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狗男88龙女60年一遇,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那东西什么好看的,你就看我就好了。”布伦希尔特用理所当然的口气道。

好吧,必须要承认,既然是被称为“天域之光”的姑娘,哪怕是有了身份加成,也确实是余连三辈子仅见的绝色美人。如果纯粹论颜值,就算是菲菲和娅妮,和布伦希尔特小姐都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细微的差距的。估计也就是自己在梦中见过的那个启明者的神人小姐姐,能为之一战了。

更重要的是,虽然苏琉卡王小姐的五官和整体比例仿佛都是按照最完美的美学比例组合的,充满了华丽的雕塑美。而且,她又绝非那种毫无辨识度的木头美人,本人其实是宛若正在燃烧的恒星一样,充满了野心、热情和生机的美人,一颦一笑都流淌着让人心折的魅力。

这也可以理解伊莱瑟尔皇帝陛下为什么会这么宠爱这个嫡亲曾曾曾曾曾孙女了。毕竟,晨曦皇室的历代神君们,也都是出了名的颜控呢。

要知道,大帝可活了两百多岁结过三次婚,光是进入了皇室家谱的直系血亲都有将近一百人。可其中大多数也只是领着一份年金的空头皇室贵族,还想对人生有更大的期望,便需要自己认真去工作的。

总之,布伦希尔特不管是身处何等的环境,光是凭颜值和气场都能把那里的画风变成最华美的画卷。她就拥有这样降维打击级的魅力。

好吧,余连必须要承认,这位苏琉卡王小姐确实很好看,而且一定追杀掠夺者的残兵好看。可问题在于,她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容易引起误会了。

这不,舰桥上顿时就有不少人的视线投了过来,就连已经快要下楼的吉娅菲尔也都忍不住一个踉跄,满脸无奈。

“这个……看,看您什么呢?看您长得漂亮吗?”余连无奈道。

“哦,我确实是毋庸置疑的大美人,但却很不喜欢被以貌取人。当然,如果是余连卿的话,让你多看看也无所谓。”她叉着腰一本正经地道:“不过很遗憾,不是让你看这个。”

“那是……”

“当然是让你看看,我是如何蹂躏敌人的。看到这些掠夺者浩浩荡荡的大军崩溃,连卿,你就没有一点复仇的愉快吗?”

愉快肯定是有点愉快的。余连想,但他还不至于会被这种情感支配理智。掠夺者固然是自己的杀母仇人,但那些仇人同样也都在战争中死光光了。相比起来,掠夺者的存在,对自己的事业到底有没有用,自己应当是用怎样的方式和他们打交道,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这才是自己这样成熟的社会人应该会考虑的。

于是,余连露出了很传神的感激却又透着无奈的笑容:“确实有些愉快,但还不够。我还不至于堕落到复仇都要假手他人的地步。如果有朝一日,统率大军歼灭掠夺者的人是我自己,那或许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复仇吧。”

布伦希尔特带着笑意的眼中流过来一丝激赏的目光:“不错的眼神,不错的回答,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没等到余连回答,她又忽然问道:“连卿,卿看我统率之帝国将士,颇精锐否?”

余连微微一怔,虽然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道:“真熊虎之士也。”

布伦希尔特满意一笑,又一挥手,指向了舰桥舷窗之外那些宛若钢铁城塞般的帝国战舰。

“吾之器械,颇雄壮否?”

“帝国战舰,名不虚传。”

不管怎么说,论造船,蒂芮罗人就是毋庸置疑的已知宇宙的天下第一。都不说是这艘晨曦天使号,就是不远处的那艘巴卡雷斯元帅号无畏舰,其技术难度都足够其它国家追上几十年了。而余连还知道,比起元帅级无畏舰更先进的大裁判官级,设计图纸应该已经定型了。要不要上船台,纯看帝国大佬们的心情了。

“那么,连卿,难道你就没有统率这种舰队,这般将士的想法吗?一点点都没有吗?”

啊这?现在当然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但应该也不是讨论挖墙角问题的时候吧?余连一时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

当然,比他还尴尬的其实是吉娅菲尔和奥斯坦娜,前者表情堪称哭笑不得的扇形图,后者虽然依然在面瘫一样般微笑着,但总觉得有点僵硬。

布伦希尔特就当没看见,继续道:“你是个有梦想的人!连卿。可是梦想,是需要有力的双翼,才能飞得上天空的。否则,是会摔死的哦。我说过了,连卿,千万不要当那位‘擎天之翼’岳将军啊!有的时候,也要跳到另外一个天地,方才能感受到人间的真实啊!”

