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户部尚书王士华,礼部尚书裕华文,还是太傅乐章,太师孟修临纷纷惊呼:“摄政女王殿下,臣等不敢说为国为民做多少事,但也是矜矜业业多年,此罪臣等担待不起。”

康文帝临朝多年没错,但允帝临朝才六年左右,可以说现在朝上这些大臣们,大多数都是经历两朝的元老。

若真的论起来,说康文帝跟允帝都是累死的,那真的跟眼前诸多大臣有诸多关联。

这话要传出去,之前都以经历两朝朝臣为荣的大臣们,恐怕都会被丢臭鸡蛋,被百姓们谩骂了。

腾宝雅:“哦,那本王的父皇,皇兄不是累死的?其死因另有缘由?那这般说来,岂不是皇宫,太医院有诡?”

乐章,孟修临,王士华跟裕华文等大臣面面相觑着,这些他们可真的没察觉到。

伴随着腾宝雅这话落下,原本站在腾延邦身边服侍的武南,带着金銮殿中服侍的诸多公公纷纷跪了下来。

武南:“陛下,殿下冤枉呀!”

“奴才服侍在先帝身边多年,可不曾有所懈怠,还请陛下,殿下明鉴。”武南跪下磕头,诉说自己的冤屈。

腾延邦仿佛听到武南的话,下意识的想为武南求情。在允帝身边服侍多年,腾延邦识事时候开始就经常看到允帝身边的武南,武南对待他还算亲近。

腾宝雅:“各个都说不是自己的错,那难道是本王的父皇,皇兄该死?”

“还请殿下慎言。”

不管是武南,还是乐章等大臣纷纷高呼不已。在这一刻,腾宝雅好像变成恶毒女配一般,在场的其他人都是正义化身。

腾宝雅笑了起来,却猛然变脸杀意十足:“不管怎么样,本王必然会查清楚本王的父皇,皇兄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件事情,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在腾宝雅话落下,正好金銮殿外传来其他人惊呼声,紧随着咚咚咚诸多整齐的步伐响彻整个金銮殿内外。

大臣们惊疑不定的时候,裴成旭率领着一队伍侍卫进入金銮殿内。裴成旭到大殿中间行礼,其他侍卫则哒哒哒的从左右两边散开,将金銮殿朝臣们包围在其中。

裴成旭:“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臣参见摄政女王。”

“启禀陛下,殿下,臣奉命率领驻守京郊守卫四军进入皇都,皇都已继续戒严。禁卫军已经进入宫门,把守住皇宫四门,其余请殿下下令。”

继续该怎么做,昨日的腾宝雅没怎么说清楚,裴成旭也只能做到这程度了。

腾宝雅:“很好。禁卫军进入皇宫,甚至的后宫控制住所有人,后宫诸妃只能带一名宫女,全都请到慈宁宫中暂住,太后继续在坤宁宫中,其余宫娥女官,太监,太医院上下全都拿下。”

裴成旭吃惊的看腾宝雅一眼,但依然行了礼:“是,臣遵命。”

裴成旭起身离开金銮殿,率领着进入皇宫的禁卫军冲入后宫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之中。

腾延邦动了动嘴巴,心中慌乱着,但想起了腾宝雅昨日曾预警说过的事情,腾延邦依然忍了下来。

但武南却动了起来,直指着腾宝雅:“摄政女王住手。女王殿下,外男怎可进入后宫,殿下这可是会令先帝蒙羞的。”

腾宝雅冷笑:“先帝蒙羞?皇兄曾广开选秀,秀女入宫封妃多年无

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

一人有孕,本王的皇兄尚且年轻,结果除了陛下之外无疑子嗣,现在皇兄驾崩了,你说后宫诸妃还怎么令皇兄蒙羞?”

“禁卫军驻守皇宫,夜晚禁卫军侍卫巡逻皇宫也不在少数,现在却喊着先帝蒙羞?”

“其实这件事情也简单,此事过后只要宫妃有孕的,所谓遗腹子,全都处死!”腾宝雅说着恐怖的话,盯着武南的目光却越发锐利起来。

武南身为允帝身边,最为近亲,贴身的服侍公公。在这个时候跳出来阻止,武南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允帝的死,跟武南有没有关系?

腾宝雅对武南怀疑了起来。

腾宝雅:“本王一定要调查出皇兄死亡真相,谁敢阻拦?众将士听令,杀!”

