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震撼,迷惑。

所有强者这一刻都是双眼瞪大,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知。

巨人背着石碑,一步步向中心走去。

隐约间,传出一声咆哮。

“任狂,我和你势不两立。”

这一声怒吼,在魂力增幅下,宛如放大无数倍的高音喇叭,远远传出。

强者们面面向觎。

任狂是谁?

这暗黑巨人为何如此痛恨他?

的朱雀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巨人认识头儿?

而且还和头儿有血海深仇?

她一瞬间想了很多。

巨人,应该不是真的人体。

因为根据距离目测,巨人至少有百米高。

人类不可能这么高大。

就算在传说中,人类巨人,也不过三丈高罢了。

眼前的巨人,超出了三十丈。

巨人背负着巨碑,一步步走向暗黑中心,很快,就被暗黑魔气淹没。

“必须尽快将这个消息告诉头儿了。”

朱雀眼神闪烁,神情无比凝重。

维持了大半个世纪的和平,终于要结束了么?

陈家村。

任狂猛地睁眼。

他心中一震。

感觉心脏在剧烈跳动。

打坐运功之时,本是心静如水。

又没有受到外物影响,怎么会突然心颤?

砰砰砰!

陈晴敲门:“任大哥,家主派人来传讯,不出意外,灵花会在凌晨一点开放,请你早点做好准备。”

任狂道:“好,我马上出来。”

他心中一怔。

难道,刚才心悸的原因,是因为灵花要开了?

莫不是自己这次炼丹,会出意外?

任狂再次在脑海中温习了一遍还魂丹的炼制过程,确定自己已经彻底掌握。

他自信的笑了笑,驱散心中的不适。

陈晴眼神有些幽怨的看着任狂。

“任大哥,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让你生气了?”

任狂笑道:“你怎么会这样认为?”

陈晴咬咬下嘴唇,有些娇羞的低下头,轻声细语。

“我做好了饭,可任大哥你却一直躲在房间修炼,这不是生气是什么。”

任狂道:“你想多了,只是石碑赐予了我太多力量,我需要好好消化一下罢了。”

陈晴眼神一亮:“任大哥,你真的没生气?”

任狂道:“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么?再说,生气不是美女的特权么?我哪有资格生气。”

陈晴大眼忽闪忽闪的看着任狂,笑道:“说来奇怪,任大哥你现在看上去和善多了,不像之前,身上有一股威严气息,让人都不敢直视了。”

任狂笑道:“那可能是石碑的气息,与我无关,我可是个老实人。”

陈晴嘻嘻一笑:“任大哥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得罪任大哥了呢。”

任狂道:“我那是那么小气的人。”

忽听门外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下流,无耻,不要脸,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陈晴脸色一变,生气的喝道:“陈西,任大哥在这里,你别欺人太甚。”

陈西冷声道:“哟,现在有靠山了,硬气了?”

“陈家村的男人都不理你,你就把注意打到外人身上,欺负他们不知情么?”

“陈晴,你真贱。”

陈西毫不客气的嘲讽。

陈晴气得眼眶都红了,委屈巴巴的看着任狂。

“任大哥,我……我真的没想欺骗你,都是陈西,嫉妒我的美貌,故意污蔑我。”

任狂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讪笑开口:“陈西姑娘,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陈晴是家主派来照顾我的。”

陈西道:“男人都是一丘之貉。”

“陈汉迪,也不是好东西,知道你喜欢美女,就给你送来美女。”

“哼,任狂,好心劝你一句,色字头上一把刀,别到时候被人卖了。”

陈晴气得发抖:“陈西,你太过分了。”

“我看你是觉得任大哥单纯,想借助他摆脱守护者的身份吧。”

“任大哥,你千万要小心,陈西可没安好心。”

“接触诅咒,需要用你的鲜血,涂抹整个铠甲,那和杀了你没什么区别。”

此话出,任狂心中暗自吃了一惊,不由看向陈西。

陈西站在门口,并不进来。

见任狂看来,她不由跺脚:“胡说八道,我没这么想过。”

“我陈西既然成了守护者,就该倒霉。”

任狂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假装没听见。

“陈晴姑娘,我先去采摘灵花,你帮我将炉子点燃,做好准备。”

陈晴道:“任大哥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她挑衅的看了陈西一眼,跑去准备生火。

任狂则是大步走出大门:“陈西姑娘,有劳你亲自来一趟了,其实,这种小事,随便找个人通知我就行。”

因为暗黑爆发的原因,这里的电子设备同样受到巨大影响,无法使用。

真正做到

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

了传讯靠吼,保安靠狗,哦,不是,靠陈西的地步。

陈西道:“这么快就维护上了?”

