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仙折腾人的症状*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第二百零八章局

林家院落。

十二月九号的阳光很好,虽然天气依旧冷冽,但暖暖的阳光晒在身上依然能够带来丝丝温暖。

林烨躺在藤椅上,轻轻摇晃着藤椅,晒着太阳给自己“杀菌”。

院落里,佣人们相继忙碌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偌大的林家别院只有林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闲人。

李管家备受站在林烨身后不远处,这个位置可以让他听不见林烨的呢喃声,听见林烨的吩咐声。

距离,是很重要的。

叮咚。

大门的铃声响起,闭眼晒太阳的林烨缓缓睁开眼睛。

一辆车子从外面行驶进来。

林烨认识这辆车。

车子停在别墅前,张石磊从驾驶座走了下来。

“磊叔。”林烨没有动,但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外面躺着不冷吗?”穿着羽绒服的张石磊走上台阶,在林烨身前站定问道。

“还好,晒晒太阳,杀杀菌。”

张石磊失笑着摇了摇头。

“进屋,我有事和你说。”

“好。”林烨双手按住扶手,轻轻用力,整个人便站了起来。

“张先生早安。”李管家微笑着朝张石磊点头。

“李管家早上好。”张石磊也是笑着和李管家打招呼,林烨家他不是第一次过来,和管理这里的李管家还是很熟悉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别墅里。

“里面多暖和。”张石磊搓了搓手,不用林烨招呼,自己就坐到了沙发上。

“喝什么?”林烨笑了笑,坐在沙发上问道。

“咖啡。”

佣人去一旁制作咖啡。

“饮品挺齐全的。”张石磊看着不远处能够清晰看到的厨房内饰说道。

林家的厨房很大,而且还是完全敞开的类别。做了很严密的无烟处理,倒是不太担心会有烟传到这里。

“雨琦喜欢喝饮料,知恩喜欢咖啡,我喜欢茶,索性都弄了。”林烨解释道。

“有钱真好啊。”张石磊感慨道。

林烨无奈的笑了笑。

“来找我什么事。”

“我老家是浙江温州的,有个子侄辈的小子跑到杭州发展了,这两年混的不太好,家里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想让我和你说说。”张石磊直接敞开了说,倒也没有有求于人的不好意思。

“想做什么?我的公司是丛林法则制度,没有能力我把他提上去,他也待不了多久。”林烨没什么感觉,托人办事太正常了。

“我知道,我一个朋友就在你那工作,天天给我吐槽竞争压力大。我一提换个公司,他就不说话了。臭小子,给的钱多还想竞争小。”张石磊笑着说道。

林烨笑了笑。

复苏的待遇放在国内都是最顶尖的,何况是资本横行的韩国。即使入乡随俗了一些,但本质上还是优于其他同行的。

又想高收入,又想竞争压力小,老板给你,你来当?

“我这个子侄现在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就给他一个入门资格,能做到哪里看他自己的本事。”张石磊也清楚,先不说林烨会不会愿意给他提到不低的位置,就算提了,以复苏每季度考察一次的制度,这小子绝对待不住。

入职三个月就能做出业绩的,那都是人才,正常人都做不到。

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

“这件事情有些麻烦。”林烨摇头说道。

张石磊愣了一下,麻烦?

“现在是十二月,校园冬招开始了。”林烨提醒道。

张石磊这回反应过来了。

同一期的人家都是各大名校的高材生,你突然进来算什么。

“那还是算了。”张石磊也不强求。

林烨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其实真想帮,他一句话的事情。只是,张石磊这个子侄他没有见过,他不会开这个先河,除非他真的有能力。

“不说这个了,你什么时候回国。”张石磊问道。

“一月初,怎么了?”

“你的飞机能飞台,湾吗?”