将金銮殿内团团围住的侍卫,纷纷大喝:“末将听令。”

铮的,抽出武器警戒着,将朝臣,将武南等众多太监吓的不轻。武南脸色阴沉的可怕。

腾宝雅气势缓和了下来:“诸位大臣们,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吧。”

“诸位大人继续回去办公吧,本王肃清了皇宫,只要调查清楚,诸位就可以安心了。可要是与此事有所牵连,哼,你们放心,本王不杀人。”

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只是腾宝雅威胁意思十分明显,正准备退朝的诸位朝臣们,哪一个能放心下来?

原本以为能清除异己的太傅乐章,此刻也黑着脸。他怕腾宝雅借此机会,不只是调查允帝的死亡真相,更想排除异己,将朝中特别是他们几位辅政大臣都解决了。

就算是允帝再怎么临终让他们辅政,可要是牵扯到允帝之死有关的,辅政大臣也不会成为他们的护身符。

反而会让他们死的更快,毕竟这么说起来,他们可成为白眼狼,成为恩将仇报,忘本负义的阴毒小人。只要有了这样名声,怎么能服众,怎么当官?

其他大臣不落井下石就算了,怎么还可能愿意跟这样的人继续同朝为官?

想明白的太傅乐章心中担忧着,正想回去召集其他官员,追随者一同商量如何应对此事!

几位官员脸色阴沉的可怕,腾宝雅还是看到了。

腾宝雅不愿意此事牵扯到朝臣,腾宝雅好心提醒了声:“在本王肃清皇宫之际,诸位可别跟皇宫内什么人联系,以想打听皇宫内消息。不然最好别被抓了,否则全以窥探圣踪之罪论处。”

窥探圣踪之罪,说大是大若愿意追究的话,可革除官职贬为庶民甚至是砍头,说小也可以很小,若不愿追究的话就什么事情都没有,还不影响加官进爵。

但腾宝雅这话意思是会追究。

有心想打听的人,不由流露出慎重之色。

下了朝会,腾延邦走在腾宝雅的身边,武南等人也都被抓下去关押了起来。

腾延邦:“皇姑姑,武总管与父皇之死有关么?”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次日,大朝会。

四更天时候腾宝雅跟腾延邦就起来做准备。

等时间到两人启程前往金銮殿。只要今日在皇都中的朝臣,基本上都得前来参加大朝会。

腾宝雅带着腾延邦到来的时候,金銮殿内外站满了朝臣。官职越高的大臣越站在金銮殿里面,越靠近皇位。

腾延邦坐上皇位,腾宝雅则坐在旁边靠下的凤座上。

[标签: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p标签]武南用独特的嗓音喊着:“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武南的话刚刚落下,就有不少御使大夫站了出来弹劾了腾宝雅。有说腾宝雅牝鸡司晨,目无师长不听教诲等等。

腾延邦一看都这么多大臣突然出来弹劾腾宝雅,不由露出慌乱之色,连忙往腾宝雅所在望了过去。

昨天与太傅乐章对峙了吧,腾宝雅对于近日的遭遇就有些预料了。

甚至还有人将曾经腾宝雅遗落民间的事情挖了出来,说腾宝雅不是皇家血脉,说腾宝雅心狠手辣回到皇宫就派人灭了林家村上下几百口人芸芸。

最后站出来弹劾的御史跟太傅乐章等几十名文官,跪下恳请腾延邦陛下将别有用心,颠龙倒凤之辈的腾宝雅废除摄政女王。

腾延邦担忧的看向腾宝雅,被逼迫的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但腾延邦心中对太傅乐章的印象却在不断下降着。允帝还活着时候,太傅乐章可以说对他要求很高,腾延邦经常没法达到,被训斥。

腾延邦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笨了,还好允帝总是面子上对太傅乐章点点头,转过身来就柔声慢语的安抚他,腾延邦总算习惯了过来。

大多数都会将太傅乐章的诸多严厉要求忽视掉。反正被告状也不是一两次而已。

可现在太傅乐章的做法,很明显就是排除异己。这么多人联合起来一起弹劾,腾延邦生怕腾宝雅会撑不住。

腾宝雅笑了笑:“太傅大人,您恐怕忘记了,陛下现在年幼只有听政,没有参政。更何况,本王的摄政女王乃是先帝所封,先帝梓宫还尚未安葬,太傅大人就这么急冲冲的要废掉本王,是不是太不将先帝看在眼里了?”

