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孕事(限)路漫漫,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狩猎九龙。”

这是女魃安全官给出来的买卖,林朔听完之后倒是并不意外。

他此时足够冷静的原因,除了对形势的准确估计之外,还有就是对心底那份仇恨的处理。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可个人的恩义情仇不能凌驾于传承猎人的处事宗旨之上,所以这东西到底想说什么,林朔可以先听它说。

只是听完之后,林朔却感到可笑。

猎门总魁首摇了摇头:“这笔买卖,我接不了。”

海妖女王似是有些意外,问道:“为什么?”

“以为根据猎门的规矩,这笔买卖一旦接了,你这个金主我就不能动了。”林朔看着这头母海妖,说道,“况且我堂堂猎门中人,不是什么魑魅魍魉都能给我们买卖的,你连个人都不是,有什么资格?”

“狂妄的人类!”海妖女王勃然大怒,“如今我要灭你林家满门的性命不过是一念之间……”

“老安,你别吹牛了。”苏宗翰在后面不咸不淡地说道,“就你还灭我家满门呢,现在的你除了能欺负欺负我三弟之外,我家里那几位谁你都动不了,除非你动用九龙级的力量。

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你身为女魃安全官视九龙协议如无物,一次两次或许大家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屡次三番的话,那你就是找死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和我四妹都已经猜到了,这会儿能现身跟你见面,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我劝你要尽快领会。

要是再端着女魃三巨头的架子,那我和四妹可就走了,你一个人慢慢玩儿吧。”

苏宗翰说完这番话,发现自己老爷子正扭头看着自己,赶紧又说道:“不好意思,爹您继续。”

林朔这会儿当然知道苏宗翰这是在提醒自己,他两次提示了同一条关键信息。

那就是女魃安全官目前能动用的力量,确实可以达到九龙的层级,不过其中有极大的顾虑,一般不会动用。

而刚才它召唤这一万多女魃人那一下,仅仅是为了促成谈话的局面。

那意思就很清楚了,这次谈话,对它来说非常重要,而其中重要的,就是他这个林家传人的态度。

在明确了这一点之后,有什么话林朔就都但讲无妨了。

猎门总魁首开口道:“有件事我要先问清楚。”

海妖女王这时候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了,问道:“你说。”

“我大女儿林映雪,到底是什么情况?”林朔问道。

海妖女王说道:“她是我的女儿,也是我意志的继承者。”

“嘿。”苗成云在身后一怕巴掌,“林朔你过分了,你这叫始乱终弃啊!”

“伯伯。”苏宗翰眼角跳了跳,“您能闭嘴吗?”

“哦。”苗成云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喃喃说道,“这不是现成的便宜嘛,我赶紧替你爹占了。”

“玩儿去。”林朔扭头瞟了自己这傻兄弟一眼。

海妖女王这时候似是也回过味儿来了,赶紧解释道:“我意思是……”

“行了,别解释了。”林朔摆了摆手,说道,“那也就是说,你要是死了,她就是下一任的女魃安全官?”

“没错。”海妖女王点点头。

“那好,你要谈的事情,我不会跟你谈。”林朔指了指自己,“我要是死了,你可以找我苗二叔,他全权负责。”

说完这些,林朔回头对身后的这些人说道:“我有言在先,林家跟女魃安全官的仇怨,都到此为止。我若是战败身死,林家人以后不准为我报仇,听清楚了吗?”

苗成云、苏宗翰、林映月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其中苗成云还建议道:“要不这场架我开死门替你打吧,这样把握大一点。”

林朔没搭理他,而回过身对海妖女王说道:“你怎么说?”

“那就依你所言,你我的仇怨,以此战为终结。”海妖女王说道,“不过在地表上,因为九龙协定我无法放手施为,不如我们去远一点的地方?”

“可以。”林朔点点头。

海妖女王眼睛眯了眯,淡淡说道:“林家传人,你可敢随我登月一战?”

“有何不敢?”