“能是能,但不能直飞。”林烨知道张石磊想干嘛,做他的便机飞回家。

可是,他的跨国航线只有北京飞首尔,其他的都没有申请。到了国内倒是有很多航线可以飞。

“那还是算了,蹭飞机是蹭不到了。”张石磊笑着说道。

“以后会有机会的。”林烨说道。

“对,来日方长嘛。”张石磊点了点头,“今天就到这吧,我先走了。”

“嗯,我送你。”

“坐着吧。”张石磊摆了摆手,“外面这么冷,送什么送。”

“走了。”

“路上慢点。”

林烨站在客厅,目送李管家送张石磊出门后,这才坐了下来。

“刚刚有人来了?”这时,楼上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林烨吵的抬头看了过去。

“你没走?”

“我去哪?”

十分钟后。

林烨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吃着早餐(?),完全素面朝天的李知恩,忍不住开口。

“你没有和雨琦一起离开?”

昨晚李知恩是和宋雨琦一起睡的,林烨也不知道她走没走,还以为和宋雨琦一起离开了。

没想到她一直都在楼上睡觉。

“我

蛇仙折腾人的症状*

又没有行程,离开去哪。”李知恩喝了口巧克力牛奶,一脸的满足。

“我还以为你早就走了呢。”林烨瞥了眼李知恩嘴唇上面的巧克力牛奶,抽出一张抽纸给她擦了擦嘴巴。

“今天白天没有行程,只有晚上有一个聚餐,估计要喝到天亮。”李知恩咬了口三明治说道。

“你们韩国人的聚餐文化真是无法理解。”

韩国人的聚餐是必喝酒的,而且不是一轮,是好几轮。

喝着喝着就通宵了。

林烨是无法理解这些,而诡异的是,这群家伙平均寿命却是世界第一。

当然,日韩的自,杀率也是世界前列。

“我也不太理解,但又改变不了大环境。”李知恩将最后一口三明治放到嘴巴里,说道。

“少喝点。”林烨叮嘱道。

“安啦,我现在傍上你林会长这颗大树后,我一口不喝也没人敢说什么。”李知恩笑呵呵的说道。

“听起来好像不错。”

“是挺不错的。”李知恩点头说道,“放心吧,是我们团队聚餐,大家不会喝太多的。”

林烨没问,但她该说的还是要说的。

一个有夫之妇晚上出去聚餐,和男亲报备一下聚餐的成员是有必要的。

再说了。

李知恩不说,林烨就不知道了吗。

“知道了。”林烨点头,由韩特和朴大叔在,李知恩想喝多他们也不会让她喝多的。

“刚刚阿加西来做什么?”李知恩双手握住巧克力牛奶杯子,热乎乎的巧克力牛奶暖手也是很棒的。

“给他大陆老家的子侄找工作被我拒绝了。”林烨简短的说道。

“真是冷面呢林会长。”李知恩笑着说道。

“我的公司又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林烨瞥了眼李知恩说道。

“也对。”李知恩赞成的点了点头,“所以林大会长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录制feat?都准备就绪,就差你了。”

“你明年才发歌呢,急什么。”

“可是你不录心里不踏实。”

“我还能跑了吗?”林烨无语的说道。

“那可说不定。”李知恩挑眉,笑着说道。

“那就不录了。”

“那可不行,你不给我录,我怎么回归。”李知恩一副非你不可的样子看的林烨眼角直抽。

“行了行了。”林烨摆了摆手,“我最近在忙着写歌,等过两天就给你录feat。”

“新歌?给谁写的?”李知恩一听写歌,登时来了精神。

“反正不是给你。”

李知恩瘪嘴。

“你到现在一首歌都没给过我!”