余连沉吟数秒钟,终究忍不住道:“殿下,您真的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

布伦希尔特抿嘴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

奥斯坦娜大概是真的看不下去了,稍微提高了一点点声音道:“殿下,敌舰队开始反攻。”

掠夺者舰队确实发动了决死的反攻。一艘无畏、五艘战巡和将近三十艘中型的喷火船,将二十多艘母舰护在了队列中央,将己方的护盾开到了最大,就像是敢死队员似的,就冲着晨曦天使号的方向扑了过来。

这是敌B集群目前唯一还在战斗的敌舰队了。不过,他们的举动与其说是想要胜利,到更像是一种更决绝的断后。

如果换做是别的舰队,还真有可能被对方突袭得晕头转向。可是,帝国舰队形成的“却月”却只是通过完美的舰队编队行动,将这个庞大的月形再次拉长。被敌人突击的晨曦天使号开始后退,两翼的战舰不断地向正在前进的B集群倾泻着炮火。

紧接着,又有巡洋舰向着那个方向,投放出了十二枚空间泡鱼雷。

作为这支敢死舰队的箭头,一门心思想着要和晨曦天使号同归于尽的掠夺者无畏舰第一时间便陨落在了战场上,反倒是成了挡在友军前进方向中的障碍物。帝国战舰当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扑头盖脸地将所有的武器都砸了过去。

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他们被数千门各种主炮、上百枚质子鱼雷和上万枚核子导弹轮番蹂蹑,舰队们的护盾瞬息间便失去了继续支撑下去的可能性。然后,便是他们的装甲和内里的将士。

就这样,掠夺者最后的勇者们的最后努力也就此崩溃了。

当然,早在此之前,其余的舰支们也早已经开始溃逃,就和历史上所有游牧民族在面对这种情况下的操作一模一样。

帝国舰队见敌军已经再没有成建制的抵抗,便同样散开了队形,开始全面追击。武德充沛的蒂芮罗人可一点都不在意“穷寇莫追”的道理,他们可等着要刷人头建功呢。

于是,这场追击战持续了超过十个小时,甚至比正面的决战还要长得多。

当最后一艘还能动的掠夺者战舰逃入了不知道哪个星系的时候,时间已经到达了标准时间11月9日的凌晨4点。这场算上初期的准备旗,持续了将近一个昼夜的战斗,最终在帝国舰队打垮了是己方总兵力两倍以上的掠夺者舰队,而告一段落。

后续的统计,掠夺者至少在这个不起眼的亚斯提星系中丢下了超过了一百万具的尸体,被击沉或俘获的舰支在三百艘以上,是帝国军损伤的一百倍还多。

整个掠夺者一共出动了十艘无畏级巨舰,但其中有半数化为了飘荡在宇宙中的太空垃圾,两艘被打碎了护盾和引擎,等不及帝国的冲锋队员登陆,便赶紧亮出白旗投降。

以帝国一贯以来的作风,船上的俘虏最好的去处估计也就是在偏远星区的矿上和农场中服劳役致死了。可是,他们还是选择了放弃抵抗,大概是真的被帝国疾风骤雨一样的攻击打得彻底失去意志了吧。

至于逃掉的那三艘,一艘自然便是那位学院派的灰坍将军乘坐的那艘涂装为红色的喷火船了。这艘船在逃跑的时候自然是受到了帝国方的重点照顾。法瑞尔上将率领着巴雷卡斯元帅号和白公爵号两艘高速无畏舰外加十艘战巡亲自围追堵截,跑遍了大半个亚斯提星域,上演了一场足可以用在联盟大片中当片尾高(喵)潮戏的追击战。

帝国战舰用连绵不断的炮火削掉了那艘丑陋的喷火船几乎所有的上层建筑和大部分副炮,却依旧是让其钻入了重力井,跃迁得直接没了踪影。

不得不承认,单只从逃跑的水准上来看,那位

82狗男88龙女60年一遇,

灰坍将军绝对已经超过了学院派的上限,堪称踏风逐光之人。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的船并没有逃往狮穴。从方向来看,要么是往荣耀之门,要么便是向着极疆的腹地流窜。

