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的神官消失的帽子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不同于昌修郡,玉凤郡乃是大郡,人口众多,商贸兴盛,甚至可与州府所在地比肩,有着诸多的凡人势力。

乃至。

修仙世家。

郡守府。

燕北回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心神不宁。

作为没有修行天赋的凡人,不同于普通百姓,身具高位的他早早就已接触到修行界的存在,且与其中某些人有些关系。

身为朝廷命官,他不仅需要处理好郡城百姓民生,更需在诸多势力中寻找一个平衡点,这才是为官之难。

江湖势力还好说。

有着朝廷背书,大军坐镇,江湖门派还不敢肆意妄为。

但那些修仙者不一样。

莫说他一位区区郡守,就算是朝廷,二百年前不也是因为得罪了某人,而彻底改朝换代,根本不敢得罪。

“十日前,悬明寺停放的几十具尸体消失不见,疑似被人盗走炼尸。”

“七日前,先天武者奔雷手郭升的两个孙女外出游玩,不知所踪,根据我们得到的线索,极有可能涉及到合欢宗。”

“前日,毒狼帮上上下下六十余人,被人发现死于城外庄寨,所有人的精血被吞噬一空,似有邪道修士杀人炼法。”

“……”

下属禀报着消息,屋内的气氛也越来越凝重。

“半个月!”

燕北回无奈轻叹:

“这才不过半个月的功夫,郡城附近竟然出了那么多事,往常一年半载都未必能有这么热闹。”

“缉法司的后悔的神官消失的帽子人怎么说?”

朝廷也有专门处理这等事的组织,其中有重金聘请的山野散修,也有自己培养的高手。

实则。

现今皇室,就是一个修行世家,且道基老祖尚在,坐镇京城。

不仅如此。

缉法司背后站着的是真正的仙门,也是因此,世间虽有邪魔妖道为祸,整体却保持稳定。

“他们说,最近城内有人在主持召开一次仙坊。”

下人拱手,回道:

“这次坊市吸引了不少邪道,所以最近才会有这么多乱子,预计仙坊一个月后关闭。”

“一个月后?”

燕北回嘴角抽搐。

这才过去半个月,就已乱成这样。

一个月后,玉凤郡还不知怎么样,但不管到时如何,自己这个郡守大人肯定是做到头了。

轻叹一声,他无奈点头: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待到厅内空无一人,燕北回沉吟良久,才下定决心,唤人叫了马车,悄悄驶往城外。

城南有处青瓷庵。

庵主静虚师太,俗家姓名唤作燕如烟,是燕北回亲生的女儿,同时也是一位修仙者。

如无必要,燕北回不想到这儿来。

女儿拥有修行天赋,燕家沾光不少,甚至就连他这个郡守的位置,都有不少的关系。

但他曾在女儿眼中,看到过不屑、嫌弃。

这等眼神,如针刺心。

即使燕北回焚香沐浴,三日不食荤腥,在女儿的眼中似乎也是一个满身浊气的俗物。

仙、凡有别。

他早在三十年前,就已明白。

“父亲大人。”

对于燕北回的到访,燕如烟也略有诧异,客客气气施礼见过之后,问明来意,点头道:

“确实。”

“坊市设在富源街,我正要通知父亲,过段时间最好在那附近设下封锁,禁止凡人靠近。”

“是。”燕北回面露讪讪。

女儿对自己说话,却要用通知,这让他有些不自在,当下稳了稳情绪,小心翼翼开口:

“那些邪道……”

“父亲慎言。”燕如烟面色一沉,道:

“不过是修行之法有所不同罢了,修的都是大道,正邪之分也只是我们修行者所言。”

“您,最好不要乱说,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是,是。”燕北回越发浑身难受,道:

“那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那些人最近安生一些,不然我这郡守的位置怕也到头了。”

“不过是区区一个郡守而已,没了也就没了,有什么好值当的。”燕如烟面泛不悦,想了想,道:

“我会试试的,完全没有自不可能,但有我出面的话,应该会有一些朋友卖个面子。”

“那就好,那就好。”

燕北回松了口气。

他知道自家女儿天赋不错,而且拜了名师,但具体如何却不清楚,只知道背景不小。

以前自己家族招惹的麻烦,不论大小,只要说了而对方愿意帮忙,就没有做不成的。

似乎在修仙界,面子不小。

“我也是没有办法。”

燕北回稍稍透露心思:

“家里还有你奶奶、叔伯,几房兄弟,如果没有郡守这个位置,以后的日子还不知怎么过。”

“我明白。”

燕如烟闭眼,神情冷漠,似乎作为凡人的如烟已然消失不见,唯有追求大道的静虚师太。

唉!

