后继、一往无回的英勇身姿,再看看这货的窝囊样。

三娘眉头皱起,压低声音问道全旭:“相公,是不是弄错了?这个人怎么可能是多铎?会不会是冒充的?”

朱寻也在低声望着沈明泽:“他真的是建州的贝勒?为什么他的表现连一个小兵都不如?”

全旭淡淡的笑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要杀光了他们的勇士,杀光了他们的英雄,粉碎了他们的野心和希望,剩下的差不多都是这样的货,没什么好出奇的。”

全旭沉默着,很想掏出手机,录上一段,不过,就算带到后世,那也没有人相信。

在满清人的不断粉饰中,他们的祖宗都是英明神武,牛逼吊炸天,更加可悲的是,影视剧还大规模为满清招魂。

就连抖音平台,也流行起了各种大姐大哥,守护各自的小主。还衍生了什么甄嬛体。

全旭对多铎和谟啰贝玛道:“你们起来吧,,跳几段你们家乡的舞蹈为朕和朕的爱卿们助兴!”

多铎磕头磕得更来劲了:“奴才遵命,奴才遵命!”

谟啰贝玛和多铎然后跳起来,欢欢喜喜,载歌载舞。

满族舞和蒙古舞,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踩着音乐的节拍,多铎和谟啰贝玛兴奋的跳着,皇太极用满语大肆吼着多铎和谟啰贝玛。

只是非常可惜,二人对于皇太极的吼声充耳不闻,而是继续跳舞,谟啰贝玛还一展歌喉,唱着蒙古族的歌谣。

皇太极的嗓子喊哑了,喊得说不出话来。

全旭以及全氏大明将领、南下军团的将领,数十文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特别是李信、乔孟恩、李彦庆武将为首的神色有些复杂,尤其是刚刚结束了与清军的殊死厮杀的将军们,更是如此。

想想原来清军迎着炮火悍然而进,叠番而战,尸体铺满战场也不曾后退的身影,再看看这两位载歌载舞的贝勒,大家都有点怅然。

那支噩梦一般纠缠了大明几十年,让大明无数精兵强将葬身关外的无敌雄师,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们的英雄,他们的勇士都已经悉数战死,活着的,只是一群懦夫而已,而现在他们与其说是在羞辱对手,不如说是在为这个可恨、可怕又可敬的对手举办葬礼。

当天晚上,全旭喝得大醉。

然而,全旭虽然喝醉了,一众大臣特别是以沈明泽为首的文臣并没有喝醉,他们在洗把脸之后,仿佛没有喝酒的样子。

沈明泽来到李信居住的帐篷里,李信正在伏案抄录着历朝历代的律法,摘录其中不合时宜的部分,全旭让他立法,也给了他一高考母子部分精通法律的人。可是,他害怕出现漏洞,在众人摘录的部分,需要亲自验证。

李信不允许自己再出一定点错误。

李信旁边,一名模样还算周正的女子,怀里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她看着孩子已经熟睡了,就将孩子放在床上,这才轻轻来到李信身边,给李信挑挑蜡烛,让蜡烛变成更加明亮。

李信出入都带着自己的妾氏房氏,带着儿子李三省,就是向全旭表明自己的态度

高考母子 免费全文

,要杀,要刮,一句话。

“大人,沈院长求见!”

李信放下笔,起身道:“快请!”

沈明泽、朱寻等来到李信的帐篷中。

这个帐篷其实面积不大,房氏端着茶水为诸位大臣上茶,随后退下。

李信望着沈明泽脸上浮现的担忧之色,有些不解的问道:“三个小时之前,传来消息,代善所部攻下的山西重镇太原已经光复,此役清军死伤超过十万人,铁门关、雁门关汉军易帜,倒向孙传庭,光复山西,最多三五日的光景,怎么了,我军已经大胜,沈大人还不开心?”

沈明泽叹了口气道:“我军大胜固然值得开心,但是始终有一大隐忧!”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大海那边,眉头越拧越紧:“山海卫,那位已经登船出发了!”

李信明白过来:“你是担心…”

沈明泽的声音沉闷:“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天下共主,就算他犯下再大的错,很多人还是会认他。况且,咱们的陛下已经杀红了眼,仅仅北京城,对跟清军勾结的文臣士大夫集团挥舞屠刀,就抄了三千四百余家,将来从北京杀江浙,不知道会有多少文臣士大夫人头落地,血流成河……”

李信哼了一声:“这样不好吗?那帮王八蛋,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表面道貌岸然,心却比谁都黑,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毁掉整个国家,这样的败类,杀得越多越好!”