如果是前者倒是还好,如果是后者就稍微有点头疼了。星区内部的平民一定是会受到戕害的。可现在布伦希尔特也没工夫去理会种事。要知道,已经有相当数量被打残的掠夺者战舰流窜到了周边星域中,想要短时间全部拦截下来是不现实的。

只希望,从鹿原那边赶过来的后续援军,能把这些残兵尽快消灭,把对平民的损害降到最低吧。

还有两艘,则是隶属于没有开一炮就落荒而逃的掠夺者C集群。她们有将近一百艘战舰,母舰居多,是这批掠夺者舰队中唯一还能保持建制的存在。

因为逃跑得很及时,几乎毫发无伤地逃窜回了狮穴之中。

总而言之,c集群逃了,这便不算一战尽全82狗男88龙女60年一遇功,布伦希尔特对此表示很不满意。她表示,那个c集群的两艘无畏方脑袋尖下巴,分明就是迈山达巨魔的风格。这帮子头铁蛮子啥时候这么怂了?不应直接莽过来被自己吊打吗?

“原本以为应该一战解决掠夺者问题的。”布伦希尔特无奈道:“可是让他们逃回去了,要想收复狮穴,就至少需要一个星期了。”

这大概是另外一种意义的凡尔赛吧。余连想。

要知道,掠夺者手掌数百万大军,在占尽内外优势还有虫群做内应,围攻了两三个星期,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打下狮穴要塞呢。

“是的,还需要收集情报勘探敌情,准备一个详细的战略计划才行。另外,可能还需要等待援兵。我们的陆战队数量不足……”奥斯坦娜提醒道。

参谋长小姐应该是想要告诉自己的主君,如果没有足够的登陆部队,是很难收复远乡和要塞的。然而,后者却摇头道:

“没时间了。准将手上还有数万将士在要塞中继续抵抗。远乡星的几十万帝国国民还需要我们拯救。我们至少需要告诉他们,我们来了。”

她并没有指望借着大胜之威气势如虹地情况下忽然兵临城下,一举收复狮穴。

毕竟,一直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看到埃罗人的舰队。相比起油滑的长须妖和莽撞的迈山达巨魔,这个曾经和人类两大霸主纠缠了百余年,也建立一个银河大帝国的种族,才是更值得警惕的对手。

可是,己方毕竟已经获得了辉煌的胜利,哪怕只是维持存在,对敌人都是一个威慑,对还在抵抗的自己人也是一个激励。

另外,不管强迫症的苏琉卡王小姐怎样不满意,这等辉煌凯旋足可以和晨曦皇朝的列祖列宗,那些熠熠生辉的名字们并列。从此以后,全宇宙都绝不会再敢把这位当代最年轻的大选帝王,单纯当做一个华美的吉祥物了。

“传令全军,修整六个小时,然后前往狮穴。告诉大军,现在还远没有到可以发送警惕凯庆功宴的时候,务必保持专注!

帝国舰队草草地打扫了一下战场,修补了一下战舰的破损之处,将这里的战况发给了大元帅府,也没有等到后续的增援赶到,便离开了亚斯提星系,一路赶往了狮穴。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大的舰队会战,击毁的艨艟巨舰不知凡尔,自然不会注意到,一艘比最小号的突击舰还要小上一圈的游艇,正躲在这个星系的角落中,吃着瓜全程旁观完了整个战场。

“好了,亚斯提星系战役基本上是结束了,结果我也全程给你直播了。”菲菲对源质波通讯的另外一端的人影道:“记得尽快通知埃莉诺学姐。”

全息投影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发出了一声无精打采满是无奈的叹息声:“这等规模的舰队,居然连一天都没撑住吗?掠夺者就这么弱吗?”

看动作,听声音,却不是秋名山八幡,还能是谁呢?

