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吴正南怎么也没想到四个儿女,有三个遭遇不幸,大女儿吴美美三年前就丧夫了

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完整版阅读

;大儿子如今也跟儿媳离了婚,去了遥远的良丰农场,看样子是不会回这个家了;小儿子也因盗窃罪,被送进了监狱,要坐十年多的牢,只有小女儿没有成家。

如今大儿媳有三个孩子,大女儿也有三个孩子留在这里,小儿媳有两个孩子,尤其是吴晓光脑受伤,已经花费了家里一切积蓄,还是没见好转,作为爷爷,吴正南只好去遥远的山西请来了鬼门十三针的传人,帮孙子吴晓光治疗脑疾,可是这个被称作神医的张若洞,却告诉他,需要三年的时间研究,才能治好他孙子的脑疾。

眼看着这一切的一切,家家都生活困苦,个个举步维艰,孩子又多,家里又没有一个顶梁柱,这可怎么办呀?孩子大了,还要念书,单靠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得了?

这八个孩子,有七个要念书,一个要治病,这日子怎么维持得了啊?

在农村种几亩薄田想养好这群孩子谈何容易!一切的经济来源得靠吴正南养鱼种茶,如果单独送孩子们读书,钱还是勉强够花,可是还有一个孩子要治病,医生要开药方,抓药治病,这钱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投进去都看不到一个水花,他就犯难了!

说不给孩子治吧,是自己从大老远的山西请来的老神医,人家老神医都说了不要自己的诊金,连生活费都不让自己出,他说自己出去出诊,能养活自己,这样大义凛然的医生去哪里找?恐怕天底下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面对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好开口说自己的困难,就算再困难也要为孙子担着,坚持治好他的脑疾!

冼馨怡见老头子每天坐在门槛上抽闷烟,也为他感到难过,就说:

“老头子,别天天郁郁寡欢的,这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大女儿,大儿子小儿子三家都看着你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她们怎么活?”

吴正南皱着眉头回:

“我他妈的,前世造了什么孽,今生这样折磨我?开始认为大女儿命苦丧夫,我心如刀绞去安慰她,让她回到自己身边来,可哪曾知道,大儿子也离家而去,小儿子也蹲了号子,这接踵而来的厄运,一个接一个,搞得我这把老骨头都无法承受了,这也就算了,可偏偏孙子又成了脑疾,这是哪门子霉运呀?搞得老子都······”

冼馨怡叹息一声说:

“老头子,别想多了,这一切也许是你种下的,今天才有这个结果,怨天怨地也怨你自己!怪不得老天爷!如果当初浩然你对他好一点,他就不会选择离家而去,竟因为你的无情,不打就骂,使得他十四岁就想离开这个家了!你是不知道,浩然心里的苦,他早就不想做你儿子了,可惜出去又找不到工作,年纪小无法谋生,想弄点吃的,被当成小偷打!你也把他当成真正的小偷,更加不理不睬!这才是导致浩然坚决离家的!”

吴正南以为老婆子来安慰他几句,没想到她竟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他心里更加难过,眉头皱得更紧了,心情也更加糟糕了,站起身来怼道:

“你这个老东西,老子正在犯愁,你还火上浇油,你是不是想逼死我啊?处处说我的不是,难道你就没有错误了吗?小儿子是你教育的,现在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成了小偷?进了监狱!你还好意思怪我?”

冼馨怡见老头子要发作,也生气了,大声回道:

“这能怪我吗?俗话说,养子不教父之过,怎么不说养子不教母之过呀?你是男人,教育孩子是你的天职,我们妇道人家是没有责任的!”

吴正南气急反笑,嘿嘿两声,回:

“你个老东西!现在什么社会了,男女平等,你给我上什么课呀?孩子都是父母双方教育的,说错也是咱们两的错,你别腆着个老脸说,不关我事!那现在我问你,晓光抓药的钱,怎么办?你也得给我想想办法呀?难道是我个人的事啊?”

“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把养的鸡鸭都卖光了,只坚持了半个月的抓药费,那单方不是人参就是穿山甲,不是野猫血就是龙胆,一副副药,贵得要命,哪是我们这些人家抓得起的药方呀?”冼馨怡显得无可奈何,有心无力。

吴正南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站直身子看了看老伴,艰难的说:

“看来,我得重操旧业,去深山打几只野猪卖了,给晓光续药,不然停药了,就前功尽弃了!”

说完就回家里拿铳,去山上打猎。

“等等,你一个人不能去,叫上你的搭档老李头一起去!不然上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山遇到危险怎么办?”

