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韩总?去哪?”

“叫韩哥吧。”

“恩……韩哥去哪?”

车上,韩为揉揉头,最近事是多。金小曼把自己让给齐焰迪了,结果齐焰迪留在荣骅那里。

明天就要开拍两档选秀综艺了,回去休息吧。

“随便……回家。”

“额……好。”

小梅答应的有点不痛快,韩为疑惑:“怎么了?有事?”

小梅犹豫没说话,倒是刘元替她说了:“她弟弟被放出来了,现在该收尾了。”

“我差点忘了。”

韩为对着小梅:“那就……人在哪呢?”

小梅低头:“在公司,建华保镖公司。”

“过去。”

韩为挥手示意,刘元开车往回走。抵达的时候,徐建超尤华也还在。看到韩为带着小梅和刘元来了,也正常。

此刻小梅父母都蔫了,而小梅的弟弟也蹲在那里不说话。

看到韩为来都下意识后退,但是看到小梅目光带着一丝期待。

“看她没用。”

韩为坐下指着小梅父母,小梅也被丁雨诗拉走了。

韩为看着两人:“她那个性格还有身份地位都是需要被支配的,能让谁为她做决定?现在这里我说了算,你们经历一遭也明白了吧?这不是你们的小县城。”

小梅父母面面相觑,韩为脸色终于变了,嗤笑指着两人:“你们还好意思来我这里闹?!你们今天有的钱都是我让丁雨诗给你们的。结果怎么着?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过来跟我炸毛扎刺?!不知道天高地厚水深水浅。”

小梅不说话,丁雨诗也好像看陌生人似的看着两人。

尤华开口:“好了,和他们废什么话?现在怎么做?”

韩为看着徐建超:“你什么朋友,好使么?能吓唬住吧?”

徐建超开口:“不是吓唬,我真有朋友在那个系统。只是目前人家没告可以装不知道。但是想告随时可以,已经先提前录了口供留了案底,这里面的事好弄。”

韩为恩了一声,对着小梅父母:“以后怎么做?你们自己说,别好像我逼你们。不过懂点事知道吗?”

小梅父亲看着小梅,开口道:“小梅,你看弟弟份上……”

“那就让他进去吧。”

韩为直接打断:“进去之后谁也不用看谁了。”

“别啊!!”

小梅母亲拽着儿子抱着不让人动,哭嚎着开口:“小梅你真狠心……你就这么……”

“我特么的!!”

韩为最近累也有点烦躁,明天还有事。起身对着几人:“还说搞定了!真是……”

转身直接就要走。

徐建超和尤华脸色也不好看,推门叫人要进来。

几人好像看起来是受到教训了,只是没当着韩为和小梅的面。

“不用!!我们不用了!!”

小梅父亲也护着自己老婆和儿子,叫着拒绝。

“阿为。”

突然丁雨诗叫住他,往外走的韩为回头倒是强忍着不耐烦停下。丁雨诗抱着啜泣的小梅,对着两人开口:“这样,我提个方案,不行我就不管了。”

两人寄希望于丁雨诗,丁雨诗开口:“我算是你们收养的,所以可以断绝关系。但是小梅是血亲,这一点不行。不过你们也看到阿为的本事了,以后小梅会按月给你们把生活费打进卡里。会严格按照法定的数额给,不过如同阿为说的,你们懂点事就当没这个女儿了,以后再有任何问题,除非你俩去世,否则不要麻烦小梅,不要找她,不要打电话,如果让我知道一次你们又骚扰她……”

“不会了!不会了!!”

两人都赶忙答应,但是却殷切看着丁雨诗。因为是知道对方有后话。难听的说前面,后面自然就是要解决。

“而至于对方讹钱。”

丁雨诗示意:“我也会让阿为帮忙去找人带你们回去摆平。条件就是我刚刚说的,还有!”