燕北回心中轻叹,再次看了眼与其母有几分相像的容貌,起身站起,拱手就要告辞。

就在这时。

“前辈。”

一个带有些许颤抖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这里的静虚师太交游广阔,您如果想要找人的话,寻她最好,晚辈委实不知道单恶的下路。”

嗯?

燕北回回头,燕如烟睁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人一犬踏步入殿。

人,面容憔悴、眼带沧桑、头发灰白,相貌平平无奇;犬,骨瘦嶙峋,毛发暗淡无光。

在一人一犬旁边,跟着位身材高瘦、面容阴翳,似瑟瑟发抖、声音带颤的黑衣男子。

“平道友?”

燕如烟眸泛讶异,在黑衣男子身上微顿,落在来人身上:

“阁下是……”

“我来找人。”莫求淡然开口,同时屈指轻弹,身旁‘平道友’的身躯陡然崩裂开来。

“噗!”

血肉碎裂,阴魂拘锁。

一股无形之力凭空而生,把那血肉吞噬的一干二净,就连厉声惨叫的阴魂也不放过。

燕如烟面色一白,猛然站起。

她想后退,却发现自己竟是难以动弹,面色越发显得难看,眼中甚至浮现绝望之意。

‘平道友’是她的旧识,相交十余年,有着炼气七层的修为。

修为、实力虽然略逊于她,却也相差不大,现如今却被人一指点杀,就连魂魄都未能逃离。

刚才,平道友称呼此人为前辈?

“咕噜……”

燕如烟咽喉滚动,强行压下欲要催动法器的念头,小心翼翼开口:

“前辈,要找什么人?”

“单恶。”莫求开口:

“或者是他的师傅尹彤。”

“单恶?”燕如烟微愣:

“前辈找他,有何事?”

“嗯?”

莫求垂眼看来。

“是晚辈多嘴了。”冰冷杀机如有实质,让燕如烟面颊抽动,身躯更是止不住发颤,道:

“几年前,单道友……单恶曾来过玉凤郡一次,但最近两年,晚辈也未曾碰到过他。”

“是吗?”莫求声音淡漠:

“刚才那人,就是因为没了用处,才被我所杀。”

“我有用,我有用!”

燕如烟声音一提,急急道:

“这两年我虽然没见过单恶,却知道他师弟在哪,而且最近仙坊即将召开,他很可能会来。”

为了活命,她拼命转动脑汁。

“单恶还有一个心上人,是合欢宗的蓝仙子,蓝仙子前几日还来过我这里,通过她也能找到单恶!”

“嗯。”

莫求缓缓点头:

“带我去见他的师弟和心上人。”

“这……”

燕如烟张了张嘴,见莫求眼眉微动,急急道:

“晚辈这就带您去。”

“嗯。”莫求缓缓点头:

“不要在我面前耍小心思,我只是懒得理会,不代表不会介意,若不然,刚才那人就是你的下场。”

“不敢,不敢。”

燕如烟面色惨白,垂首应是,又道: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晚辈

后悔的神官消失的帽子 小说全文、

燕如烟,法号静虚,乃玉龙山庄道基仙修云璃的三弟子。”

“呵……”

莫求面无表情扫了她一眼:

“我姓莫。”

至于什么玉龙山庄,道基仙修云璃,他根本懒得理会,现今他只想见到秦清蓉的尸身。

在此之前。

谁拦,

杀谁!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这么多年,莫求经历种种,也曾杀人无数、满手鲜血,期间不乏残忍手段,但从未特意为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是他一向做人默许的原则。

但可惜。

别人的原则,似乎往往要比他低,这让他很吃亏。

往常,莫求并不在意,即使因他人生出的些许怒意,也会转瞬压下,眼不见心不烦。

而今天。

积蓄数百年的压抑,被有意释放。

心中翻涌的杀机如有实质,化作狰狞凶兽,肆无忌惮宣泄,且以残忍手段折磨虐杀。

卢家。

百年豪门。

一朝化为血肉场。

法眼映照下,无不可杀之人!

鲜血,

刺目猩红。

…………

灵素派。

第十七代掌门董明德端坐大殿正中,面色肃穆,眼神凝重,浑身精气神也已尽数绷紧。

“怎么样了?”