任狂苦笑。

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和两女之间是什么三角恋呢。

实际上,任狂和她们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

陈西又道:“其实很正常,男人,都喜欢狐狸精。”

“你知道为何陈晴现在门庭冷落了么?”

任狂心中有些古怪。

对一个姑娘用这个词,不大妥当吧?

陈西自顾自的道:“那是因为,那些上门的野男人,都被我打跑了。”

“哼,她喜欢招蜂引蝶,魅惑男人,那我就用拳头,拯救那些男人。”

任狂吃惊的道:“以前,找陈晴的人很多么?”

“当然多,毕竟狐狸精嘛,要是不吸引男人,还叫什么狐狸精?”

陈西不屑的道:“村里的男人,都被她魅惑,为她痴狂。”

“要不是我打醒他们,不知道多少家庭会破碎。”

“依我看,这种人,就该驱逐出去,以免祸害众生。”

陈西提起陈晴,愤愤不平。

要是能看到她的脸,肯定都气得咬牙切齿。

任狂不好多说什么。

毕竟,他和陈西,也不是特别熟。

一旦开口,会引起误会。

任狂不知道是不是陈晴故意为之。

但她绝对是清白的。

那些自以为得逞的男人,估计都被蒙在鼓里。

天生魅惑,对普通人的吸引力,确实够大。

但现在陈家村的人修为上去了,其实这种吸引力会变得小很多。

两人不紧不慢的向祠堂那边走过去。

一千多米的距离,倒是用不了多长时间。

午夜寂静,寒风萧萧。

陈西一年四季被笼罩在铠甲中,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感觉寒冷和炎热。

这玩意是贴身,还是里面可以穿衣服?

如果洗澡怎么办?

任狂浮现连篇,忍不住多看了陈西几眼。

陈西怒道:“看什么看,你那什么眼神?”

她似乎有些生气。

实在是任狂的想法似乎都写在了脸上,有些猥琐。

任狂讪笑:“没什么,我只是好奇罢了。”

“陈西姑娘,陈晴说的是真的么?”

“那为什么你现在还不破除诅咒呢?”

“你这么漂亮,愿意为你牺牲的人应该很多吧?”

陈西恼怒的道:“那狐狸精胡说八道,你也相信?”

任狂忍不住道:“陈西姑娘,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武断。”

“你说陈晴水性杨花,人尽可夫。”

“其实,你真的误会她了,到现在为之,她都是完璧之身,绝对没有你说的那样不堪。”

陈西猛地顿住,转身死死看着任狂。

大眼中,厉芒闪烁。

“任狂,你说什么?”

“难道,你和她已经?”

“真是混蛋,男人,都是下流无耻,满脑子精虫。”

看她怒气冲冲的样子,任狂不由苦笑。

就算自己和陈晴有那啥,陈西激动什么?

在她看来,陈晴勾引男人,巫山云雨,不是很正常么?

难不成……

任狂脸色顿时古怪起来,想到了一个荒谬的可能。

在某些小说中,男孩为了获得女孩的关注,总是找机会欺负女孩,羞辱女孩。

可一旦女孩受到别人欺负,他却会站出来,修理欺负她的人。

美其名曰,你是我的专属出气筒,只能我欺负你。

别人,没资格。

现在,陈西杀气腾腾的样子,像极了。

而且,她的杀气,并不像是假的。

此刻,她真的动了杀心,只是在苦苦忍耐。

陈西,喜欢陈晴?

任狂的嘴巴越长越大。

陈西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猛地跺脚:“不许胡思乱想,不是你想的那样。”

咔擦!