丁雨诗指着两人:“你们最好不要抱着一种心理,觉得先答应下来。把胡青明的事解决以后再继续找机会去麻烦小梅。她有多大本事你们知道的,无非也就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过来打工。看我面子阿为才帮忙。”

“我们不会!!”

“我不信!”

对方再次开口,但这次丁雨诗打断:“现在你们要是答应,就想办法让我信。我不提要求了,我要是一直不信,我也不帮你们。”

拉着韩为坐在椅子上,靠在韩为身边:“你们自己想吧。”

询问韩为:“这么处理行吗?”

韩为无所谓,不过看着小梅:“你觉得呢?”

示意丁雨诗:“你就这么做主把小梅从她原生家庭剥离出来?你也说你是收养的无所谓,她到底是亲生的。”

丁雨诗看着小梅:“你决定吧。不是我要拆开,但你自己从小看到我的遭遇,现在自己也有这样的遭遇。就算回归家庭,以后你的人生会是什么样?我是遇到阿为,我逃出来了。你呢?”

小梅抹着眼泪摇头,韩为对着尤华:“法律真的不支持血亲子女脱离关系?”

尤华无奈:“问过法务了。血亲是天然的,不能脱离。”

看着两人:“签字画押法律也不承认。”

徐建超嗤笑:“这有什么难办的?”

拿出一份文件甩给低头不说话的夫妻俩:“这件事会一直跟着他一辈子,你们和对方姑娘家私下解决同样也不受法律承认。只要她想告,这里你留了案底,随时都可以。”

两人也是不懂法,其实这属于公诉案件。不是说女方不告就没事了。好比14岁未成年女孩,哪怕是自愿的和男人有什么关系,依然会被法律制裁。

韩为思索着,还是觉得不保险。倒也不是说他较真,而是因为人家是女儿和父母的关系,不是说平时随便照顾人处理掉吓唬一下就完事。童晓萌不就是例子,韩为再怎么强势最后也只能这样处理,和当初骚扰宋楹的李明强还不同。

那去美国直接办了也无所谓。

如果没有一个可靠的招制他们,到时候真是因为是小梅父母,到底是帮她而已,你砂她父母怎么行?打骂都不合适。

“我们真不会!真的!”

两人还在那叫嚣。然而没人听,因为也没人信。有第一次就有一百次,和家暴一个性质。很多扶弟魔不也是,说好最后一次,有事时候说话跟放屁似的到时候还去找你。你能怎么办?你躲就找你,你不答应就去你单位闹。让你工作都没了。

“擦!”

韩为起身:“算了!真的弄进去得了,以后小梅给他们养老。他们也不敢来我这里闹。”

“别啊!!”

“别的啊韩总!!”

两人也知道韩为的本

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

事,跪地磕头的感觉。也是真的怕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

几人还是没搭理他们,但是小梅到底不是丁雨诗那么外柔内刚,此刻上去扶着两人:“爸妈,你们先起来。”

两人不是对女儿,是对救星一般求着:“小梅啊!!你救你弟弟,以后你爱怎么样都行我们不打扰你。”

小梅心里难受,倒是韩为不管她,看着尤华:“你说什么办法。”

尤华示意:“我让孙律师等着呢,他是法务部总监,这应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该咨询专业律师意见。”

徐建超好奇:“你不是咨询过吗?”

尤华摇头:“我是咨询断绝关系的事,刚我想到了一个点子。”

丁雨诗直接打电话就叫,没多久孙律师来了。看到这两人就厌恶,当初就是他陪着丁雨诗去办断绝关系的事。

此刻看到他们还这个德行,这次是逼迫自己亲生女儿。这两口子真是人事一点不干。

“韩总?”

他和其他都平级,所以和韩为打招呼,对其他人也点头。

“孙律师。”

尤华和谁都熟,这是天然的。揽着他肩膀过来:“你说这样好不好?他们以后纠缠小梅最多就是为了钱,那么这次的事,对方估计也不会少要。让他们立个字据,小梅给天秀传媒打工,提前预支薪水。就当时给她弟弟平事,以后她的还钱从薪水扣。至于她的生活还有日常私人开支除了工作内报销之外,是她姐丁雨诗养活。”

询问孙律师:“这个法律上是要承认的吧?”

