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主持人没有墨迹,接过发言权之后就宣布拍卖开始。

“首先,让我们欣赏一下今晚的第一件珍品——”主持人说着,抬手指向一侧的幕布。

幕布轻缓的被拉开,一个穿着紫色旗袍的清丽佳人推着一个玻璃展柜上了出席台。展柜上蒙着一块紫红色的丝绒布,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

“好,现在让我们看一看,这一件宝贝的真面目!”主持人说着,朝着礼仪小姐一抬手。

礼仪小姐把丝绒布揭开,强烈的灯光打在玻璃展柜上,展柜里一只青瓷美人瓶静若处子,散发着青玉般的光晕。

“这是北宋天禧年间的汝窑制品。宋瓷在古董之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而这件青瓷美人瓶乃是名家手笔,大家请看大屏幕——”主持人手里的遥控器一点,大屏幕上出现了有关这件瓷器的视频简介。

趁着这个机会,何依依小声对明景昕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你是去找人吧?”明景昕一下就猜到了何依依的心思。

“放心,我不会轻举妄动。”何依依按了按明景昕的手,弯着腰悄然走向通道。

明景昕想跟出去,但又怕两个人离开目标太大,就立刻通知了守在外面的何必。

何依依一出来就看见何必守在门口,遂无奈地皱了皱眉头。

“老板,无论在什么时候,你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何必小声说。

“还用你说?我比任何人都惜命。”何依依扫了何必一眼,对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去走廊的那一边守着。而她自己则朝着另一端走去。

霍秉琛在致开场词之后就回到了休息室,今晚他是稳坐钓鱼台的那个,只需要坐收巨额资金,然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手机响,霍秉琛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有接的意思。

铃声一直响到自动挂断。但很快又响起来。

何依依在隔着一个房间的洗手间里,这手机铃声听得很清楚。

“喂,你究竟有什么事?”霍秉琛不耐烦地声音听起来有些吓人。

何依依惊喜的是,他居然开了免提。

“霍先生,李蕾的事情怕是瞒不住了……”竟然是周涵的声音。

“慌什么?再说了,有什么好瞒的?她偷渡处境的事情,警方早晚都会查到的。这事儿跟你也没有关系。”

“霍先生的意思是?”周涵的声音满满的都是疑惑。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霍秉琛说完就挂了电话。

何依依心里十分纳闷,霍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秉琛说李蕾偷渡处境?那么,那天去机场的人又是谁呢?

还没来得及想太多,何依依又听见霍秉琛说话。他应该是给谁打电话,这次没开免提,语气也很缓和,且说的是意大利语:“好,事情办妥了就行。你在哪儿……好,那等我回去咱们一起共进晚餐……好的,再见。”

这个电话挂掉之后,霍秉琛的休息室就一直沉默着。

何依依也不敢出来太久,没等到其他动静就悄悄地回去了。

此时,竞拍大厅里已经上了第二件拍品,是一把半新不旧的折扇。折扇上画着一簇桃花,年岁依旧,桃花依然艳丽无比,栩栩如生。

明景昕见何依依回来,暗暗地松了口气,一把抓住她的手。

因说话比方便,何依依就用手机给明景昕用微信打字聊天,把在外面听见霍秉琛打电话的内容跟他说了一遍。

明景昕听了之后很是疑惑:既然李蕾要偷渡,那为什么还要去机场虚晃一枪?这一招是冲着谁耍的呢?

这也是何依依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两个人低头打字聊天的时候,那一把旧折扇已经从五万起价,叫到了二十万。

“二十二万。”云少勍举起了牌子。

何依依循声望过去,见云少勍端正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的风轻云淡。

“怎么了?”明景昕小声问。

“不就是元代的一把折扇嘛,又不是名家手笔,云少勍干嘛要买?”

“管他呢。”明景昕对旁人的事情懒得费心。

能被邀请来这个拍卖会的都是不差钱的人,云少勍放下牌子后,立刻有人加价,一把扇子陆续加到了二十八万。

“三十万。”云少勍再一次举牌。

这一次没有人着急跟他争。

主持人连续询问三次,锤子敲下,这把元代的折扇落在了云少勍的手里。

一片掌声之后,第三件拍品被推了上来。

何依依跟明景昕一直保持沉默,这让等待时机的叶青眉很着急。

知道第六件拍品被买走,主持人宣布中场休息二十分钟,请大家出去吃点东西或者喝点什么。

何依依打了个哈欠,说:“真无聊。”

“走吧,出去透透气。”明景昕起身,把西装的扣子扣上。

何依依懒懒的应了一声也跟着站起来,还没走几步就被叶青眉拦住了。

“没钱还来这里?”叶青眉的唇角挂着挑衅的冷笑。

“呵呵。”何依依懒得跟这样的人说话,抬手推开她就往外走。

“啊——”叶青眉忽然尖叫一声,一把抓住明景昕就往地上倒去。

出于本能,明景昕一把抓住叶青眉的手腕,让她免于倒地。

然而叶青眉要的就是这个,她迅速保住明景昕的手臂,娇声控诉:“明哥哥,她推我!”

