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力雄 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最后,司徒长生父子俩被周其江派人连夜押送到欧洲,等待他们的是痛苦的日子。

而司徒家族也因此破产,其他人的下场很惨,要么去工地搬砖,要么出去讨饭。

司徒家族的下场,很好验证了那句话……树倒猢狲散!

处理完司徒家族,叶凡回到了酒店。

碰巧的是,林若冰回来拿点资料。

她一进门,叶凡就顺势将她抱进怀

李力雄 全文|

里,刚想揩油,结果被林若冰轻轻伸手一拍。

“啪——”

林若冰娇嗔了一句,说道:“你这个大坏蛋,大白天的就想耍流氓了?看来你保安的工作挺轻松的!我需要考虑帮你换个岗位了!”

“别!保安好呀!保公司平安,我热爱保安的工作。”叶凡摇摇头,咧嘴说道。

林若冰没好气地吐槽道:“我看你是热爱偷懒,而保安是最容易偷懒的岗位!”

“嘿嘿,还是老婆懂我心思!”叶凡嘿嘿一笑,趁她不注意,突然偷袭,亲了林若冰一下。

“唰——”

顿时,林若冰俏脸忍不住一红,只见她秀眉一皱,娇嗔道:“你这家伙,没事亲我干什么?想耍流氓是吧?”

“老婆!老公亲老婆,天经地义,再说了,你忘了咱们之前的打赌了吗?”叶凡一脸坏笑地调侃说道。

林若冰怔了怔,然后疑惑不已地问道:“打赌?啥打赌?”

“老婆,一看你这反应,我就知道你忘了!咱们当时不是约定好了吗?如果我让司徒家族破产,你今晚就任由我处置!这打赌,你忘了?”

叶凡一脸笑眯眯的样子,调侃问道。

“你这家伙,正经事不见你这么记得,就是会记得这些龌龊的事!”林若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道。

叶凡摊了摊手,说道:“龌龊?往小的格局而言,这本来就是夫妻恩爱之事,哪来的龌龊?如果往大的格局说,这事关乎国家二胎政策,咱们连一胎都没有,严重拖后了国家的发展大计!哦对了,最近都开放三胎了!咱们再不生个小孩出来,真的对不起国家的栽培呀!”

“得了吧你!扯这么远!”林若冰吐槽了一句,说道:“再说了,司徒家族破产了吗?你打赌都没赢!”

“嘿嘿——”

就在这时,叶凡一脸小人得意地笑了笑。

结果他的笑容,引起了林若冰的警惕,“你在笑什么?”

“老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就在刚才,司徒家族破产了!”叶凡得意一笑,说道。

“什么?司徒家族破产了?叶凡!你没开玩笑吧?”林若冰一脸惊讶的表情,问道。

“开玩笑?老婆!你可以上网查一下!”叶凡淡淡地提醒说道。

“司徒家族真的破产了?”林若冰秀眉一皱,然后半信半疑地拿出手机,查看新闻。

结果一则重磅新闻,在网络上迅速传来。

“司徒家族宣布破产!集团深陷千亿债务!”

“司徒长生下落不明,司徒家族疑是出现危机!”

“传闻司徒长生远赴国外,为躲避债务,逃往煤矿挖矿!消息真假与否,还待考察!”

……

这重磅新闻,立马引起整个网络的震惊,可是吓坏了不少吃瓜群众。

标签]有人纷纷留言,说司徒家族一定是招惹什么大佬,结果落下家破人亡的下场。

而这时,林若冰看着新闻,整个人吓得有些傻眼了。

“天呀!昨晚司徒家族还在威胁公司,结果今天就破产了?世事难料,人生无常呀!”林若冰一脸惊讶的表情,感慨万千地说道。

“老婆,管它世事难料,还是人生无常……总之,司徒家族破产了!你是不是‘放弃挣扎’,任由我处置?嘿嘿!”

叶凡一脸坏笑地说道,说话的同时,那只手变得不老实了。

“唰——”

结果,林若冰俏脸顿时一红,然后连忙伸手按住。

“不许乱来!”

林若冰红着脸,娇羞地说道。

“老婆,咋了?你该不会想反悔吧?你向来说话算数的呀?”

叶凡故意使出激将法,说道。

“我……我?”

