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流血见红有喜事*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密林中光影斑驳,轻轻的山风呼啸,带着独属于林间的燥热。

若是平时,不倦的虫豸鸟兽还会不住地鸣叫,将声音同样泼洒入风中,形成这山林的喧嚣,只是此时,只见松子簌簌落,不闻草虫切切鸣。

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幽寂深远。

林末负手而立,就那样站在原地,眺望远方。

远处,能清晰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高速移动,一点也没有掩盖自身气息,像头巨兽般,在林中横冲直撞。

这也是他突然便下定决心出死手解决端木石的原因。

毕竟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方才直接动手打死了一批何氏高手,随后便有人明目张胆地追击而来,其身份不用想都知道是敌非友。

‘有趣,即使得知了何明道等人的死讯,也敢追来吗?’

林末感受着越来越近的气息,两眼不由眯起,瞳孔开始不自在转换为金色的竖瞳。

正好经历数次突破后,即使打杀那群宗师初境的垃圾,也测试不出自己的实力。

而想要将此次事件终结的办法也只有一个。

那就是,真正将其杀到心痛,杀到胆寒。

林末心思作定,平静地望向远方。

此时时至八月,节气入秋,密林之中树叶开始泛黄泛红,显得有些暗淡消沉,天地间多了一丝寂寥苍旷。

轰隆隆,轰隆隆。

三百米,两百五十米,两百米....

[手指流血见红有喜事标签:p标签]一棵棵高大的古树折断倒塌,剧烈的气流狂卷,掀起草地树枝,灰尘砂石,好似有巨蟒在林中穿行。

百米....五十米.....动静慢慢停歇。

若不是远处扬起的沙尘还未停歇,方才惊人的景象仿若幻觉。

“你...在等我?真是好大的胆子!”

忽然,一个沉闷的声音从林末身前的灌木丛中传出。

林末两眼微眯,笑了笑,没有说话。

前方,一道黑影悄然出现。

此人身着玄色劲装,衣服下摆上绣金丝,宽大的袖口由白骨骷髅串束起。

那些骷髅头不知是何种生物的头颅,洁白如玉,阳光照射下散发着神秘的光彩,竟然让人有目眩神迷的功效。

“天心老人杜天雄?”

林末收回视线,与方才打探到的情报对照,轻声说道,眼里闪过奇异的光彩。

身材高大,白发骷髅珠。

据他方才所知,长河城何氏势力强劲,高手如云,此人也能排入前二,乃是真正的压箱底的存在。

“有趣,你认识我?”杜天雄眼神冰冷,随后看了眼早已没有气息的端木石,明显认识,森然一笑:

“我原以为此事是端木老贼下的死手,毕竟其寿元无多,忽闻赤凤竭,自然敢打敢拼,什么也不顾,没想到竟是你这小辈!当真是大胆至极!”

他呼吸间肌肉有节奏地律动,眼中蒙上一层莹白色的光泽,声如洪钟,气势昂然。

“杜老何必动怒,不过杀了几人而已,换做是阁下,路边行走,无意踩死几只挡路的蝼蚁,难道会自责愧疚吗?”

林末面带微笑,笑容冰冷。

“蝼蚁?有趣!”杜天雄气极反笑,全然没想到林末会这么猖狂!视宗师如蝼蚁!他怎么敢的!

他深吸一口气,作鲸吸状,空气瞬间倒卷成涡流入嘴。

原本还显老态松弛的肌肉开始流淌膨胀,原本两米出头的体型开始暴涨,一下子到三米多,身躯周围意劲凝为实质,对冲出的气流如刀锋般切割着四周的草木树叶。

“你放心,我杀了你后,会亲身追击许氏,他们逃不了。

事罢后也会再前往你那大延山林氏,将你的亲人,朋友,一切有关联之人通通杀绝!