“你自己能写歌,给你做什么。”

看着林烨理所当然的表情,李知恩很是无语。

算了,装睡的人你又叫不醒。

“听说你要出现在大众眼前了?”李知恩换了个话题问道。

“嗯。”林烨点了点头,“先透露一点,不能一次性全放出来了。”

李知恩赞同的点了点头。

林烨的身份太多了,要给大众一个缓冲接受的时间。

“这一次放出的也不少。雨琦欧巴,cube会长,世界冠军。”

“下一次就是IU男亲了。”林烨忽的笑着说道。

“别。”谁知李知恩连忙抬手说道。

林烨疑惑的看着李知恩。

“你别公开我们的关系,我来。”

“有区别吗?”林烨疑惑的问道。

“当然有!”李知恩坚定的点了点头,“总之,公开的事情你就别管了,交给我就好。”

“行。”林烨也不在意,他公不公开无所谓,之所以要公开也是交往六年了,该给人家一个名分了。

但李知恩这样说了,他也没必要坚持。

李知恩见林烨答应了下来,松了口气。

她就怕林烨执意要公开。

现在各方平衡不假,但是已经打出了真火,要是冷不丁的爆出来这么一个消息,绝对会炸的。

当一个女人发飙,还是一个有手段的女人发飙,李知恩想想就很头疼。

现在是不能公开的,再有一段时间,再给她一段时间,等她的布局彻底完成,届时就可以彻底收网了。

想到这里,李知恩瞥了眼托着下巴发呆的林烨,嘴角轻扬。

这就是她最大的优势,也是她敢于放肆布局的底气。

“今年春节你和我一起回家吧。”林烨突然开口。

“回你家?”李知恩问道。

“嗯,到时候你和雨琦一起过来,我要提前回去,不能等你们。”林烨解释道。

“行。”李知恩点了点头,在林烨父母家过春节?想想还挺激动的。

“你爸妈喜欢什么,我要准备一下,总不能空手上门。”李知恩问道。

“我爸喜欢酒,你买一箱茅台就行了。我妈的话,不太清楚,你倒是问问雨琦,这丫头别看她大大咧咧的,这些事情她都知道。”林烨说道。

“好,我记住了。”李知恩点了点头。

到了北京再买也来得及,至于茅台酒,韩国卖的少,但也不是没有。

不过李知恩不打算在这里买,带不上飞机的。

她和宋雨琦不是坐林烨的私人飞机飞北京,一箱子白酒根本带不上去。

“我上楼了,换个衣服,有点儿冷。”李知恩喝了口巧克力牛奶说道。

只穿了一身睡衣的李知恩现在感受到了冷意。

虽然制暖一直没有关,但她穿的太少了,还是感到了冷意。

“嗯。”林烨点了点头,低头看着手机没看李知恩。

李知恩蹭蹭蹭的快步跑上了楼。

林烨继续看着屏幕,手指敲击着键盘。

好友:智秀

智秀:[文件]

刚刚林烨看了一下这个文件,是Blackpink的新歌歌词和曲谱。

林烨:还行,你们的新歌?

智秀:嗯,我也觉得不错。社长特意找了很棒的制作人制作的。

林烨:哦。

智秀:什么时候有空给我们写首歌?

林烨:没空。

智秀:?

智秀:?

智秀:?

林烨:等你solo我给你写歌。

智秀:呵。

智秀:先把后年的生日过了再说蛇仙折腾人的症状这些。

林烨:你不会后年都不solo吧?

智秀:我们四人的solo安排顺序是智妮、彩英、Lisa,最后才是我。

林烨:???

林烨:曹振硕在干什么?

智秀:我要求的,和社长没关系。

林烨:那没事了。

智秀:社长是打算让我第一个solo的,但被我拒绝了。我现在的优待已经很多了,solo还是放在后面一点吧,我又不着急,慢慢来呗。

林烨:你还真是佛系。

智秀:有这时间打打游戏多好。

林烨:……

智秀:不和你说了,起床吃点东西,饿了。

林烨:嗯。

林烨退掉聊天软件,看了眼时间后将手机息屏。

十点多了才起床,赖床能力和雨琦那死丫头有的一拼。

“solo。”林烨背靠在椅子上,说是金智秀的solo,但他却是想到了孙胜完。

那场意外已经消失了,孙胜完的solo时间也会无限拉进。

虽然被他拖住了,但也不知道能拖多久。

“还是要留下来总不能因为我一句话就再给拖到21年吧。”林烨呢喃道。

微微摇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管家。”