顿时,林若冰有些语塞了,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司徒家族会突然破产。

而且,她更想不到打赌会输。

如今打赌输了,她显得有些尴尬了。

“那……那个,我说话当然算数,但我记得当时我们打赌,除了说司徒家族破产外,还有一个……那就是‘盛世集团’的股份!”林若冰似乎想耍赖,于是,故意挑了一个大问题给叶凡。

“对!我是说过让你当上‘盛世集团’的掌舵人!怎么了,有问题吗?”叶凡摊了摊手,说道。

“当然有问题!打赌你只赢了一半,另外一半呢?掌舵人的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林若冰一脸沾沾自喜的样子,挑衅说道。

在她看来,叶凡根本不可能拿到“盛世集团”80%的股份。

在她看来,这任务是叶凡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看着林若冰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叶凡心生一计,想故意逗一下她。

于是,他佯装出一副十分难为情的样子,说道:“老婆!这任务比登天还要难!咱们能不能别打赌这个?换其他的?”

而林若冰看到他认怂了,误以为他害怕了。

于是,她的底气变得更加的得意了。

“不行!必须要这个,你要是完成不了,那之前的打赌,全部作罢!你要是完成了,我还是那句话,今晚任由你处置!”

林若冰一脸神气活现的样子,故意气着叶凡。

“老婆,你这是在故意刁难我而已!你太狠了!”叶凡见她如此得意,更想逗她玩玩。

“拜托!当时的打赌是你当初自己提出来的,如今完成不了,你怎能怨我?”林若冰摊了摊手,露出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叶凡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道:“老婆!你就放过我吧!换其他条件,我绝对百分百能够完成!”

林若冰越来越得意了,还故意气着叶凡,“你刚才不是说了,做人要说话算数吗?既然咱们的打赌是这个,说话要算数,不能换其他!”

然而就在这时候,她意外地看到叶凡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对!他怎么突然笑了?他应该没心情笑呀?

林若冰有些傻眼了,心里忍不住有些怀疑。

于是,她一脸警惕地问道:“叶凡,你在笑什么?”

而这时,叶凡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老婆!本来我以为低调一点,能换来的是你的‘心甘情愿’,但我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你的‘耍赖’,好吧!我摊牌了!我不装了!”

喜欢我的白富美总裁老婆请大家收藏:

司徒长生定睛一看,震惊地发现这时走进来的人,居然是周其江。

周其江,可是赫赫有名的跨国公司的总裁,虽然集团主要资产在国外,但他在国内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视。

就拿华南三省而言,周家在这里的势力堪称是如日中天,只手遮天。

所以,司徒长生吓得连忙迎了上去,一脸客气地打着招呼,“周先生?您怎么来了?”

“啪——”

结果周其江二话不说,当场扇了司徒长生一巴掌,严厉地骂道:“还不是为了

李力雄 全文|

你那点破事?司徒长生!你不是想知道叶先生是什么人吗?老子现在就告诉你听!”

“周……周先生,他……他到底是谁呀?”

这时,司徒长生吓得面如土色,心里惊慌失色。

“洛克菲尔家族,你听说过吗?”周其江严肃着表情,冷冷地问道。

司徒长生像是小鸡啄米般点头,连忙道:“当然听说过!洛克菲尔可是米帝国显赫一时、富可敌国的大家族,怎么了?难道叶凡他是洛克菲尔家族的仆人?”

这时,司徒长生似乎说意识到什么,整个人一脸紧张地问道。

“仆人?呵呵!你也太小瞧叶先生了!就算是洛克菲尔家族来了,他们都要对叶先生恭恭敬敬,不敢狂妄半分!”周其江冷哼一声,当场纠正道。

“唰——”

结果他的话,吓得司徒长生脸李力雄色瞬间剧变,整个人吓得三魂不见了六魄。

“不……不可能!他……他怎么可能如此牛逼,连洛克菲尔都要对他俯首称臣?”

这时,司徒长生瞪大双眼,他之前一直以为叶凡只是一方枭雄,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叶凡的背景竟然如此的吓人。

洛克菲尔都要对他恭恭敬敬!天呐!这小子如此可怕,他怎么甘心只是当个小保安?

“爸!咱们好像摊上大事了,叶凡他……他居然如此恐怖!原来他说让咱们家族破产不是吹牛的,而是认真的!”