不要怪我狠心,这是你狂妄无知所该付出的代价.....”语气森然。

“哦?我正好也有意事罢后,神功大成之时,去一趟什么长河城,真正行一场破家灭族之事,将与何氏有关

手指流血见红有喜事*

之人通通杀绝,嗯,不过杜老应该无缘得见这个盛况了。”

林末脸上露出奇异的微笑,轻声说道。

“还在逞口舌之快吗?!”杜天雄表情平静下来,笑道。

手指活动,其上的白骨骷髅念珠开始融化,如同又生命般流动依附在手臂之上,最终化作一根近两丈长的白骨长棍。

他双膝微屈,骨棍划过一道奇异的弧线,一端杵地,一端指天,淡白色的意劲升腾而起,将周身覆盖,眸中眼白暴增,犹如一面镜子。

“也罢,趁此机会多说些也好,因为往后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骨棍上瞬间白光暴涨,如锋芒般尖锐的意劲实质裹持下,犹如一根光柱。

“白烛烈杀!”杜天雄暴喝一声,骨棍高举,棍端开始猛然剧烈震颤,天空忽地煞白,身形瞬间于原地消失。

轰!

只见忽然狂风大作,风眼瞬间出现,气流倒卷,凌厉的劲风如刀卷起尘土,形成一股风龙朝林末席卷而来。

几乎是瞬间暴烈的风卷便将方圆数百米区域掩盖,将林末包围。

四周尽是白茫茫的一片。

下一刻,杜天雄则已出现在风眼正上方,白色光柱高举,莹白的瞳孔冰冷而无情,随后脸色狠辣,猛然正中劈下。

轰!

而就在光柱落下的瞬间,风卷停止,随后一下子被撕裂。

只见犹如漩涡般的恐怖血气将白茫茫的风海轰然炸开,形成一条蜿蜒的血龙横亘在天空。

携万钧之力猛劈下来的白色棍柱戛然而止,一只紫红色鳞片覆盖的狰狞巨手稳稳将其抓住,柱掌相接,恐怖的劲风席卷,彻底将白色风卷给击散。

“正好我憋着一肚子气,来试试看,试试能不能杀死我....”

林末真正的龙化状态显露,两米四五的正常身高猛然暴涨到四米多,近五米。

他全身的肌肉绷紧,宛如磐石般一块块依附,赤红色的鳞片覆盖,仿若真正的战甲,头上的白色尖角则将遮目的长发掀开,露出金色的竖瞳。

磅礴的血气满溢,四散在周身,混杂着炙热的气流,最终形成血色的扭曲虚影。

他死死地看着脸带错愕的杜天雄:

“或者...被我杀死......”

喜欢开局赠送天生神力请大家收藏:

空荡荡的许家堡。

淡淡的血腥味混合着不知名的药香,形成了一股有些刺鼻的异味。

房屋,街道,广场,凝固成暗红色的血迹,斑杂的刀刻划痕,遍地都是。

不远处,三两只黑羽的凸嘴鸦在低空盘旋,赤红的瞳子里满是渴望,只是畏惧下方的几道人影,只能不甘地发出呱呱的鸣叫。

独眼大汉如头狼般四肢触地,不断在染血之处搜寻,将那些随意处理的风行盗尸首找寻出来,检查伤势痕迹。

队伍里的另一人则在另一边幸存之人中反复盘查询问。

杜天雄面色阴沉地立于许氏土堡最中心的一处广场之上,目光盯着这片战斗痕迹最多的地域。

难闻的血腥味盘旋于此,风声呼呼显得分外的喧嚣。

数百名沸血境精锐,一百多位立命好手。

再加上四名宗师....,竟然全部死了?

要知道前段时间,他们何氏参与灭常一战,也不过折损了两位宗师啊!

这种阵容,足够支撑起一方郡望,绵延家族福泽数百年,偏偏都折在这荒郊野岭,折在这宗师都没有的乡下家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什么发现没!”杜天雄朝独眼大汉沉声喝问道。

独眼大汉脸色同样不好看,尤其是在找到何明道的贴身衣物残片之时。

“用的是毒!这种毒很奇特,残留物不多,好似发效后便会自动分解,但毒效很可怕,立命境以下武夫可以说必死,能极大加速体内器官衰竭,而即使是立命高手也会受到影响.....