话音刚落,一人一妖附近的空间一阵扭曲,这就双双消失不见了。

苗成云直跺脚:“这傻小子,在地上打或许还有机会,跑月亮上去这不是送死吗?”

……

昆仑园区里,这就再次炸锅了。

猎门总魁首跟一头海妖上月亮打架去了,这事儿不但让常人很难接受,而且乍一看不挨着。

苗雪萍也在跺脚:“哎呀这傻孩子!这会儿是大白天哪儿有月亮啊,我们上哪儿观战去?”

唐高杰在一旁叹了口气:“雪萍妹子,这不是去哪儿看热闹的事儿,关键是这战场的选择让我有些看不懂。”

“是啊。”陈天罡也说道,“林朔的能耐我见识过,他一身本事都在地上,称得上陆地无双。而且他们林家的借物,借得也是大地之力,这会儿跟人跑月

乔家孕事(限)路漫漫,

亮上去了,这还怎么打?”

唐高杰摇头道:“就算是报仇,也不是这么个报法啊。”

苗雪萍对曹冕说道:“小曹,现在月亮上什么情况?”

曹冕已经双手离开电脑键盘了彻底放弃操作了,无奈道:“我上哪儿知道去,我又没在月亮上放飞艇。”

“卫星照一下啊。”苗雪萍说道。

“人家卫星是对地的,哪有对月亮的?”曹余生说道。

“那怎么办?”苗雪萍叫道,“我儿子现在到底是死是活啊?”

“这个我们等等就知道了。”曹余生说道,“你还没发现吗,云三姐人已经不见了。”

被曹余生这一提醒,会场上众人这才发现,云悦心的座位已经空了,云家传人消失得无声无息。

苗雪萍这才算放下心来:“他们母子俩合力对付这个东西,那还行。”

苗光启这时候淡淡说道:“云三妹只是过去观战而已,她不会出手的。”

“为什么?”苗雪萍问道。

“因为林朔已经有言在先了,仇怨到此为止,林家人不准对女魃安全官再出手。”苗光启说道,“那份休书被我大哥收回之后,云三妹就还是林家人,家主号令她不会不听。”

“这事儿还认这个死理干嘛啊!”苗雪萍说道,“干它就完了呗。”

“就是嘛。”唐高杰也说道,“反正女魃安全官也指定了继承人,就是林朔的女儿,有了这层关系,现在悦心妹子和林朔合力杀死它并无后顾之忧,合作还是可以谈。”

“你们会这么想,还是没看懂林朔这番举动的用意。”苗光启说道,“报仇是报仇,合作是合作,这两件事看上去一码归一码,林朔也已经把话说清楚了,可这世间的事情,本就千丝万缕,哪有那么容易就撇清的呢?

实际上林朔这一战的意义,远不止于报仇。

报仇是为了过去的事情,合作是为了眼下的事情,那未来的事情怎么办?

凡事要多想一步,此刻我们如果为了合作,就不坚持作为人类的立场了,那这种合作就是依附,也就是寄人篱下。

所以杀这头海妖并不仅仅是报仇,而是要定接下来人类与女魃安全官一脉,乃至其他九龙叛军之间的基调,这是今后世间谁主沉浮的问题。

女魃安全官现在是九龙在地表上的最强战力,那就单对单,一决高下。”

“不是,你说这么多,最后也得打赢才算啊!”苗雪萍说道,“我儿子一身能耐全在地上,这会儿跑月亮上去了,那打输了怎么办?”

苗光启淡淡反问道:“雪萍,你知道我最欣赏林朔这小子哪一点吗?”

