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丹雨城接收百万吨接济粮的这段时间,港口繁忙,城中八大粮仓也忙得不可开交,完全是白加黑三班倒。

此时,两名粮仓监工忙里偷闲,正躲在无人的角落里偷偷摸摸抽着卷烟,嘴里还在不停抱怨:

“天杀的,累死我了,我就从来没这么累过。”

“可不是,一整天除了吃喝拉撒,其它时间都要盯着别人,哪有这么安排工作的。”

“还不是新来的粮官麻斑弄的?非要逼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粮食收纳。我就搞不懂了,百年麦这东西一不蛀虫,二不腐烂,在外面多放几天怎么了嘛。”

“我看他就是新官上任,急于做出一番政绩讨好上头。这种人我见多了,看着风风火火,其实自己很闲,都是在折腾下面的人,就是想弄点动静出来给上头看。”

“就是,什么东西。”

...

就在二人一边抽烟一边闲聊时,厉喝声突然从背后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猝不及防之下,两人被吓得一哆嗦,慌忙把嘴里的烟吐到地上,用鞋子踩灭。

只见麻斑风风火火走了过来,伸手将两名监工推开,指着被踩灭的烟头,怒声呵斥道:“这里是粮仓!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粮仓?!仓内堆放的都是干制粮食,你们在这里抽烟,是想死吗?!”

监工被抓了个现行,一时理亏,气势上有点弱,讪讪赔笑道:“大人,我们这里是边缘区域,跟仓库隔着防火带,何况这附近也没有干柴杂草之类的可燃物,几枚小烟头烧不起来。”

麻斑大怒,直接一巴掌抡在他头上:“粮仓条例有严令,任何区域禁止明火。你们身为监工,不带头起表率作用,反倒在这里纵容火患,还要狡辩!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安全措施还要不要了?!”

麻斑这个粮官虽说是上级,但也不是什么实权大官,监工们平时和颜悦色说话,可现在这巴掌都打在头上了,监工顿时自尊心受损,反推了麻斑一下:“你好好说话,别动手!你不过是个小小的粮官,耍什么威风?还真把自己当大臣了?”

麻斑指着监工的鼻子,冷声说:“我确实不是什么大臣,但在粮仓,我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你们两个违背粮仓条例,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你们被撤职了,滚回家去吧!”

粮仓监工可是个肥差,毕竟粮食这东西有季节规律,收获季的时候稍微忙一些,平时非常清闲,薪水又不错,逢年过节还有额外福利,仓库里如果有存粮临近保鲜期要处理,他们也能分一点带回家,不管是自己吃,还是拿去做糠喂猪,都可以省下不小的开支。

这么好的差事,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而且一来就不想走,宁愿放弃升职也要待在这里。

现在麻斑要把他们撤职,监工当场急了:“你凭什么撤我们的职?我们是在防火带外面抽烟,又没有酿成火患,以前的粮官看到最多也就是呵斥两句,怎么到你这就要撤职?!”

另一名监工性格较软,婉言相劝道:“麻斑大人,做官和做人一样,遇到事情留一线,这既是给别人退路,也是给自己退路。我们两个已经认识到错误,保证以后不会再犯,您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

麻斑毫不留情地说:“放过你们?条例就是条例,不分你是初犯还是再犯。如果每个人违背条例都让我留情放一手,规矩还怎么立?”

“这里松掉一点,那里就会烂掉一片。不严格执行条例,到时候因为人为疏忽酿成灾祸,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谁来弥补因此导致的损失?你们吗?!”

麻斑一甩袖子,没留任何情面:“立刻收拾你们的个人物品,然后回家待着!这件事我会记录在公文中上报,到时候向审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判所提起诉讼,追究你们玩忽职守的罪行!”

麻斑这已经不是放不放人一马的问题,完全是铁面无情,赶尽杀绝,监工也直接撕破脸皮,扯着嗓子叫嚣道:“我爸认识监察官林耕森大人!把我们往死路上逼是吧?你等着!”