“如果真弱,当初就不会糜烂共同体三分之一的国土了。”菲菲冷笑道:“还不如说是那橘……那位苏琉卡王太厉害了呢。”

“呃,我还以为真正的指挥官是法瑞尔上将呢。”八幡压低了声音道。

菲菲乐了:“秋名山同学,承认自己不如你的同龄人确实很受伤,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天才来说。可是,晨曦皇室可是惯出军事天才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都是蒂芮罗人的领袖。你们既然是以救国为方向而努力的,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得学会从最坏的角度来考虑事情了。”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余连觉得微妙的有点可惜,可这时候,却听布伦希尔特道:“感谢你了,余连卿。”

感谢我什么?余连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感谢你教会了我们空间泡鱼雷真正的使用方法。”布伦希尔特笑道。

余连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了,便只能想方设法地挤了个微笑出来。

“当这件武器定型的时候,我认为这会是一件划时代的,可以改变世界的武器。只是,远岸星云的战斗却给我当头一棒,我确实没有想到,居然是可以用空间震荡炸弹,制造一个隔离带,来阻隔空间鱼雷的机动。”年轻的苏琉卡王笑道:“真是天才的构想,余连卿。”

远岸星云之战,实际上在帝国军中也是只有少数高层才知晓的秘密,现场甚至有不少高级军官根本不知情。这不,那边的米萨罗少将就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将手放在自己光秃秃的头顶上摸了一下。

“远岸星云怎么了?”余连眨巴了一下眼睛,满脸无辜:“下官去年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倒是听说那里的海盗略微有些喧嚣呢。”

“呵呵。”布伦希尔特笑了。

于是,余连便也只好跟着“呵呵”了一下:“您不会是在这时候想兴师问罪吧?”

“不,我是真的想要感谢你的。”苏琉卡王沉吟了一下:“余连卿,一直到现在,我也依然坚定地认为,反物质的空间泡鱼雷,确实是革命性的技术武器。只有没用的指挥官,却不存在没用的武器!所以,才要感谢你已经帮我去除了一个错误答案。”

“呃,殿下,您指的是……”

“天火设计局和天工院的人认为,空间泡鱼雷理论上是无法被拦截的!可它毕竟是鱼雷。无论机动性还是航速都有限,若是在过远的距离投放,便给了对手建立隔离带,中和空间效果的时间和空间。既然如此,为何不换一个思路呢?”

“所以,您的战术就是……”

“是的,若是远距离会被敌人反制,那近距离呢?”布伦希尔特露出了笑容:“现在,我甚至能够看得清掠夺者那几艘无畏的涂装和上面画着的那些蹩脚彩绘。现在,就算那艘船上的人是你,余连卿,也都没有什么反制手段了吧?”

余连嗫喏了一下,很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在脸上挤出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叹服表情,认真道:“

82狗男88龙女60年一遇,

殿下深谋远虑,在下五体投地……”

必须要承认,她说得好像还是挺有道理的。反正空间泡鱼雷的威力确实惊人,将它们当成藏在袖管里,突然亮出一击致命的破甲短匕,也确实是一种用法。

可是,空间泡这么犀利的技术,就这么个用法,不觉得太可惜了吗?

想不到,像布伦希尔特这样聪明绝顶的天生战神,也会有思路跑偏的时候啊!

宇宙之灵和诸位观察者老爷在上,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过,一切都是这女人自己的脑补!以后就算是真的自己弄瘸了,也别说是我忽悠的哈!

想到这里,余连赶紧把脸上些许的不自然抹平了,准备奉承上几句。而这个时候,那百枚空间泡鱼雷也已经窜入了敌舰队群之中。

鱼雷和导弹贴脸轰炸的战术,过往已经有很多国家用过了。实际上,很多携带了对舰武器的多用途战机,起到的也是这样的效果。

掠夺者舰队虽然被赶到了银心,但其实从没有断过和银河各国物理交流的通道,自然也掌握了反制的手段。

于是乎,位于舰队前沿那些厚重的重装战舰,开始将护盾功率开到了最大,各种防御炮火交织成了密集的近防网络,硬是将周边的深空笼罩在了一大片橙红色的光幕之中。

通常来说,这样的近防套路,对贴脸轰炸的鱼雷和导弹的拦截效率会在百分之三十到四十五之间,上下波动取决于战舰性能和舰员素质。至于那些拦不下来的,当然就只能靠着战舰去硬抗了。

这年头,哪艘正经主力舰没被鱼雷砸过啊?反正守强攻弱嘛,硬抗就硬抗嘛。要实在是扛不住,也是战争的必须损失,莫得办法。

可是,就在掠夺者们迷茫的视线中,这百发个头似乎有点太大的鱼雷,外面包裹着一层光幕,就像是没有实体的幽灵似的,直接穿过了大家的近防火力,从战舰的缝隙之中一路畅通无阻的前进,接着便径直便冲着那些无畏舰过去了。

