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紫火运对喜金水的人*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张捕头话落,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齐英。

齐英嘴唇剧烈的抖动,嘴还没张开,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

宋三小看的心疼,上前一步将他护在身后,“张捕头,你什么意思?”

“宋三爷……”

张捕头客气着语气,实话实说,“从门口到灵堂距离不短,一般的人走个来回都需要半刻钟,来人却将齐夫人的尸体从棺材里搬出来运走,说明他是会武功的,如果不是仇家,又有谁闲着无事来偷盗齐夫人的尸体?”

“也、也许是……”

宋三小想要找个理由,可根本找不出来。

张捕头看了站在几人身后的宋宛月一眼,对宋三小道,“如果想要找回齐夫人的尸体,还得请齐姑娘说实话,否则我们无能为力。”

“我、我不知道……”

齐英悲痛欲绝的声音从宋三小身后传出来,说完这一句话,似乎是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人软软的瘫在了宋三小的身上。

“齐姑娘!”

宋三小大惊,转身扶住她,看她昏了过去,急忙弯腰抱起她,飞快的往齐英屋里跑,边跑边喊,“月儿,你快来帮齐姑娘看看。”

宋宛月朝着张捕头点了点头,跟了过去。

张捕头微微犹豫了一下,也抬脚跟了上去,两名衙役紧随其后。

等他们一走,宋奶奶扶着了身边的刘翠兰,撑着不让自己跌坐在地上,抖着声音,

“老、老头子……”

宋老爷子腿也有些发软,昨夜只有老三一人陪着齐英,如果对方不是来偷尸体的……

宋三小把齐英放在床上,回头,急切的道,“月儿,你快点!”

宋宛月走过去,手指搭在齐英脉搏上,人确实昏了过去,她松开手,“三叔不必着急,齐姐姐是伤心过度,很快就会醒来的。”

宋三小还是不放心,“你再仔细号号脉。”

宋宛月没理会他,转身往外走,“三叔,你跟我出来!”

宋三小帮齐英脱了鞋,扯过一边的薄被给齐英盖上,又仔细的给她掖好了被角,才出来。

张捕头带着两名衙役站在院中。

宋宛月问,“张捕头,你确定是有武功的人把尸体盗走的?”

张捕头肯定的点头。

宋宛月转身问宋三小,“三叔,你听到了吗?”

“什、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如果昨夜的人不是来偷盗尸体的,而是来杀人的,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宋三小的脸瞬间白了。

“宋姑娘说的不错……”,张捕头附和,“我查看了一下四周,来人武功应该很高,幸亏当时宋三爷没在灵堂前,否则……”

宋三小脸色更白了。

“所以,等一会儿齐姑娘醒了,还请宋三爷帮咱们好好问问,我们也好尽快找回齐夫人的尸体。”

宋三小脑中嗡嗡响,嘴唇动了几动,想要说

九紫火运对喜金水的人*

什么,最终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转身,机械的往屋里走。

看他进了屋,张捕头压低了声音,“宋姑娘,能否进一步说话?”

宋宛月随他来到院外。

“大人让我问问宋姑娘,上面是如何处置他的?”

自从宋宛月进京告御状后,县太爷就寝食难安,每日都在提心吊胆的等着对他的处置,可这么多天过去,皇上惩罚了三皇子,并责令三皇子赔付给宋宛月一百万两银子,宋宛月和宋思又把这些银子捐给兵部的事都传回来了,却始终没有对他的旨意,县太爷担心的连水都喝不下去,人眼可见的消瘦。

刚才听到宋树去报案,得知宋宛月回来了,立刻派了张捕头过来,吩咐他找个机会询问一下,不管是什么处置他都受了,别在这么吊着,他快要崩溃了。

宋宛月挑眉,“张捕头,这话你不应该问我吧?”

张捕头作揖,“宋姑娘,不瞒您说,别说是大人,我和这帮兄弟们也都每日提心吊胆的,您就给我们透露个消息,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有个结果就行。”

“我确实不知道。”

张捕头失望至极。

“不过……”

张捕头顿时又灼灼的看向她,

“既然没有旨意,那就是好事。”

张捕头不明白。

身后的衙役却有一个反应过来,悄悄扯了扯他的衣服。

张捕头他

“头,宋姑娘的意思是我们都没事。”

张捕头一愣,瞬间转过头来看宋宛月,激动的都结巴了,“宋、宋姑娘,是、是这个意思吗?”

