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纳兰荣锦嫌弃的看了眼,“就是长寿山出世的那个宝贝,人家要它

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他不跟人家走,我不要它,它追着我跑,不要都不行,跟黏糕一样。”

再次被嫌弃的“黏糕”动了一下,它怎么就这么不招主人待见呢。一定是主人还没见识到它的本事,它自我安慰着。

云廷道,“还没契约吧?”

“没呢,师父说契约它需要纹刻师协助才行,我想等我自己成为真正的纹刻师以后,再契约它。”

不是不信任师父,而是这样的纹刻机会不多,她想留着自己练手。亲身感受应该更能体会到纹刻的精髓。更何况,契约时只有主动权都掌控在自己手里,遇到什么变化才能做出最适合的决定。

“是个好东西。”云廷确定了这东西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宝物后道。

只是他有些不解,这宝物怎么流落到这里来的。

同时也感慨外甥女的招宝体质,这样的宝物居然追着她跑不要都不行。好像从小她就很容易得到宝物,去寻找灵气充裕的宝贝,每次只要是给她找的,都很顺利,她要是亲自出手就没有空手回来的时候。

你想想,在他眼里可以用贫瘠来形容的大陆,寻到宝物多不容易啊,这么些年几乎所有拥有灵气的宝贝都被他和姐姐姐夫给找没了。即便是这样,这丫头出来,还有这样的绝世宝贝追着跑。

“师父说它是上古鸿蒙时期的宝贝,只有拥有鸿蒙气息的人才能让它认主,应该是我的空间里有鸿蒙气息,所以它才追着我跑,师父说想要知道它什么宝物要等它认主之后,师父不知道我有空间,空间里有鸿蒙气息,将来师父要去那里的,我不想给师父增加隐形的风险,所以我准备自己契约它。”

纳兰荣锦这么说一是解释为何不让苗衍庸帮助她契约,二是告诉舅舅她就知道这些关于这个宝贝的信息,舅舅要是知道的能说就说说,不能说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契约之后她也就知道了。

云廷看着聪慧的外甥女笑了,“小锦儿做的对,那里是卧虎盘龙的地方,你师父在这里是无人敢动的强者,到那里在修炼人中虽然不是最底层的,但是也渺小的很,不过给他一些时间,他会再次成长成那里的强者。”

他没说的是,在那里成长的机会随时都会被人抹杀,想要成长起来很不容易。她的未雨绸缪的确能给苗衍庸减少一些危险。

不知道的信息你无法泄露出去,就不会给他自己招来祸患,知道的信息,你再谨慎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纳兰荣锦纳闷舅舅的话,师父都多大年纪了,有多少时间让他再次成为那里的强者,唉,看来还要自己努力,争取早些去那里,成为强者保护师父来的实际一些。

只是这些她没说出口,有些事去做就好,不用让人知道。

“这东西舅舅就不多说了,等你契约了之后就会知道它有多强大了,不过,契约时,一定要用主仆契约。”云廷笑着道。

这东西虽然契约的条件很苛刻,但是在自家小锦儿这里简直太容易,想到这东西的强大,为了避免麻烦,契约必然要用主仆契约,否则万一有什么事,小锦儿压服不住它可不行。

“黏糕”本来见云廷对它的实力评价这么高,心里还有些欢喜,但是听到这句话,它不开心了。这人很讨厌,它本来还想让主人用平等契约呢,他这样一说,完了,主人本来就讨厌自己,这回自己想讲条件的机会都没有了。

纳兰荣锦认可的点了下头,“听舅舅的,要是它不听话,我就把它扔了,我又不稀罕它。”

黏糕彻底的蔫了,你舅舅都说了我的本事很大的,你怎么还这么嫌弃我呢,动不动的就要扔了我,难道真的如人类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说的,主动送上门的都不会被珍惜?

可是没办法,谁让这么漫长的岁月里,它只遇到一个能成为它主人的人呢,受着吧,它绝对是这世上最憋屈的宝贝了。

关于“黏糕”的话题就到这儿了,云廷看着远处的山峦道,“山里都有什么?”

