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还以为你真的不怕死呢!就你这又臭又硬的脾气,弱鸡一般的战力,能活到今日简直是个奇迹。”

“求主上…饶命!”

“主上?本大人的奴仆,必须得懂事、听话、守规矩,而且永世不得背叛,你确定要认我为主?”

“确…定。”

凌九霄厉喝道:“但有违反,轻则残,重则死!”

“小…小兽绝不敢…违反!”

这道意念传出,狴犴再也支撑不住,直接痛晕过去。生命流逝的声音,清晰可闻。

……

大功告成!

凌九霄强忍激动,瞧一眼兀自在一旁瑟瑟发抖的白泽:“给它疗伤恢复!”

尔后,自顾自地开炉炼丹。

白泽顿时转惊为喜:“多谢主上!”

说完,迫不及待地用祥瑞之气笼罩狴犴全身。

这一次,它绝对用尽了全力。

它知道,自家大哥的老命不但保住了,而且还跟自已一样成了主人的坐骑。

如非如此,主人断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炼丹。

一个时辰后。

白泽浑身大汗淋漓地瘫坐于地。

它虽然精疲力竭,但却是如释重负。

大哥抢救回来了!

接下来,就看主人的了。

白泽虽然使尽了浑身解数,但仍然只是勉强让狴犴流逝的生机变得缓慢而已。

别说治愈了,连让其苏醒都做不到。

就是心跳,也是弱不可闻。

很显然,狴犴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狴犴,伤的实在太重了!

恢复?

更不可能。

……

白泽求助的目光看过来时,凌九霄刚好完成两炉丹药的炼制:一炉增元丹,一炉破壁丹。

没错,他并未炼制伤灵丹。

以他如今所拥有的精湛医术,救治一个被自已亲手致残的凶兽,根本无须伤灵丹,罡气疏导、银针疏通、汤药内服、膏药外敷…就已足够。

炼制丹药,是为了帮助狴犴突破境界。

它既然已经臣服,当然是越强大越好。

……

凌九霄把手一招,狴犴那庞大的身躯直接缓缓飞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大石板上。

这块大石板,就是狴犴的病床。

之前由于濒死,并不敢移动丝毫,是以这张特殊的病床并未派上用场。

把脉、翻眼皮、听心跳…

一番操作之后,凌九霄立即着手医治。

仅仅完成罡气疏导和银针疏通两个步骤,狴犴原本微弱的心跳,已是变得极为有力。

白泽喜极而泣:大哥的老命这回真的保住了!

直到此时,它才知道兽王大哥的生命,原来也可以如此脆弱;才知道主人的医术,竟然如此通神。

看似简单的罡气疏导和银针疏通,竟然比它引以为傲的祥瑞之气还要来得厉害。

其实,白泽有些妄自菲薄了。

祥瑞之气,可起死回生。

没有它的先期治疗,凌九霄的治疗效果断不会如此明显。白泽所不知道的是,它的狴犴大哥之所以受伤如此严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这个祥瑞圣兽的存在。

如果没有白泽的祥瑞之气可依仗,凌九霄断不敢下如此死手。

……

经过罡气疏导和银针疏通治疗后,狴犴被震散的内腑和堵塞的筋脉,已是恢复得七七八八。

此刻,已是悠悠醒转。

刚睁眼时,双目还是茫然无神,脑海中仍然盘旋着昏死前的念头:我要死了吗?我真的要死了吗?

感受到身体的痛楚之后,则是产生了另一个念头:痛死我了!那小子哪是什么天使大人?明明就是魔鬼!太可怕了,咱再也不敢违逆他了!

当慢慢转动的眼珠看到负手肃立的凌九霄时,狴犴顿时吓得亡魂四冒——自已竟然躺着?在这尊杀神面前,哪有自已安睡的余地?

大骇之下,就欲起身拜见。

然而,几欲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反而让刚刚闭合的伤口再次血崩。

连移动身躯都不可能,谈何起身施礼?

……

“不想死,就安静地躺着。”

凌九霄的语气很是淡然,但听在狴犴的耳中,却宛如晴天霹雳,哪敢妄动丝毫?