孙律师想了想,笑着开口:“承认。这时候想要钱都没有了。”

几人都觉得好,但是韩为认为还不够严密,询问孙律师:“可是不要钱,过来找她求办事呢?”

孙律师摊手:“法律可没说一定能帮得了。”

韩为皱眉:“帮不了就来闹呢?”

孙律师嗤笑:“公司有保安,楼下就是保镖公司。他敢闹?”

示意韩为:“韩总我知道你意思,就是万一因为是艺人经纪公司,闹大影响不好是吧?”

韩为点头,孙律师开口:“那更好办,她不算天秀传媒的签约职工,算是韩总你个人的职员。”

韩为咧嘴:“那不是一回事?”

孙律师摇头:“你和她也不用签合约,签个欠条就好。这样一来他怎么闹去媒体上说,天秀传媒和你个人都没有她的工作合约。怎么都算不到天秀传媒和你个人身上。那只是一个叫胡青梅的女孩私事。”

示意一旁丁雨诗:“再说还有丁总监的关系在。”

韩为笑着:“那我就放心了。债主让欠债的给自己做事当还钱,不算打工对吧?”

看着两人:“怎么样?同意吗?”

两人哪还有什么脾气?巴不得把女儿“卖”了呢!

喜欢我要莽穿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这么巧啊。”

荣骅和其他小圈子的女人还是不一样,她的经历阅历年龄还有遭遇的事都摆在这的。

所以不存在什么“嫉妒”或者“吃醋”之类的,一直面对韩为以及韩为身边这些女人都特别淡然。说是小圈子的,但后加入的。也有点游离在外的感觉,和谁都不远不近不主动掺和任何事。

包括和韩为也是。

估计韩为相信她说的是真的,如果没有许卫东的事,可能她就会当之前的没发生,和韩为正常互动来往然后也不会有别的关系。但后来也和韩为又一起了,也是因为年龄阅历这种事看得开。

倒是韩为相对来说比较较真一些。

韩为也都不问了,荣骅找齐焰迪干什么。直接带着她就过去了,荣骅看齐焰迪,两人明明都是跟着韩为一起,但是就跟看圈内小妹妹似的,齐焰迪都一点感觉不到她也和韩为有事。

路上就问过。她都觉得不可思议,加入小圈子才明白韩为和谁有这样的亲密关系。很多她想都想不到。

她觉得是的反而不是,比如宋楹和郑冰。不是的,陈枫她也绝对想不到。甚至还有欧瑶童晓萌,这都感觉明面上八竿子打不着的。此刻因为内部了解反而可以回推,原来花少3不是平白无故选人的。

“荣姐~”

“快进来。”

韩为带着她找上门,她说这么巧是因为她只是通过群里联系齐焰迪,不知道她就在苝京也没想到她会过来。还是被韩为带来,不过也没什么,荣骅在苝京的住处,韩为直接给齐焰迪送过来了。

他也有事要和荣骅说。

此刻已经是晚上,韩为进来打量房间:“还行,不小啊。”

荣骅招呼齐焰迪,一边回头笑:“新买没多久,之前赚了点钱你知道的。”

韩为恩了一声:“行吧,那我就不给你买了。”

荣骅笑了笑没说话,招呼有点紧张的齐焰迪。毕竟和韩为的关系虽然都一样,但彼此可不熟。差多远呢,娱乐圈不就这样?有可能你一辈子的高度都追不上人家,不存在什么年轻不年轻。

齐焰迪觉得自己正常来说到了荣姐这个岁数也不可能有她咖位高人气高地位高。所以被荣骅联系自然有点受宠若惊,毕竟在群里好像没见她冒泡过。

“其实没什么。”

荣骅给她拿水拿饮料:“之前其实你和他去民宿综艺我就多少感觉到你俩关系不一般。现在也算终于进来了,我当然也没比你早多少。”