沈明泽叹了口气道:“李大人,你也曾经是士绅,你对当时的官府也非常不清,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当时如果要想扯旗造反朱氏大明……”

李信道:“多了不敢说,拉起千把人应该不成问题,以我的能力,冲州撞府,短短一两年时间,我能拉起十万大军!”

“事实上正是如此,你一家就有这么大的力量,李氏与我们沈氏一样,在天下士绅面前,微不足道!”

沈明泽的担心之忧更浓:“咱们陛下现在也是如此,虽然他的出发点和本意都是好的,但这样会把一个阶层逼上绝境,他们殊死反扑的话,能量也是相当惊人的,如果他们再奉这位为正统,就更加麻烦了,搞不好会形成南北对峙的格局……”

沈明泽烦躁地一挥手,说:“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李信想了想,咬牙说:“那就干脆派人把他给做了!”

沈明泽苦笑:“不行的……陛下不会同意,卢象升也不会同意,他们都太念旧情了,而这位对他们确实有提携之恩,并且充分信任过他们,如果他们一心要保他,没有人杀得了他。”

朱寻感觉有些头疼:“杀又不行,不杀又不行,那到底该怎么办?”

李信默然半晌,望着沈明泽道:“沈大人,我现在无法命令舰队和军队,你通知一下杨延那边,让他们的船队在天津留下一天,我去天津找他谈谈!”

打仗拼的就是国力,虽然全旭没有更改国号,现在已经被人称为新朝,或王氏大明。全氏大明已经改掉了那糟糕得无以复加的制度,庞大的国力向军事倾斜,而且也不再缺乏敢于跟清军在野外争雄的部队。

就算勇猛善战清军除了被堆死之外还有什么选择?

李信非常自信,全氏大明每一天都在高效的运转,在京城的战斗结束之后,来自工业党的土地改革小组,开始深入民间,统计田产。

当然,京城包括顺天府境内的二十多个县城,已经进行了土地改革,经过这么一场混战,顺天府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二。

包括京城在内,整个顺天府的总人口现在只有十六万八千余户共计九十二万人。这其中,还要包括随着全旭抵达京城的官员和将士。

当然,全家军将士都是有土地的,不用在顺天府境内分配。

这样以来,顺天府的土地在抄没皇庄和勋贵的田地之后,以及汉奸士绅的土地之后,人均拥有土地就会多达六十七亩,可是,与辽东相比,北方的土地仍旧更少。

不过,相对而言,百姓们是非常愿意的接受全氏大明的,全氏大明的农民不仅没有繁重的苛捐杂税,也没有没完没了的徭役。

像朱氏大明的官员,只会收税。全氏大明的官员则带着百姓开设农学补习班,教导农民种植高产农作物,科学种植,循环经济养殖,科学灌溉。

当然,由于战乱和崇祯的任性,今年北方的秋收基本上没有指望了,田间地头和沟渠,在全氏大明官员的带领,开始以工代赈,让他们趁着入冬之前,修缮沟渠,修建道路。

对于农民来说,干活,特别是给公家干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给全氏官员干活则可以吃上饱饭,还能挣钱,简直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好事。

百姓们在一边工作,一边开心的笑着,这对于李信而来,就是最大的褒奖。

这个国度是李信最理想的国度,这个国家是承载着他希望的国家,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毁掉他。

李信的速度非常快,从丰台到天津,到处都是全家军的兵站,他可以不断换马,在抵达天津的时候,崇祯皇帝的坐驾换成了郑和号。

郑和号曾经是全旭的坐船,虽然是战舰的样式为了防止全旭下令战舰参加海战,上面的舰炮全部拆除了,现在只是一种比较抗揍的游艇。

李信拿出他的信物:“我要求见卢大人!”

卢象升看着李信,目光变得有些锐利:“你想做什么,弑君吗?”

李信苦笑着拱了拱手:“不敢,我不敢有这样的想法,他固然犯下了大错,但,对你有提携之恩,你是不会允许别人伤害他的。”

卢象升神色稍缓:“那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他不再活着,一旦活着,无疑就是火上浇油。”李信非常认真的道:“为了天下,让他驾崩吧!”