明景昕用力挣脱开叶青眉的手,皱眉说:“叶青眉,你别没事找事。”

叶青眉跟牛皮糖一样继续保住明景昕的手臂撒娇:“明哥哥,你凶我干嘛?!难道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吗?”

“叶青眉,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你给我放开手!”明景昕脸色铁青,心中愤怒的火山已经在爆发的边沿。

何依依抱着双臂冷艳看着叶青眉缠着明景昕不放手,随后听见了轻微的声响,寻声看去,见几个媒体记者手里的镜头正对着这边。

“景昕。”何依依叫了一声,在明景昕抬头的时候忽然上前,踮起脚尖捧起他的脸,准确的稳住他的唇。

“……”明景昕傻了。

“……”叶青眉也傻了。

站在不远处安排偷拍准备发帖子宣告明景昕跟叶青眉恋情的孙凌也傻了。

这特么什么情况?!

孙凌气得跺脚,然后招呼媒体记者们:“别拍了!都别拍了!”

然而,没有人听孙凌的招呼,毕竟这样劲爆的新闻可比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绯闻有价值多了。

何依依等周围的人们拍够了才放开明

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无删减完整版*

景昕,然后扭头对着叶青眉笑:“叶小姐,看得过瘾吗?”

“你……你无耻!”叶青眉气得直哆嗦。

何依依冷笑道:“那也比你扯着别人的男朋友不撒手强。”

“什么别人的男朋友?明哥哥是我的意中人!我从小就喜欢他!”叶青眉气急败坏,已经顾不得别的了。

有好事的记者已经上前来,不怕死的询问:“明先生,请问您跟伊殿是什么关系?”

明景昕揽着何依依的腰反问:“你刚才不是已经拍到了吗?当众亲吻的除了恋人还能是什么关系?”

“请问你们是要借此公开恋情吗?你们的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明景昕刚要回答却被何依依抢了先:“就刚刚,我看见这位叶小姐拉扯着景昕不松手,就觉得很生气,或者说是我吃醋了,我忽然发现我原来是喜欢他的,他在我心里不仅仅是哥哥。所以我不能让他跟别的姑娘谈恋爱。就这样。”

何依依的这段话很快被人发到了网上,并以最快的速度引发了一场网络风暴。

网友们都疯了!

明景昕的唯粉们开始骂何依依不要脸,当然叶青眉也没被放过。

伊殿媛子们则表示要力挺他们的小殿下到底,因为敢爱敢恨是一件多么骄傲的事情。

当然还有很多伊昕伊依CP粉们则喜大普奔,普天同庆,甚至很多人买了烟花去郊区燃放,庆祝他们磕的CP终于在一起了。

对于这件事情,杜悦跟贾莹莹早就做了无数次的危机公关,到现在,那些方案终于可以用上了,杜悦反而松了一口气。

贾莹莹也没跟往常一样抓狂,而是冷静的安排公关部把早就准备好的通稿略微修改后发出去,随后,把那些软文也在各大平台,社交账号等陆续发出。

各种通稿都把何依依塑造成一个敢爱敢恨的好姑娘,随后花钱买的水军也把节奏带起来。

作为搅起千层浪的何依依,此时却完全没有把网上的评论放在心上。

因为拍卖会的下半场一开始的那件拍品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这是一幅写实油画,画的内容是一个美丽的姑娘。

这姑娘上半身**着,细腻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性感的锁骨,修长的脖颈以及那一头漂亮的黑发,以及娇嫩的红唇,翘挺的鼻子和迷离的眼神,每一个细节都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盖在画上的丝绒布揭开的刹那,现场死一样的沉寂。

随后,不只是谁感慨了一声:“好美!”所有人都跟着感叹这幅画的美好。

而何依依则觉得脊背生凉。

“怎么了?”明景昕察觉到何依依的不对劲儿,关切的问了一句。

何依依皱眉说:“这幅画让我好难受,你有没有觉得它透着一股诡异?”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对于苏黎的拔刀相助,何依依心里很是感激。对明景昕说:“我得去看看苏黎姐。”

“人家夫妻两个人在一起呢,你去算怎么回事儿?等会儿再说吧。现在拍卖还没开始,你先吃点东西。”明景昕带着何依依穿过人群,直奔放满各种餐品的长桌。

何依依也的确是有些饿了,而且满桌子的食物也让人充满食欲。

她直接拿了个盘子把自己喜欢的挑了一盘子,然后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坐下来慢慢吃。

“哟,这不是何总吗?”一个穿着宝蓝色礼服的女子惊讶地看着大快朵颐的何依依,“你这是怎么了?多少天没吃饭了?”

