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老是搞我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当尤金斯给予的攻击完全无效化,同时遭到近乎毁灭性的打击时,

韩东的表情却没有太多的变化,甚至魔眼还隐隐看透了些什么。

『尤金斯刚刚的攻击如果造成了一丝伤害,我会有所忌惮……但像这样的‘完全免伤’绝非层级差距所导致的,而是这家伙的【能力】。

看似没有任何的防御动作,

实际上,某种‘自动防御体系’应该全程都在运作。

必然消耗了某种物质来抵挡刚才的攻击……会不会是‘钱’?』

韩东回想起银行职员的几次出场,都会伴随着钞票的散落。

对B.B.C进行过全面参观的他也同样清楚,失控者的【能力】往往特殊而奇特,完全有可能与‘钱’存在关联。

『还得更进一步,只要找出这家伙的能力关联,或许就有击溃的机会。

逃是不可能逃的,这种程度超人体质完全可能几拳就将植物星球干碎……必须将他击退,或者限制一段时间。

希望这次的运气能好一些吧。』

早在银行职员降临时,

韩东就已经在大脑间,以触须编织出「降神仪式」的阵法印记。

这种仪式论其根本,就是与灰色行者建立一条稳定且无视任何阻碍的单向传输通道,好让对方将「随机神格」传输过来。

然而,

这一次仪式连接的通道,却非指向「灰色国度-夏尔诺斯」亦或是混沌王庭……而是地球上,人类的另一座主城。

【龙城】

在充斥着吆喝声的市集间,

一位皮肤偏黑,亚洲人面庞而将身体裹在灰衣的男人正在这里逛着一些小摊,时而也会购买精致的手工艺饰品,

如果遇到摊主态度很好,还有可能额外赠予一枚印有无面者头标的金币。

当然,

行者可不会无缘无故来到这种地方,

主要因为近期即将举办的「尖角会议」,

由于涉及到与黑塔的临时合作,将决定未来的世界走向,尽量要求中位以上的旧王全部到场。

虚空间给出一个请求,希望行者能帮忙找到那位,曾经遭受‘集体排斥’,且基本不参加任何集会或是会议的特殊旧王。

根据情报,黄袍疑似于近期几年出没于龙城。

然而。

即便行者亲自到来,伪装成普通人于龙城游历了一整天,也没能找到黄袍所在,仅得到了一些残留痕迹。

就在这时。

伴随着韩东将借神仪式激活,一股‘尿意’涌上心头。

行者也是迅速赶往市集间的公共茅房,悄悄解决这一来自于韩东的请求。

就在他站在便

回娘家老是搞我 完整版/

池前,解下裤腰带准备放水时。

又是一人走进茅房,而且还捧着一本刚刚打印出来的小说册子,故意站在行者身旁开始方便起来。

“真是好久不见啊,想不想看看我的新作?结合历史、当地武侠以及玄幻要素的史诗巨作!”

p标签]行者没有拒绝,

只是低头示意正在解裤腰带以及进行瞄准的手头工作,事后才有空腾出手,接过对方的小说册子。

无奈,对方只能将册子夹在腋下,也跟着一同瞄准射击。

“嗯?尼古拉斯,在找你借东西吗?”

“是的,那家伙似乎在遥远的【破碎维度】间遇到麻烦,我只是将‘资格’借给他,如何表现都是依靠他自己。”

“哎~那家伙是个人才,我本来还想培养他的,可惜被你给彻底挖走了……想了想,他的心思本来也不再文学层面,自那以后我也就不再管了。

话说,这次借过去的是什么‘资格’?”

行者并未口头回答,只是用眼神示意‘看下面’。

黄袍低头看过去时,猛然一惊,放水的颜色居然是黑的。

“你最近是不是有点上火,我正巧认识龙城的一位老中医,待会儿带你去看看吧?

话说尼古拉斯他能驾驭刺激性这么大的‘资格’吗?”

“应该可以吧……”行者抖了抖自己的兵器,郑重其事地说着,“还是来谈论我们的事情吧,既然你的小说已经打印成册应该有时间参与会议吧?