言毕,凌九霄十指连点,快不可见。

片刻之间,不但止住了血崩的伤口,甚至还大大减轻了狴犴的痛苦。

狴犴略一感受,只觉得身体竟然轻盈了不少。

忍不住开口问道:“感谢主人为我治伤!小兽心中的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我的伤势并未减轻多少啊?怎么感觉身体竟然变得轻快了许多?”

凌九霄淡然道:“目前,我只是治愈了你的旧伤。”

狴犴大喜:“啊?我的旧作竟然治愈了?难怪…感谢主人,主人真是好手段!”

无怪狴犴会如此失态。

它可不是什么官二代,能够成为兽王,那都是靠自已一拳一脚打下来的江山。

争斗最激烈时,几乎每天都在战斗。

如此密集且极为凶残的战斗,受伤自然在所难免。

久而久之,落下了一身的暗伤。

白泽的祥瑞之气虽有治疗功能,但并非擅长。它的主要功能,是帮助尽快恢复消耗的战力。

而暗伤,是狴犴再难获得突破晋阶的原因所在。

因为太多的暗伤,会影响修炼进度。严重者,甚至还会掉落境界。

同时,暗伤也是狴犴不时发动兽潮的原因所在。

不如此,它保不住自已的王位。

因为暗伤让它再难获得晋阶,是以决不能让其它异兽迅速成长。而除了它和白泽之外,能在兽潮中全身而退的异兽,几乎没有。

即便有少数实力强横的幸运者安然无恙,也会被尾随于后的狴犴暴打成疾。

一个好整以暇的跟随,一个疲于奔命。

战斗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

凌九霄淡淡地道:“身为兽王,当是轻易不会出手才对,你为何有这许多旧伤?”

狴犴:“这些旧伤,九成是占山为王之时所留。”

凌九霄好奇地道:“你出身如此高贵,还需要自已亲自打江山?不是该子承父业么?”

狴犴黯然一叹:“我之族类,父母都只将孩子养大成年,尔后就会被赶出家门,自谋出路。”

凌九霄微微一笑:“跟狮群幼年雄狮倒是一样。”

狴犴:“主人说的是。”

凌九霄:“那你余下的一成旧伤是如何形成的?”

狴犴:“回禀主人,我另外一成旧伤镇压胆敢反抗的异兽所致。”

凌九霄:“对了,你为何会发动兽潮?死的可都是你的臣民呐,难道是你杀戮成性的本性使然?”

狴犴:“不得已而为之!”

凌九霄:“怎么个不得已?”

狴犴:“我旧伤太多,再难突破晋阶。如果不发动兽潮,部分强大的异兽很快就能超越我。到得那时,我不但会失去王位,还会丢掉性命。”

凌九霄:“原来如此!”

唯恐主人嫌弃自已杀心太重,狴犴忙道:“其实在二弟的潜移默化之下,我的杀戮之心早就磨灭得差不多了。”

凌九霄:“杀戮,并不见得不好。”

狴犴:“主上高见!”

凌九霄:“杀戮只是达成目的手段而已!有时候,以杀止杀才能获得长久和平。比如你这片区域,如果你不是通过杀戮当上了兽王,那此地将会成为混乱之地。”

狴犴:“主上说的是!”

凌九霄:“本天使的手段之中,就有杀伐之道!”

狴犴:“难怪刚才主上的杀气如此恐怖,原来竟是掌握了杀伐之道,小兽佩服得紧。杀伐之道正是小兽主修之道,可却一直未能破其门而入。”

当然,还有一句它不敢说。

那就是“难怪主上如此凶残!”

……

凌九霄感叹道:“远古凶兽果然不凡响!尚未踏入道之规则门槛呢,战力就已达到小至尊大圆满。如此天赋,人族远远不如啊!”

狴犴:“主上过誉了!四肢简单的兽族,终究不如头脑发达的人族。如果小兽的头脑及得上主人万一,也不至于把自已搞得满身旧伤。”

凌九霄:“兽王看似风光无限,其实也是如履薄冰。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此话果然不假。”

狴犴:“感谢主人理解!我的想法是,既然本王已经无法晋阶了,那么大家都一起原地踏步吧。谁敢木秀于林,我的大巴掌必然狠狠摧之!”