“会长。”李管家上前两步,朝林烨鞠躬,等待着后续的安排。

“备车,去cube。”

“内。”

喜欢我又是个律师请大家收藏:

第二百零七章刁难

SBS电视台。

孙胜完站在舞台上进行着最后的表演调试。

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仪器,孙胜完朝后台的方向鞠躬。

音响登时响起,孙胜完跟随着节奏开始节目彩排。

彩排很快,转眼就过去了,一切都很顺利,孙胜完将仪器取下放回道具组那边,回到了后天。

“今天的状态也很好。”公司配置的个人经纪人欧尼递给孙胜完一瓶水,笑着说道。

“内!”孙胜完开心的点了点头,“谢谢欧尼。”

“休息一会儿,正式拍摄还要半个小时。”

“好的。”

与此同时的道具组。

“我真要这么做?”一个工作人员手里拿着一只耳返,脸上写满了担忧。

“都到现在了你才担心,是不是太晚了?”另一个人皱眉说道,“赶紧换了离开这,被人看到就麻烦了。”

工作人员一咬牙,将手里的这只一模一样的耳返和刚刚孙胜完换下的那只交换了位置。

“快走!”另一个人催促着,两个人快步离开了道具室,只留下那枚被置换过的耳返,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拍摄时间如期而至,道具组的人将盒子拿了过来,递给已经换上了舞台服的孙胜完。

“谢谢。”孙胜完道谢后,熟练的佩戴着耳返这些仪器。

片刻,便佩戴完毕。

“加油。”经纪人朝孙胜完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内!”孙胜完元气满满的应答道,登上舞台。

“各部门就位。”pd大声喊道,孙胜完站在舞台上握紧话筒。

“三。”

“二。”

“一!开始!”

孙胜完依旧闭着眼睛,但只是片刻,她就察觉到了不对。

音乐呢?

孙胜完反应很迅速,立刻取下一枚耳返,外界的音乐声随着孙胜完取下耳返涌入耳中。

出问题了!

孙胜完和pd的脑海中同时响起这么一句话。

孙胜完的动作不可能瞒得住一直盯着她的一众人,这还没开始就把耳返取下,根本不是唱到酣畅的样子。

pd当即站了起来,朝孙胜完比了一个是否暂停的手势。

孙胜完看到后点了点头。

“咔!”pd大喊一声,各部门登时停了下来。

pd快步登上舞台,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孙胜完的面前。

“Wendy,出什么问题了?”

“耳返没有声音。”孙胜完将耳返取下,递给pd。

“耳返放音乐。”pd朝身后喊了一句,戴上耳返。

果然没有声音传来。

pd脸色登时就黑了。

“道具组!”随着怒吼声,道具组负责人慌忙跑了过来。

“刚才彩排还一切正常,怎么休息半个小时,转头耳返就没声音了,你们道具组买的道具是一次性用品吗?那要不要把你们这些人也当成一次性用品全部清理掉换一批新的?!”pd的河东狮吼在道具组负责人的耳边持续轰炸。

道具组负责人低着头,一句反驳的话也不敢说。

“pd,我们先解决耳返的问题吧。”孙胜完出声帮道具组负责人解了围。

“滚去换一副耳返!”pd随手将耳返丢给道具组负责人说道。

负责人朝pd鞠躬,向孙胜完投去感谢的眼神,快步走开。

“很抱歉出了问题。”pd向孙胜完道歉道。

“没事没事。”孙胜完连连摆手。

得到孙胜完的原谅,pd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

他们节目在SBS本就不太受看重,这次邀请到孙胜完让她们很重视这次拍摄,这也是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火的原因。

道具组负责人的速度很快,送过来一副全新的耳返。

拍摄重新进行。

这一次,拍摄很顺利的结束了。

结束拍摄后孙胜完回到了休息室,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先在休息室里休息了一段时间。

“真是奇怪,明明耳返彩排的时候好好的。”经纪人疑惑的说道。

“可能我的运气不好,恰巧出问题了吧。”孙胜完倒是不怎么在意,仪器设备出问题很正常,每个艺人或多或少都会经历到。

“真是霉运。”经纪人无奈的摇头,“希望等会儿的拍摄一切正常。”

“欧尼,我下一个行程是什么?”