“你欣赏林朔这事儿还用细说吗?”苗雪萍说道,“乔家孕事(限)路漫漫我看林朔的哪一点你都欣赏,只恨不是你亲生的。”

苗光启翻了翻白眼,只能自顾自地说道:“林朔这一生修行,最终目标虽然一直没有明说,可我却是心领神会的。

这是人间修行到了那个境界,自然而然会去想的一步,那就是人间三道合一。

这是修行最后的一段路,仅仅存在于理念中,却还没有人到达。

为什么这么难,除了传承见识之外,还需要有全方位的天赋支持。

所以哪怕是我和云三妹,受限于不够全面的天赋,也不过是能看得到这条路,却无法进入。

我做苗成云这个儿子,目的也在于此,云苗结合完善天赋。

只可惜我只考虑到了天赋,没考虑到性情问题。”

苗光启说到这里似是有些尴尬,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这才继续道:“而林朔我最欣赏他的,就是明明越来越强,可做事却越来越来谨慎,藏得也越来越严实。

他的这个优点,也幸亏不是我亲生的,这是像他爹。

现在就云家炼神术而言,林朔的修为只是跟我差不多,都是第六境,远不如云三妹的九境大圆满。

而我和他为什么只到这第六境不再继续往下走,不是能力达不到,而是不能再往下走了,再走就跑偏了。

云家的这条通天路,终点就是如今的九龙,亿万世界任君遨游。

这就是九龙期望我们去走的道路,到最后殊途同归,跟它们不分彼此。

所以云家炼神通天路,本就是一个大坑,云三妹已经走得太远了,她跟九龙之间,现在是就算敌对,也难以真正伤害到对方。

虚拟世界内哪怕毁天灭地,搁在地球表面上仅仅不过是一组计算数据,没有实际意义。

万事唯心,那就必然万劫不复。

云三妹现在正在做的,就在于不断精研九龙这条道路,等到非洲大陆降临,九龙开始虚拟化地球了,那她就是我们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

她云家通天路九境大圆满幻化出来的万千小世界,将是我们人类意识的容身之所,我们就会彻底变成第十龙。

而这种结果,只能说是一条万不得已的后路,并不是我和林朔要去追求的,想必也不是在座诸位的第一选择。

生而为人,就要脚踏大地,仰望星空。

所以,林朔要在月亮上诛杀这头海妖。

三道合一这条人间路,他应该已经迈出去了。

这,也是我们未来要走的道路。”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眼前的这个情况,再次让林朔确认了人世间的一个道理。

那就是不要用自己的业余爱好去挑战人家的饭碗。

更何况林家的唱歌小能手林映雪同学,其实连个票友的都算不上,家里人都不爱听她唱歌。

这情况类似一个健身房练了几年的业余爱好者,去跟林家传人比力气一样,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这头海妖女王,一旦真正开始吟唱,那动静就不能光用难听好听去评判了。