何依依从容淡定的把一块烤肉咽下去,方抬眼扫了女子一眼,冷笑道:“孙凌,你也来凑热闹?”

“何总都来了,我能不来吗?”孙凌在何依依对面坐了下来。

明景昕去给何依依拿果汁回来就看见孙凌坐在何依依买年前,于是走过去把果汁递到何依依手里,扭头说:“孙总,那是我的位置,劳驾你让一下。”

孙凌看了一眼面前的餐盘,歉意地笑了笑:“原来明总也是来吃东西的。”

“孙总不吃东西可以去那边逛逛,打扰别人就太不礼貌了。”明景昕等孙俪起身,直接拎起一把椅子把她坐过的换掉,依旧坐在何依依的对面。

这样被嫌弃,是个女人都受不了。孙凌脸色铁青,皱眉问:“明总,过分了吧?”

“抱歉,我有洁癖。”明惊喜说着,把面前的水杯和餐品也推到了一旁。

“这个给你。”何依依把自己盘子里的一块香煎鳕鱼送到明景昕面前。

明景昕直接欠身,张嘴把鱼肉咬进嘴里。

看着这两个人这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样子,孙凌暗暗地咬着后槽牙——这特么的是有洁癖的样子?!

但是孙凌就算是站在旁边不走,那两个人也依旧没给她一个眼神,互相喂食,喂得欢实着呢。

孙凌心里有气,忽然拿出手机打开相机,笑道:“二位,身为公众人物,不介意我拍个照吧?”

何依依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优雅地站起来朝着孙凌笑了笑,然后忽然出手夺过她的手机,手指用力,手机屏幕就出现了裂痕。

孙凌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抱歉,孙总。回头我让人给你送一部新手机。这个不能用了,先放我这里吧。”何依依说着,把手机交给了身后的何必。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孙凌气急败坏地质问。

“怎么,孙总对我的赔偿不满意吗?那么你想要什么样的赔偿?”何依依心平气和地问。

“何依依,算你狠!”孙凌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

明景昕把盘子里的食物吃完,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起身说:“云夫人的脚也不知怎么样了,我们去看看她。”

“好。”何依依笑了笑,对孙凌点了点头,“孙总,失陪一下。”

看着两个人相携离去的背影,孙凌低头啐了一口:“呸!老娘早晚要你好看。”

“孙总,碰了一鼻子灰?”叶青眉把一杯香槟递到孙凌面前。

换了衣服回来的叶青眉只来得及看见何依依跟孙凌不欢而散,对前面发生的事情并不了解。但这并不妨碍她放低姿态,跟孙凌联手。

“叶大小姐?”对于叶青眉的示好,孙凌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客气,叫我青眉就好了。”叶青眉举着手里的酒杯跟孙凌碰了一下,“刚才你们怎么了?”

“别提了!”孙凌想起自己的手机就生气,“一对狗男女!”

叶青眉立刻拉长了脸:“孙总?你讨厌何依依尽管骂她,但我明哥哥没欺负你吧?”

孙凌立刻就明白了叶青眉的意思,小姑娘家家的迷恋明景昕那样的男人在正常不过了,于是她忙改了口:“叶小姐说的是,主要是我看那明景昕在姓何的面前一副做小伏低的样子就来气嘛。”

“哼!”叶青眉更来气,她仰头把酒喝完,愤愤的说:“都是何依依那个贱人!她用尽了办法勾引我明哥哥!”

“谁说不是呢!那小贱人长了一副狐媚样子,最擅长的就是勾引男人。”孙凌穿着得体,画着精致的妆容,却说着最恶毒的话。

“所以,你们刚才发生了什么?”叶青眉又问。

“我本来说把他们俩的照片拍下来发到网上去,反正他们是公众人物,被人拍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那个何依依居然弄坏了我的手机!”

“她居然敢这样?!”叶青眉听闻这事儿简直觉得惊喜,“那不给她曝出去!艺人敢毁坏别人的手机,这可是洗不掉的黑料!”

