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火富贵靠七杀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顾锦里眯够了,睁开眼睛,起身去刷牙洗脸吃早饭……啧,老实说,哺乳期的饭菜是真难吃,让人一点食欲也没有。

好在吃完后,秦三郎给她拿了果子来。

盛夏,各种果子都很多,尤其是浆果,正是好吃的时候,顾锦里是美美的吃了一顿。

秦三郎则是跟她说起丛文山的事儿:“今早跟我提了,说有意小吉,想娶她为妻,保证不会纳妾,要是将

丙火富贵靠七杀 无删减完整版*

来做了糊涂事儿,即使官居高位也会立马辞官,再把所有产业给小吉和孩子们,自己分文不要,已经立下字据。”

他拿出一份字据,给顾锦里看。

顾锦里惊了:“丛文山还真是敢做。”

签名摁了手印,还找了钟宇做见证人,上面有钟宇的名字。

世家豪族要脸面,钟宇为了钟家面子,不可能偏帮丛文山,只会按照字据上写的做。

她收起字据,道:“这么有诚意,果然是惦记小吉许久了啊。”

小吉时常驾着马车在卫所里跑,是见过丛文山的,还见过很多次,小吉的马车陷进泥坑里,丛文山还帮她把马车抬出来过。

小吉回来后是激动的跟她说,新来的丛百户力气好大,能抬马车!

又说,丛百户帮了她,她不能小气,得谢谢人家,把一份炸木薯送给丛文山吃了。

后来,她又听小吉抱怨,说丛文山比她还贪吃,问她拿过好几回东西吃,她本来不想给的,可觉得他挺可怜的,就把吃食匀给他吃。

还问他:“是不是毒虫沟粮食不够,所以你吃不饱?”

丛文山说:“我是百户,能吃饱饭,可底下的小兵只能吃个八成饱,尤其是小石他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小子特别能吃,毒虫沟营地给的粮食根本填不饱他们的肚子,一个个饿得肚子疼,人都饿得没力气了,没法子训练,我只能把自己的吃食分给他们。”

当时小吉跟她说这些的时候,她就觉得有问题,果然,丛文山是在暗戳戳的跟小吉培养感情。

“既然他诚意十足,那我等会儿去找小吉,问问她的意思。”顾锦里也是个行动派,让杨桃给自己梳了个发髻后,穿上外出的衣服,拎上一个食盒,带着三庆去找小吉。

小吉这几年学了不少东西,不但会算账、管人、处理庶务、还会认药、做药,此刻正在药材库房帮忙整理这段时日耗费的药材数量。

看见顾锦里来了,很高兴,赶忙放下笔跑出来接人:“夫人,您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事儿找奴婢?”

顾锦里:“没事,就是剩了两个鸡腿,拿来给你吃,丙火富贵靠七杀免得留到你回去,会馊掉。天热,东西不经放。”

“夫人对我真好。”小吉很高兴,跟着顾锦里进屋,也不客气,把食盒打开后,拿起鸡腿就啃。

啃得正香的时候,听见顾锦里说:“小吉,有人喜欢你,托了秦小哥来向我提亲,说要娶你做媳妇。”

“咳咳咳!”小吉惊吓得噎住,猛咳起来。

顾锦里赶忙去拍她的背,给她顺气,再给她递了一碗水:“你怕什么,我说过,要是你们不愿意,不会随便把你们嫁掉。”

小吉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抬头问道:“真的?”

顾锦里点头:“真的……不过,那人跟你挺熟的,还帮过你,你还给过他东西吃,还嫌弃他吃得多,害得你饿肚子,你要不要听听看,他是谁?”

小吉愣住了,脸上烧起来……这还用问,一听就知道是那只死虫子!

顾锦里见她脸红了,知道有戏,坐下来,对她道:“我知道你怕变动,生怕成亲后要离开我身边,去过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可丛文山真的不错,对你很上心,嫁给他,你也不用离开长梁卫,可以一直跟着我。”

言罢,把丛文山写的字据拿出来,递给小吉:“你看看,他说了以后不纳妾,也不找其他女人,还会把所有银子都给你。”

小吉犹豫片刻,接过来看了。

看完后,气道:“他很精明,还抠门,怎么可能舍得把银子都给我,一定是写来骗人的!”

顾锦里笑了,问她:“难道他在你心里这么不堪?”