地板粉碎。

陈西转身,大步向前。

杀气,也烟消云散。

窝巢,是真的。

这一刻,任狂心中一万头羊驼在飞奔。

说实话,他还以为陈西对自己暗生情愫,所以才看不惯陈晴和自己在一起亲密。

现在才知道,自己算是自作多情了。

陈西没得到守护之铠认可前,和陈晴是形影不离的闺蜜。

变成守村人之后,心态或许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小伙伴们都不再和她一起玩耍。

她觉得自己被抛弃。

所以,才对陈晴冷言冷语。

任狂看着陈西背影,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一路无话,很快来到后山祠堂。

这里已经被化为陈家村重地,日夜灯火通明,有人把守。

陈德森、陈德城陈汉迪等人,都已经过来,正在等候任狂。

灵花开启,也是他们祭祖的最好时机。

看到任狂,大家都是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任狂看过去,却是没见到陈一名。

显然,陈一名正在闭关。

“怎么没见到老祖?”

任狂假装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陈德森道道:“老祖为了你提前出关,身体不适,正在调养。”

“任狂,我也不是刻意替老祖表功,他为了你,确实牺牲了很多。”

陈德城解释道:“当时你被石碑压制,万分危险,老祖不顾自身安危,出关来救,所以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

任狂感激的道:“多谢老祖关爱,其实,我也擅长医道,老祖不介意的话,说不定我可以帮忙。”

陈德森淡淡道:“以后再说,老祖现在已经闭关,暂时还是不要打扰。”

任狂很想亲自检查一遍陈一名的身体,印证一下心中的猜想。

暗黑石碑上记载的信息很多,各种稀奇古怪的功法,数不胜数。

而其中,便有一种神秘的夺舍之法。

曾经,任狂以为这只是霸天学院记载的一些民间传说。

现在,他有些不敢确定了。

陈一名,似乎正是用了这样一种秘法,夺舍重生。

这具身体的主人,或许是刻意培养而成,又或许是某个倒霉蛋。

不管那种情况,这个陈一名都不对劲。

陈西将任狂送到之后,便是一言不发的走出村外。

连自己的父亲和爷爷也不曾打个招呼。

大家似乎已经习惯她的冷漠,倒也没放在心上。

只有陈汉迪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叹息了一声,有些无奈。

一行人在陈德森的带领下,走进洞窟。

洞窟之中阴寒无比。

本就天寒地冻,进入洞窟后,更是冷到骨子里。

不是武者,估计连一秒钟都不想待下去。

任狂需要的灵花,其实有三种。

惊魂草,顾名思义,是一种药草。

醒神果,则是一种黄豆大小的血红色果子,看起来一颗颗鲜艳欲滴,但却蕴含剧毒,食之有很大几率变成疯子。

真正的花卉,是【梦魇花】。

这种花卉只生长在阴气最盛的地方。

三种灵花,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吸取血肉和灵魂之力成长。

这陈家村的祠堂后院洞窟中,竟然能长出这三种奇花异草,真是耐人寻味。

丹道真解之中有详细介绍。

这三种药草,都需要吸取血肉和灵魂才能成长。

换句话说,三种药材,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只能从尸体血肉之中滋生。

血肉为养分,灵魂气息为精髓。

也就是说,这洞窟之中,其实死了不少人。

按照陈汉迪的说法,这里的灵花每一年都在开放,那就说明,这里一直在持续死人。

这就可怕了。

陈家村表面看很和谐。

从陈晴的父辈开始,就不时有人失踪。

这些人,真的是怀念外面的花花世界,和陈德龙一样叛出陈家村了么?

只怕未必。

不过,任狂的目标是炼制还魂丹。

对于陈家的内幕,他没有丝毫兴趣。

一个被玄机门抛弃的奴隶后裔建立起来的村庄,能有多正义?

所有人都是微微缩了缩脖子。

他们现在实力强大了一个层次,感受自然不同。

陈德城微微皱眉,脸色有些难看。

陈德森则是依然微笑,脸色平静,似乎没有任何察觉。

陈汉迪,则是脸色发白,有些抖抖索索。

其余长老,也都满脸肃穆,并无异常。

任狂将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微微一冷。

这里大多数人,怕是都心里有数。

这个洞,还真是通向地狱的吃人洞啊!

难道,和陈一名有关?