吴正南犹豫了一下,就说:

“行吧,就算打到野猪了,我也一个人弄不回!那就叫上老李头一起去吧,你在家给我们弄些干粮,去深山有好几十里路,需要几天才能回得来!”

吴正南正想去找老李头上山打野货的事情,吴美美就跑了出来,喊道:

“爸爸,你不能去山上打猎,现在政府明令禁止,不准打猎,万一有人举报你,岂不是又被抓去坐牢,那我们一家怎么办?”

吴正南听女儿这么一说,都不知道怎么才好,禁不住就问:

“美美,你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可是晓光的药不能断呀?你叫我如何弄那么多钱给他抓药呀?这可急死我了?”他跺着脚,心急如焚的看着女儿。

正在这时,老神医找了过来,见吴正南满脸忧愁的样子就说:

“吴老弟呀!你干什么呢?手里拿着把铳,准备山上打猎,没钱抓药你说一声呀!我拿钱抓药就是了!你何苦要这样!刚才你女儿的话我听到了,你家里的情况我也在外面了解到一些,非常不容易!行了,政府不许打猎,得遵纪守法!”

吴正南见老神医这样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苦着一张脸回道:

“老神医,这怎么好意思呢?你给我孙子治病,不收诊金,不吃我的不用我的,还自己出诊管自己,这已经很过不去了,现在又让你给我孙子抓药,这使不得,使不得呀?”

“好啦,好啦!悬壶济世是我的宗旨,救死扶伤是做医生的天职!别使不得使不得了!不过,这些天我出诊在外,生活比较清苦,想吃鱼了,你觉得过意不去,就去水库里捞几条鱼给我吃吃,恰巧你孙子吃药吃剐了肚子,也需要荤腥,你就去搞几条大点的大头鱼来给我们补补,正巧大头鱼的药引我没试过,看看效果如何!去吧,跟老李头去捞几条大鱼回来!”老神医笑嘻嘻的说着把吴正南支开了。

吴正南听说大头鱼是药引,便兴高采烈的去找老李头到水库网鱼。

看着吴正南走远了,老神医叹息一声,跟吴美美说:

“姑娘,你爸他不容易,都这把年纪了还担心一家老少!”又对冼馨怡说:

“弟媳呀,你以后别再给吴老弟增加压力了,他也很不容易,八个孩子,七个要念书,一个治病,换做谁,谁受得了啊?咱们将心比心,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再苦再难的事也会克服的,理解万岁!今后大家多多担待,好吗?有困难找我,我会帮助你们的!咱们都是一家人!好吗?”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正在莫思聪犯愁之际,香港警方找上门来,此人声称是香港督察,是绑匪的师弟,并且掏出警官证给对方看了。东莞警局一听是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香港警方派人来协助办案,局长王德志不敢懈怠,马上亲自接见,跑过来跟他握手,自我介绍道:

“我是东莞警局局长王德志,您好,您好!您是香港派来协助我们侦查东莞绑匪案的黄警司吗?刚才我接到上级的电话,没想到我们上级的电话刚到,您就到了,真是神速啊!佩服!佩服!请坐,坐下来好好聊聊这伙歹徒的细节!好争取早日抓捕归案!”

王德志身材魁梧,四十来岁,刚毅的脸上写满岁月的沧桑,十几年的警队生涯,让他练就了一身正气,站在哪,哪都是满满的正能量。

“原来是黄局长,失敬失敬!由您亲自接见,有点受宠若惊呀!我叫黄利峰,共田黄,说起来这伙歹徒的头头,嘿嘿,她还是我的师姐,叫周婵娟,我们打过多年交道,都没有把她绳之以法,实在是抱歉,话说回来,那些年我还是个小警员,有心无力,自从香港回归后,我很快就得到了提升,两年的功夫就成为了督察,这次来主要是抓她归案的,在香港,我们已经抓了她的一些喽啰,还有阿发阿荣两个骨干!他们一伙现在逃到内地来了!我只得申请来内地抓捕他们归案!”香港督察自我介绍道。

这叫黄利峰的督察,看上去三十多岁,身材健硕,一米八的个子,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一身警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更加英武非凡。

王德志看着这个英武不凡的年轻警官,啧啧称赞道:

“原来是黄警官,失敬失敬,这么年轻就成为警界精英,实在是警界楷模!那你说说,这次来东莞抓你师姐,你能给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王德志也不想过多的说些恭维对方的话,警方办案要直截了当,迅速出击,只有这样才能效率高。

黄利峰也是个直爽之人,马上回道:

“好,王局长是个直爽人,我也是个直肠子,咱们就直说吧,我花钱买通了周婵娟的手下阿狗,我在他身上装了追踪器,只要我在,那追踪器就会向我发出跟踪信号,他们想逃都难!这里我带来了他们一伙人的相片,看到他们就可以直接抓捕。”