那肯定不是的。

顾锦里见她不说话,也不逼她,是道:“你慢慢想,他说了不急,可以等个三五年的。”

小吉惊了:“啥?他都多大了,还等个三五年,那他都得老了吧。”

顾锦里快笑死:“你还有脸说别人?你比我大,快十九了,再过个三五年,你也二十多,往三十岁奔了。”

小吉噎住了,突然发现,她真的要老了,呜呜呜。

“夫人,来了两位千户夫人,是第三道防线的,赶了好几天里才到,想见见夫人跟两位少爷。”二庆过来了,禀告道。

“好,我这就回去。”顾锦里没有多待,很快就回去了,招待两个迟到的夫人。

可小吉就苦了,得知丛文山喜欢她,还要娶她做媳妇后,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好不容易把账目弄好,可以回去陪夫人了,怎知走到半路,竟然有个傻子突然摔倒在她面前。

砰!

脸着地,只看见个背部,可她还是认出来了,是那只死虫子。

小吉很生气,心里骂着丛文山,加快脚步走着,可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痛呼:“啊,头,流血了……小吉姑娘,你身上可有金疮药?”

“没有!”小吉愤愤的道,继续走,可丛文山追了上来,当她看见丛文山真的流血后,惊了。

真流血了啊,不是骗人的。

她赶忙拿出一块布,倒了点随身携带的酒精后,摁在丛文山的头上。

丛文山笑了,低头看着这个脸蛋有些圆,眼睛也圆圆的姑娘,道:“小吉姑娘真仗义,多谢了。”

谢个屁!

“自己摁着。”小吉后退几步,瞅着他问:“你是故意的吧?”

她可不是傻子,很聪明的,死虫子摔在她面前,能不是故意的?

丛文山笑了,点头道:“算是吧,可我额头真的磕破了,这个做不了假。”

为了媳妇,磕破个头算什么?敲断腿都成。

小吉:“那是你活该!”

可丛文山突然来了一句:“你可知,季丰昨晚出事儿了。”

小吉一愣,觉得他这话是个陷阱,可她八卦啊,挣扎片刻后,最终抵不过八卦的心,问道:“他又怎么了?”

难道又被冷梅芳骗了?

丛文山跟他是兄弟,会不会也变得跟季丰一样傻?

又强调道:“我不是八卦,是因为他在咱们卫所里,我怕他又犯傻,会害了咱们卫所,所以多嘴问一句。”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丛文山自请到长梁卫已经快两年,本事跟为人都好,秦小哥很满意,与她说过要重用的,如果丛文山乐意,自然是让他娶长梁卫的姑娘最保险。

顾锦里也觉得丛文山是个值得托付的,不过:“小吉乐意才行,要是不乐意,婚事只能作罢。”

秦三郎点头:“嗯,听小鱼的。”

小鱼说过,不会强行给下人们配婚。

不过……丙火富贵靠七杀

顾锦里又笑道:“咱们是不是想得太过了?丛文山还没来提亲,咱们就一个劲的想着要不要答应了,万一人不来,岂不是打脸了?”

秦三郎笑:“放心,咱们不会丢脸的,以丛文山的聪明跟果决,一定知道这事儿已经被禀上来了,明天定会找我,亲自说这事儿。”

“呀呀~”正说着话,大狼叫了起来,等夫妻二人看向他的时候,还给了他们一个灿烂的笑脸,兴奋的叫着:“呀呀!”

顾锦里笑,故意问道:“老大,你叫什么呢?可是困了,困了就睡吧。”

大狼见娘亲没啥行动,急了,小脑袋拱着,小手挥舞着,要扯顾锦里的衣服。

顾锦里笑得欢快,故意揪着自己的衣服,不让他吃:“饿了,知道急了?”

大狼扒拉不开衣服,急哭了:“哇呜呜!”

秦三郎起身道:“不早了,我让陶嬷嬷把洪奶娘她们叫来,把两个小家伙抱走。”

“等等,我喂喂他,等他吃饱了再喊人。”顾锦里背过身去,掀起衣服,给孩子喂奶。

大狼吃到奶,终于不哭了。

秦三郎看见了,有些嫉妒,还很心疼,一手给顾锦里打着扇子,一手托着孩子的屁股,让她抱得轻松一些:“小鱼不用喂他们,有四个奶娘,他们饿不着,且他们吃奶太厉害,会伤到你。”

又加上一句:“我跟哥哥们小时候,娘也是不喂我们的,皆是奶娘喂养。”

贵妇都这样,而他想把小鱼养成贵妇,只享福,其他活计,不用做。

顾锦里道:“没事,我今天还没喂过他们,喂一回,正好。”