他未曾发觉,自己的声音带着轻颤,还有那压制不住的恐惧。

“回掌门。”一人面色发白,在殿下拱手:

“据我们打探到的消息,陆家包括仆从在内上上下下三百余人,仅剩些许孩童尚在。”

“其他的人……”

回话之人咽喉滚动,颤声道:

“全都死了!”

“不只是死了那么简单。”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闷声开口:

“我远远的看了一眼,卢家人死的时候,无不饱受折磨,有些人乃至哭着求死而不可得。”

“剥皮、剔骨、火燎、寒冰……”

“那庄园里,宛如十八层地狱!”

饶是老者身为医者,见多了被病痛折磨的病人,此番提及所见,竟也是目露惊恐之色。

“是啊!”

一人点头:

“那人似乎有什么手段,即使把人斩成碎肉,如若不得允许,竟也死不成,苦苦哀嚎。”

“简直是……”

“魔鬼!”

场中一静。

偌大大殿,突然人人禁声,似乎连隐隐约约提及那个存在,都成了默许的一种忌讳。

[

后悔的神官消失的帽子 小说全文、

标签:p标签]“卢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沉默片刻,董明德才涩声开口,问出事情的关键所在,却也清楚自己不会得到答案:

“他……”

“会不会波及到我们灵素派?”

郡城百姓,大多把卢家当做本地的一个豪门,至多权势不小,却远不能与灵素派相比。

但在场众人却都知道。

卢家背后,可是有着‘仙师’存在。

若非碍于灵素派三百多年积累的声望,交游之广阔,卢家甚至都懒得卖他们的面子。

而且卢家是低调,实力却丝毫不弱。

至少有三位先天坐镇,很可能还有一件法器,就算是一些‘仙师’,有时候也要卖个面子。

但就是这等存在,却在短短半日之间,彻底烟消云散。

他们得罪了谁?

不论是谁,

都是灵素派得罪不起的存在!

“报!”

陡然,一个焦急且带有惊恐之意的喝声自殿外响起,随即一位后天武者匆匆奔入大殿:

“那……那人来了!”

“谁?”

“那个人?”

“怎么会?”

询问声只是一瞬,下一刻在场所有人,面色都是齐刷刷变的惨白。

卢家的情况,他们就算没有亲眼见到,也有所耳闻,此番齐聚此地,就是想求个安心。

不曾想……

冷!

阴森死寂。

陡然,一股阴风飘入大殿。

明明烈日高悬,此即却如天地陡暗一般,伸手不见五指,唯见有一人、一犬迈步行入大殿。

一人一犬之后,

是数百阴魂!

卢老爷子、二房夫妇、卢望等先天,乃至卢家年轻一辈。

他们一个个身形虚幻,面色呆滞,如行尸走肉又如被人拘了魂魄,轻飘飘涌入大殿。

数百阴魂,飘散四周。

细细看去,他们即使已经身死,竟依旧遭受着种种折磨,只不过悲嚎声再也无人听见。

“哒哒……”

殿内,又如牙关打颤,更有人直接大小便失禁,一股怪味弥漫开来。

“灵素派?”

莫求抬手,满是猩红杀意的眼中浮现一丝清明,他环视周遭,声音中似有些许感慨:

“三百年,竟然还在,可惜物是人非。”

“前……前辈。”

董明德颤颤巍巍从座椅上站起,强撑着身子才没能跪下:

“您认识我派先祖?”

面对这等人物,他心中根本提不起丝毫的抵抗之意,只求对方能手下留情,最好不要动杀机。

“先祖……”

莫求的视线掠过重重屋舍,落入灵素派后方的庙祠,最上方的牌位赫然刻着董夕舟。

眼神微动,他眼中猩红悄然散去,慢声道:

“三十多年前,附近出现了一位天尸宗的女修,名曰尹彤,她来你们灵素派做什么?”

经由搜魂,叶氏姐妹、陆家人知道的消息,他也一清二楚。

不过毕竟经过了三十多年,极少有人记得当时,而且‘仙师’之间的事常人也难以接触。

只得了一个尹彤的名字,和几个真假难辨的消息。

“女修?”

“尹彤?”