黄利峰说着从背包里取出一沓照片,摊在办公桌上,警局的人个个上来看过这些歹徒的照片,并且把他们的体貌特征暗暗记了下来。

王德志吩咐小章秘书:

“小章,你把这些照片做备案,然后复制一些出来,分发到各个派出所和咱们警局以及分局的各个干警,要求大家务必记住这些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侦破此案。”

小章秘书嘴中说着是,然后收集照片,按照局长的意思去办了。

黄利峰笑笑说:

“王局,你看能不能给一台电脑我,我好接通追踪器的频率,对他们的行踪进行追踪呀!”

王局爽朗的一笑,回:

“行,你看这里那台电脑随你的意,你就拿走,需要技术员帮你接通追踪频率吗?”

黄利峰笑笑说:

“王局,谢谢你的好意,这个我自己会,就不烦劳你大驾了!不过警局的电脑,你们还是把里面的一些保密内容删掉吧!这样大家放心!”

王局嘿嘿

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完整版阅读

一笑,回:

“小黄,你真会开玩笑,好,就按照你的意思办!”

在王局的主持下,警局的人马上紧急集合,召开了紧急会议。

小章秘书已经把嫌疑人的资料拷贝到电脑大屏幕上,打开屏幕,指着周婵娟的照片说:

“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蛇蝎美女叫周婵娟,是实施这次绑票的主犯,据莫思聪所长说,前天他们布置了四辆车出城,没有发现有车辆跟踪上去,有可能这伙人察觉出了异样,所以放弃了追踪!下面这一位长得凶神恶煞的男子是二号人物,绰号叫三豹子,是个练家子,你看他一身腱子肉,大家捉拿他的时候不要单独行动······”

王德志见小章秘书喋喋不休的解释着嫌疑人的照片,主要事情没有交代清楚,就打断道:

“好了,小章你别说了,时间紧急,你先下去吧,我来布置任务。大家听好了,周婵娟和三豹子是练家子,因此抓捕他们两的时候,最好不要单独行动,注意自身安全!还有,给我们这位香港客人准备一辆跟踪车,最好是性能好的越野车,这样有利追踪!现在我宣布,警局大队长路长胜为这次抓捕行动的总指挥,下面由路总指挥长给你们布置任务!”

这时路长胜走出来,接过王局手里的指挥棒,指着屏幕上的周婵娟说:

“我们不管她是哪里来的,总之一句话,来我们东莞作案,我们绝不容许,什么周婵娟,李婵娟统统给我绳之以法!这家伙的外号叫阎罗女魔头,是香港最大的绑匪之首,抓住她,是我们东莞警方的荣幸!大家有没有信心?”

路长胜三十出头,先前是某武馆的教练,后来当了警察,由于成绩突出,几年就破格晋升为警局的刑警大队长了!看着他满身的肌肉,就会想起功夫巨星李小龙那模样,身为武馆教练的他,功夫应该相当不错。眉宇间透着一股浩然正气,炯炯有神的双眼透出警员那种锐利之光。

“有有有······”警员们齐声喊着,信心十足。

路长胜就布置起任务来:

“好,现在我给大家布置任务,肖一童!”

“到”随着声音肖一童从队伍中站了出来。

“你带领一大队跟随黄利峰警官,并保护他的安全!随时报告追踪去向!”

“是!”肖一童大声回着,并向大队长敬了一个军礼,领命而去。

路长胜继续布置任务:

“孙占武!”

“到!”随着喊声孙占武从警队里站了出来。

“你带领第二队紧急跟随一大队,配合一大队的衔接!”

“是!”孙占武也大声回着,向大队长敬个军礼,转身离去。

路长胜继续喊道:

“鲁大平!”

“到”鲁大平也站出警队,前来领命!

“你带领第三队随时听候调遣,配合总体队伍的搜捕行动!”

“是!”鲁大平敬个军礼,领命而去。

路长胜大声喊道:

“柳承光!”

“到!”柳承光也站出队列,大声回道。

“你带领四大队协助莫思聪所长一起保护严家,保护严家的生命财产!”

“是!”柳承光敬个军礼,领命离去。

路长胜最后说:

“最后,由我,我统一坐镇指挥,所有的派出所以及分局都听我统一调遣!大家听清楚没有!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请现在提出来!没有,就散会!”

“听清楚了!没有好的建议!”所有来参加紧急会议的警员大声回。

“听清楚了,就开始行动!散会!”路长胜大声说道。

警员们一散会,就投入到工作中去了,黄利峰开着一辆越野车开始了他的追踪之旅。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