齐焰迪茫然:“荣姐,你不是和许老板……”

“说来话长。”

荣骅随意换了换题:“我是在群里看到你进来,手里有戏等着开拍,可以找你过来。”

齐焰迪欣喜,加入小圈子不就是这样吗?这里都是比她咖位高人气高的一线或者大咖小咖的,自己十八线,她们漏点资源自己就吃饱喝足了。之前参加民宿那荣姐就是真的一线大咖女艺人,自己从来没想过能够得着。

“谢谢荣姐~”

齐焰迪开心道谢,韩为皱眉:“我给你资源怎么没见你这么高兴呢?人家给你个不知道什么的角色你就这么感恩戴德的。”

齐焰迪咬着嘴唇看着他:“那……咱俩关系不一样,而且你是男人,总让你给也容易被外界看出来。”

韩为惊讶:“以前你不怕看?”

齐焰迪偏头嘀咕:“以前没事,现在是真有事……”

“呵呵。”

荣骅在一边笑:“你肯定红不用说,慢慢来不用急。也不用跟着他了,他要照顾的人和事太多,只是给角色群里这些随便给你个女二都够你演一年的。”

韩为嗤笑:“随便给个?还女二?女二都这么随便了?”

齐焰迪脸颊红润白他一眼,荣骅疑惑询问:“我就是手机联系,最多加个危信,你送过来是自己有事啊?”

韩为恩了一声,示意齐焰迪:“你自己打车回去吧,我今晚有事和你荣姐谈。”

齐焰迪咬着嘴唇看他,倒是荣骅很淡定:“我看是你回去吧,我觉得小迪不错。颜值身材尤其气质都非常好,天生做演员的料。我好好和她聊聊。”

韩为轻叹:“谈谈孩子的事。”

荣骅瞪他一眼,结果齐焰迪惊讶:“荣姐和他也有孩子了吗?”

荣骅更惊讶:“你知道了?”

齐焰迪点头:“他和董姐有了个儿子,我还想过去看她。”

“巧了。”

荣骅拍手:“要么说咱俩有缘,我也想去看她来着。之前听说好多人去,我就等着来着。”

韩为开口:“去吧,周惢也刚去。她和你关系也不外。”

荣骅示意齐焰迪:“那正好,我带你一起去。你俩很熟吗?”

齐焰迪看看韩为,对着荣骅:“我和他刚一起的时候,人死不受罪的n种方法董姐和我聊过。”

荣骅笑着看着韩为:“怪不得是她给你生第一个儿子,这就已经有当家主母的样子了。还帮你安抚后宅?”

韩为询问:“荣骅那你算什么位置?又不是主母偏偏又年老色衰,比主母年纪都大。纳妾纳色,你身上有什么?”

“你混蛋~”

荣骅笑着不在意,反倒是齐焰迪揽着荣骅对着韩为抱怨。

韩为惊讶:“齐焰迪你这么现实吗?能给你资源你就站在她这边?今天第一次见面?!”

齐焰迪扬头:“我跟你说,其实我对你这样的顶流虽然也敬佩,但是真正仰望的肯定是同样身为女艺人的荣姐这样的一线,那才是我未来奋斗的目标。”

韩为嗤笑:“齐先生的女儿,哥真不是瞧不起你。和性别没关,综艺,电视剧,电影,还有歌曲,有一个领域你能达到我的成就我就同意你要包我的要求。”

“呸!”

齐焰迪瞪他:“谁要求包你了?”

“呵呵~”

荣骅笑着看,好像局外人似的。

不过既然都知道,韩为也不藏着掖着,对着荣骅开口:“你也别笑。我说了你年纪大了,肯定要早点生。和别人还是情趣,毕竟都年轻,你再不生医学发达也有危险。”

齐焰迪看着低头不语的荣骅:“荣姐……”

韩为继续劝着:“还有,你别忘了你流过。是不是对身体有损伤也不知道,不能再等了。”

荣骅轻叹:“要不就算了吧?”