太傅乐章脸色一变,连忙磕了头:“陛下,臣等不敢。”

腾宝雅冷哼:“不敢?拉帮结派这么多人,上朝就急忙弹劾本王,还说什么不敢?”

“至于诸位御史大人,本王不堪为摄政女王,那是先帝所封,不如你们下去问问先帝。”

听这话杀意盎然的,吓得不少御史纷纷跪下:“臣……”不是听说腾宝雅出自民间,什么都不会么?不是说腾宝雅为人单纯么?

稍微弹劾恐吓下,很快就能将腾宝雅逼出朝廷么?怎么这一切都跟传言上的不一样?

“本王早就被验明身份,乃是皇家血脉,与先帝同胞兄妹,怎么诸位大人还在质问这件事情,是对本王父皇康文帝不满,还是对先帝不满?”

“臣等不敢。”

伴随着腾宝雅的质问,不仅是联手弹劾的朝臣跪下,连带大朝会中其他的大臣也纷纷跪下。一时间金銮殿里人头黑压压的。

腾延邦看着腾宝雅的目光带着佩服,武南则神色复杂的看腾宝雅一眼,想来,怎么也没想到昔日被弹劾在朝上直接哭鼻子的腾宝雅,现在变得这么强势。

可腾宝雅不强

横死的人会保护家人吗?/

势不行,现在她是支柱,若是她也倒下,那整个皇宫就真的完了。

腾宝雅后退一步,迎来不是海阔天空,更可能是被他人步步逼近,最后被吞吃的一干二净。所以,腾宝雅只能寸步不让,甚至还得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

所以腾宝雅没就此放过眼前诸多朝臣,反而让他们继续跪着,逼问着:“都说御史可风闻奏事,不敢说所弹劾之事你们全都掌握调查清楚,但也不能随意听个谣言就来弹劾吧。”

“本王验证血脉时候,朝中诸多大臣都有参与都知晓此事,你们敢说你们一点不知晓?”

“臣等有罪。”所有朝臣再度磕头请罪。

但依旧是礼部尚书裕华文,户部尚书王士华,工部尚书李幸等人却微微蹙了眉头。强硬是没错,但刚过易折。若继续下去,恐怕会激起更多朝臣的反逆之心。

对于日后腾宝雅想要推行什么政策恐怕更加不利。

“至于林家村被灭一案,也曾经过三司会审,这案子可是牵扯到废王邕王,御史台诸位大臣难道都忘记了?”

“臣等有罪。”御史台诸多御史全都磕头请罪。

腾宝雅哼了声,声音倒也平缓下不少,幽幽说道:“你们这是想逼本王,废除掉你们御史这可风闻奏事的么?”

可金銮殿中大臣众多没多,但这一刻没有人发出一丁点声音,导致腾宝雅的声音在殿中依旧明显的很。

御史台的御使大夫连忙站出来:“摄政女王殿下不可,御史可风闻奏事乃是旧制……”

不等御使大夫安信昂说完,腾宝雅幽幽声直接打断了安信昂的话:“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难道安大人是在怀念旧朝?”

直接将安信昂堵的两眼发白,差点昏过去。

太傅乐章跟太师孟修临相视了一眼,孟修临眼中带着暗暗的责备,责怪太傅乐章太过莽撞,没有探查清楚腾宝雅的为人就带着人跟腾宝雅顶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允帝的梓宫尚未入地宫安葬,威望依然存在。而腾宝雅更有福泽万民,万家生佛,令天腾国不再有饥荒的泼天功劳,怎么也不是一两句话,几个大臣一起弹劾就能够抹灭的。

之前或许还有些忽视腾宝雅,可现在腾宝雅发威,还是让他们看到腾宝雅的威胁。

或许该调整一下针对腾宝雅的计划,不然……

“臣等不敢。”太师孟修临带着诸多朝臣再度请罪道。

大朝会一开始这段时间里,腾宝雅就听到三四次的臣等不敢了。

腾宝雅不由露出嘲讽的笑意:“臣等不敢?臣等有罪?多少遍了?一二三四五!”

“说的好像诸位大臣实事不会干,只会这一两句而已。”

户部尚书等人纷纷抬起头来,王士华连忙往前跪走两步:“摄政女王殿下……”

腾宝雅竖起了手,止住王士华的话。

“王大人,你先别说,本王可是有依据的。毕竟,本王的父皇康文帝,本王的皇兄允帝可都是累死的。”

喜欢穿越之公主种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