“我还没去看过,小赫去看过了,不过我可以感受到很浓郁的灵气,里面应该有不少珍稀的药材。”说到这儿,纳兰荣锦眼睛忽然一亮,不是要给珍娘找药材吗,自己的空间里也许有呢。

守着宝藏却费力的谋算江家的药材,这笨的也够可以了。

“舅舅,你需要什么药材不?”纳兰荣锦问道,要是舅舅需要就一起找出来好了。

云廷摇摇头道,“舅舅不需要,但是你外公需要一样药材,几十年了,都没找到过。”

“什么药材?”纳兰荣锦听云廷这样说,就知道外公还在世,但是外公需要的药材这么难找,必然是身体有很严重的隐患。

“降龙草。”云廷道。

“名字挺霸气啊,长什么样?”纳兰荣锦从这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外公的身体恐怕比她想的还要糟糕。

云廷拿出一张图样来,纳兰荣锦一看就知道这图样有很多年了,舅舅随身带着,必然是随时都给外公寻找这药草。她也明白了,爹娘这么多年带着她和弟弟游历,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给外公寻找降龙草。

家人身体都不好,真是痛苦又折磨人的事,爹娘好可怜啊。

“走,我们去看看,说不定我这里有呢。”纳兰荣锦拉着云廷的衣袖,意念一动,两人就出现在深山里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这里是她的空间,她想去哪儿,只要意念一动就可以了,要不然这么远的山,他们到地方需要的时间也不短。

云廷不意外,他知道一些关于小世界的信息,在小世界里,主人是不受任何限制的。

不过,眼下他已经被这里的丰富的药草种类给惊呆了,这么多年,他的见识已经让他可以宠辱不惊了,可是眼前的情景还是让他淡定不了。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其他几人看着空空如也的空地道,“我看你是做梦看到的吧,要是早上有,那么大的房子还能飞了不成?”

“真有,那房子就是用竹子打造的,手工很精美,雕刻的图案都是我没见过的,估摸就是皇城里那些达官贵人家里的竹子家具也就这样了,只可惜房门锁了,我进不去,只能趴门缝看看,那门窗严实的里面什么也看不到,你们看,这里还有剩下的竹子呢。”那人走到一堆没用完已经处理好的竹子前道。

刚进空间里的纳兰荣锦看到外面的人,眉头一蹙,舅舅给她建造的竹屋被他们发现了?

刚才进来时,她怎么没看到门锁着?

定然是舅舅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以为门是被锁住的,她有些好奇舅舅到底有多强大的本事了。

云廷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的神识是在关注外面,语气轻松的对她道,“不用理会,他们离开这里后就会忘记这里看到的所有事,等下他们离开后,锦儿把剩下的处理好的竹子收进来就好。”

云廷虽然无法从空间里看到外面,但是他在进来之前已经感知到有人来这里了,所以在那里他之前做的手脚中又改动了一下。

纳兰荣锦看了眼围在剩下竹子那里研究的几人,点了下头,是该把痕迹都抹除掉。虽然空地无法处置,但是没有建造房屋的痕迹,以后来看到的人也就是怀疑是有人把竹子伐走了。

收回目光,看向她刚收进来的竹屋,不得不说,舅舅的眼光很不错,这竹屋放在空间里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就像是原本就属于这里一样。

“这四道门都是可以封死的,当时因为不知道你要怎么摆放,就留了四道门,你安置好后,把竹插插入其中,门就被封死了。”云廷走到一道门跟前,给她做了示范。

纳兰荣锦姐弟两个都很惊奇,纳兰荣赫感兴趣的接过舅舅手里的竹插,“姐,留下那个门,其余的我来帮你封上吧。”

纳兰荣锦笑看着兴致勃勃的弟弟,还第一次看到弟弟对什么如此感兴趣,便道,“行,留下这道门,其余的三道封上吧。”

她就说吗,虽然这样的房子很好看,也很方便,但是谁家的屋子留四个门,这在风水上可不好。

原来是有这个玄机。

纳兰荣赫乐颠颠的封门去了,这么精巧的机关,让他很感兴趣。

小小的竹插插进去后,四扇门里面就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四扇门就变成了一堵竹墙,纳兰荣赫用手推了推,纹丝不动,跟其他的墙没什么区别。

太精巧了!