闻言,董明德的面色再次变的极其难看,眼神甚至闪过一丝愤恨。

不止他。

殿中不少人心头都升起异样。

这等情绪,自瞒不过莫求的感知。

“看来你们记得。”

“不敢欺瞒前辈。”董明德拱手,道:

“灵素派上任掌门,和董某之父,就命丧那位之手,只因为她需要合适的肉身炼尸。”

在高高在上的‘仙师’眼中,普通人眼中高大上的灵素派,也不过是他们的饵食罢了。

就如现在。

同样是身不由己。

思及此处,董明德不由心生悲凉。

莫求面色不变,淡淡道:

“你们有没有她的线索?”

“前辈。”董明德苦笑:

“那等存在,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等岂能接触的到,而且也不想接触,唯恐避之不及。”

莫求眯眼,音带不悦:

“看在曾经故后悔的神官消失的帽子人的份上,我不想朝你们动手,我只想知道,如何才能找得到这尹彤?”

区区凡人心机,岂能瞒得过他。

董明德面色一僵。

被对方双眼直视,他就如被人看透了一般,当即收起心中的小心思,恭恭敬敬开口:

“前辈请赎罪,董某也只是不想招惹麻烦。”

“那尹彤仙师身在何方董某不知,也从未想过要为宗门长辈报仇,但有一人却知道。”

他拱了拱手,道:

“那人名叫‘单恶’,据说师从尹彤仙师,前几年,这位单恶仙师曾在玉凤郡出现过。”

“单恶……”莫求缓缓垂首:

“我明白了。”

话音刚落,暖阳日光已然洒落。

场中的阴魂、人、犬消失不见,殿中众人一脸茫然,彼此面面相觑,都是惊喜交加。

“掌门。”

一人拱手:

“看样子那人放过我们了,不知掌门说了什么,他竟然愿意离开。”

“是啊,是啊!”

“那人好凶恶,杀人之后竟然还夺魂,就连魂魄都不放过,死在他手里可是真的惨。”

“慎言!”

有人急忙提醒,同时道:

“依我看,卢家这些年一直做着见不得光的买卖,人人皆非善类,也活该遭此一劫。”

“那位……”

“是在替天行道!”

“唔……”董明德则是眼神闪动:

“你们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没有。”殿中老者摇头:

“当时我们听不到丝毫声音,六识几乎尽数蒙蔽,掌门说了什么?”

他好奇问道。

“没,没什么。”董明德摇头,面露沉思:

“今日之事,谁也不要对外提及,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知道了没有?”

“是!”

“是,掌门!”

众人连连应是。

对于这等恐怖的存在,他们唯恐避之不及,自不会多说。

董明德点头,又陷入沉思。

听来人的话音,似乎认识灵素派三百年前的前辈,那岂不是说他最少也已活了三百年?

三百多岁……

他身为灵素派掌门,也曾接触过‘仙师’,自也清楚,普通的仙师寿元其实并不长。

就算是那传闻中的道基仙师,似乎也仅有三百之寿。

三百多年,

乃至活的更久,来人到底是何修为?

念头转动,他又急急摇头。

不论如何,这等人灵素派都招惹不起,还是不要多想为妙。

…………

离开灵素派后,莫求未做停留,身裹阴风直扑玉凤郡而去。

在他的身周,数百阴魂环绕,如若开了灵窍,更是能听到阴魂饱受折磨的无尽哀嚎。

如此折磨卢家人,宣泄怒火,是原因之一。

其次。

则是养兵法。

得自玉阙金章,来自天庭斗部的养兵法,入门几乎没有限制,可高、也可低,上限同样难以企及。

修行之始,

需见血,需杀戮。

这也符合斗部这个名字。

以生灵活物血祭,辅以原有兵刃,经由秘法,蕴养出独属于自己的神兵。

若想让神兵一开始的品阶就足够高,需要上等兵器,并佐以强悍生灵的鲜血来血祭开锋。

兵器,莫求有不少。

此番为了提高品阶,他甚至直接把五色神刀、斩灵飞刀和手中的诡异镰刀这等重宝齐齐投入其中。

而血祭,质量不够唯有数量来凑。

卢家数百人,只是开始,为了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为了蕴养出足够高品质的神兵。

莫求不介意大开杀戒!

即使修为还未完全恢复,且有诸多累赘,以金丹宗师的速度,去往另一郡城也无需多久。

不多时。

玉凤郡已是近在眼前。

而随身数百阴魂,也被夺天诀、养兵法尽数吞噬,化为神兵资粮。

在他的丹田之中,丹火托举之上,一团诸多法宝所化而成的金属液体正自缓缓蠕动,内里神兵渐渐成型。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