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苏府,红灯高挂,热闹非凡。

因为苏宸这个少主东家回归,使得苏府充满了生机和热闹;府上的家丁、仆人也增多了。

三进三出的院子,算上大厨、长工、短工、丫鬟等,已经有二三十人了。

这些人大多是从牙行买来的,也有从白府、彭府借调过来的,已经重新跟苏府签了卖身契,从此以后,归苏府发放工钱。

外面初春寒冷,屋内温暖如春,苏宸和杨灵儿、彭箐箐、白素素、柳墨浓、徐婉清围在桌前,吃着飘香四溢的火锅。

除此之外,还有新酿的高度数五粮液酒,浓香型的白酒,喝着过瘾。

彭箐箐放开了,心情愉悦,要喝个尽兴。

这次她跟随未婚夫出行巴蜀,一起经历生死,患难与共,轰轰烈烈,丰富多彩,给她过去十七年苍白的人生,抹上浓烈的一笔。

对她的成长显而易见,开拓视野,打磨性格,亲身经历了战场,理论与实践结合,进步很多。

这些经历都是宝贵的,彭箐箐觉得这次历练和吃苦,都特别值得。

主要是,她跟苏宸关系更进一步,感情深厚,那是历经生死的,跟在润州时候的相处,完全不一样,仿佛能够刻入骨子里一般。

她觉得自己,爱已入骨!

若是人生没有了苏宸,她觉得自己,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个少女心态了。

“这一杯,我来敬大家,感激你们,在我和苏宸外出历练时候,你们多来彭府照看,也感谢你们,把苏宸单独让给我,独处了半年之久,干杯。”

彭箐箐十分大方,说的也直白,豪爽洒脱,除了女侠的风骨,更多了一股女将领的气派。

“箐箐,我发现你这一趟出行,成长了很多,气质也不一样了,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你成长这么快,我替你高兴。”

白素素跟彭箐箐一起长大,从小私交甚厚,对她性格太熟悉了。

但此时彭箐箐的表现,举手投足散发的气质,跟外出之前,变化可不小。

以前是不管不顾,刁蛮任性,率性直爽一些;现在是大方得体,粗中有细,有了规矩。

“嘿嘿,有句话说得好,对,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这次我跟着苏大才子,一路坐船,沿着长江逆流而上,感受各地风土人情,最后还去了巴蜀一带观光,白帝城,三峡口,都见识过了,好像整个人,一下子开窍不少……”

彭箐箐竟然也侃侃而谈了,说话也不像以前很土很白,开始会用了一些读书人的词汇。

白素素和徐才女、柳墨浓相互看了一眼,都忍不住轻笑起来。

面前这个彭箐箐,让她们都有点陌生感了。

“大家不必惊讶,古人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箐箐的变化,在旅途中,一点点积攒,由量变到一点点质变,我已经习惯了,你们相处几日,便也会习惯现在的箐箐,当然,我可以保证,这个箐箐是货真价实的,不是被冒充的赝品。”苏宸在一旁,微笑着解释。

“干杯!”诸女回应,倒是其乐融融。

席间,苏宸有选择地聊一些沿途风景和见闻,但是避开了宋蜀之战的事。

“对了,苏宸,你们最后去往巴蜀,那里不是在打仗吗,宋军进攻蜀国,据说宋兵被击溃了,蜀国得以保全,你们看到宋蜀的战事没?没有被殃及吧?”徐才女询问。

“那当然……没有了。”彭箐箐来个大转折,差点说漏了。

苏宸看了箐箐一眼,然后回道:“我们去了巴蜀的时候,那里已经不打了,在蜀地过了个除夕,就原路返程了。“

“原来如此。“徐婉清点头,没有多问。

白素素眸光瞥了彭箐箐和苏宸各一眼,陷入了沉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柳墨浓倒是隐约知道一点,因为苏宸跟她有过同房关系,听苏宸亲口讲过几句,但具体做了哪些事,她也不清楚。

几位女子里,唯独杨灵儿已经知晓了整件事,因为胡伯跟她讲过了,苏宸是如何帮助蜀国二皇子,击败宋军的,给灵儿一个相当大的震惊.

原来她的苏宸哥哥,兵法和谋略竟然也如此厉害!

聚餐到了很晚才结束,几女多少都饮了酒,没有再离开,都再苏府住下了。反正新府邸的空房间还有几个,她们可以挑选。

“这次出行,没遇到什么危险吗?“白素素夜里在苏宸房间,单独跟他聊几句。

苏宸平静说道:“还好吧,也不能说完全波澜,途中遇到了宋军拦截,冒充江上流寇,要杀人夺货,幸亏岗哨提前预警,我们奋力反击,杀退了宋军士兵假扮的流寇盗贼。”

白素素目光深邃,问道:“你是跟随蜀国二皇子一起离开的,但他回巴蜀不久,便挂帅出征了,你和箐箐,是否跟着参与了?”

