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异性做仆人作文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找人这种事,郑伍成也不是没有做过,但是这次让他会为之一滞的是,这委托人给的钱太多了。

能提供康馨线索的给五千元,能找到康馨的给一万元。

而且,寻找康馨过程中的花销还给报销……

这条件也太优厚了吧?

看起来也不难找,住在县城哪条街哪个巷子都写得一清二楚,郑伍成是本地人,几乎十天半个月就要经过县城的这条巷子。

没想到,这条巷子还能带着他发财?

郑伍成正高兴着呢,一抬眼看到蓝妹带着个穿着花哨的社会青年走进办公室。

蓝妹是郑伍成老婆的表妹,论关系,给异性做仆人作文是他的小姨子,此时看到蓝妹和社会青年在一起,郑伍成就挺不高兴的,脸上不带着笑,道:

“蓝妹,我听你姐说,你找了个高薪的工作,不是该上班了吗?怎么今天还有空闲逛?”

“姐夫,这是我公司的老板,叫梁斌,我带他来,是向你咨询一些法律上的事情,我这不是在工作吗?”

蓝妹赶紧介绍梁斌。

一听说是来做法律咨询的,而且花哨青年就是蓝妹的老板,郑伍成这才放缓了语气,道:

“原来是梁总,请坐。”

梁斌倒没有计较郑伍成方才的态度,坐定后,他便心急火燎地把花想月和自己的事说了一通。

“我这是流氓罪吗?如果她告我,我会不会去吃政府免费的花生米?”

梁斌最怕的就是这个。

“不会啦,蓝妹说得对,你当天就该报警,把可疑的食物拿去化验,何况,你还是香江身份,地方上肯定更重视这起案件。

只是可惜,现在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对方如果做了什么坏事,肯定早就销毁证据了。你这在内地叫仙人跳,梁总,你中招了!”

郑伍成分析得头头是道。

“那按内地的法律,我不算犯罪吧?毕竟,我和她做了那样的事。”

“时间这么久了,你们还出双入对,以谈恋爱的模式一起相处,她说你是强逼她的,也没有人相信啊。”郑伍成笑道,“梁总,你多虑了。”

“靠,我看他们家就欺负我不懂内地的法律,真是吃了大亏。”

梁斌挺窝火的。

玩骗了香江的梁二少,竟然被一个土著玩弄于手掌心。

而且想起这段时间以来,虽然他没有付出真心,却还要陪花想月上床……

此时,梁斌已经全然忘记了,和花想月在一起,他也挺快乐的,有一种“失身”的不甘心耻辱感。

“梁总,你如果和那姑娘处不来,就分手呗。没事的,别再听她瞎嚷嚷什么去报警。你请我做你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一年顾问费花个三千元,这些法律上的事,我给你包圆了。

这里的法官我都认识,马俊你知道不?本县最资深的法官,是我同学,对了,他女儿马丽还是蓝妹的朋友。

警方那里我也有好几个同学,有的都当了中队长了。”

为了业务

给异性做仆人作文_

,郑伍成吹嘘了起来。

“哟,马丽的爸爸都是法官啦?我小时候,他还只是个书记员呢,不能审案子,整天写材料。”

蓝妹插嘴道。

听起来,好象郑伍成真的和这边公门里的人很熟?

梁斌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郑伍成的执业执照是合法的,就挂在茶桌后面的墙上,一清二楚,再怎么样,他对内地的法律肯定比自己知道的多。

于是梁斌道:“行,咱们什么时候签个合同?你以后就是我们华侨商场的法律顾问了。”

郑伍成一听梁斌这么大方,不由乐开了花。

法律顾问其实就是一本万利,一般挂顾问的公司,平时只给他们负责咨询的业务,真要打官司,还是按流程,得另外收费抽点水。

虽然顾问费不高,但以后这家公司打官司什么的,肯定得找他呀,相当于给自己开辟了一个稳定的案源。

郑伍成看着小太妹一样的蓝妹也顺眼多了。

现如今,穿牛仔裤的姑娘,统统称为小太妹,不是小太妹,谁敢穿把屁股包得曲线毕露的裤子?

