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断了运气会好吗,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起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那些供奉都不会出手,就算是商队中的成员恐怕观望的也是居多,即便有周伯这样的人,也是极为少数的,再加上绿林宗在一旁施加压力。

邢天柱不由得叹息:“自己这回,还真是走投无路了呢?”

邢天柱这边在苦苦思索着活路,而蒋天龙那边,却是在悠哉悠哉的观看何生和仲神通打斗,在他看来,何生这天象五阶的修为,早晚不是仲神通对手,他现在只是想看看何生到底能够将仲神通逼到哪一步去,会不会让仲神通用出他的绝招,对于仲神通的绝招,他在十几年前是见过的,那种恐怖的功法,即便是现在的他也不敢贸然和仲神通动手。

而对邢天柱,蒋天龙一点都不担心,在他看来邢天柱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了,自己想什么时候动手,想切他几刀都行。

再说何生和仲神通的打斗,两人一路打去,此时是仲神通占据上风,倒不是他的刀法胜过何生而是他时不时动用鬼闪现,在何生猝不及防的位置出现,给予何生一刀,在众人看来仲神通无疑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而已。

然而只有仲神通清楚,他现在哪有心情陪何生玩什么游戏,如果他做得到的话他只想要一刀解决掉何生,毕竟在另一边还有大事等着自己去办呢!

杀何生,只不过是给蒋天龙的投名状,是自己顺手为之的。

但是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出刀,何生都能够挡下来,这人就像是身上长满了眼睛似的。

眼睛何生自然只有一双,他之所以能够挡下仲神通刁钻的刀法,这其实是十二相法的功劳。

何生自从习得冯天斧的十二相法后,在这门功法之中,他找到了一门连冯天斧都不曾使用过的手段,十二相法之所以有十二之称,是因为施展者可以变成十二个人的模样,但是每一次都只能以一个人的面目出现,而何生自从在杜青林哪里学到一气双法之后,他也开发出这十二相法的另一种用途,那就是,他可以同时幻化出两个人的意识感官出来。

一气双法的原理,就是将丹田里的真气拆分成两股,同时使用两门功法,这十二相法既然是一门功法,何生就尝试着同时发动两次,于是便有现在的状况,他现在同时就有两人的感官,所以他能够在仲神通以为的视线死角,依然能够看清楚仲神通发动的攻击。

这时候,仲神通也打的有些不耐烦了,毕竟眼前这人才只是天象五阶而已,自己可是天象六阶中期,杀一个低自己一个层级的人都要这么久,岂不是会被蒋天龙瞧不起。

他决定改变战术,心中有了计策之后仲神通,又是一个鬼闪现,身影再次消失不见,何生因为有了经验此时也没有惊讶,两副感官往各个方向探查着,仔细戒备仲神通在他的死角位置出现。

突然一团直径数十丈的金色光球,猛地在数百米开外向何生席卷而来,这是仲神通的刀气,这巨大的刀气光球,几乎是紧贴着地面而来,一路上袭来的地面,被这光球犁出数十丈宽的沟壑。

何生有些吃惊,不仅是因为这一次仲神通激发出硕大的刀气光球,而是这仲神通为何要跑到数百米的地方去才发出,何生尽管猜不到仲神通的心思,但是这团刀气光球他现在也不敢怠慢。

只见他枪头一甩,在枪尖一个蓝色漩涡生成,那漩涡自枪尖产生之后,瞬间脱离枪尖,形成一个龙卷,这个龙卷也是见风就长,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变成了数十丈规模,一时间烟尘滚滚,尘土飞扬。

这是何生的大乘奇经,他现在使用得越发熟练,早已可以不通过手掌催发了,那龙卷很快就迎上了刀气光球,刀气光球威势很大,大乘奇经产生的龙卷也只是将光球的推进程度暂时抵挡住了而已。

何生见势不妙,似乎大乘奇经还不够搅乱这刀气光球,只是将刀气光球的威势削减了三分,何生只得暂时逃离开刀气光球的伤害范围,一跃到了半空,等到刀气光球从他脚下卷过去之后,他才落地。

然而此时他仍然没有看见仲神通的身影,仲神通藏了

婚外情断了运气会好吗,

起来,应该是在伺机而动,他决定将仲神通引诱出来,于是他再次使用千里追影,这一次他径直往一条宽广的河面奔去,似乎仲神通预测到了他有这般行动,猛地一根骨刺从地面升起,直刺何生面门,何生直接用枪尖将这骨刺挑飞,然而这骨刺似乎深深埋在了地下,何生这一枪,就算是一颗百年巨树都能够一枪连根挑起,但是骨刺却只是挑出了数米长的身躯,放佛在地面之下还有很长一截。