这会儿曲调的好坏已经听不出来了,人家掀桌子了。

一组极为高亢的音调响起,音波在空气上的传导如有实质,跟一道道水纹似的在空间中荡开来。

林朔人在两百多米开外,就觉得自己天灵盖一下被人给掀了,不仅耳朵里容不下其他的杂音,就连意识都恍惚了一下。

猎门总魁首知道厉害,这种音波攻击是物理层面的,神念屏障防不住。

他赶紧运起一口真龙气,用林家秘传的吞气法堵住了自己的耳膜,就跟在喜马拉雅山上防白首飞尸那样,全身上下这才好受一些,意识也清醒了。

他扭头观察了一下苗成云,发现这人神态很轻松,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事儿。

要是他双耳这会儿没流血的话,林朔还真信了他的邪。

自己和苗成云身处两百米开外尚且如此,林映雪距离海妖女王也就几十米,此刻承受的压力就可想而知。

而这时候的雄海妖们,似是受到了女王的歌声影响,眼睛已经红了,纷纷看向了林映雪,似是要把她碎尸万段。

林朔知道斗歌进行到现在,胜负已经没有悬念了。

林映雪唯一能够翻盘的点,那就是女魃安全官的意识苏醒,而这也是林朔一直在推动的事情。

只是人生在世,很多事情心里清楚归心里清楚,可真的事到临头,人的选择未必会这么去做。

猎门总魁首在狩猎一事上,大公无私了一辈子,他面冷心热,说话往往不好听,可基本上都在为他人考虑。

此次亚马逊之行,他也坚信自己能够做到,哪怕为了公义,不得不把自己的女儿送上祭坛。

局势慢慢发展,林映雪一步一步地走向鬼门关。

此时此刻,她已经一脚踏进去了,现在要么是林朔出手把她拖回来,要么是女魃安全官出手。

他心里暗叹一声,发动了神隐无间。

这个距离下的一个来回,只不过是眨眼之间。

林映雪被他带回了金字塔顶部,营救非常成功。

只是林朔心里却明白,自己只要出手,那可能已经输了。

他终究不是杨拓。

林映雪此时已经昏迷过去了,两耳跟苗成云此刻的情况一样,汩汩往外流血。

“你治一下她。”林朔对苗成云说道。

“啊?”苗公子这会儿已经耳背了。

林朔把闺女往这人怀里一塞,然后指了指自己耳朵。

苗成云似乎还是没明白什么意思,他扭头看着林朔,然后眼睛余光似是扫到了什么东西,一脸惊恐,伸手指了指林朔背后。

林朔回头一看,全身不由一个激灵。

那头海妖女王,此刻出现在了金字塔顶端祭坛的正中央,神情淡漠地看着林朔和苗成云两人。

林朔刚才是神隐无间来回,瞬移,而海妖女王从河面到祭坛中央,速度之快并不亚于林朔,而且它也同样无声无息。

它是不是也掌握了类似的空间类神通,这个问题林朔刚刚泛上心头,然后他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只见祭坛上方的空间一阵扭曲,随后无数道人影开始显现。

那是原本正在往这儿赶的一万多个女魃人,一瞬间就被这头海妖女王召唤到了身边。

此时此刻,海妖女王在祭坛中间站着,头顶上万人飞天。

看到这副场景,林朔心里也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而按说这个敌我力量对比,这头海妖女王展现出来的空间法则能力,这已经是实打实的九龙级力量,再加上一万多个人间三道尽头的女魃人,自己和苗成云已经多留无益,赶紧带着林映雪三十六计走为上才对。

可他这会儿不着急撤退,而是跟那头海妖女王四目相对。

苗成云看着天上这一万多女魃人,心理素质显然没林朔这么好,这会儿苗公子横抱着昏迷过去的林映雪说道:“林朔,你再不带我们走,我可要开死门了啊!”

林朔一巴掌拍在自己这傻兄弟的肩头,摇了摇头。

于此同时,林朔和苗成云身边一阵清风掠过,苏宗翰背着妹妹林映月出现了。

林家老二放下脖子上的妹妹,然后牵着妹妹的手,两人走到了林朔身前,站到了海妖女王跟林朔之间。

“你俩干嘛呢?”苗成云叫道,“大人的事儿小孩少管,赶紧回家去!”

苏宗翰和林映月同时回过头来,两小孩也没说话,就这么看了苗成云一眼,苗公子这就乖乖闭嘴了。

因为两人回望这一眼的时候,苏宗翰双目里燃起青色火焰,林映月两眼燃起紫色火焰。

一青一紫的光芒一闪而过,这就相当于亮身份了。

而众人对面的海妖女王,双眼也从原本的琥珀色变成了金色,光芒四射。

它看着苏宗翰和林映月,口吐人言道:“你们想干什么?”

苏宗翰说道:“老安,你很厉害,连我都骗过了。我一直以为林映雪才是你的躯壳,结果你跑这儿诈胡来了。”

“谁是老安?”海妖女王说道。

“你啊,女魃安全官。”苏宗翰说道,“我俩斗了几万年,现在装作不认识我有意思吗?”