任狂沉思着,随陈德森向前走去。

洞窟蜿蜒向下,像是一条通向地狱的通道。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任狂伸出手,心中好一阵古怪。

创世石碑,不再冰凉,而像是一种有弹性的塑胶。

轻轻用力一按,甚至传来一股弹力。

任狂以太能量触手伸出,宛如千手观音,抓住了石碑。

一种奇妙的感觉浮现心头。

魂力在石碑上蔓延勾勒,如同临摹画卷。

不再有抗拒,也不再有威压。

魂力所致,皆在掌控之中。

陈一名面露笑容,道:“任狂,意念沟通,试试能不能缩小,恢复本体。”

任狂一怔:“前辈见过石碑的本体?”

陈一名脸色一变,道:“没有,不过,既然有背碑者,证明石碑是可以迁移的,不缩小,怎么迁移?”

任狂道:“前辈说的是,不过我现在只能稍微撼动一下,还真没法缩小背走。”

一想到背碑者这个称呼,任狂浑身都不是滋味。

这碑,怎么感觉那么像墓碑呢?

以太能量触手,确实可以撼动石碑。

但距离背负而起,还有些距离。

陈一名眼神灼灼的看着任狂,道:“任狂小友,感觉如何?”

任狂故作沉思状,道:“没什么感觉。”

“小友没感觉自己寿命受到影响?或者说,脑海中没有死亡时钟么?”

陈一名有

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

些吃惊。

任狂摇摇头,笑道:“什么都没有,和平时一样。”

陈一名吃惊的道:“这不可能啊,你这算是晋级五星了么?”

任狂道:“能量不协调,不算吧。”

霸天学院对于金身境界的描述,是灵肉合一,完美契合。

而任狂现在的肉身之力,还差一点。

陈一名笑道:“没有死亡时钟,说明你还不是真正的五星武者,这其实也是好事。”

晋级五星后,知道自己的寿命,每天都是倒计时。

哪怕还能活一百年,也感觉心里瘆得慌。

现在不知道,反而感觉更好。

任狂走下祭坛,打量了陈一名一眼。

“前辈,还真年轻。”

陈一名眼中异样一闪而逝,笑了笑:“或许是闭关太久的缘故吧。”

是吗?

任狂不敢肯定。

这陈一名的年轻,并非外表。

而是真的很年轻。

任狂对人的生命气息,有些敏感。

这都得益于九星牵魂花的特殊。

120岁的人,生命气息和二三十岁差不多?

任狂有些不敢想下去。

这个人,有问题。

究竟哪里有问题,任狂说不出来。

不过,陈家弟子似乎已经习惯,看向陈一名的眼神,比看向任狂的眼神更炙热。

陈一名的眼神落在任狂手上。

“社稷图,有进展吗?”

他随意问道,漫不经心。

任狂摇摇头:“本来想牵引石碑之力试试,但突然心血来潮,想要融合一下,便暂时放弃了。”

陈一名道:“此图乃玄机门老祖宗所留,蕴含着无上奥秘,只有有缘人才能解开,我相信,你肯定就是那个有缘人。”

任狂道:“我倒是很好奇,前辈实力通神,难道没有研究出什么?”

陈一名道:“我陈家村人,只是代替先祖看守宝物,并非宝物的拥有者。”

“如果能破解,早就破解了。”

他看向任狂,意味深长的道:“玄机门留下的宝物,需要血脉之力。”

任狂吃惊的道:“血脉之力?”

陈一名点头道:“没错,必须拥有巫医之血,才能激活社稷图。”

任狂心中大吃一惊。

难道,任家和玄机门巫医还有牵扯?

陈一名叹息道:“可惜这么多年过去,巫医之血从不曾出现。”

任狂笑道:“莫非前辈认为我有巫医血脉?”

陈一名道:“谁知道呢,这血脉之力又没办法验证。”

“不过,我相信你有很大的几率。”

任狂好奇道:“这社稷图到底是什么宝物,有何作用?”

陈一名道:“我们也不知道,总之,这绝对是难得的宝物,举世无双。”

任狂看陈一名不想说谎的样子,不由微微皱眉。

陈一名道:“你先住下,慢慢研究,如果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

[标签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一抹就灵:p标签]他神色有些不自然,说完便匆匆离去。

陈德城这才敢走过来,开心的道:“仙尊,老祖很担心你,本来还要几天才出关,现在提前出关,对他的伤害很大。”

任狂道:“你很了解老祖么?”