敌A集群中的六艘无畏舰,四艘是强化了火力和防护的喷火型,两艘便是携带了大量登陆艇、战机和冲锋队员的母舰型。正是这些艨艟巨舰的存在,才能让掠夺者将整个银河视为猎场,才能让除了帝国和联盟之外的诸国都将他们视为噩梦和天灾。

而这些,也才是空间泡鱼雷最适合的猎物。

“正名的时候到了,塞尔德。”布伦希尔特喃喃道。

[标签:p标签82狗男88龙女60年一遇]在这个瞬间,六艘无畏舰几乎在同一时刻被数十枚鱼雷击中。

那些包裹着空间泡的武器,就像是无坚不摧让男人觉得非常浪漫的钻头一样,无视了敌舰的护盾和装甲,将自己的本体深深地刺入了船体,这才发生猛烈的爆炸。

反物质战斗部在释放出来的瞬间,便将自己周围所见到的一切都瞬间化为齑粉。那些敦实厚重,却又丑陋狰狞的舰船装甲并不像是被从内而外的爆炸掀起来,而是直接从体内发生了崩解了似的,直接便在船体上形成了触目惊心的空洞。

内部的设施、人员、能量管线乃至通道都像是被直接挖走了。

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紧接着,被挖去的那一块这才失去了飞行区应有的结构平衡,泄露出来的能量和太空粒子产生不可预估的剧烈反应。爆炸的火光从空洞的伤痕出扩散出来,向着整个船体蔓延开去。

那两艘无畏级的母舰都至少被十枚鱼雷命中,那数十公里长的庞然身躯在一瞬间就遭到了结构性破坏,再也无法维持稳定了,船体便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崩塌。

任何懂得舰船知识的人都能看得出,这些巨舰已经没救了。仅仅是在数分钟,目测便有超过二十万人以上的舰员和冲锋队员失去了性命。

至于那四艘喷火船的状况,其实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一艘被五发鱼雷全部击中到了腰部,舰船的腰身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肥成功,随即便被爆炸彻底撕开了船体,断成了两截。那两截断裂的船体失去了本身的动力,却被惯性推着向相反的方向挪动,撞向了周围的友舰,引来了一阵手忙脚乱。它们宛若太空垃圾般飘移着,内部还在不断地发生燃烧和二次爆炸,间或还有细微如尘埃的个体从其中落了出来,再看不真切了。

至于那艘红色的,据说是灰坍将军旗舰的喷火船,倒似乎是比较警醒,明显是做出了战术规避动作,于是便只是挨了两发。可就算是这样,她船头的主炮被毁掉了一门,船侧壁装甲也被刮掉了一大片,右舷的舷炮至少趴窝了三分之一。

如果以舰队决战的角度上来说,这艘船的战斗力已经下降到了一半,勉强继续作战,是很有可能变成对方的猎物的。按照战术操典,便应该是时候要迅速退出战场了。

于是乎,大家看不到半点迟疑,那艘红色的喷火船便真的开始后退了。

真不愧是学院派啊!至少对战术操典的掌握可是真的熟练。

当然了,这也怪不得他会做出这样的判断,因为在这一刻,掠夺者的A集群舰队已经没有任何机会。

除了六艘作为舰队核心“英雄”单位的无畏舰失去了战斗力,五艘重型航母,以及七艘大型喷火船也都被至多三枚,至少一枚的鱼雷命中。其中有一艘挨了三发的大型喷火船甚至当场化作了超大的爆炸光团。

在这种情况下,掠夺者们就算个个都拥有钢铁意志,也都顶不住了。舰长们也各怀心思,有的想逃跑,有的想死战,有的还傻不愣登地等着上面的消息。混乱自然便会像瘟疫一样扩散到全舰队。

布伦希尔特和法瑞尔上将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于是乎,布置成一个月牙的帝国舰队,一边持续地继续用炮火轰击着一片混乱的掠夺者,一边优雅地在敌舰队身前完成了一个半圆的滑动,反倒是再次和敌舰队拉开了距离。

当晨曦天使号上的光矛主炮精确地又将一艘本就重伤的母舰彻底击穿之后,这批掠夺者舰队终于开始四散溃逃了。

法瑞尔上将说过,如果想要取得胜利,己方必须要在100分钟内彻底打垮A集群,可从开战到现在,也还没超过一个小时。

“真是足以载入史册的战斗啊!殿下。我对殿下的敬仰犹如璀璨星河连绵不绝!”余连道。

布伦希尔特斜了对方一眼,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没有完全胜利呢。而且,余连卿,我觉得你是话里有话嘛。”