这次的会议将涉及到域外,需要你来投上一票。”

……

『借神仪式已响应,随机化身已选定-【黑色之人】』

评级:A(排于前列的高阶化身)

适用性:S-

(该化身与借神主体的【黑暗魔法】相适配,最大可发挥出100%的化身潜能。

注:借神期间,神话拼图-黑暗魔法将受到影响、更变甚至完全变化。同时,除黑暗魔法外,个体的肉体及灵魂,都会在借神期间被完全‘染黑’。)

能力值:

【筋力】:E-

【耐久】:E-

【敏捷】:E-

【魔力】:S+

【幸运】:S+

借神者相关能力已获得升级:

「黑暗魔法」→「黑术」

*黑术的施法方式、效果与常规魔法存在本质区别,而且效果将波及到目标以外,会对周围环境、空间、友军以及自身造成一定影响。

【领域】

已更变「黑色之地」

该领域无法被正常操控(包括收放、范围大小控制或是作用目标的更变)

当借神仪式完成时,「黑色之地」就会由脚下开始扩散,一切受到领域影响的物质都将‘染黑’。

特殊被动技能已获取-【染黑】

借神体的任何攻击,都会将目标及周围‘染黑’,使用黑术攻击时,将根据造成的伤害来翻倍染黑率。

遭到染黑的物质,会产生以下反应:

①.无机物或非意识有机物会发生物质转化,化作黑色物质,可供借神体吸收补魔。

②.具备意识的有机物,思维会慢慢变得‘消极’,直至被完全侵蚀(侵蚀速度与个体等级直接相关)。

③.更容易受到‘黑术’的攻击影响,受到的伤害更大,而且伤害会作用于全身,同时造成意识伤害。

……

韩东这次借过来的「神格」,

应该是除法老外,最强的一个神格。

而且其性质相当极端,与肉体相关的属性均为最低值,甚至连一些快速动作都很难做出……一旦跑起来都会大口喘息。

不过,也正是这种极端,似乎刚好能克制银行职员具备的‘超人体质’。

抬手间。

一根呈缠绕状的黑色光束直射「银行职员」。

银行职员虽伸手接住,

掌心表面的皮肤却被略微染黑。

就在他皱着眉头时,

早已隐匿于黑暗间的‘真理魔剑’由身后斩下。

喜欢我的细胞监狱请大家收藏:

贴近冻土边缘的巨大冰山。

一道怪异形体径直飞来,撞击导致整座冰山都在震颤,陷入其中的个体直达山体中心才勉强停下。

被贯穿的冰层间沾满着恶臭的绿色粘液,

尤金斯被这一拳直接揍出「本体形态」,数以百计的墨绿色触须为他缓冲、抵消着撞击伤害……否则,他很有可能直接飞离冻土,落进危险无比的虚空区域。

哇!

一口气没能憋住,各种细碎的内脏残片跟着体内一同呕出。

尤金斯的脑袋包裹于类似变形虫的躯体间,露出一种较为庆幸的笑容。

“如果不是一开始的严寒,让回娘家老是搞我我穿上通过肉山专门订做的‘黑肉外套’……我的肉体与灵魂都将被这一拳直接撕碎。

这样的差距也太夸张,甚至没法理解其中的原理。

回娘家老是搞我 完整版/

必须想明白一件事,

对方在不做防备的情况下,如何做到不受一丝伤害。这绝不可能是实力差距带来的效果,即便真的强得离谱,在那种情况下也不可能「完全免伤」。

传说装备能够憾动真理,而且我刚刚给出的攻击中还附带着M.O.的力量。

这样的一击不可能没有伤害,必然‘消耗’了什么,只是表面看不出来。

如果想不明白这件事,我们都将被杀死……呕!”

又是一阵呕吐。

尤金斯有一种快要虚脱的感觉。

这时,大脑间传来波普的声音。

『通过尤金斯你刚才的接触,基本可以确定,此人的水准也贴近,甚至就是【中位】。

你目前的位置正好接近植物星球……你先独自撤回,我与韩东会想办法以虚空手段也跟着逃离。』

『真的逃得掉吗,波普?