陈德城笑道:“陈家村人,几乎都是听着老祖的故事长大的。”

“他老人家曾经游历天下,诛灭邪魔无数。”

“五十年前,提起陈家老祖,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陈一名是陈家的骄傲和底蕴。

周围弟子们也是纷纷露出骄傲的神色来。

那种眼神,和看任狂是完全不一样的。

要是谁敢在陈家村说陈一名一句坏话,只怕会走不出大门。

任狂和陈德城闲聊着回到了住处。

陈晴闻声而出。

看到任狂,她似乎被吓到了。

这才几个小时不见,任狂给她的感觉,就像是超脱了一般。

甚至隐隐带着一种圣洁的气息,让人自惭形秽。

陈德城道:“仙尊,我们服24小时派人守住灵花,一旦成熟,立马通知您。”

任狂道谢:“有劳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仙尊你好好休息吧。”

陈德城看了陈晴一眼,道:“陈晴,好好招待仙尊,不可失礼。”

陈晴娇声道:“长老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陈德城离去后,陈晴忍不住道:“任大哥,你好像变了。”

任狂笑道:“陈晴姑娘所谓的变,是指的哪方面?”

陈晴歪着头,想了想,道:“我也说不上来,总之,你的气质变得很奇怪,似乎高不可攀,让人不敢接近。”

任狂一怔:“不会吧,我感觉没什么变化啊。”

陈晴认真的道:“是真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面对长辈,必须要尊重。”

任狂顿时色变。

这可不行。

自己才22岁不到呢。

怎么就成老古董了?

尤其在美女面前,要是有了这种感觉,那就危险了。

难道,是石碑输入太多意志之力,影响了自己?

陈晴似乎被吓到了,连忙道歉:“任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她惶恐的样子,任狂苦笑了一声:“我看上去,有那么严肃么?”

他摇摇头走进卧室,关上了房门,开始运转心法,净化自身。

离开石碑后,九星牵魂花变得非常活跃。

经过融合的能量,称之为灵力。

灵力无论在可控性,还是品质上,都远超之前的能量。

连带经脉血液,都受到了影响。

那种感觉,就像是系统升级了一般,性能提升了很大一截。

同时,眉心以太能量矩阵也在旋转,宛如磨盘,慢慢的淬炼着魂力。

或许,魂力之中,还有着一些石碑的意志,需要好好的清除,绝不能留下丝毫。

屋外,陈晴看着关闭的房门,有些无奈。

任狂也太小气了吧。

自己是不是演得有些过了,吓到了他?

男人不都是舔狗吗?

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吧?

陈晴有些纠结。

她先天优势很强,火爆身穿,完美脸蛋。

而且媚骨天生,稍微修炼一些精神类的魅惑秘法,就能大杀四方,无往不利。

她并非魂力高手。

可这魅惑之力,却比魂力高手更可怕。

自然而然,让人很难防范。

相对陈家村的平静,此刻的绝峰之外,却是另一番狂暴的景象。

朱雀军团驻守在绝峰最前端。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军团,乃是魔医狂龙培养起来的虎狼之师。

无论是防守暗黑,还是与他国争锋,都不曾落下风。

朱雀战神一身戎装,英姿飒爽。

她站在绝峰长城,看着外面,神色凝重。

“加急求援,绝峰发生巨变,朱雀军团损失惨重,我们可能撑不过一个月。”

身后,一名朱雀卫连忙跑了出去,开始求援。

其余三人,则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塞外暗黑领域。

朱雀卫几乎都是美丽的女子。

要是在都市之中,肯定是个千娇百媚的丽人。

可在这里,她们和男儿一样,

浴血沙场,共甘共苦。

朱雀脸上有些风霜的痕迹。

虽然武者身体强悍,气血旺盛,可葆青春。

但压力太大,也难免有些憔悴。

“尊上,情况很不妙,这几天,我们已经损失上千人了。”

一名朱雀卫道:“前线的兄弟已经顶住三次兽潮,一次比一次猛烈,第四次,很难。”

朱雀咬牙道:“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暗黑领域几十年没有暴动了,为何会突然出现这种异像?”

“尊上,根据情报,绝峰防线各大据点,都遭遇了攻击。”

“应该是核心区域出了问题。”

朱雀皱眉:“其他军团怎么说?”