这时,仲神通的身影出现在了何生头顶数十米处,这一次出现在他手上的不再是一把金刀了,还有一根小孩手臂粗细的骨鞭,这骨鞭直接从数十米的高空垂下,尾端直接没入地面。

何生见状后,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猜测,产生在脑海里,难不成自己现在遭到攻击的骨刺,其另一端正是在仲神通手中握住的。

这是什么武器?怎么会,这么长?

何生料想的没错,地面上的骨刺和仲神通手里的骨鞭正是一体的,这是仲神通的第二件武器,“鬼煞骨鞭”。

这乃是,他从一位修习旁门左道的道宗弟子身上夺来的,这骨鞭起初只是由一截千年大蛇的骨架炼成,上面再用了七七四十九块人类的肋骨组成法阵,一旦使用可以将骨鞭伸至上百米长。

但那只是在那道宗弟子手中的情况而已,现在这条骨鞭,仲神通又找人在其基础上打造出了一个造界,他这些年将自己所杀之人的肋骨尽数取下,按照从道宗弟子,嘴里逼问出来的方法继续炼制,现在的骨鞭其完全伸出的话起码有上千米长,而且上面的法阵一旦激发,深陷其中的人会如临鬼域一般。

只是这件武器,要使用的话,准备时间太长了,所以他刚刚才会退到百米之外去,催发刀气吸引何生的注意力,其实在地面下婚外情断了运气会好吗他刚刚离开之时,就已经在布置这件武器了。

远处正在观战的蒋天龙,见到仲神通使用鬼煞骨鞭,不由得心中一寒,似乎他回忆起了自己当年深陷这鬼煞骨鞭的恐怖,这是让他过了十几年,都不能忘怀的恐惧啊!

“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尘沙之术,能不能打败他呢?”

喜欢极品仙医请大家收藏:

邢梦瑶憎恨的看着仲狐道:“你无耻!”

仲狐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阴霾:“邢梦瑶,你现在说我什么都可以,我也可以不和你计较,甚至我依然还会娶你为妻!哈哈哈。”

邢梦瑶叱呵道:“仲狐,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你!”

“呵呵,那可由不得你了!你可别忘了,你邢家可不只有你父女二人。”仲狐赤裸裸的威胁道。

周伯此时也看不下去了,他厉声呵斥道:“仲狐,你别忘了,现在家主还在。”

周伯做为邢家元老,自然是不愿意看到邢天柱失势的,一旦邢天柱被赶下家主之位,那么接下来仲神通,一定会找婚外情断了运气会好吗他们这些元老清算的。

仲狐眼睛一眯,不屑道:“你个老不死的家伙,最好看清形势,我记得你也有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儿吧!正好,我可以连她一起娶了,哈哈哈。”

周伯忍不住出手了,“这个禽兽东西,竟然还惦记着他的女儿,你给我滚!”

周伯的呵斥,带着一道劲力,将仲狐吓了一个踉跄,他当即勃然大怒:“好好好,你这不知死活的老东西,只要我爹一当上家主之位,我第一个找你算账。”

商队这边争论得热闹,而在另一边,与绿林宗对峙着的邢天柱,在察觉到商队之中还有仲神通的暗手之后,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自己昨晚还留下那些供奉,商讨如何限制仲神通的权力,没有想到在这些供奉之中,竟然有人早已投靠了仲神通。

这时仲神通冷笑道:“邢天柱,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亲手击杀这姓沈的小子,我可以考虑,放过你邢家其余人。”

“哈哈哈,”这时何生放声大学:“仲神通,你未免太瞧不起我了吧!你以为我站出来是任你打杀的吗?想要取我头颅,即便是你也办不到!”

仲神通眼神一凝,“哼哼,小子,你够狂的啊!好,我也不废话了,蒋天龙,你记住我们的约定。”

说罢,仲神通不再犹豫,一掌就向何生拍来,何生此时早就有所防备,脚下猛地一蹬,窜地而起,这是他在冯天斧记忆之中,习得的一门逃命用的功法,“千里追影”。

瞬间爆发出的速

婚外情断了运气会好吗,

度,比龙马还要快上三分,这就是刚才何生让邢梦瑶不必管他的缘由,他相信靠着这门功法,自己逃命是没有问题的。

此时的何生如同一枚升空的火箭一般,拔地而起,他的身影似鬼魅一般在空中闪烁,不一会儿功夫,便逃出了雁门堡范围。

而此时,他竟一点也察觉不到仲神通的影子,“难道自己将他甩开了!”