凌九霄赞许点头:“此策,不失为上上之选。”

一番长谈之后,狴犴终于长松一口气。

它生怕主上嫌弃自已杀心太重,从而不愿收为坐骑。那样,它的处境将会变得异常凶险。

既然主上自已都感悟了杀伐之道,那就说明他也是一位好战嗜杀的主。

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

“你知道本天使为何不给你治疗新伤么?”

“小兽愚钝!”

“因为,刚刚形成的新伤,在境界提升后,会自动痊愈。如此,本天使还费什么劲?”

狴犴闻之一怔:“主人的意思是,我也可以获得晋阶?可是,我现在动弹都难,又怎能晋阶?”

凌九霄随手一挥,数十粒丹药飘浮在狴犴眼前。

“吃了这些丹药,自然能够晋阶。”

狴犴见之大喜。

身虽不能动,头却是连连后磕:“感谢主人恩赐!”

之前白泽只是服用两枚丹药,境界就连升三级,它眼前可是有数十枚之多,哪还不得连晋七级八级?

……

然而,狴犴却是想多了。

白泽的境界能够连升三级,除了两枚丹药之外,还有凌九霄亲自出手助它吸纳天地灵气的因素在内。

而且,两枚丹药之中,可是有一枚仙级丹的存在。

一百枚皇级丹的药效,也未必有一枚仙级丹给力。

更何况,白泽的旧伤远远少于狴犴,更无新伤。

如果白泽也是战斗类型的异兽,绝不可能仅仅提升三个境界。

……

在凌九霄的指导下,狴犴先是服食增元丹。

等气息逐渐强大,并提升到了顶点之后再服食破壁丹获得晋阶…如是反复,两个时辰后已是将所有丹药消耗一空,而它的境界也停留在了小至尊大圆满。

提升幅度之大,并不逊于白泽。

其之所以获得连续晋阶,凌九霄炼制的高品质丹药是主要因素。大战脱力和旧伤恢复,也是重要因素。

或许,这就机缘。

在狴犴稳固境界的间隙,凌九霄完成了汤药熬制。

汤药内服、膏药外敷…

这是凌九霄为狴犴量身定制的后续治疗方式。

……

一个时辰后,狴犴重又变得生龙活虎。

对凌九霄感观,已是从恨到极致变成敬到极致。

恨之深,敬之切。

不但把自已从濒临死亡的边沿救回,还在短短三个时辰内让自已的战力连升三级…

如此手段,简直匪夷所思!

其间,白泽虽也有过出手救治,但它的能力只不过是吊命而已,也就是治标不治本。

获得新生的狴犴,忠诚度甚至要远远超过白泽。

[标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签:p标签]而这,正是凌九霄所追求的效果。

彻底收服二兽,凌九霄此行才算是真正大功告成!

……

凌九霄对二兽的态度,差别为何如此之大?

当然是因为它们的脾性。

其实,在听到二兽的对话后,凌九霄就迅速制定出了‘各个击破’的驯服之策。

此策非常具有针对性,共三步——

第一步,恩威并举,拿下白泽。

相对而言,生性温厚的白泽,比狴犴容易驯服。

在凌九霄看来,先施展强有力手段震慑,再假借天使大人之威震服,最后给出诸多好处收买…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当是能够拿下白泽。

毕竟,它也不想助纣为虐,继续做狴犴的帮凶。

毕竟,像它这样的祥瑞圣兽,本就不该偏居一隅。

事实证明,凌九霄的策略毫无问题。并未费太多劲,就一波流带走了白泽。

策略正确,往往会事半功倍。

……

第二步,重拳出击,打服狴犴。

拿下白泽之后,各个击破的策略已然奏效。

离开了白泽,狴犴不说寸步难行吧,恐怕再难在这片区域称王称霸。

跟温和的白泽不同。

身为远古凶兽的狴犴,生性残暴,好战嗜杀。

要想收服此类桀骜不驯的异兽,威逼、利诱、施恩都不会有太大效果,唯有拳头才是最强武器。

必须把其狠狠地踩在脚下,才能让其彻底服气。

不服?

直接打服!

它凶残,你比它更凶残。

它好战,你比它更好战。

它骨头硬,你拳头比它骨头硬。

喜欢一笑风云变请大家收藏:

目睹这一切的狴犴,心中惊涛骇浪,翻滚不休。

强!

