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111和119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族老们息怒,周家这头也是有难处的,”白善叹息一声道:“周家现在看着兴盛,但您也看到了,人口众多,看上去再大的家业,摊到子孙们手上就没有多少了。”

夏家族老抬头去看对面乌泱泱的周家人,默然不语。平常富户人家,看着还算富贵,可一旦分家,一份家业分成两三份,那富户也能变贫户,更不要说周家有这么多儿子孙子了。

白善继续道:“您再看我们七里村里的人,以及其他村里和周家沾亲带故的人家了,那是能帮的,周家都尽力帮了,种新稻种新麦种时,不管外头卖什么价,给乡邻和亲戚们的永远是最低的价格,不说赚钱,只不赔钱就可以了。”

“种植药材,凡是找到周家门上来的,求种子给种子,求方法教方法,可以说是尽心尽力,”白善继续道:“还有周四哥手里的商队,需要人手时,那也是优先从村里和亲戚间选择,这样的帮忙之下,要说周家的家底有多丰厚是不可能的,不过是带着大家一起致富罢了。”

“但过日子也讲究一个顺心畅意,不然帮了忙还受气,那这日子也过得太憋屈了,”白善指着一直低头发呆的老周头道:“我岳父大人自

魔道祖师111和119 完整版/

昨天回来后便闷闷不乐的。章家和我们周家的恩怨不是秘密,可以说是众所周知的。”

“但就是这样,昨天我这几个舅兄依旧客客气气的把人迎进门,本来是想着,到底是亲戚,人都求到门上来了,在允许的范围内帮一帮也没啥,可章家这几位表兄表侄儿的要求也太过分了。”白善道:“我岳父本来就不太高兴接济章家,这样一闹,再接济,他心里更不高兴了,我想,换做你们任何一人也会不高兴吧?”

也是,说是亲戚,两家却闹得跟仇人差不多了,谁家愿意接济仇人?

“但这只是其中之一,最主要还是在于我们周家的前程上,”白善道:“周家和章家不和,看现今表哥表侄儿们的样子也知道,就是接了好处也不会感激的;而拿不到好处一定会怨怼。”

“周家现在好几个孙子在外头当官,官声很重要,两家要是不断亲,章家在外头随便说两句,周家的名声便受妨碍,我那几个侄儿的前程就受到了影响。”

“两家关系本就不好,若因此结仇,那便有可能成为两族的仇怨。”白善道:“姻亲不仅是两家的,也是两个家族的,断亲,断亲,却断不掉血缘,也断不掉已有的感情,难道将来在外遇见,我和满宝敢不叫族老一声舅公吗?”

章家的族老们心中一动,这是说断了和章三郎一家的亲,但周氏一族和章氏一族的关系并不会受此影响。

“这……”章家的人面面相觑,迟疑起来。

周村长道:“章家舅公啊,几个村子都互相通婚,谁家不扯上一点儿关系?这断亲也只是断金叔和他外祖一家的亲,并不是两个家族的。我们村里的大宏,那不就是取的你们村里的章家三娘吗?难道这头金叔和他外祖家断亲,他们两家也断亲不成?”

章家:“那自然是不能够的。”

周村长叹息道:“本来事情不至于闹成这样的,就跟我们姑爷说的一样,两家十多年不来往了,我们乡下地方没那么多讲究,血缘到了立重他们这一辈上也淡了许多,大街上遇见孩子们都未必能认出人来,但人言可畏啊。”

“我们周家这头有人当官,金叔又还活着,血缘关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他们要是在外面宣扬些什么,就算外头的人不信,流言起来,立重几个的官也当得不安稳。”周村长道:“我们周氏只有这几个出息的后辈,断他们的前程,那就是断我们整个周氏的前程,整个七里村的人都不能答应。”

周氏的族老们道:“不错,老伙计,现在这只是两家的矛盾,真闹到影响立重他们前程的份上,那就是两个家族,两个村子的事了!”