“您说呢?”

张捕头顿时喜笑颜开,这几日压在心头的石头一下九紫火运对喜金水的人搬开了,只觉得整个人轻松无力,再次给宋宛月作揖,“多谢宋姑娘,多谢宋姑娘。”

天知道,这几日衙门里人是怎么熬过来的,尤其是大人,师爷和他三人,时时刻刻处在掉脑袋的恐惧中,这下好了,脑袋不用掉了。

吩咐其中的一名衙役,“快,去告诉大人这个好消息。”

衙役飞快的朝门口跑去。

屋内。

宋三小坐在床边,颤抖着伸出手抚摸齐英的脸。

昨夜他幸好送了齐英回来,否则……

他不敢想下去,后怕的厉害。

齐英睫毛颤了颤。

宋三小感觉到,收回手,急切的看着她。

齐英缓缓睁开眼,嘴唇动了动,却没发出声音。

“你听我说……”,宋三小蹲在地上,抓住她的手,极力的稳住自己的声音,“你如果知道仇家是谁,就告诉我,送月儿回来的人是京城定国公府的,他们武功高强,我们可以请他们……”

齐英猛的坐起来,甩开他的手,“什么仇家?哪里有仇家?为什么你不肯相信我的话?”

“不是……”,宋三小急切的想要解释,齐英却没有给他机会,掀开被子下床,一把推开他,鞋都没穿,疯了似的往外跑。

宋三小被她推倒在地,慌忙爬起来追出去

齐英跑到张捕头面前,发疯了一般往外推他,“走,你们都走,我不需要你们,我自己去找我娘的尸体。”

“齐姑娘!”

宋三小跑过来抱住她。

齐英低头一口咬在他的手上。

宋三小吃痛,手松了松,齐英挣脱开他,越过灵堂,跑到门口,驱赶看热闹的人,“走,你们都走!”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夜深人静。

几条黑影从宋家宅院里跃出,直奔威远镖局。

镖局内,寂静无声。

灵堂,齐英在默默烧纸。

宋三小已经劝了好几次,让她回去休息,齐英一直摇头,固执的守在棺材前。

跪了好几日,宋三小的膝盖都跪肿了,挪动一下都疼的厉害,他悄悄的揉了揉,走到齐英身边蹲下,“我来吧九紫火运对喜金水的人,你去坐着休息一会儿。”

齐英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依然固执的烧纸。

宋三小摸了摸鼻子,偷偷看她一眼,“你是不是生气了?”

齐英没回答。

宋三小有些慌,“我、我家里人没、没别的意……”

“这几日多谢你了”,齐英低低的开口,嗓音嘶哑的让宋三小心疼,“你还是把孝衣脱下来吧,明日我自己送我娘。”

“你、你什么意思?”

齐英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流眼泪。

宋三小更慌了,急切的解释,“我家人真的没别的意思,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给他们说,以后不让他们再提半个字。”

齐英的眼泪一颗颗掉在地上。

宋三小觉得是砸在自己心里,砸的他心里很疼,他猛然起身往外走,“我去让月儿过来给你道歉!”

“你回来!”

齐英嘶哑着喊他。

宋三小脚步没停。

齐英起身追上来,一把拽住他,这些时日压抑的痛苦在这一瞬间全都爆发出来,“她没错,是我的错,我应该自己料理我娘的后事,也不应该让你过来,更不应该麻烦你的家人,给你们带来麻烦!”

宋三小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个样子,吓得愣怔在原地。

齐英去扒他身上的孝衣。

宋三小回过神,急忙挣脱开她后退了几步,“我不去找月儿了,你先别激动。”

齐英仿若没听到他的话,疯了一般冲到他面前,撕扯他身上的孝衣。

宋三小阻挡,可他哪里阻挡的住,齐英几下就把孝衣撕烂,狠狠地扯下来扔在地上,推搡他,“你走,你走!”