这小子实在太强了!

不但肉身强横,妖孽的战斗手段更是层出不穷。仅仅这些倒也罢了,毕竟是天使大人。

没点手段,怎能代表上苍赏善罚恶?

可是,他的炼丹水平竟也如此之高?

他的医术竟也如此通神?

天呐,我都招惹了什么样的妖孽啊!

此番小命休矣。

原以为这片天地我就是主宰,没想到…

果然是天外有天呐!

唉,悔不听二弟之言。

……

白泽的气息在节节攀升。

小至尊、小至尊初期…

直到晋阶小至尊小成境方才缓缓停止。

就在它准备起身时,却见凌九霄递过一枚皇级增元丹:“吃掉它,继续运功!”

言罢,立即以大手罩住其头。

一个硕大的灵气漩涡瞬间出现,天地间的灵气顿时蜂拥而至,源源不断地进入白泽体内。

白泽心头狂喜,当即领命而为。

出乎凌九霄意料的是,在增元丹和自已的相助下,白泽竟然仍未能晋阶小至尊大成境。

神兽晋阶,恁地艰难!

嗯,就差了那么一小丢丢。

……

白泽暗中叹息——

如此绝佳的晋阶小至尊大成境的机会,竟然被自已给白白浪费了!

唉,都怪自已底蕴不深。

不过,已经非常满意了!

如果不是天使大人相助,咱连晋阶小至尊都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呢。现在一举晋阶到了小至尊小成境,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战力等级,已经跟大哥持平了啊!

兽,不能太贪了。

……

然而,白泽的失望未免来得太早了些。

凌九霄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哪肯接受失败?在他眼里

各位怀孕梦见生女儿准不准 无删减全文,

,就没有丹药解决不了的事。

一枚不行,那就两枚…

不过,鉴于白泽只差一丝就能晋阶的现状,凌九霄并未再使用皇级增元丹,而是煞有介事地拿出一张四方桌,并迅速摆了五枚世界果和两坛药王酒。

“喝酒吃果,保证让你再晋一级!”

“这…这竟然是世界果?”

“你倒是识货。”

凌九霄说完,径直拍开一坛酒,张嘴就喝。

“果然是世界果!”

今日的一切,早已数次雷翻白泽。

战力强横、医术了得、会炼制仙级丹、能助人快速吸收天地灵气…这些也就罢了,毕竟他是天使大人。

可是,竟然还有世所罕见的世界果?

而且,还有五枚之多?还都给了自已?

天呐,咱何德何能,敢承受天使大人如此大恩?无有回报,唯有以身相许…

嗯,我不介意成为他的坐骑!

……

闻到药王酒扑鼻的香气,白泽再次惊噫出声:“天使大人所喝的是什么酒?竟恁地香醇!”

“此酒由本大人亲自酿造,名为药王酒。”

“药王酒?好贴切的名字。如果小兽没有猜错,此酒至少蕴含三十种珍贵药材!”

作为救死扶伤的祥瑞之兽,白泽对药材并不陌生。

凌九霄诧异地看了白泽一眼:“确切地说,是三十四种!你对药材颇有研究?”

“谈不上有研究,略知一二罢了。”

凌九霄将另一坛药王酒往白泽跟前一推:“喝掉此酒,吃掉那五枚世界果,定能再度晋升一个小境界。”

“谢谢天使大人恩赐!”

不出凌九霄所料,一坛药王酒、五枚世界果下肚后,白泽果然晋阶小至尊大成境。

已是超越了狴犴这个小至尊小成境。

……

短短一个时辰,白泽的战力竟连晋三个大等级!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白泽岂敢相信?

目睹全过程的狴犴,更是直接颠覆了三观——

战力晋阶还能这么弄?

长见识了!

这个可恶的小子莫非真是天使大人?

多半如此!

不然,哪有如此逆天手段?

肉身强横度不逊本王,吸收天地灵力声势浩大,能炼丹仙级丹,医术出神入化,随身携带着世界果,闻着就醺醺欲醉的药王酒竟由他亲自酿造…

更过分的是,这家伙拥有的规则之力竟然多达十数种,其中更是领悟了空间规则。

更关键的是,此子还异常年轻。

上苍之使,果然非同凡响!