“不要这么自作多情,我跟你没那么熟。”海妖女王说道,“而且现在这个局势,无论是你还是你身边的后土族小丫头,都没有资格跟我谈,你俩闪一边去,我要跟林家传人说话。”

“我也没打算跟你谈什么。”苏宗翰说道,“我只是要提醒你,你刚才召唤这些部下的时候,用得是九龙级的神通,这已经违反的九龙协定。”

说完这番话,苏宗翰就领着妹妹来到了林朔身边,轻声道:“爹,我知道这家伙是杀害爷爷的凶手,不过你要冷静。”

林朔淡淡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我要是不冷静,这会儿就一巴掌扇你脸上了,你现在很出息,自己离家出走不算,还带上了妹妹。”

“爹,我出走跟他没关系,我是自己出走的。”林映月奶声奶气地说道,“我俩这是属于汇合了。”

“一边玩儿去。”林朔瞪了一眼。

“哦。”

“哎林朔我到底开不开死门乔家孕事(限)路漫漫?”苗成云又问道。

“你也一边玩儿去,还嫌这儿不够乱似的。”林朔翻了翻白眼。

乔家孕事(限)路漫漫,

打发了身边这几个捣乱的,林朔往前走了几步,迎着海妖女王的目光,说道:“趁我还没动手,你想说什么尽管说,我听着就是了。”

“好,我知道我跟你的仇怨用言语化不开,我也没打算这么做,回头我们是生是死各凭本事。”海妖女王说道,“在此之前,林家传人,我要给你一笔买卖,你敢不敢接?”

“什么买卖?”林朔问道。

“狩猎九龙。”

……

此时的昆仑园区内,会议室里是一片哗然。

绝大多数人都没跟上前方的形势,一听海妖女王身为女魃安全官,居然提出要狩猎九龙,这就跟炸了锅似的。

“这是什么情况?”苗雪萍看着苗光启问道。

苗光启用指节轻轻翘着桌面,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微微笑道:“确实有点儿小意外,不过事情总算是进入了我之前预想的轨道。”

“这叫小意外啊?”陈天罡说道,“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道理还不明显嘛。”苗光启说道,“刚才杨拓也说了,文明有两种形态,一种收敛一种扩张,这也是文明发展的两种终极选择。

九龙早先都是扩张的,后来迫于各种情况,不得不收敛。

于是有些人会安于现状,而有些人则会想着恢复往日荣光。

九龙内部的分歧也由此而来,而在如今的九龙内部,收敛形态是主流思想。

以女魃文明为例,三巨头中有两个是主张收敛的,分别是构建官和巡视官,只有一个是主张扩张的,那就是女魃安全官,也就是大家眼前的这头海妖女王。

这是九龙内部的主要矛盾,而且双方力量并不对等,安全官处于绝对弱势,也就只能去寻求外援。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存在于女魃文明中,天师后土、包括其他九龙也同样如此。

这才造成林家的这些儿女,一个个都另有身份的局面,它们都在利用人类的亲情血脉关系,跟林朔进行一定程度的捆绑,寻求合作的可能。

而这些人,可以看做是九龙这些虚拟的收敛文明的叛军。

从人类的立场而言,要想破九龙的这个局,光凭人类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因为我们对宇宙规则的理解没到人家九龙的份上。

所以我们也必须要跟这些叛军展开合作。

只是眼下嘛,从林家老二和海妖女王的对话中可以看出来,这些叛军彼此之间是不信任的。

因为还没有明着反叛,一旦对方回去通风报信,自己多年经营就会毁于一旦。

所以之前的种种,多方都处于一种试探的阶段,形势也因此波谲云诡让人看不透。

不过现在女魃安全官居然把这笔买卖明着说出来了,那就拨云见日了,而且也应该是形势所迫,它不得不明着发动反叛了。”

“那既然如此,我男人为什么会死呢?”苗雪萍问道,“女魃安全官不是要跟人类合作吗?”

“因为它不能过早暴露意图,而一条人命在它心目中,又是没什么分量的。 ”苗光启说道,“而现在,就轮到林朔教教它,这条人命到底有多重了。”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