司徒飞吓得全身瑟瑟发抖,仿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没错!他……他不是吹牛的,他是认真的!滑稽的是,咱们从头到尾都以为他在吹牛!”

此时此刻,司徒长生终于意识到叶凡的可怕之处。

在他看来,叶凡哪里是一方枭雄?这简直就是权倾天下的风云人物呀!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摊上大事了,司徒长生吓得像是一条狗般趴在叶凡面前,苦苦哀求道。

“叶凡!哦不,叶先生,之前是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无意冒犯了您,求求您了,能不能放在我们一时冲动的情面上,放我们一马?”

司徒飞连忙道:“叶先生!您昨晚不是说,只要我们在规定时间里跟您叩头认错,您就肯饶我们一回吗?现在时间还没到,我们现在跟您叩头认错!叩多少下都行!”

“我是说过规定时间内,你们肯叩头认错,我就放过你们!但是我给过你们机会,但你们不中用!没把握住!”叶凡摇摇头,冷冷地说道。

司徒长生他们吓得面如土色,一个劲地哀求道:“不……不要!叶先生,我们真的知错了,求求您了,能不能把我们当作是屁,把我们给放了?”

“啪——”

就在这时,周其江突然往司徒长生脸上踹去一脚,骂道:“玛德!你特么连屁都不是!”

“哎呦——”

司徒长生挨了一脚,疼得当场惨叫了一声。

尽管如此,他依然不敢吭声半句,反而他一副卑躬屈膝地讨好道:“没错!周……周先生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们连屁都不是!我们是狗屁不如的东西!”

“废物——”

周其江冷哼一声,然后转身过来,朝着叶凡一脸毕恭毕敬地请示问道:“叶先生,司徒长生他们怎么处理?”

“周其江!你的煤矿还缺人吗?”叶凡弹了弹烟灰,淡淡地问道。

呃?

周其江表情微微一怔,很快,他便知道了叶凡什么意思了。

于是,他连忙说道:“叶先生,不仅煤矿缺人,连白马会所也缺人!要是能招多两个人就好了!”

等等?招多两个人?他……他是指我们吗?

这时,司徒长生他们怔了怔,心里有些害怕了。

煤矿挖煤!

虽然是脏了点,但好歹只是卖力,但白马会所不一样,那种地方可是富婆聚集地,那些富婆要么没了老公,要么就是老公满足不了他们,所以才会去白马会所。

要是让他们去伺服那些老女人,他们宁愿选择去挖煤。

这时,他们一脸紧张地盯着叶凡,似乎祈祷着叶凡让他们去挖煤,而不是白马会所上班。

但下一秒,他们的美好梦想瞬间破碎了。

“呼——”

叶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将烟雾吐了出来。

烟雾缭绕之下,他的表情显得越来越玩味,看得司徒长生他们心都惊慌了。

等等?他……他不会是想让我们去会所上班吧?

司徒长生父子俩一脸紧张地看着叶凡。

而这时,叶凡嘴里叼着烟,颇为玩意地说道:“现在招工这么困难吗?司徒长生!你们刚才不是想让我放过你们吗?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周其江的煤矿缺人,你们白天去挖煤!晚上去会所上班!”

“什么?”

“白天挖煤!晚上伺服老女人?”

“不……不要呀!叶先生,您这样子对付我们,实在太残忍了呀!”

……

顿时,司徒长生他们吓得差一点就哭了。

白天挖煤,最多是体力活而已,但晚上伺服老女人不一样!鬼知道这些老女人有什么变态的特殊嗜好!如此可怕的折磨方法,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是残忍了一些!”叶凡点了点头,说道。

“对呀!您也这样子觉得,是不是?”

顿时,司徒长生他们一脸惊喜若狂的样子,他们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但是下一秒,他们却堕落到无限的深渊。

只见叶凡玩味一笑,淡淡地说道:“这样子吧!我惩罚力度稍微减轻一点!你们父子俩,一三五,你们父子白天挖煤;二四六就晚上会所上班!”

“那……那星期天呢?”司徒长生他们连忙问道。

叶凡咧嘴一笑,饶有兴致地说道:“星期天就辛苦一点!白天挖煤!晚上会所上班!”

喜欢我的白富美总裁老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