麻斑根本不理会这种威胁,直接命守卫将这两名监工赶出粮仓,自己继续巡视。

他在偌大的粮仓走着,里里外外的角落都检查了一遍,根据自己的见解优化了各级人员的工作方案,对一些可能存在隐患的地方提出了改进要求。

巡视完这里,麻斑又马不停蹄赶往其它七处粮仓,将其全部检查了一遍。

一直忙到傍晚,麻斑的中饭都还没吃,干脆就连午带晚一起吃了。

粮仓配备有食堂,奴隶们不能在这吃饭,级别高一些官吏们又看不上这里,所以在这里吃饭的一般都是基层人员。

麻斑的父母已经去世,没什么亲人,也没娶老婆,孤家寡人一个,食堂自然就成了最好的去处。

麻斑取餐的时候,掌勺的伙计原本还是懒洋洋的模样,看到新来的粮官大人后赶紧端正姿态,露出讨好的笑容,在工作餐标准上给麻斑多加了一块肉排,笑道:“大人,您慢用。”

麻斑看到盘里多出的那块肉排,顿时眉头一皱:“这块肉排怎么回事?拿掉。”

伙计赔笑说:“大人平时工作很辛苦,多吃一块肉排也是应该的。”

麻斑不冷不热地说:“工作餐都是定时定量供应,我多吃一块肉,其他人就会少吃一块,你这是把别人盘子里的肉舀到我盘子里来了。拿掉。”

伙计热脸贴了冷屁股,顿时有些尴尬:“大人,这肉都取出来了,要是再放回去,其他人看见了也没胃口,

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全文阅读/

您说是吧?您就端去吃了吧。”

这话倒也再理,麻斑皱眉思索片刻,没有强行把肉倒回去,而是将盘子端到自己的座位,随即走向伙计,从兜中取出一枚铜月放到桌上:“按照市价,我多吃的那块肉排值一枚铜月,把它记在账上,让厨房那边多做一块肉排补进来。”

麻斑说完,也不跟伙计废话,转身回到座位开始吃饭。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无奸不商,商人这种职业都是无利不起早,心中对数字的敏感度更是比谁都要高,像借贷这种事,把钱借给别人却不要利息,这对商人来说无疑是巨亏,因为白白有一大笔流动资金被搁置掉了,他们本可以用这笔流动资金投入再生产环节,获得更大的利润。

不过,这是纯算数字账,借给别人是巨亏,但借给官吏不一样,借他们钱又不收利息,这就是做人情,官吏的一个小小人情,日后可能价值千金,这笔账杜明威算得很清楚,也非常愿意借钱换取人情。

至于抵押物,则属于风险控制环节,小钱也就罢了,有风险就有风险,像现在这样的大钱,而且是要全城贵族一起合力出资借贷的大钱,没有抵押物就是儿戏,放哪都不可能。

就在戈麦和杜明威商谈抵押物时,林耕森又拿出了他的花生在剥,一边吃一边剥得满地都是。

吃着吃着,林耕森百无聊赖地望向港口水面,看着那一艘艘货船满载百年麦而来,卸货后空空离去,不禁打了个哈欠。

港口处有很多搬运工在卸货,也许是因为工作时间太长了,一名搬运工身体有些脱力,搬运麦袋的时候不慎摔了一跤,袋子也摔破了,好多装在里面的百年麦都洒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他吓得浑身哆嗦,赶忙用手把百年麦往袋子里拨,一边拨一边喃喃道歉。

这种负责搬运的苦力都是打上烙印的奴隶,在多古兰德王国与牛马无异,旁边的监工二话不说,直接一鞭子甩过去,在搬运工奴隶脸上抽出狰狞的血痕,边抽边骂:“天杀的崽种,这么简单的活都干不好,要你有什么用?!这可是王城送来的良品百年麦,你以为是你平时吃的饲料吗?!”