我冲撞了天使大人,也不知他会如何处置。不过,老命当是能保住。

因为战斗之前,他只说给我一个教训。

所以,必不会灭我。

唉,做兽确实还是低调些的好。

一惯低调的二弟,这次就捞到了天大好处。

羡慕嫉妒恨啊!

别的倒也罢了,那药王酒真是喜煞人。

如能喝上一坛,死也心甘。

……

凌九霄只顾与白泽谈笑风生。

恩威并施,口才绝佳,加上礼贤下士,盏茶时间之后硬是活生生地将白泽收归麾下。

见白泽对凌九霄口称主人,狴犴大急:“二弟,你怎么能抛下大哥不管呢?离开了你,我恐怕活不长啊!不行,你不能走!”

“聒噪!”

凌九霄头也不回的反手一指点出。

‘噗!’

重伤难行的狴犴,哪里避让得开?

顿时肩头洞穿,血溅如注。

狴犴一面踉跄后退,一面恶狠狠地看向凌九霄:“你…你别太过分了!”

凌九霄仰天大笑:“过分?

你肆意杀戮诸兽,我只是轻描淡写地教训你一番,这也叫过分?

小白愿意追随于我,你却强加阻止。

到底谁过分?

你们不过各怀心思的结义兄弟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干涉它的选择?你有什么资格阻止它走向康庄大道?

它是你的谁?

你是它的谁?

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真惹恼了我,分分钟让你灰飞烟灭!”

……

见主人发怒,白泽连忙软语相劝。

甚至还主动施展体内罡气,为凌九霄恢复罡气。

凌九霄被白泽施展出的一道白气笼罩之后,但觉神灵空明,全身肌肉、血脉急速蠕动,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骤然加快。

不过短短数十息,已是恢复如初。

好似之前并未有过大战消耗一般。

凌九霄大笑道:“祥瑞圣兽,名不虚传!”

……

见素来与自已形影不离的好二弟白泽,并未像以往那样迅速救治自已,反而屁颠屁颠地去助凌九霄恢复,狴犴顿时气得一口老血喷出。

脾气火爆的它,再也忍耐不住。

非但不感激白泽替它求情,反而向它怒吼道:“请你搞清楚,到底谁才是遭受重创的那一个?到底谁才是与你同甘共苦的好兄弟?

有奶便是娘?

没想到貌似实诚的你,竟然如此不堪!

以往你的表现说明,你并非背信弃义之辈啊?

为何今日表现如此反常?

人家助你连升三级,确实应该心存感激。

但也不能见利忘义吧。

药王酒的诱惑力就那么大吗?”

……

凌九霄确实有警告在先。

狴犴也确实不想就此死去。

但哀莫大于心死。

心都死了,还在乎凌九霄的威胁?

大不了身心一起死亡。

它内心非常清楚,没有白泽的辅助,自已绝难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生存。

飞扬跋扈的它,得罪的异兽实在太多了。

单挑,确实无兽能敌。

但能够愉快地群殴取胜,谁会跟你傻乎乎的单挑?

……

白泽被责,面红耳赤,嚅嚅难言。

狴犴的责备没错,它确实理亏,确实有些见利忘义,确实有违当初结义的誓言。

“嗯?还敢嘴硬?”

凌九霄一声冷喝,反手一掌甩出,直接将狴犴打得翻腾而起,重重摔在数丈之外。

‘哇!’

狴犴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眼中的怒火,几将变成实质。

若非实在刚不过,它早就将凌九霄撕成碎片了。

……

白泽心下焦急。

一边是自已的结义大哥,一边是自已刚认的主人,现在冲突如此剧烈,它可谓左右为难。

帮大哥,会得罪主人不说,还毫无用处。

它非常清楚,集兄弟俩之力,也根本不是天使大人对手。就算它出手相助,也不过是徒添一缕亡魂而已。

对大哥不管不顾,实在又良心难安。

思绪电转之下,白泽突地灵光一闪——

何不劝说大哥也投入主人麾下?