何生很快将这个想法抛出脑后,“不会的,那仲神通和蒋天龙如此谋划,定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突然,何生心中产生一丝危机感,他猛地一闪身,一道金色刀气直直的劈砍在了他刚刚停留的位置,地面上瞬间出现了一条数丈长的沟壑,果然还是太小看,这仲神通了。

仲神通的身影,猛然出现在距离何生十数米外的平地上,他戏谑道:“小子,你和我比身法,你还嫩了些。”

仲神通早些年之所以敢那么嚣张,不将四大宗门放在眼里,倒不是他有什么霸道的功法,而是他偶然在一处洞穴之中,习得一门能够瞬间移动的功法,他把这门功法叫做“闪鬼现”。

他当初挑战四大宗门弟子,之所以次次都能够险死还生,就是凭借这门诡异的闪鬼现,这门功法可以让他到达他目所能及的任何地方,即便是何生的身法再快,也快不过这种能够瞬间闪身的功法。

何生此时虽然吃惊仲神通来得如此快,但是他也并不是没有还手之力,当初对战天象七阶的冯天斧时,他都能够阴他一把,对付这最多天象六阶中期的仲神通,他也没有太过担心。

仲神通见何生躲过了自己的刀气,立马挥舞着金刀再次向何生劈来,他这把金刀也是有出处的,大门山内金银等金属不被当作货币,而是当作普通的配饰,或者是武器的材料,而他这把金刀,乃是从一位佛宗弟子手上夺来的。

据说这把金刀之上,还被听觉大师加持过佛法,是以每劈出一道刀气,都带着佛家的精神力攻击,若是对上普通人,只是被刀气扫过,便会被gan扰心神,导致暂时的眩晕。

仲神通也凭借这把金刀斩过不少头颅,但是这金刀之上的精神力攻击,似乎对何生不起作用,仲神通感到微微诧异,难不成这人是佛宗弟子,不对啊!大门山内的佛宗戒律严苛,只要一入佛宗便会被剃度,看这小子模样,身上也没有剃度后的痕迹啊!

他当然不会知道,何生对这佛门精神攻击的免疫,是来自度禅大师的传承,再加上何生修习过多门佛门功法,他身上本就带着浓郁的佛门气息,这金刀上的精神攻击自然对他无效了。

虽然何生的精神可以不受干扰,但是对于仲神通的刀气,他还不是不敢怠慢的,这毕竟是一尊天象六阶中期的高手,他的修为高了何生整整一个层次,于是何生迅速从造界之中取出铁枪来。

这把青岩桐赠与他的铁枪,何生在旧武城初步习得枪法,后来又在大门山宗演练,不时还被言和指点,此时他的枪法,如果只是招式上的造诣,可能还要胜过青岩桐,不过实战上或许还有不如,毕竟青岩桐修习枪法近百年,他的枪术可是一颗颗头颅堆砌起来的。

金刀对铁枪,一时间刀气和何生的枪劲对撞,在空气之中产生一连串火花,真气的余波将两人身边的石块瞬间碾碎,两人出招都是极快,而且都没有留手,招招要人性命。

远处的众人,此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对战,两人此战无论是在绿林宗弟子眼里,还是在商队成员眼里,都是没有悬念的,在他们看来,仲神通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而这何生只不过是靠着杀一个蒋黑虎才出名的,他们可不认为何生是仲神通的对手。

邢天柱虽然目光注视在两人的交手之上,但是心思早已经不在两人的战斗上了,“沈何,注定是没有胜算的,要么死于仲神通手下,那么被仲神通活捉过来,无论他最终的结局会是怎样,自己都将面对仲神通设下的这一个圈套,绿林宗和仲神通联手,自己有胜算吗?”

他毫不怀疑,自己是一丝胜算都不会有。

如果只是商队和绿林宗的矛盾,那么商队中的所有人,都会一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这一边,但是这次还牵扯到了仲神通,他也是商队的供奉,如果他真要背叛自己,又有多少人站在自己这边呢?

喜欢极品仙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