喜欢我在明末有套房请大家收藏:

第七六零章自愿为奴伺候皇上

全旭对于孙承宗是无比钦佩的,可以好不夸张的说,整个大明能让全旭佩服的人不多,孙承宗绝对可以排在前三。

全旭让人调查过孙承宗,孙承宗家中的田亩约四万余亩,在明朝这个数字,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当然,要分跟谁比。

如果跟庶民或小地主比,四万亩土地自然不少,可问题是孙承宗是当朝内阁大学士,他这点地就是非常少的,全旭的都是袁可立,官职也没有孙承宗大,但是在归德府,袁府也有六万余亩田地。

当然,这些田产其实大部分都是挂靠用来避税的,在袁枢成为商国国防部长的时候,归德府袁府的田地就被侯恂给整没了。

就像侯恂,官职一直没有孙承宗的大,可问题是,仅仅归德府一地,侯府名下的田亩就多达七十万亩,另外在夏邑、永城也有多处田庄。如果都算上,侯恂的田地超过百万亩,如果放在其他地方,估计一个县都没有一百万亩地。

但是归德府是华北平原的精华部分,境内都是平原地带,而且属于黄泛区的边缘地带,土地肥沃。

孙承宗可以不被抄家,但是,却需要让他退掉多余的土地,中原本来就人多地少,你老孙家占据那么多,人家百姓怎么活?

不过,全旭想了一个办法。

可以置换,在孙承宗高阳境内的土地与地广人稀的地方迁徙,比如说,现在辽阳府已经没有多少空余的土地了,可是像黑水府、安东府还有很多,如果孙承宗愿意过去换,四万亩地,可以换四十万亩,或者六十万亩。

其实在全旭建立新的大明之后,虽然他没有正式登基,可问题是,整个北方的士绅都担心受怕。

为了担心被抄家,无数士绅都拖家带口,向南方跑,或者是寻找关系网络,托关系,中国是一个人情化的社会。

面对越来越多寻找关系的士绅,沈明泽终于还是站出来反对全旭的意见:“陛下,您总不能把天下士绅都逼走吧?”

“走,他们往哪里走?”

“南京六部直接拒绝了我们的和谈使者,北直隶的士绅超过三分之二都跑到了江南,长此以往,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全旭笑道:“我们能有什么麻烦?”

“士绅……”

沈明泽张了张嘴,却发现士绅与皇帝之间的那种关系,在全旭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了,任何人当了皇帝,都需要士绅稳定地方,都需要借助士绅之力来统治地方。

高考母子 免费全文

要说治理地方,全旭需要的是百姓,是全家军士兵。

从崇祯二年开始组建全家军,全家军在最初的时候,人员少,年龄大的也有,只要没有超过十四岁,不超过四十五岁都可以参加。

然而,随着全旭的权力越来越大,全家军就开始不断扩军,不断招募士兵,因伤退役的士兵,安置在地方。

年龄大的士兵,安置在地方。

或者是厌倦了部队的生活的士兵,也可以退役,回到地方,这些士兵回到地方上,担任的都是基层民兵组织的小领导。

全氏大明可不像朱氏大明,朱氏大明治理天下,只有省部、府、县三级,而且为了避免官员扰民,政令从来不出县城,在县城之外的地方,都是士绅的天下。

所以,在大名府全家庄镇这样的怪胎可以出现,层出不穷的土豪劣绅,可以鱼肉地方,也可以肆意妄为,也可以关起门来当自己的土皇帝。

全氏大明采取甲、堡、镇、县(州)、府五级,当然,全氏大明的府,可不像朱氏大明的府,这个议事府,更何况当于后世省,不过规模和版图比省有的大,有的小。

在河南省南阳议事府的基础上,成立了河南议事府,这个河南议事府,版图比后世的河南省要大,包括安徽的淮北、皖北、湖北的北部地区、都属于河南。

现在的河南议事府下辖十八个州九十五个县,至于镇、堡、甲暂时只有南阳和洛阳的部分地区完成了改革。

经过快速动员,南阳议事府下辖的七百八十七个镇,动员五万八千余名民兵,这些民兵分两路,其中一部分莫约一万两千余民兵,前往洛阳,一部分则前往郑州。

全旭皱起眉头道:“谁说要把天下士绅抄家?不过,咱们新税法实施,他们愿意占据更多的地,那就交税交死他们!”