监工拿鞭子在奴隶身上疯狂鞭打,后者不敢怒也不敢言,生来即是奴隶的他早已对此麻木,只是哆哆嗦嗦跪在地上求饶,面对鞭打,他连挡都不敢挡一下,任由身上被抽出血痕,只求监工发泄完怒火后不会将他宰杀。

“弄洒了麦子,害得我也要被扣钱,我打死你个崽种!崽种!崽种!”监工完全不把奴隶当人,也无需把奴隶当人,很快就将他打得血肉模糊,既是发泄,也是立威给其他奴隶做警告。

林耕森本来就闲着无聊,现在有奴隶被惩罚,他看得倒是津津有味,连剥花生的速度都变快了,边吃边喃喃自语道:“百年麦可不便宜,这洒得哪是麦子,洒得都是月币啊。”

林耕森继续剥花生吃,然而剥着剥着,他手上的动作不知为何缓缓慢了下来,不自觉眯起眼,嘀咕道:

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全文阅读/

“都是月币...”

“月币...”他下意识望向那些来来往往的货船,又看着那些卸在港口、堆积如山的百年麦,双眼开始变得炯炯有神。

“老麦。”林耕森将没吃完的花生塞回兜里,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你在那里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只想着借钱,难道没发现大把大把的月币就在我们面前吗?”

闻声,戈麦顺着林耕森的目光看了过去,当看到那些堆积如山的百年麦,他似乎和林耕森想到了同一点,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惊愕:“你...这可是自己能做的自罚有流程还要憋尿王城下发的接济粮,你敢打它们的主意?你疯了吗?!...”

林耕森满不在乎地说:“你管它是哪里发的。你想想,上头为什么要发粮?不就是要我们按时完成任务吗?说白了,这些百年麦就是完成任务的筹码,只要最后能达成目标,你怎么用,用在哪,上头根本不会在乎,他们眼里现在就只有一样东西——血精草。”

戈麦皱着眉头,沉声问:“你的意思是,我们把百年麦抵押给杜明威先生和其他贵族,然后用换来的钱向阿宝购买血精草,送上去交差。”

林耕森补充道:“甚至都不用抵押,直接把这些百年麦倒卖了,省得借借还还,多麻烦。”

戈麦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搭着下巴来回踱步,似乎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林耕森性情直率,没那么多顾虑,直接跟上戈麦的步伐,继续劝导:“我的执政官大人,你仔细想想,这种做法可是四赢的局面——王城那边拿到了血精草,我们两个按时交了差,杜明威先生和贵族们做了一笔划算的生意,丹雨平原的麦子也保住了。这种携手共赢、无人吃亏的好事,你有什么好犹豫的?”

戈麦紧皱着眉头,嘀咕道:“就算按你说的做,第一步该怎么执行?民众们都看到了王城下发的这些救济粮。我们把它卖给杜明威先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啊。”

林耕森不耐烦地说:“要什么理由啊,我们上官做事,民众有什么资格多嘴?你自己问问杜明威先生,这笔生意行不行。”

“这笔生意我有兴趣,但我的顾虑和戈麦大人一样。你们把救济粮公然卖给我,这显然是不可取的。”杜明威说到这里顿了顿,默默补充道,“所以,我们必须找到一个理由,让这件事变得合理。”

林耕森追问道:“杜明威先生有什么想法?”

杜明威眯着眼,在漫长的沉思后,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深邃:“我倒是有个想法,就是不知道二位大人赞不赞同。”

戈麦和林耕森凑到杜明威身边,三人交头接耳,说了一些只有他们能听到的话。

戈麦听后愣在原地,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玩这么大?”

林耕森眼中也满是惊愕,不可置信地说:“好家伙,杜明威先生,以前总听别人说商场如战场,胆小者必死无疑。你这勇气和胆子,我看比波顿王子都要大。”

“过誉了。”杜明威神色平静,语气不温不火,“二位大人意下如何?风险往往伴随着收益,这件事踏错一步就可能万劫不复。可一旦做好了,‘那位大人’会怎么评价你我?”

戈麦视线飘忽地扫了一眼堆积如山的百年麦,沉默了半晌,最后心中一定,做了个“请”的手势:“请随我回府,我去命仆人准备好晚宴,我们三人仔细讨论这件事。”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