至于芦烈,何端久....以及三爷,则是被强硬的巨力,磅礴的意劲直接轰死,即使何端久的机关体魄竟然也没能反抗......”

说到最后,其唯一的独眼中也不由闪过一抹惊惧。

从这四人中伤势来看,手法竟然是一致,都是暴力轰开宗师武夫意劲,随后强势击杀,这意味着是一人动手,其余几人连逃跑都做不到。

这样的狠人,即使是他遇见,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你的意思是,其与杀莲月之人是一人?”杜天雄脸色愈加难看。

他也是隶属何氏之人,不过到他这种层次,用隶属来称呼已经不大合适,准确说是坐镇。

何氏上任老族长凭借两人在珞珈山闯荡数十年的交情,邀其来何氏坐镇。

论及辈分,即使是何明道也要叫声杜爷爷。

毕竟天心老人杜天雄,放数十年前也是声名赫赫,谁人不畏,谁人不惧?

但是如今...如今他好不容易亲自出手.....结果却折了足足五名宗师,甚至还有一名何氏嫡系。

这让他如何面对昔日老友?!

哼哧!

想到这,杜天雄目眦欲裂,喘着粗气,满头的白发无风自动。

明明没有出手,却是忽然狂风起,头顶云彩都刮了去,无形的气机压得方圆百米境内鸟兽沉寂。

“此人实力很强,极大可能是宗师三关走到最后,甚至与您一样触及神窍的大高手,根据三爷血影虫的指示,刚走了不久。”

独眼壮汉摄于杜天雄强烈的气机,忍不住皱了皱眉,没有直接说是。

“我这边根据踪迹探查,许家的人也才走不远,不过与凶手是截然相反的方向,入了山林。”队伍里的另一人上前说道。

两人将情况简单汇报后,便齐齐看着杜天雄。

“方走不远.....那便意味着能追上.....”原本狂怒的老汉慢慢将眼睛闭上,语气变得平缓。

“既然已经有血影在身,我建议先抓许家人,再招人围殴凶.......”独眼壮汉建议道,只是话没说完,杜天雄猛然睁眼。

“许家那群人要追!那人也要死!”

他慢慢将手举起,遮住眼睛,从指缝中看着高悬的烈日。

“自从我真正将声名打响,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如此招惹我了......,有趣,嘿!”

他说罢,直接将脖颈上的白骨项链扯下,戴在两手之上。

“你们去追那群许氏的小虫子,那人便交给我!我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杜老,如今先把赤凤竭拿到手最为重要...何况那人或许还有手段...”独眼壮汉有些迟疑,但还是开口了。

“我明白你的担忧,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我的强大.....”杜天雄偏过头看向独眼壮汉。

独眼壮汉默然。

天心老人,自创秘技天心镜,号称脚踩生死,一步三算,神意堪比大宗师,曾一人独斗四名宗师,以心印心,战而胜之,可以说是上上辈中的真正风云人物。

“好了,各自行事吧。”老人淡淡道。

言罢一阵风吹过,话音散入风中,转眼便化作虚影,不见踪迹。

最终独眼大汉与另一人相顾无言,只得点点头,也是迅速离开,跃出土堡,朝另一侧追去。

...............

另一边。

端木石在急速赶路。

墨色的树木草丛,阳光照射,光影朦胧下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将周边事物甩到身后,速度之快,甚至掀起了阵阵狂风,使得光线透过叶隙,将昏暗的林地点亮。

他脸色潮红,显然十分兴奋。

怎么也没想到一次潜行,收获竟然会如此之大。

赤凤竭!真的是赤凤竭!

而且还是已然找到‘适格’成功的赤凤竭!