全氏大明采取辽东的政策,农民种地不收税,只要卖粮和售卖自己的农产品时交税,那么,地主的土地越多,交的税也越多。

同时,没有土地的农民,全氏会利用国家机器高考母子,把这些没有土地的农民迁徙走,地主的土地,就会没有人种了。

一旦土地荒废,那就会罚款,三年不种,官府收回。

这样以来,就会打破中国土地兼并的魔咒。

当种地的收入和支出不成正比,就没有财团再来控制土地了,同样,粮食一定要官营,这可比盐铁更加重要。

沈明泽在探到全旭的底线,只抄汉奸和敌对士绅,这个范围和打击面却小得多。

随着围剿阿巴泰的部队开始回到京城,董色率领的南下军团也来到京城之外,驻扎在丰台的独立军营。

为了防止这些南下蛮族士兵滥杀无辜,为非作歹,全旭派出了第九师的第三十六旅与南下军团比邻而驻扎。

并且,让第九师的第三十六旅进行了一行演武,第三十六旅动用十九门重炮、三十六门重型迫击炮,以及神火五型火箭炮三十辆,对演习目标区域进行了火力打击。

一座小山头在第三十六旅的打击下,几乎瞬间就陷入了天崩地裂之中,等着硝烟散尽,周围的蛮族士兵,瞬间吓得脸色苍白。

他们可以想象,一旦全家军把炮火打在他们身上,这是什么滋味。

他们又开始庆幸,幸亏首领没有带着他们造反。

虽然南下的士兵被限制出行,不过,全旭却在丰台设宴,款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南下军团士兵们。

为了庆祝这场胜利,全旭精神抖擞,罕见的作了长时间的讲话,称赞将士们的勇猛顽强,夸奖将军们的机智和英勇,充分肯定他们对大明王朝的贡献。

全家军将领和南下军团的将士异常激动的倾听着皇帝陛下的讲话,这可是可以对子孙后代吹一辈子的东西呢。

虽然现在皇帝陛下并没有作任何封官许愿,但是这一番话就让他们觉得,这几个月的浴血奋战都值了!

自己的努力能得到帝国的肯定,还有什么奖励比这个强?

接着,全旭大手一挥:“上酒,为了防止喝酒闹事,所有将士枪弹分离,别喝嗨了,拿着机枪搂火!”

随着一车车的二锅头和各种水果酒送上来,全旭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大手一挥道:“有酒有菜,岂能没有歌舞助兴?来人,把皇太极带上来!”

其实,全家军俘虏的人之中,皇太极并不是唯一,还有很多满清贵族,自报家门,向全家军投降。

这其中既包括车臣汗谟啰贝玛,他是元太祖忽必烈的十八世孙,与土谢图汗衮布、札萨克图汗素巴第并称为喀尔喀蒙古三大汗。车臣,是蒙古语,意为智慧之意。

与皇太极的硬气表现不同,他被带到庆功宴的现场,他马上跪在地上,朝着全旭匍匐前进,匍匐到全旭脚前,用嘴亲吻着全旭的靴子。

吻靴礼其实并不是中国古代的礼仪,这是拜占庭帝国的查士丁尼大帝还强行推行了跪拜礼以及吻靴礼。

全旭的目光落在皇太极身上。

皇太极脸上却露出了讥笑的表情,他用汉语道:“当年颉利河汗被你们的皇帝李世民拉出来为你们君臣唱歌跳舞,最后吐血而死,这都过了一千前,能不能玩点新花样?”

皇太极熟读史书,对这一套可以说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好歹也是一国之君,被带入明国的皇宫中被人家当猴子耍算什么?

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一点!

他望着全旭道:“朕败得不冤,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总是遇上些不堪一击的对手。遇见一个跟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穷尽所有智慧去寻找他的弱点,竭尽全力去攻击他,击败他,就算败在他的手里,也不失为一大幸事。全旭,朕成全你的千古名将英雄梦,也请你成全朕……拔刀,与朕作最后一战!”

全旭撇撇嘴道:“你不用激将法!”

“我来!”

三娘忍不住的道:“相公,我早就想打他一顿了!”

“悠着点,别打死了!”

全旭望着最最最让他意外的多铎,在战场上多铎表现得非常勇猛,原本以为这样勇猛的人会有骨气,没有想到俘虏里居然有他。

三娘出手,多如闪电,两个边腿,踢得皇太极满嘴流血。

全旭望着多铎道:“你就是多铎?朕说你心狠手辣,足智多谋,是建州少有的狠角色……”

多铎面如土色,连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奴才这点小聪明,在皇上这等有大智慧的人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全旭冷冷一哼。

多铎汗如雨下:“奴才只是一届莽夫,哪怕跟普通将士兵也不见得出众,谈何勇猛无敌?奴才不敢当,奴才不敢当,奴才有眼无珠,不知道天高地厚,冲撞了天朝,现在已经知道天朝王师的厉害了,求皇上开恩,饶奴才一命,奴才自愿为奴伺候皇上!”

喜欢我在明末有套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