蓝妹一直爱穿牛仔裤,郑伍成经常让老婆多教育下表妹,可是老婆说,表妹自己父母都管不了,她一个表姐,能管得了吗?

不过,小太妹也有小太妹的处世之道,象这个梁斌,如果不是蓝妹嘴甜脸皮厚,不可能会有这项业务上门。

郑伍成赶紧道:“合同我这有现场的,梁总您只要签个名,过后让财务打款过来就行。”

“好。你把合同拿出来,我签了。”

梁斌爽快地道。

郑伍成的办公室离华侨商场只隔了一条街,如果有什么法律上的纠纷,主要是花想月来纠缠,他让郑伍成过来应付,郑伍成五分钟就能赶到。

郑伍成赶紧从抽屉里拿了一份打印得好的合同,自己先签了甲方,然后给梁斌签乙方。

梁斌也不傻,仔细看过合同,确定没有陷阱之后,才在合同上签了字。

才签完字,梁斌就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鼓鼓的钱包,然后数出三十张一百元的钞票,道:

“我这正好有钱,先付给你了。”

梁斌的钱包掏完这三千,至少还有六七千,看来他在身上随时揣了万把块。

蓝妹在边上看得直咋舌。

香江有钱人果然不一样,身上随时能掏出上万元,真是难以想象。

“合作愉快。放心,我不会白收你的钱的,我现在就去打听一下,那花家是何许人物,以便做好应对。”

郑伍成收了钱,拍着胸脯高兴地道。

“喏,这是她爸公司的地址,一直让我过去坐坐,我心里有气,不想去。”

梁斌写了一个地址给郑伍成。

“行,我就去探下水,你等我好消息。对了,梁总,如果能彻底解决这件事,你愿意多掏些钱吗?”

郑伍成道。他觉得没有钱办不成的事。

“当然想,只是我之前说要给她钱,她和家里人都不要,不要钱最麻烦了,愁死人了。真是狗皮膏药,拔也拔不掉。”

梁斌怂怂地说。

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能创业展拳脚,而且不受香江大哥的束缚,没想到却沾上了这等麻烦,梁斌烦死了。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疯女人,她在帮我疗伤,你想什么呢?”

梁斌也是受够了。

“不行,她不能牵你的手,你的手只有我能牵。”

花想月太阳穴上的血管“别别”地跳,一股浓重的醋意,冲击得她快丧失了理智,她的占有欲之强,超出了她自己的意料。

花想月上前一把拉开蓝妹,不让她握着梁斌的手。

花想月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于蓝妹都被扯到边上,背撞到了墙,让她发出一声闷哼。

“我虽然刚来公司,但没听人说梁总有女朋友,你再来捣乱,我就报警,把你扔了。”

蓝妹似乎被撞得不轻,脸都疼得扭曲了,梁斌正在担心,没想到蓝妹却立即出言反击花想月,听得梁斌一楞一楞的。

这也是个战斗力爆表的妹子!

“报警?你敢吗?你问梁斌他敢吗?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花想月火大了,不顾一切地嚷嚷。

“谁不知道啊?不就是睡了吗?他睡了你,你也不睡了他吗?有什么好说道的?你要不是心甘情愿的,他现在早去蹲大牢了。再说了,谁睡了谁还难说,看你这么泼辣,梁总这么斯文,指不定是你睡了人家呢?

而且,梁总这种金龟婿,怕是很多姑娘都想钓吧?梁总,你是上了她的当吧?”

蓝妹却是一脸不在乎地道。

此言一出,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梁斌和花想月的灵魂都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梁斌不由虎躯一震!

蓝妹说得没错,完全说出了他

给异性做仆人作文_

和花想月在一起那天晚上醒来后的心声!

当时由于不熟识内地的法律,再加上慌里慌张的,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哪怕心底有一丝丝不自在,也被当时的场面吓飞了。

现在回头细想,事情哪里都不对戏。

他只记得全身发热,然后就迷迷糊糊和花想月那啥了。

而花给异性做仆人作文想月也全程没有挣扎……

双方你情我愿,他最多就是道德有失,构不成啥犯罪吧?也没有达到吃政府免费花生米的程度吧?