如此一来,非但完美地解决了他们之间的冲突,咱兄弟俩仍能继续呆在一起。

而且,还解决了大哥的诸多后顾之忧。

大哥的后顾之忧主要有两个:

其一,无法单独应对兽群的围杀。

追随主人而去,兽群的围杀自然不复存在。

其二,修炼瓶颈难以打破。

有主人相助,大哥打破修炼瓶颈自是轻而易举。

……

大哥的老命都要不保了,想来不会拒绝效力于主人。不过也难说,它的脑袋可是一根筋啊!

还有,不知主人是否愿意?

还是先说服大哥吧。

不然主人答应了,大哥却不愿意,咱好兽做不成也就罢了,大哥怕是当场就得惨死。

想来主人也是愿意收留大哥的。

不然,他费那么大劲教训大哥干嘛?

人族,都想有一只强大威猛的凶兽为坐骑。

既显得高大上,还能兼顾保镖一职呐。

如果主人不接纳大哥,那咱就苦苦相求。嗯,跪拜打滚各种求,直到他答应为止。

……

付罢,白泽径直走向狴犴。

不过,它并未助其治疗恢复。未征得主人同意前,白泽哪敢擅自出手相助?

真那样做了,不是跟主人对着干吗?

“大哥,你这是何苦呢?你怎么能跟天使大人对着较劲呢?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你看我,安然无恙不说,战力还连升三级。”

“哼!”

“大哥不是很难突破修炼瓶颈么?不是很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么?只要归服了天使大人,这些都不是事。”

“???”

“如果大哥一意孤行,就算天使大人饶你一命,恐怕在弟弟我离开之后,你也很难逃得过兽群的报复,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呐。”

“……”

“认天使大人为主,好处多多:性命无虞,有很大机率突破瓶颈,我兄弟俩仍能朝夕相处,有美酒可品,还能纵横于更广阔的天地。”

听到这里,狴犴不由看了凌九霄一眼。

眼中虽然凶光仍盛,但却是多了一缕期盼。

……

见大哥有所意动,白泽立即趁热打铁:“最关键的是,天使大人还很年轻!二十余岁就已如此厉害,前途无可限量啊!跟着这样的主人,是我们前生修来的福气,大哥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狴犴咽下一口唾液,声音嘶哑地道:“要想我归服也不是不可以,我要喝你们刚才喝的那种酒。而且,必须要喝个够。”

白泽两眼一亮:“大哥果然懂酒!那酒真…”

话未说完,却被凌九霄的冷笑所打断:“就你这不知好歹的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蛋,还想喝药王酒?”

狴犴两眼发红:“你…”

凌九霄随手一指,狴犴顿时浑身麻痒无比。

冷喝道:“你什么你!本大人奉命对你实施天谴,只为惩戒,并无杀你之心。可你却一再挑衅本天使,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狴犴东抓西挠,眼中凶光更盛。

瞧其模样,恨不得一口吞掉凌九霄。

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

它此时连站立都难,哪里还能发动什么攻势?

……

白泽连忙向凌九霄软语相求。

然而,凌九霄根本不鸟它,直接双拳齐出,对放无抵抗之力的狴犴展开了惨无人道的殴打。

拳拳着肉。

虽说并未用上内力,但凌九霄的拳头何其坚硬?

每一拳都是‘通通’作响,每一拳落下都会带起一团血雾…

直蹂躏了半个时辰之久,凌九霄方才收手。

此时的狴犴,全身上下再无一寸完好肌肤,血肉模糊,骨骼不知断了多少根,整个身躯都泡在血水之中…

简直惨不忍睹。

如果不是鼻孔还有微弱的吸气之声,白泽还以为自家大哥已经被天使大人活活打死。

这一幕,直看得白泽心惊肉跳,冷汗淋漓。

哪里还敢劝解?

主人,太狠了!

我就纳闷了,主人儒雅俊郎的外表下,怎会隐藏着一颗如此狠辣凶残的心?

……

奄奄一息的狴犴,终于低下了骄傲的头颅。

原本的满眼凶光,如今也变成了无声的乞求。

它,被凌九霄彻底打服了。

“服不服?”

凌九霄冷冷地看着狴犴:“不服,本天使还可以继续。看到底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服…服了!”

狴犴已经无法开口说话,就连意念也很微弱。

喜欢一笑风云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