朱雀卫道:“大家的处境都差不多,猎杀小队损失惨重,十不存一。”

猎杀小队,专门狩猎暗黑异兽。

八人为小队,他们深入暗黑领域作战,非常勇猛。

几十年的猎杀,保证了防线的安全。

可现在,暗黑异兽突然爆发,导致各个小队损失惨重。

四大战神控制的区域,更是出现了异常现象。

朱雀叹息了一声,道:“没有头儿坐镇,边防军团就是一团散沙,谁也不服谁。”

“真不知道头儿何时才能归来,带领大家再战疆场。”

朱雀很惆怅。

想到任狂现在的状态,她其实有些担忧。

头儿的实力并没有恢复。

就算现在来绝峰,恐怕也起不到太大作用。

长城外,暗黑翻涌。

飓风呼啸,席卷起漫天暗黑魔气,如同妖怪怒吼,让人心惊胆战。

不时有强大异兽嘶吼,狂暴气息肆无忌惮。

很多地方甚至在爆发大战。

能量波动惊天动地。

绝峰,只是一个统称。

其实更应该叫暗黑分割线。

整个防线长达万里,波及几十个国度。

随着暗黑的扩张,绝峰山脉也在不断的变化。

这并不是个好消息。

虽然各国强者防守,不断猎杀异兽,阻止它们扩散的脚步。

但暗黑魔气却是不断蚕食推进。

现在,更是直接爆发。

兽潮突然爆发,强度前所未有。

所有人都是忧心忡忡的看着外面。

突然,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震惊的看向远方。

轰轰轰!

朱雀基地百里之外,突然出现恐怖波动。

大地震颤,似乎正在爆发地震。

暗黑魔气更是狂涌,云浪宛如波涛,起伏不定,向四周扩散。

朱雀双眼精光一闪。

眼神穿越迷雾,锁定在百里之外的巨大波动中心。

一块巨物,正在破土而出。

虽然才刚刚露头,但已经引起风云巨变。

天空之中,雷霆轰鸣。

大地之下,震颤如鼓。

朱雀骇然道:“暗黑石碑?这……怎么可能?”

那巨大石碑,骇然是镇天碑。

此刻正在冉冉上升。

闪电环绕在碑面,像是一条条锁链缠绕,给人一种蛮荒的沧桑感。

但,被电击的石碑,似乎吃了补药一般,拔高的速度更快了。

朱雀咬牙道:“该死,这闪电在为石碑提供能量。”

石碑一点点拔高。

很快,便高出地面十米。

强大的力场,使得石碑周围的虚空都呈现出扭曲的状态。

这石碑的力量,让朱雀都为之震惊。

她想阻止,却不知道如何阻止。

“尊上,要变天了。”

朱雀卫四号叹息了一声:“石碑出世,暗黑异兽会受到祝福进化。”

“甚至产生五星异兽,尊上,联盟真的会一直作壁上观么?”

朱雀脸色一沉,道:“靠人不如靠自己,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给联盟那些老古董。”

四号咬牙道:“我们在前面浴血奋战,他们在后方乐享其成,关键时刻,也不愿意出手相助么?”

朱雀道:“传令下去,全员防守,绝不能让异兽进入龙国地界半步。”

四号大惊:“白虎军团那边已经开始撤退,我们固守,就会成为暗黑兽潮首先冲击的目标。”

朱雀傲然道:“那又如何?我朱雀军团,宁战死,不后退。”

四号大声道:“是,尊上。”

她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道:“尊上,我斗胆问一句,我们坚守的意义,何在?”

朱雀深吸一口气,道:“因为我答应过头儿,有我在,朱雀基地,永不会丢。”

“我要等头儿回来。”

四号皱眉道:“可是,狂龙至尊已经失踪三年,他,真的会归来么?”

“会的!一定会的。”

朱雀语气坚定的道。

轰!

一声震天巨响,石碑,暴涨数十米,如同擎天巨柱,耸立在暗黑领域。

这一刻,四方震动。

所有站在城堡顶端关注的强者,都是惊呼出口,满脸骇然。

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

闪电锁链一条条清晰可见,绑缚着整个巨碑。

最后交织缠绕,组成一个背带的形状。

更令人震撼的是,一道巨大的黑影,突然出现,双手抓住了锁链,狠狠一扯。

石碑,离地而起。被那巨人背在了背上。

巨人踏步,轰然爆响,大地龟裂,魔气呼啸着向两边翻涌。

暗黑镇天碑,竟然被人背走了。

喜欢狂龙弃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