章家族老们对视一眼,章三郎见状,大叫道:“叔祖,您别听他们的,我们两家真断亲,将来他们家还能帮我们?”

“就算两家不断亲,他们也不会帮你们的,”白善道:“就凭当年你家在我小岳父葬礼上闹的那一场,你觉得两家还有情谊在?至于其他亲戚……”

白善看向章家族老,“亲戚便是亲戚,亲疏远近我岳父和舅兄们心中都有数,至于帮扶,其实是相互的,您看我们村里的情况就知道了,也不是谁找上门来我们都会帮忙的,力所能及,且又不违背律法和自己的利益情况下。”

周四郎趁机道:“没错,舅公,大家都是亲戚,我们往日虽没怎么往来,但也没仇怨,亲戚之间,只要合适,互相帮衬是应魔道祖师111和119该的。”

章三郎大急:“叔祖……”

“我早就想说你们了,”章家族老脸色一沉道:“你们家这些年在村子里闹的那些事还不够多吗?现在年景多好啊,有田有地,粮种也比以前高产,只要勤勉一些,谁能把日子过得跟你们似的?”

“竟然还跑到亲戚家里打秋风,简直是把我们章家的脸都丢尽了。。”章家族老沉着脸道:“既然亲家都这么说了,两家又多年不来往,那便断亲吧。”

“不行!”章三郎大叫道:“表叔还在呢,我爷爷可是他秦舅舅,我爹也还在,他们两个是亲表兄弟,怎么能断亲?”

“亲生父子都能断亲,表亲为什么不行?”章家族老厉声道:“难道还让你们家拖着整个章家结仇吗?”

“呸,分明是你们看上了周家给的好处,别以为我没听出来,刚才周四郎说了要帮衬你们,”章三郎暴跳如雷,“嫁到周家的是我大姑奶奶,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就是好处也该落在我家头上!”

白善无言,不由道:“三表哥慎言,什么好处不好处的,周家也只是农户而已,这就和村子里互相帮衬着收稻谷一样,看的是交情,可不是那表了好几代的血缘。”

喜欢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请大家收藏:

老周头道:“不让他来,还能让谁来?全村最有学识的就是他,在七里村,谁家不跟我家沾亲带故?要说徇私,谁来也不合适,只能去衙门了。”

一听说去衙门,不说章家的人,周家这边都不是很乐意,谁没事儿喜欢往衙门跑呀?

两边都沉默下来,老周头便直接定下道:“就让姑爷做这个主持人了。”

白善等了一下,见无人反对,便笑道:“既然两边都答应,那小子便托大一回。”

周满和殷或悄悄站在了周家人群之后,八头给他们两个拿了两块木头墩子,小声道:“没有凳子和椅子了。”

周满也不嫌弃,就坐在木头墩子上。

殷或低头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坐下。

白善则站在了两家之间的上首,开口道:“周章两家是姻亲,亦是血亲,按说应该守望相助,互帮互利才是大道。”

[标签:p魔道祖师111和119标签]“对对对,就是这个理,”章三郎立即应和道:“但他们家不知道这个理,富贵便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只是上门求帮个忙都不肯,还打人!”

围观的村民们“吁”的一声,有人趴在围墙上道:“章三郎,谁说金叔家忘记穷亲戚的?我们可都是穷亲戚,我们就没被忘。”

周围一片应和声,白善伸手止住他们的话,问道:“不知你说的求帮个忙,是想让周家帮什么忙?”

章三郎想到昨天招供出来的话,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道:“就是,就是想和周四郎求个差事,他不是有商队在外头走商吗?”

白善问:“除此外还有吗?”

章三郎咽着口水没说话。

白善问道:“我记得周章两家有十多年不来往了吧?最后一次还是我们才七八岁的时候?这中间有过礼节来往吗?”

周大郎代表周家这边回话道:“没有。”

他道:“这十多年来,章家的婚丧嫁娶不曾请过我们周家,我们周家也不曾请过章家。”

白善:“时隔十几年上门一次的亲戚,不知昨日章家上门几人,提了什么礼物?”