林末,许成元他们限于年岁以及见识,或许

手指流血见红有喜事*

只能从古卷,从自身猜测中知晓其珍贵,但如何能得知其真正的妙处?

寿元平添过半啊,这可是寿元平添过半!

几近可以让那些真正困居山林中的老一辈人物,重燃心气,再争一世的神物,真若是放出话来交换,即使天材卷前十的神物也未必不可换的!

‘不行,我还得加快速度,必须立即返回端木氏,将消息传回去,再将人拦下!保险起见....’

端木石心中念头打定,咬了咬牙,从空石戒中取出一绿色小球,一下子捏爆,随后绿色粉末覆盖全身。

洗尘丹,可以将一切踪迹洗净,甚至连血影虫都能药死!

当然,效用好,也很是珍贵,他也只有两颗....

不过端木石却没有丝毫可惜,因为其隐隐有种预感,若是此事能成,或许他困顿许久的逍遥第二境便能突破,甚至....甚至有机会问鼎第三境,乃至大宗师!

想到这,他速度再次加快,奔袭了数百米,脸上兴奋之色更浓。

“你在高兴什么?”

忽然,一个平静的声音从前方一侧的密林中传来。

山风轻拂,叶片露隙。

一道黑影越拉越长..

“谁!”

端木石脸色一变,瞬间暴喝一声,一点也不犹豫,脚尖一点先是凌空变道,随后手指微动,十数道寒星闪过,如子弹般朝前方密林暴射而去。

叮。

十数道火流星,却只击出了一声轻响?连爆炸都未爆炸?

端木石脸色难看至极,心中直接一沉。

“真是老套的招数啊。”

淡淡的声音。

只见影子越拉越长,枝叶掀开,一个皮肤苍白,身材却足足两米四五的大汉走出,其心情明显不太好,阴沉着脸,光是看着便让人心底发寒。

当端木石彻底看清此人面貌后,顿时心中一沉,寒毛直竖起来,就连气血都凝滞了几分。

此人正是不久前与许成元分别的林末。

“你...你是何人?”

他强制冷静,先一步问道,装作毫不认识。

毕竟两人根本没有正面对过手,换言之认都不认识,至于其余手段,他自信洗尘丹不会让人失望!

“本人金沙郡巨剑门聂守石,阁下为何拦我去路?”

端木石继续说道。

聂守石是他的一位好友,两人交情极深,平日习惯,生平事迹也识得,是很好的马甲手段。

“哦?巨剑门聂守石?”

林末眉头皱起,打量了一番眼前之人,“你为什么在这里出现?”

他沉声问道,心底有些疑惑。

打死何明道之后,习惯性地在土堡周遭洒下了迷香,其效用不多,只有一个,便是闻香识人。

只要踏经许家堡,身上必然会残留固定的迷香,三日而不绝,无论是用来追击抑或戒备都很好用。

这也是他为何丝毫不担心有人能跑掉的原因。

只是有些奇怪,就在不久前,迷香忽然变淡,最终消失不见。

“可笑的问题。”端木石见林末气息稍缓,心中更定,面色直接一愣,冷笑道。

说罢便转身走人,不过走了数步后停下,冷声道:

“你没资格问我!”

言及便准备继续赶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身后的林末若有所思,将手臂微微抬起,眼神变得越来越危险:

“我知道一种更好的提问方式.....”

‘不好!’原本正在悠悠行走的端木石听到声音,只觉背后寒意大盛,一道阴影投射下来,直接将其整个人笼罩。

他来不及多想,直接化作一道残影往身旁一侧扑去。

轰!!

他原本所在之地疏忽间炸开一个直径达五米多的大坑。

草木被掀开,土石在飞溅,生机勃勃的林地骤然化作焦土,高温的气流将一切还原成最初的样子,只剩下难闻的焦味刺激着人的感官。

“你...林君末!你要做什么!”

冷汗在狂流,端木石只觉心脏在不停跳动,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男人,下意识怒吼道。

只是话刚说完,却后悔了。

“看来相信直觉是对的,能告诉我你是如何清除身上的迷香的吗?”