梁斌一刹那间,竟然还有种委委屈屈的感觉。

他嘶哑着嗓门道:

“没错,花想月,我越想越不对劲,你的饭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是吃了晚饭后,突然就浑身不对劲的!”

花想月一楞,原本气势汹汹的她,就象被针扎了的皮球一样泄气了。

她强撑着道:“哪有什么问题?你吃干抹净还不认账,我回去告诉我爸妈,让他们来收拾你!”

花想月历炼还不够,被人戳中真相,立即就没有战斗力了,她“咻”地从卫生间跑开了,应该是跑回去找爸妈了。

看到这个疯婆子跑了,梁斌和蓝妹对望了一眼,二人不由地都松了口气。

蓝妹强撑着的身架立即软了,后怕地道:

“梁总,今天要不是为了高薪,我真怕了这个女人,她真的是你女朋友?”

言下之意,我好佩服你,你竟然敢和这种姑娘交往……

梁斌听出了蓝妹语气中的感觉,有些不自在,干咳一声道:

“这个,那个嘛,刚认识时她还好好的,谁知道现在会变成这样!”

“爱情让人疯狂!”蓝妹“啧啧”地道。

蓝妹是个社会人,这种社会习气,倒是很投梁斌的胃口,他来内地这么久,也没有几个真正能说得上话的人,这种事,说给男人听,又怕被男人笑话。

说给家里人听?

那是找死呢!

他憋闷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出口,于是便趁着冲凉水的时机,一股脑地把之前那段憋屈的经历说了出来。

“哈哈,梁总,你也太逗了,流氓罪?我看她是给你在饭菜里下药了吧?你当时要拿着那些饭菜去检验,然后告她,没准你还告赢了!”

蓝妹笑得前仰后俯的。

梁斌一听,脸上火辣辣的,他嗫嚅道:

“还能这么操作?当然,如果是在香江,我会反应过来,但是在这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结果,被她们家当成把柄捏着,郁闷。”

“到哪里不都得讲法律?现在时过境迁,她还能把你怎么着?你要是真的不喜欢她,就分手呗,趁着这次,要分就分彻底点。”

蓝妹现在和梁斌一起经历了这件事,也没有把他当老板看了,实在是这个老板最狼狈的一面被她看到了,和他说话,顿时有几分朋友的推心置腹。

“有道理,我手上的烫伤不能白挨了。”梁斌被蓝妹这一鼓励,胆气壮了起来,道,“反正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大不了赔她点钱,还想怎么样?”

“你的思路是不对的,梁总,不要老觉得欠她,我建议你这边也是可以请律师的,我们这也有律师,让律师来对付她。”

蓝妹是本地通。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看来我请你这个秘书完全值,试用期就不用了,马上转正式的,一会儿我和财务说一下。”

“那就谢谢梁总了。”蓝妹一听也乐了,道,“时间够了,可以不冲水了,你拿开试试,还疼吗?”

梁斌甩了甩手,见不疼了,手上也没有红肿,高兴得很,道:

“不疼了,也不肿了,你这招真灵。对了,今天的事不要外传,只能你一个人知道。”

“好的,我明白,保密。”

蓝妹觉得自己的老板挺好相处的,而且她能感觉到,梁斌就是把她当成哥们,这种感觉挺好的,总比那些动不动要占她便宜的臭男人好。

男人永远不会理解,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但凡不想结婚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对于一个她们也不想与之结婚的男人来说,他能把她当成哥们,是最能迅速获得她们友谊的方式。

蓝妹迅速帮梁斌介绍了一个本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叫郑伍成,郑伍成原来是小学教师,现在小学教师工资很低,所以就自学法律,参加律考,取得了律师资格证,算是本地第一茬出来做律师的人。

当律师的收入和当小学老师的收入明显不在一个档次,郑伍成迅速发福起来,168的身高,原本只有110斤左右,现在已经迅速增长到了150斤,但是增长的体重反而让他的人多了些“份量”,比原来的单薄之躯看起来可靠多了。

蓝妹和梁斌找到郑伍成时,他正对着一个委托的信函发呆,是一个香江的亲戚介绍的,让他帮忙寻找一个叫康馨的女人。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