“拍摄写真集,在六楼。”经纪人迅速说道,孙胜完的行程她是了然于胸的。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早点结束早点下班。”孙胜完笑着说道。

“你今天行程可不少,想早点下班有点难。”不过经纪人还是和孙胜完一起离开了休息室,去了六楼。

SBS电视台的六楼有很多厅室,孙胜完要拍摄的地方也在这里。

孙胜完坐在椅子上,团队的化妆师和服装师正在商量着写真的风格搭配,而经纪人则是去和摄像组进行交涉。

“为什么不行?”经纪人的声音骤然拔高。

愣愣出神的孙胜完被吸引了目光,只见经纪人一脸怒容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欧尼?”孙胜完不解的问道。

自家经纪人脾气很好的,发生了什么把她气成这样?

“我说我们提前到了,可以提前拍摄吗。摄像组的人居然说不到时间不会开工的,我以为他们人手不齐就问了一下,你猜他怎么说?”

“我们人都在这里,但没到拍摄时间我们是不会开工的,这是规蛇仙折腾人的症状矩。”

“规矩,我入行十多年了,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规矩?”经纪人越说越生气。

艺人行程本就紧凑,每个行程一般都是能快点结束就快点结束,这些节目组也明白这一点,基本上只要人手齐全,艺人来了就会拍摄,约定的时间只是一个大概,让大家有个心理时间。

可是这个摄像组的话,完全的不合理。

“我们得罪过他们?”孙胜完疑惑的问道。

“没有,公司和三大电视台的关系一向很好。”经纪人摇头说道。

“算了,欧尼,我们等吧。”孙胜完也不明白,对方不愿意,那只能等了。

“西八!要是艾琳在这,他们谁敢这样!”经纪人越想越气,也就欺负wuliWendy脾气好,这要是换成裴珠泫,摄像组保证把她当祖宗供起来。

“没事的欧尼。”孙胜完无奈的笑了笑。

之前裴珠泫就是在SBS被绑的,林烨亲自去救的人,要说哪个电视台最怕裴珠泫在自己这里受委屈,那当属SBS。

毕竟,有前科。

不过,一般而言,很多节目组即使和艺人关系一般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给面子。

孙胜完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等了十几分钟终于是到了拍摄时间,孙胜完的团队和摄像组接洽,拍摄开始。

诡异的是,摄像组的态度在开始前和开始后完全像是两个节目组。

开始前嚣张的样子差点没把经纪人气出内伤,而开始后的配合感又是直接拉满。

搞得孙胜完和经纪人都是一头雾水。

结束拍摄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没有再跑下一个行程。

“真是奇怪,这家伙吃错药了?”经纪人疑惑的说道。

孙胜完知道经纪人说的是摄像组的负责人。

“也许是认为自己一开始的态度不好,后来赔罪呢?”孙胜完笑着说道。

“早干嘛去了!”经纪人不满的说道。

孙胜完知道欧尼心里有气,笑了笑没有接话。

这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小脸通红的助理走了进来。

“小金,你怎么了?”经纪人看着这个刚入职没多久的助理问道。

“太气人了!”金助理生气的开口,“我刚才从厕所里出来,有两个认在背后议论Wendy,说话非常难听,我气不过就和她们吵了起来。”

“议论Wendy?”经纪人眉头皱了起来,回头看向孙胜完,发现孙胜完也是一脸懵。

“她们说的什么?”