“不过,手机被她拿走了,我没有证据……”孙凌无奈地叹气。

叶青眉气结:“……简直愚蠢。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连个证据都没有呢?”

“我哪儿想到她手那么快啊。”

“行了,这事儿就不用说了。”叶青眉摆摆手,本来她也没指望孙凌能干成什么事儿,“他们人呢?怎么不见了?”

“说是去休息室看云夫人了。”

“云夫……苏黎那个贱人?”叶青眉一想起苏黎就要气得蹦起来。

“应该是吧。”孙凌一直做珠宝翡翠的生意,对龙都世家的夫人还算熟悉。

“哼!这些贱人都是一丘之貉!”叶青眉又拿了一杯酒,生气的喝下去。

“叶小姐,少喝点。与其在这里干生气,不如仔细商量一下,怎么对付他们。”

叶青眉不经意的扭头,看见有媒体记者看着摄像机从宴会厅的边沿走过,心思一动,想到一个主意,于是凑到孙凌耳边,小声耳语了一阵。

“这样能行吗?他们感情很好,可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

“呸!什么感情,我就不信明哥哥为了何依依这个贱人去挑战整个叶家。”叶青眉咬牙说。

“这话有道理。不过咱们得好好地安排一下,不能有什么错漏。”孙凌跟何依依交过手,知道这个看似单纯善良花瓶似的姑娘其实是个白切黑,不是善茬儿。

“好,拍卖会还有十几分钟开始,我们去那边商量一下。”叶青眉指了指角落处的桌椅。

孙凌又顺手拿了两杯酒陪着叶青眉走了过去。

·

贵宾休息室里不同于外面的喧嚣,轻缓的音乐,明亮的灯光,以及茶几上散发着香味的紫百合,都散发着幽静典雅的气息。

苏黎正舒服的靠在沙发里,抱着盘子吃东西。何依依坐在她身边,偶尔从她盘子里抢点吃的。

明景昕跟云少勍则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低声的商量一些商业合作的事情。

四个人凑在一起像是老朋友闲来聚会,画面特别的友好和谐。

何依依终于吃饱喝足,看了一眼苏黎怀里的空盘子,说:“时间差不多了。”

“那我们走吧,既然来了,总要露个面。”明景昕对云少勍说。

“老婆,你的脚怎么样?”云少勍含笑问苏黎,即便是做戏,他也有责任陪着老婆大人把戏做足了。

“唔,药膏很管用,我已经不怎么疼了。”苏黎笑道。

“可以走路了?”云少琼又问。

“还差一个你给我的吻。”苏黎娇笑着。

“如你所愿。”云少勍走到苏黎身边,俯身吻她。

何依依夸张地捂住眼睛,哀嚎着:“人家还未成年!你们别太过分了!”

“走了,不要闪瞎人家的钛合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金狗眼。”明景昕一把揽住何依依的肩膀,开门离去。

·

拍卖会按时开场。

何依依跟明景昕穿过一排排的座位,找到摆着自己名牌的位置入座。

云少勍的位置在另一侧,跟明景昕他们

女人的活太好男的离不开 无删减完整版*

离得有点远。不过没关系,何依依凭借自己超人的听力,在他们二人一进来就知道了。

大厅里的灯光忽然一暗,一缕聚光灯把主持席照亮。

这次拍卖会的主持人是特别邀请的龙都卫视主持人楚阳。楚阳的颜值不是龙都卫视的巅峰,但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开场词极有气势又有趣味。

“……好,接下来我们有请这次慈善活动的发起人霍秉琛先生讲话!”楚阳说完,带头鼓掌。

一身黑色礼服的霍秉琛昂首挺胸的上场。

何依依看见这个人就忍不住悄悄地抓住了明景昕的手。

明景昕用力的回握了他一下,悄声说:“你看他的领结有些歪了。”

“嗯?”何依依心想不可能啊,这种场合怎么可能有衣衫不整的事件呢?她忙眯起眼睛仔细看霍秉琛的领结,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儿歪了,于是扭头看明景昕。

明景昕老神在在的靠在椅背上,似乎神游天外。

“你骗我!”何依依压着嗓子,推了名某人一把。

“还紧张吗?”明景昕悄声问。

“……”好像真的不紧张了。何依依默默地坐直了身子。

“……再一次感谢诸位能够光临这次的拍卖会,我们为大家准备了十二件珍品,希望等会儿大家不要手下留情,且各有所得!我代表基金会正式承诺,这次拍卖所得将全部用于公益事业!谢谢!”

随着霍秉琛鞠躬,大厅又爆出热烈的掌声。

喜欢全能大小姐火爆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