韩为皱眉:“怎么能算了呢?我说了不是为你,是为我自己赎罪。”

齐焰迪看着韩为:“你对荣姐有什么罪?”

韩为起身:“始乱终弃……你留这吧。”

让齐焰迪加入进来除了两人的关系,那既然说给家长听都是为了各自报团取暖互换资源为了事业,多让她和一线接触也对她好。圈内还是和女艺人一起互动更安全,总和韩为有牵扯的确影响她的口碑。

韩为朝着门口走去:“反正你自己做好准备。”

说完韩为就走了,齐焰迪真的留下,先按下好奇,对着荣骅:“荣姐,我在这方便吗?要不让他……”

“让他走。”

荣骅也没送,嗔怪揽着她:“其实姐在圈内朋友不多。刚离婚不久虽然工作忙很充实,你能陪着我也好过一些。以后可以经常来,之后我安排戏让你演。”

齐焰迪腼腆笑着:“也不用太麻烦……”

“不麻烦。”

荣骅示意:“去年开始我就接拍了正东影业的四部电视剧,跟签约差不多。一次拍四部,我担纲主演,里面很多角色随你挑。”

齐焰迪惊讶:“一次签四部?”

荣骅点头:“你不知道,我之前欠债。2亿4部。”

“哇~”

齐焰迪赞叹:“2亿4部,那就是5000万一部?”

荣骅笑:“其实是5部,他要走一部不过说不用拍了。”

齐焰迪眨眨眼,很可爱的算着。荣骅喜欢得抱着:“不用算,5000万当他给我了。其实还靠着他还了债赚了钱。”

齐焰迪弯起嘴角:“原来他真的对每一个都这么照顾?”

皱眉看着荣骅:“可是他说赎罪?始乱终弃?”

荣骅摇头:“那是以前的他,如果现在他还是这样,也不会对我这么好。如同他说的,我是年龄最大的一个。”

“怎么这么说?”

齐焰迪抱怨:“他的嘴我也是了解了,不熟的时候就觉得特别需要仰望,什么都那么优秀,熟了之后才发现真的……无语。”

“呵呵~”

荣骅笑:“也好。男人至死是少年,有一颗童心总比有一颗兽心强。每天倒也开心。”

齐焰迪不确定:“他以前……真的很坏吗?”

荣骅想了想,摇头开口:“坏倒谈不上,至少对我来说不算。毕竟和他一起的时候也不是恋爱关系,有了孩子也是意外。我也没想过他负责……”

“有孩子?!”

齐焰迪惊讶:“你们有过孩子?”

荣骅点头:“流了。那时候他还没出事,出事后失忆了不记得。”

看着齐焰迪:“不要多想。他出事之后到现在三年多了。他用实际证明比以前靠谱得多,你才认识他多久,不要计较以前的事。这么多女人你不在意,别想其他。”

齐焰迪摇头:“荣姐,受伤害的是你,你现在反而劝我?”

荣骅开口:“女人要独立,什么伤害不伤害的?自己没有分辨能力吗?我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爱玩,我也就是和他玩玩。有了孩子是意外我说过的,只是我做为女人没想流,但意外流了和他也没关系。现在他反而内疚可是又不记得了。知道之后依然愿意在事业生活上弥补,包括这个孩子也是。”

齐焰迪一顿,突然灵魂质问:“你和别人也可以生啊。不一定非得和他吧?”

荣骅一愣,眨眨眼,突然笑着摸摸她脸颊:“这话不要让他听到。”

齐焰迪撇撇嘴也笑出来,很激动兴奋的问这问那,更刚入行小女孩似的。实际上也入行没多久,特别憧憬想了解顶流一线女艺人的生活和事业。

荣骅真的跟大姐姐似的和她聊。倒是一直游走小圈子边缘不怎么积极参与的她,对小圈子有了一丝慰藉依赖,和温暖。

喜欢我要莽穿娱乐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