“这个嘛……”苏宸觉得,这个白素素可能猜到了什么。

“连我也要瞒着吗,你是否还把我当成自己人?”白素素眸光看向苏宸,认真询问。

苏宸跟她对视几秒钟,就败下阵了。

这个女人啊,太聪明了。

苏宸觉得,白素素通过他跟二皇子的关系,再串联一下蜀国与宋军的抵抗时间,就开始联想了。

最主要的是,接下来,白家瓷器会运送到蜀国销售,到时候白素素想要打听,可以通过商贩那里得知一些关于谋士“陈公子”的事,白素素会更加肯定苏宸就是那个陈公子。

算了,白素素也不是外人,告诉也无妨。

“其实是这样……”苏宸把自己和箐箐如何跟随二皇子随军入伍,抗衡宋军的事说了出来。

白素素听完,惊讶万分,目瞪口呆看着他。

“难怪了,我听说蜀军有二皇子挂帅后,势如破竹,屡出奇兵,大破宋军,就在想,这个二皇子有那么厉害吗?原来,这里面有你的影子。”

白素素豁然开朗,想明白了前后疑点。

“想不到,你们这次西行,如此危险,还上了战场!”白素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素表情严肃,有些微词和埋怨。

“这不是平安归来了吗?而且,富贵险中求,这次帮了二皇子,等我的苏记和你白家字号的瓷器等,在巴蜀经商,基本可以畅通无阻了。”苏宸微笑着解释。

“再大的富贵,也不及你和箐箐的安危重要,下次不许这样胡闹了。”

白素素并没有被巨大的利益打动,而是在叮嘱他,不要有下次这样的犯险。

“知道了。”苏宸点头,虚心接受。

如果不是被孟玄钰挟恩逼迫,他也不会如此冒险了。

白素素见他乖乖听话,心中倒是一软,没有再说些严厉的话。

毕竟她还不是苏家媳妇,即便日后嫁入苏家,在这个以夫为纲的社会,也要听从丈夫的话,而不是强行管着丈夫。

逾越过多,容易失了妇德,白素素很懂这其中的分寸。

“不早了,你好好歇息,明日我再跟你细聊账目分红和今后规划。”

白素素离开房间,选择跟彭

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

箐箐同住去了。

徐大才女算是灵儿的文教先生,选择跟灵儿住在一起。

柳墨浓坚持一个人住,且打发走了贴身丫鬟,并夜里留了门,没有上门栓。

半夜时候,苏宸偷偷溜入了柳墨浓的房间,久别后重聚,倾诉相思苦……

喜欢唐时明月宋时关请大家收藏:

苏宸和彭箐箐跟灵儿说了一些话,当然,关于战场上的事就不提了,免得隔墙有耳,被家丁仆人外泄出去,惹起事端。

所以,三人只谈沿途风景秀丽、蜀地民风如何,坐船半个月的感受等。

冬天天黑的早,下午到家入府,刚聊不到一个时辰,就要黄昏了。

“箐箐,天色要黑了,你今晚回彭府住吗?”

“不回了,让个家仆去彭府告知我父亲一声,就是我回来了,明天早晨再回去吧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你跟我一起回去......”

彭箐箐打算留宿在这,而且,明日也不打算

女人梦见自己死了好吗*

自己一个人回府,要拉着苏宸陪同,觉得会更有面子。

不然一个姑娘家,出去了大半年游历,孤零零一个人回府,会让家仆们私下说闲话的。

有苏宸这个大才子的未婚夫陪着,显得自己更受重视,彼此感情稳固,也树立自己在仆人心中的大小姐身份和形象。

不得不说,彭箐箐考虑事情,变得越来越成熟了。

苏宸没有多想,微微点头道:“那好,我派人顺便去把素素和墨浓也喊过来,晚上一起吃火锅喽,庆祝团聚!”

“好啊!”彭箐箐并不排斥,因为她也很想念素素了。

至于柳墨浓,大家心知肚明,这是苏宸要纳妾的花魁,不会争妻位,所以,彭箐箐对她也没啥意见。

而且,她也算是柳墨浓的戏迷呢。

“徐姐姐要不要请?”杨灵儿询问道。

“徐大才女吗,可以啊,反正就多一双碗筷,不过,饭桌上你们不许提诗词这些,免得她又让我做新词,考究我文章之类的。”

苏宸略带苦涩,他有点怕见大才女,对方一见到他,就一种相识恨晚之感,恨不得随时随刻都在谈好诗词歌赋和千古文章等。

他是个假才子,应对起来有些困难。

幸亏苏宸穿越后的记忆力惊人,不光前世的记忆和知识格外清晰,就连来到南唐之后,翻阅图书后,也能过目不忘。

这是他穿越最大的特殊能力了,也许是两个灵魂叠加了,灵魂能量翻倍,所以记忆力得到强化。

除此之外,他找不到其它原因,解释不同自己目前过目不忘的特殊能力。

因此,他没事翻看的四书五经、汉唐文章,都能死记硬背下来,跟大才女、韩熙载等人讨论的时候,也能够变得不那么“小白”“外行”了。

但死记硬背,和吃透文章,还是有区别的。苏宸跟大才女聊天,随时被问出处与深意,引经据典等方面,还是有点吃力。

几个家丁仆人同时出门,分别去往彭府、柳墨浓的小院、白府、徐府,去送消息了。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柳墨浓带着丫鬟小荷,第一个赶来苏府的。

柳墨浓已经跟花楼解约,变成自由身,所以搬出了青楼,独自购置了小院,距离苏府并不远,只隔了两个街道。

当柳墨浓得知消息之后,立即简单的梳洗装扮后,匆匆出门,迫不及待赶过来相见了。

“苏大哥,你回来了!”