如果被这家伙发现隐匿起来的植物星球,估计几拳就能直接干碎,到时候我们一样很难逃掉啊。

这家伙的确很强,但也有点奇怪……我的修格斯之眼隐约能看到这其中的‘怪奇之处’,如果我们能找出这个奇怪的点,或许有机会。

这种伤势对于以前的我来说,可能的确无法再动了。

不过,现在的我还能扛得住。』

『那就好……尼古拉斯似乎也不准备直接离开。』

就在这时

尤金斯的眼睛隔着数座冰山,于数十公里外的战斗区域窥探到一束无视维度而降下的灰色光柱。

当光柱降下不过几秒,

一阵无形威压于冻土大陆间扩散开来,就连位于边缘冰山的尤金斯也能清晰感受这股威压带来的冲击感……甚至在他的脑海中构想出一个可怕的形象。

某团‘黑色之物’于意识间散开,甚至让尤金斯感觉有什么黑影就漂浮于身后。

“虽是借神,

但最终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强度」,能达到多高的契合度,均与本体相关……毕竟只是借取一道神格。

尼古拉斯这家伙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吗……真不甘心啊~嘶!好疼啊。”

尤金斯低头看向腹部。

烙进体内的拳印只差一丝就要将身体击穿,

灵魂也遭到拳头的挤压,严重变形……甚至于体内世界(容纳着尸食教团、黑色肉山,独属于尤金斯的小世界)都险些崩塌。

实在太危险了,

换作以前,若没有体内世界的支撑,没有肉山分担冲击的话,恐怕已经死了。

一咬牙。

尤金斯伸手插进「体内世界」,

于主教堂的神坛之上,直接取走正在接受教员虔诚跪拜与献祭的魔典-《尸食教典仪》。

由于献祭过程被打断,魔典似乎有些不太开心,封面的大嘴不断摩擦而发出‘想吃人’的声音。

尤金斯仰起脑袋,注视着头顶的冰层,轻声叹息:

“啊~真不想用这招啊。

这可是我珍藏已久的底牌,原本可是准备用来对付你的啊,尼古拉斯~

没想到会用来与你合作……咳咳咳!不过也对,如果死掉的话,就没办法再击败你了,底牌这种东西早晚也是要用的。

让你见识一下吧。”

尤金斯引动‘魔典之力’于全身长出嘴巴,

所有的嘴巴都在共同意识的趋势下,同步蠕动着,念叨着一种古老禁语。

这种语言可不是常用语,仅有极少数钻研「语言学」,或者有过特殊经历的异魔才能听得懂。

波普在听见这种语言时,立即切断于尤金斯间的联系。

就算只听了几秒钟,就让波普感觉浑身难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啃食着他的躯体,舔舐着他的内脏。

『嗯?尤金斯这家伙还能达到更深的‘层级’,与魔典的契合度居然这么高吗?难怪老师会将《尸食教典仪》以奖励的名义分给他。』

就在波普略感震惊时。

尤金斯已完成禁术的吟唱环节,

立即做出一个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自杀行为,将脑袋伸向《尸食教典仪》,完全伸进那张长在书封的生食大嘴间。

‘临终前’尤金斯留下一道‘遗言’。

“波普,麻烦帮我把这本书传送过去……能节约一些赶路的时间。”

话音刚落。

咔。

魔典咬合,将尤金斯的脑袋含在嘴里继续拒绝,连每一滴溅出的绿色汁水都不放过。

吃掉脑袋后,再继续大口啃食着肉体,

如同嗦粉一样快速吮吸着绿眼触须,每颗眼球都能在嘴里形成爆浆的效果……啪啪啪~进食期间也是响声不断。

魔典以血盆大口,短短十多秒的时间就将尤金斯的本体啃食殆尽。

依照遗言。

啪!波普一个响指,

一道大小合适的虚空裂痕于魔典下方生成,送往战斗正在发生的冻土中心。

然而,

中心战区已经被某种极致的黑暗所覆盖,彻底蔓延开来。

甚至比曾经伦敦城内的黑暗还要纯粹与极致,无论是残存的冰层、或是被烧焦的大地,甚至于涌出的岩浆均被染成黑色。

唯独银行职员身上没有任何的颜色变化。

“嗯……居然打不中?”

银行职员已经给出好几拳。

却只是拳头表面沾染了一些黑色物质,未能正常命中目标。

相隔五十米远的位置,一位「黑色之人」端正站立……皮肤、牙齿、头发、眼睛均为黑色,其肩膀还立着一只同样漆黑的乌鸦。

这种黑更偏向于黑色玛瑙,纯粹而光润。

喜欢我的细胞监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