周大郎回道:“八人,都在这儿了,空手上门。”

“胡,胡说,我们提了礼的。”

“哦,”周大郎似乎才想起来的样子,转身进厨房拿出一个小袋子来丢在地上,“带了这个袋子来,落在我们家了,袋子绑着,我们也不好打开看,所以不知道是什么。”

“这不会就是你们提上门的礼物吧?”周四郎撸起袖子道:“我打开看看。”

于是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袋子,露出来给众人看,“真是好大一份礼啊。”

里面一谷子,周四郎啧啧道:“这是在我家用迎客饭,还得先把谷子碾成米才行啊。”

周二郎就瞪了他一眼,训斥道:“胡说些啥,谁家的迎客饭是用客人带来的谷子做的?我们家再不济,迎客用的米还是有的。”

章家那一头涨红了脸,族老们不由打圆场道:“的确是他们不懂事,几个年轻后生,不知礼数闹了笑话,但大家都是亲戚,多多宽容。”

周四郎张嘴就要反驳,被白善一个眼神盯住,只能按捺下来。

白善冲章家的族老微微颔首,继续问道:“客人们上门,不知都说了些什么话?”

他笑道:“昨天他们打架时我便问过章家几位表哥和表侄儿,还让人记录下来。。”

他从怀中拿出几张纸来展开给众人看,然后分成两份给两边的人看,“不过他们的记性可能没有周四哥的好,或许还有错漏,不如再请周四哥回忆一番?”

周四郎兴奋起来,他口才好,走南闯北,回来后必要给家里孩子学一遍外面的见闻,对这种事熟得很。

昨日章家的人是被审问,问一句答一句,干巴巴的,哪里比得上周四郎绘声绘色的叙述精彩?

他还上手表演呢,把八人演得是活灵活现。

围观的人看得津津有味,章家人,包括族老在内,却是脸都青了。

这下可真是太丢人了,连一向理直气壮,认为自己没错的章三郎几个脸都有些红。

“你,你们这是污蔑!”

“对,是污蔑,我们昨天可没有这样。”

“不是污蔑,昨天我看到了,”趴在围墙上的一人道:“我昨天正好割稻谷回来,路过金叔家门口都看到了,他们就是这样的。”

“你是七里村人,自然向着周家了,而且你就姓周。”

白善抬手止住他们的争吵,并不较真这件事是对是错,“虽说一家姓周,一家姓章,但他们家和你们家是一样的,都是岳父家的亲戚,为何两家亲戚对岳父家的认识完全不一样呢?”

“何止两家啊,这是我们七里村所有亲戚都和章家的不一样。”

白善看向章家的族老,“族老们,两家的关系如何彼此心中都是有数的,昨日的事大家也听得差不多了,不知族老们如何评断?”

“还能怎么断?”一人道:“不过是亲戚间的一些

魔道祖师111和119 完整版/

口角,各回各家,各找各娘就是。”

章家的族老起身要离开,章三郎不乐意了,叫道:“那我们就白挨揍了?昨天还被关了一晚上。”

“那你们还想怎么样?看你们身上也干干净净的没伤,昨天也就推了你们两把,你们也没少还手。”

白善也拦住章家的族老,“周家这边也同样有话说。”

他道:“按说,周家和章家的关系到这一代已经淡了许多,亲戚嘛,不似父母兄弟这样的至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它是走动得少了,关系便淡了。”

“但周家依旧要明着说一声,周家和章家断亲吧。”

“你说什么?”章家族老瞪大眼,脸一下沉下来,“这是什么意思?就为这么点儿事就要两家断亲?”

周家的族老道:“两家之前十多年不来往,和断亲也没差别。”

“既然觉得没差别,那以后就和之前一样不来往,当做断亲就行,怎么,现在你们周家还想白纸黑字写下来不成?”章家族老怒道:“你们也别太过分了。”

喜欢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