房间内的其他人也是一头雾水。

孙胜完是圈内出了名的好名声,背后议论她也基本都是正面的议论。但看金助理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正面言论吧。

“她们!她们!”金助理犹豫的看着孙胜完,一时间竟然是没有开口。

“我没关系,你说吧。”孙胜完温声说道。

温和的声音抚平了金助理的情绪,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

“她们说Wendy不识好歹,想要攀上林会长这棵大树,看中了林会长的权势故意接近林会长,真是十足的……的……贱女人……”金助理犹犹豫豫的说完了。

话音一落,孙胜完还没有说什么,经纪人满是怒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放屁!谁说的?哪个部门的?这件事情我会如实上报给公司,这件事情没完!”经纪人那叫一个生气啊。

孙胜完从2016年开始个人活动以来一直都是她在带,这个待人接物阳光温暖的女孩早已经被她当做了亲人。

她很确定,这些人绝对是在乱嚼舌根,孙胜完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休息室里的其他人也是纷纷露出了怒容,说孙胜完攀高枝,但凡了解过她的人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太过分了!

“欧尼。”孙胜完突然开口。

经纪人看向孙胜完。

“Wendy你放心,我会上报给公司,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经纪人说道。

“不用。”孙胜完却是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经纪人不解的看着孙胜完。

“我大概知道这样的传言是怎么来的了。”孙胜完笑着说道,只是笑容多多少少有些苦涩。

经纪人先是一愣,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身子微微一颤后便陷入了沉默。

“大家不用在意,这样的言论只是谣传,我们不去在意就好了。”

“那我们就这么算了吗?”金助理不解的问道。

“没关系,我们不去理会就是了。”孙胜完笑着说道,“这些人就像是anti,我不是刘在石前辈,总归会有anti的。”

金助理还要再说什么,但孙胜完都这么说了她也只能作罢。

“真的是……她们?”经纪人犹豫了一下,小声的问道。

“应该是。”孙胜完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经纪人叹了口气,如果是她们……那她上报公司的确没什么用。

“欧尼,不用在意,快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去吃饭了。”孙胜完宽慰道。

就让人看着这个受害者还要过来安慰她们,心里不由得升起悲哀的情绪。

她很想帮孙胜完,但她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这么看着……

“唉。”经纪人叹了口气,转身走开。

孙胜完看着经纪人的背影一眼,收回了目光。

坐在椅子上,那张永远挂着笑容的脸蛋上此时攀上了苦涩的神情。

一开始孙胜完还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自己今天有些倒霉了。但当金助理说有人在背后议论,说她靠近林烨是为了他的钱和权势时,孙胜完这才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针对。

从耳返到摄像组的态度,再到有人背后嚼舌根,这一切的一切看似毫无关联,但实际上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

针对她。

至于为什么要针对自己,是谁在针对自己,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孙胜完不知道是哪一方动的手,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裴珠泫的影子。

现在她们都不住在宿舍,只有聚会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孙胜完也没办法见到裴珠泫,这个问题只能暂时搁置。

现在的问题在于,她接下来还会不会面对这样的刁难。

孙胜完有些头疼。

她和这几个人的差距上一次金智秀已经和她说的很清楚了,也正是因为清楚,孙胜完才会更加头疼。

蛇仙折腾人的症状*

得亏她们一向有分寸,不会下死手,否则现在面临孙胜完的,大概率就不是这种小打小闹了。

看看郑秀妍和李知恩以前的“战斗”,各种舆论战、经济战,看的孙胜完头皮发麻。

无论是哪一种落在她身上的毁灭性的打击。

她就一个喜欢唱歌的idol,什么背景都没有,和她们这些有着各种势力支持的大佬完全没有可比性。

她倒是可以找金智秀帮忙,但这样会把金智秀这个局外人拖下水,这不是孙胜完想要的。

“希望下手轻一点吧。”

孙胜完苦笑着想到,她能怎么办?

立正挨打呗。

只希望这几位大佬能下手轻一点,别让她挨打挨的太严重。

喜欢我又是个律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