余连耸肩道:“下官只是觉得,此战之后,跳帮战的情况可能就越来越少了。因为大家都害怕被空间鱼雷近距离贴脸呢。”

拥有强者发型的米萨罗少将闻言一愣,顿时便震惊到快要崩溃的表情。

“说不定反倒是会发生得更频繁。”吉娅菲尔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因为大家都想要贴近对方啊。在这种情况下,或许要靠战机、小型舰艇和骑士制造拦截带?殿下,或许我们得更新一下机甲的宇宙用滑翔挂件的性能。”

少将顿时又眉开眼笑。无法跳帮的太空战争他真的想象不到,总觉得那样一来自己就真的成废物了。

“这样一来,在舰队的中距离空间,将会形成更惨烈的绞杀态势吧。”奥斯坦娜沉吟道:“密集阵的蜂巢系统还有改进空间啊!”

“嗯,诸君说的都有道理。”布伦希尔特点了点头:“我会妥善考虑大家的意见的。只不过,战斗尚未结束,请马上清理战场,重整阵型。”

实际上,掠夺者A集群被灭得实在是太快太憋屈了,几乎没有给帝国舰队造成什么值得一提的损伤。帝国舰队便只花了几分钟重整了队形,也没有追击A集群逃离的残部,而是直接划了一个半圆轨迹,忽然切入了第一战争速度,直接迎着B集群便是了。

前面已经说过了,另外两个集群,其实都是为了包围截杀抄后路的快速舰队,兵力其实有限。看着兵力比他们多的A集团在很短时间内就被打崩了,顿时开始怀疑起了人生,行动上顿时也出现了明显的犹豫。

这样的犹豫,在战场上会是致命的。

等到帝国舰队以冲锋速度将敌舰队B集群纳入射程的时候,对方甚至都没有重新换一个更适合防守甚至逃跑的队形。

于是乎,几轮对轰下来,B集群在半数以上的舰支被击沉或重创之后,也彻底失去了组织度当场崩溃。

而这个时候,隔得最远的C集群却早已经向狮穴的方向逃去。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和帝国舰队有任何交手。

“其实,如果敌人的剩下两个集群迅速会和,稳扎稳打,和我军还是有一战之力的。”吉娅菲尔露出了惋惜的神情。

余连却总觉得,这姑娘分明是因为对方跑得太快了,己方没有尽全功而惋惜的,便笑道:“如果是我,在A集群崩溃的时候,就会开始分头逃跑啦!”

吉娅菲尔疑惑地看了过来。

“逃跑虽然可耻但是很有用啊!掠夺者的目的是求财又不是求死,就算是两军合力,顶多也就是和我们打成消耗战,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他们也是游牧民族,就这么一路散开,随便找个还在动的重力井一窜,进入帝国腹地一路边抢边逃不就是了。”

吉娅菲尔沉吟了一下,不得不承认,如果真是如此,大家就会头疼了。

“幸亏他们不是您了。”女伯爵笑道。

“是啊,他们连逃跑的方向都错了。居然冲着狮穴方向去了。”余连耸了耸肩:“大概是觉得要塞在自己手中,有安全感吧。可如此一来,不反而被困在死地了吗?”

“那可不是死地,说不定掠夺者已经把狮穴当做了自己的老巢,准备在那里生儿育女呢。”布伦希尔特插话道:“吉莉,你现在可以出击了。”

现在,掠夺者的舰队已经被击溃,舰船四散奔逃。帝国的高速巡洋舰也离开了舰队编组,开始追杀扩大战果。这个时候再进行跳帮躲船战,便是碾压局了。

……一边追击一边跳帮夺船?余连总觉得双方的立场似乎有点颠倒了,可就算是精锐专业的帝国军队,打仗也是需要战利品的。

就算是一文不名的穷鬼星际游牧民族,也不是没有油水可榨。大不了把船卖废铁,船员卖奴隶,也足够所有的参战将士大大地捞上一笔了。

吉娅菲尔向余连点头鞠躬,大踏步离开。

余连看了看背影,心中一动:“殿下,要不……”

“不行。”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

“你无非不就是想要换艘巡洋舰去看追杀嘛。这有什么好看的?你就呆在舰桥上,看我不就好了。”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