柳墨浓在外人面前,还是喊他苏大哥,没人时候,就叫苏郎、相公。

苏宸抬头望去,看到柳墨浓已经走到大厅门口,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这是跟他唯一有那层关系的女人,所以一看到她出现,体内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般,热血涌动。

柳墨浓还是那么娇艳,穿着一身翠罗色大袖对襟的纱罗衫,小蛮腰低束着曳地长裙,青丝乌黑发亮,盘成一个‘惊鹄髻’,精致的五官,仿佛一朵清新淡雅的兰花。

“墨浓,你来了!”

苏宸的眼神炽热,目光先是打量了柳墨**美的五官,然后眼神发飘,在柳墨浓的某些部位上来回扫过。

柳墨浓顿时感受到了那种异样的目光,心头也是火热,芳心不自觉地乱跳着,连呼吸都有些变样了。

“来,拥抱一个!”

苏宸很快收回那种炽热目光,反正自己回来了,机会多的是,不急于这一刻,平复了一下心情,张开双臂,跟润州的花魁柳墨浓,来了一个大大拥抱。

芳香入怀,苏宸深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熟悉的味道!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青涩不及当初,聚散不由你我。

在这动荡的古代社会,还真是分别一次,都有可能是永别。

团聚了,当更加珍惜,生怕会失去一样。

苏宸也有了这种深深的体会,他在巴蜀战场,有几次差点以为就要战死在那里,心中对润州的墨浓、灵儿、素素等格外的思念。

柳墨浓闻着苏宸身上的气息,也是那种的令她悸动和沉迷。

“苏大哥,你更健壮了,皮肤也黑了。”

“哈哈,是不是更有男人味道了,这叫阳刚之美,以前过于书生气了,柔柔弱弱的,不够健朗壮硕,大丈夫的阳刚之气不足。现在嘛,出去游历一番,风吹日晒的,反而更结实了。”

苏宸笑着解释,虽然不是全部的原因,但是军武之事撇开,其它方面倒也符合。

柳墨浓自然心中欢喜,他更喜欢这样的男子,不只是文弱的书生气息。

“箐箐也有变化,更有气质,也更美了。”柳墨浓跟彭箐箐相见后,也夸捧几句,毕竟此女以后要加入苏府做发妻的。

当然,这两句也不违心,因为彭箐箐经过几个月的历练,的确气质发生了变化,过了年后到了十七岁,又发育了一些,去年的些许青涩也消失了。

彭箐箐性格大大咧咧,倒是一点不小肚鸡肠,她对柳墨浓也认可,所以,欣然接受她的夸赞,然后三女共同加入聊天话题。

片刻后,徐才女也到了,她正在府上翻看古书,研究经文,做着学问事,听到家丁通传了消息,直接撇下了手里书卷,也急着出门了。

“你总算回来了,马上快月底了,下个月就殿试了。”

徐婉清见到苏宸的瞬间,第一句话就提到了科举、殿试这些,果然很符合大才女的性格。

苏宸尴尬回答:“我心中是有数的,所以,赶在殿试前,及时回来了。”

“这一路上,也有温习经卷吗?”徐婉清有点不放心,问起了温习备好的事,经卷自然指的是论语、孟子等儒经和汉赋唐骈文等。

“嗯嗯,放心吧,一个殿试而已,我能搞定。”苏宸露出了自信笑容。

徐婉清看他如此自信,也放心下来,目光端详着苏宸,眼神中也带着几丝欣赏,以及其它别样的想法。

苏宸担心她再问自己备好和诗词的事,起身告退:“我去吩咐厨房的长工,准备火锅底料和配菜等,你们先聊着。”

柳墨浓、彭箐箐、杨灵儿看到苏宸这个样子,忍不住会心一笑。

夜幕降临,苏府外又传来马车的声音,白素素最后一个来到的,果然也是诸女中最忙碌的。

今晚相聚倒并不是白素素不积极,而是她压根儿没有在府上,今日去了一些店铺查账,天黑了才到家,结果门房说出苏宸公子回来了,派人过来知会。白素素听后都没有进白府,十分果断,直接让车夫驾车来到了苏府。

当白素素进院,跟苏宸相见的一刻,彼此对视一笑,万千话语,似乎都在不言中。

二人都懂彼此的性格和情感,无需多言,倒是有一种知心感。

“回来了。”白素素平静的一句,却包含了许多感情。

苏宸点头道:“嗯,下午刚到,进屋用膳吧,马上要开锅了。”

“等下!”

“嗯?”苏宸愣了一下。

白素素主动上前,张开手臂跟苏宸拥抱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感受他身上的温暖和真实,这才松开,绝美的容颜笑了笑,步入房内,跟诸女相见了。

喜欢唐时明月宋时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