他又跑去下一道门,直到把三道门都封死了回到留下的那个门口,眼睛里还闪着星光,对自家舅舅和姐姐说,“世上还有这样精巧的机关,我也想学。”

云廷和纳兰荣锦对视一眼,在刚才纳兰荣赫对这机关那么感兴趣的时候,

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

两人就都想到了,可以让他去学机关。

别小瞧了机关师,这屋子的机关还不算什么,真正的机关大师打造出来的机关,那可是能守能攻,不输于阵法大师的阵法。有些时候比阵法还要方便使用。

“小赫喜欢机关?”输了的要当对方一暑假的仆人云廷问道。

纳兰荣赫点头道,“喜欢,非常喜欢。”

“机关大师这个大陆没有水平高的,你先看看这个,要是能看,你就可以成为机关师了。”云廷手里出现一个泛黄的书籍,一看就是有年头的了。

“这是什么?”纳兰荣赫接过书籍一看,上面写着三个字“云机巧”,这三个字看着规规矩矩,但是看在纳兰荣赫的眼里却是曲折流动的。

“咦,这字怎么会动?”纳兰荣赫惊讶的道。

云廷眼睛一亮,“你看到字在动?”

“对啊,你们看,这么明显想不发现都难。”纳兰荣赫把书籍的封面对着两人道。

可是云廷和纳兰荣锦都没看出来上面的字在动。

云廷笑了,“看来,这古籍跟你有缘,你在机关上很有天赋。”

“这是机关术?”纳兰荣赫惊喜的道。

云廷点了下头,“这是云家祖上传下来的,不过云家已经好几代没有拥有机关天赋的人了。”

云廷心里有些感慨,云家最珍贵的两样传承,一个就是血脉之力,另一个就是这本云机巧,据说这里的机关术是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这也说明云家这个家族有多深厚的传承。

这两样传承居然都在外嫁女的子孙中找到了传承,难怪云家现在会流落到如此地步,云姓的传人都不争气啊!

纳兰荣赫可没想那么多,捧着云机巧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就翻看起来。

纳兰荣锦好奇的凑过去,想看看云家的机关术有什么特别之处,刚伸头过去,就被云廷一把给拽了回来,即便如此,她的眼睛也被一道光芒给刺了一下,要不是云廷手疾眼快,她的眼睛恐怕要受不轻的伤。

“别揉,闭上,等会儿就好了,你这丫头怎么这会儿傻了,这种传承古籍都是有缘人才能看,这本古籍本身就是一个机关,你我这样无缘的看了必然会受到攻击的。”云廷看着她用手去揉眼睛,立即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揉。

纳兰荣锦无语了,不让看就不让看,干嘛伤人啊?能看到这个古籍的必然都是有云家血脉的人,这样对后人,太不厚道了。

不过不管云家先祖厚不厚道,这实力还是让她认可的,这样的机关术,要是自家弟弟学透、学精,也是一个不错的自保本事。

“舅舅,我带你看看我的空间吧。”好一会儿过去了,纳兰荣锦眼睛没事了后,睁开眼看了眼沉迷进机关术里的弟弟对云廷道。

“好。”云廷心情极好,双手背在身后,跟着纳兰荣锦一路走去,欣赏着外甥女的小世界。

看到那个巨大的石晶柱子嘴角一抽,幸好是在空间里,这要是在外面,恐怕会成为镇国之宝了。

独孤云倾那小子也真舍得。

当他看到贴在石晶柱子上的透明“黏糕”时,眸光一缩,“锦儿,那是什么?”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