丙火富贵靠七杀 无删减完整版*

她的奶水是养不起两个孩子的,因此一般都是奶娘喂他们,她只是偶尔喂一顿。

可秦三郎见大狼吃得有些急,生怕他弄疼顾锦里,放下扇子,轻轻抚摸着他的小脑袋:“慢些,吃这么急,小心我揍你。”

顾锦里笑:“老大这样才好。”

秦三郎:“嗯,这小家伙,吃奶的时候跟二狼差不多。”

平时懒得很,连眼睛都不想睁。

等顾锦里喂完奶后,秦三郎出去喊人。

没多久,一直在隔壁厢房候着的虞嬷嬷就带着奶娘们过来了,把大狼跟呼呼大睡的二狼给抱走。

顾锦里追到门口,交代着:“还没把尿,等会儿记得给他们把尿。”

“诶,老奴知道,夫人放心吧。”虞嬷嬷满脸带笑的应着,自从有了两个孩子后,虞嬷嬷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天天都乐呵呵的,比二狼还爱笑。

虞嬷嬷她们走后,秦三郎等不及的抱住顾锦里,吻上她:“小鱼,我也饿了,喂我。”

靠!

顾锦里差点被他这羞耻话给整得夺门而逃,推着他道:“大热天的,你离我远点,唔~”

秦三郎轻轻咬了她一口,笑道:“今天有风,很凉爽……浴房那边还备着水,出汗了咱们可以去洗澡,很方便。”

预谋已久,必须吃掉,别想逃。

不过,他虽然急切,可待她温柔极了,顾锦里被亲得软绵绵的,不由自主地攀着他的身躯,回吻他。

秦三郎笑,因她的回吻心悸不已,呢喃着:“小鱼,我爱你,给我。”

“唔~”顾锦里生怕被人听见,不敢叫出声来。

秦三郎不答应,吻开的嘴巴,让她悦耳的声音溢出,安慰着她:“小鱼不怕,关窗的时候,她们就识趣的走远了。”

顾锦里脸色越发通红,气得咬他一口,结果惹得他越发激动,折腾了两回才罢休。

顾锦里白天招待女客们,又累了一场,是睡着了,什么时候被抱去洗澡的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睡得很舒服,舒服得连老二早上的嚎哭都没听到。

以至于她醒后,忘了一件事儿。

“小鱼醒了,饿了吧,过来吃早饭。”秦三郎出去了一趟,回来待了一会儿,见顾锦里醒了,是把早饭给她拿进里屋。

可顾锦里看见早饭,生气了:“为啥吃白粥跟青菜炖蛋?还没有酱油,味道还很淡,没放盐吗?拿点调味香料来撒上去,吃得有滋味点。”

秦三郎听得一愣,突然笑了起来。

顾锦里怒了:“我说正经的,你笑什么?”

秦三郎走过来,抱住她,问道:“小鱼是不是又忘记了?”

“忘记什么?”顾锦里抬头看他,一脸的迷惑不解。

这懵懵的模样很是可爱,秦三郎忍不住低头,吻了她一口,被顾锦里给推开:“我到底忘记什么了?你倒是……”

砰一声,顾锦里给自己的脑袋来了一拳。

秦三郎赶忙抓住她的手,给她揉了揉被砸的脑袋:“不能砸脑袋,要砸砸我的。”

打坏了怎么办?

顾锦里道:“可我这脑子不行啊,又忘记自己生娃了,还在喂奶,不能吃太重口的东西。”

秦三郎道:“戴大夫跟木通叔说,能恢复,小鱼不要着急。”

且小鱼忘事儿的时候,很可爱,他喜欢极了。

顾锦里叹气:“嗯,我知道,也只能慢慢恢复了。”

又起两个孩子:“他们在做什么?怎么没听见哭声?”

秦三郎道:“奶娘们带着他们去散步了。”

这个点,是两个小家伙出来晒太阳的时候。

又道:“今天还有不少客人会来,咱们可能还要见客。”

各个卫所相距太远,牧县那边,府城那边,甚至兴安府那边都有客人会过来,有路上耽误了的,算错时日的,就会等到今天,甚至明后天才能到。

总之这两天他们还有得忙。

“嗯,这是没办法的事儿。”顾锦里点头说着,张开手臂,抱住他的腰,趴在他怀里,打着哈欠道:“我先眯一会儿,等会儿再起来。”

秦三郎爱极她这样赖在自己怀里的慵懒模样,是轻轻抚着她的头发,道:“好像小猫。”

顾锦里呲牙:“是狼!”

秦三郎笑:“好,我们小鱼是狼,凶巴巴的母狼,嘶!”被顾锦里给掐了一把。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