宋三小被推搡的踉踉跄跄,他怕伤了齐英,他只好默默忍受,“齐姑娘,你听我说,我……”

“你走,走啊!”

齐英声嘶力竭,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宋三小的心都要碎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你冷静点儿,听我说。”

齐英挣扎,撕打。

宋三小不躲不避。

直到齐英打累了,身体瘫软下去,他才松开手,将她慢慢的放在地上,看着她的眼睛,强硬的对她说,“既然你第一日默许我穿了孝衣,就默许了和我的亲事,你想反悔,不行!我告诉你,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这辈子我非你不娶。”

齐英的拳头一下下落在他的身上。

宋三小任由她打。

齐英打不下去了,趴在他的肩头嚎啕大哭起来。

等她哭累了,宋三小弯腰抱起她,送回她屋里去。

镖局内静下来,萧峥带人跃上墙头,查看了一番后,跃到地上后,直奔灵堂,打开棺盖,把齐夫人的尸身从里面拎出来,交给护卫,护卫迅速的用布裹住,扛在肩上。

萧峥把棺材盖恢复成原样,一行人很快离开。

宋三小回来,拨了拨棺材前桌案上的烛心,继续烧纸。他后半夜熬不住了,趴在棺材边睡了过去。

翌日,天色刚亮。

宋老爷子爬起身,他和宋奶奶都是一晚上没睡,头上的白发又多了许多根。

“齐家的事确实透着蹊跷,但老三和齐姑娘的亲事是早就订好的,我们不能这时候反悔。”

宋奶奶愁的也是这个,他们宋家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户,却是讲情讲义的人家,齐英刚遭了这样的大难,他们若是不同意她和老三的亲事,显得太没人情味了,也会被人从后面戳脊梁骨的。

“走一步算一步的,反正他们三年以后才能成亲,也许这三年,齐姑娘改变了主意了呢?”

也只能是这样想了。

宋奶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要是早知道齐家会遭遇这样的事,当初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同意让老三和齐英定亲。

……

旭日高升。

镖局门前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听着齐英的哭声从里面传出来,议论纷纷。

宋家人一行人过来,众人让开一条路,宋家人进去,后面跟着十几名壮汉,这些都是棺材铺的人,是宋老爷子雇来帮着往外抬棺的,在这以前,要先把棺材盖订好。

一行人进了灵堂。

齐英哭的更大声了。

宋老爷子挥手,有两个壮汉手中拿着木锤子走到棺材两边。

“咦!”

其中一人突然发出一声,众人看过去。

那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往下低了低头。

“怎么了?”

宋老爷子问。

壮汉抬头,不可置信,“棺材里好像什么也没有。”

众人脸色一变。

齐英更是迅速起身,看到棺材盖竟然歪斜了,心里一颤,用力推开,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齐英眼前一黑。

宋家人更是大惊失色。

雇来的壮汉们则是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

宋三小扑到棺材边,看到里面什么也没有,脑中嗡的一声,“二哥,快去报官!”

宋树拔腿往外跑。

看到他惊慌的样子,外面看热闹的人涌到了门口,踮着脚朝里看。

齐英已经瘫在了地上。

没人扶她。

宋奶奶和刘翠兰也吓懵了,站着一动不动。

张捕头带着人很快过来,把灵堂内外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什么也没发现。

“昨夜是谁守灵?”

“我。”

宋三小上前,哆嗦着声音,“我、我一直守在灵前,没有离开过。”

“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没有。”

“这就奇怪了……”

[标签

九紫火运对喜金水的人*

:p标签]张捕头围着棺材又转了一圈,上好的楠木棺材,棺盖很重,推一下都费劲,不可能往外搬尸体的时候不弄出动静。

“离开过。”

齐英身体靠在棺材上,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他送我回的房。”

“对、对、对……”

宋三小也想起来了。

“多久?”

“不到半刻钟。”

张捕头看门口到灵堂的距离,不到半刻钟进来,然后把尸体搬出去,一般人没有这么好的身手,除非……

“齐姑娘,威远镖局是不是有什么仇人?”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