无形扭曲的炙热气机如蛇般盘绕在林末四周,他负手而立,眯着眼,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端木石。

“直觉?你不知道?”端木石面色难看。

林末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眼神冰冷。

“.......你就不怕杀错人?!”端木石直觉浑身冒汗,又惊又怒。

他又想起之前看见的恐怖一幕。

其如千羽天下那群祖道牲口般,杀宗师如杀鸡,只觉凶悍莫名,再加上还如此心黑,顿时心头狂跳。

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容:

“林氏少主,既然你是聪明人,我说话也不遮遮掩掩了,可以这样行事,我保证不将之前所听见的,看见的说出去,相反,我还能给你提供一些关于何氏的情报内幕....”

“哦?”林末好似来了兴趣,缓步走进端木石。

他迈步子速度很慢,好似不怕其跑掉,而端木石却也很老实地站立不动,不敢有丝毫动作。

最终,两人相距三四米的距离。

林末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就连眼神也冰冷万分,两米四五的身高,自然而然地俯视身前之人。

端木石浑身发毛,视线不敢移动,光是两人对峙,一股无形的压力便如潮水般压迫着他的气血意劲。

他这时才算深刻明白了为何何明道,芦烈等人会如此得不堪一击,被人生杀予夺。

光是对峙便是如此,真若全力出手....

“据我所知,何氏最强的是何氏老祖,当年号称三阳开江何绝严,实力强达大宗师,原本在珞珈山坐镇,不过数年前被一位‘仙’打伤,如今回到族内休养,

而其次便是何绝严之子,前任何氏族长何江一,宗师第三关大高手,以及其好友,天心老人杜天雄。”

“还有呢?”林末若有所思,继续问道。

这种情报很重要,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次他下了狠手,很难保不会让人发现,而一旦被人发现,便只能是死仇。

随后,端木石又吐出了六七个名字,同样是宗师,不过境界却是与之前杀的何明道等人差不多。

这时,他也明白宗师的境界划分。

宗师三关,号为三境,每一关提纯升华一次意劲强度,待到第三境则破茧成蝶,炼化神窍,勾连内外天地,坐地自在宗师。

像之前林末杀的人中,都是第一境的宗师,这也是绝大多数武夫的现状。

“还有吗?”

林末直直地看向端木石,“若是何氏的说完,端木手指流血见红有喜事家的也可以说说看。”

“啊....”原本还脸上堆满笑意的端木石忽然一怔,咬着牙正想解释推脱。

“我们端木......”

轰!

猛然间,一只巨手带着狂暴的劲力,狠狠地朝他抓来。

端木石当即想反抗,无数绿色的神秘图纹在浑身炸开,一种拼命秘术施展,狠狠一拳轰去。

为的不是什么,而是借力逃遁。

只不过拳掌还未接触,一股空虚之感便如潮水般涌上心头,随后强横的意劲都疲软了不少。

他这是中毒了?!

明明在很认真地接受审问,也被下毒了!

他不能理解!

轰!

拳掌相接,气爆声炸响,无形的波纹向四面八方泛去,大地在震颤,沙土破碎飞溅,混入劲风之中,形成类似沙尘暴的景象。

尘雾蔓延,最后缓缓消散,

林末一只手擒住端木石的脖子,将其整个人提起来。

“抱歉,与其让你承受隐瞒秘密的煎熬,倒不如由我来背上这滥杀无辜的恶名.....”

“我.......”端木石求生意志显然很强烈,两手狠狠地拍打着林末的手臂,想要破防。

只是差距实在太大了....

咔嚓。

林末手指慢慢用力,扭断端木石的脖子,看着他反抗越来越无力,最终整个人垂下脖子,默然无语。

啪。

松开手,任由尸体掉落于地。

只是,这次他没有立即搜尸,一反常态地背着手,看向远方。

远方,有风在狂啸。

他听见了。

喜欢开局赠送天生神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