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夏夜闷热,少年气息在耳边带来森森寒意。

楚昭抬头看着他:“你这话真有意思,我为什么要让你和三公子自相残杀?先前我与你们毫不相干,现在我与你们谢氏——哦,不对。”

说到这里她把头抬的更高,盯着少年的眼。

“应该说,我与三公子宛如一体,小殿下的安危,我皇后之位的安稳,都离不开三公子。”

“你们自相残杀,对我有什么好处?”

谢燕来看着她,收回手,站直身子:“你说的都对,但是,我知道你是这个意图,如不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楚昭失笑,哈了声:“我对你好?”

似乎听到多可笑的话,似乎她从没做过,都是他的臆想,谢燕来冷笑。

接着装。

楚昭没有再笑,认真地想:“我是对你蛮好的,在路上,你藏着给我父亲的密信,我没有告诉钟叔,你挨打,我替你阻拦,给你送药治伤,那般动乱的时候,我相信你,让你替我守宫门,又要把龙威军给你——”

她看着眼前的少年,点点头,神情感慨。

“我是对你真好。”

她伸手拍拍少年冰凉的铁甲。

“阿九,原来你也知道我对你多好。”

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一封信。

“那总该替我送封信了吧。”

谢燕来想过她各种反应,但最后还是被这句话打败了,又气又好笑,更多的是恼火。

“楚昭。”他咬牙,“你别跟我装疯卖傻。”

楚昭沉脸:“我从未装疯卖傻,我对你这么好,就是图你回报。”

谢燕来冷笑:“这还不是装疯卖傻?谢燕芳你可以不信,不让他给你送信,钟长荣呢?你总不会连他都不信,他都要回去了。”

楚昭道:“我和我父亲的身份也不同先前,这个皇后之位,是我跟陛下要来的,多少人猝不及防,也心有不甘,钟叔自然可靠,但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他,有些事我跟他讲不清,也不能说明,这里的事,我父亲完全不知道,我必须亲自写信一点一点的说明,而且有些事,事关——”

她抬眼看谢燕来。

“事关我母亲是生是死。”

谢燕来看她一眼,母亲是生是死?虽然他不在意这女孩儿,但没办法,这女孩儿在京城闹出这么多事,人人都在说她议论她,她的事就那么自然而然传进他耳内。

这女孩儿也没有母亲。

出生的时候,母亲就死了。

那现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一个秘密,我母亲没有死,她还活着。”楚昭轻声说,身前的手攥住,一双大眼幽幽,“我要问问我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父亲就要死了,我怕我见不到他,我也怕,我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秘密。”

谢燕来转开视线,说:“又要我接管龙威军,又要我送信,我也不是神仙。”

楚昭道:“你可以安排别人。”她想了想,“张军爷他们就很好,你熟悉,我也熟悉,而且毫不起眼,不会有人注意。”

谢燕来看她一眼,嗤笑:“你这熟悉,相信,还挺随意。”

有什么好熟悉的,不过是路途上隐瞒身份萍水相逢而已。

“虽然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楚昭道,“但有些人可靠不可靠,可托不可托,一眼便知。”

说完看着谢燕来,微微一笑。

看什么看,笑什么笑!谢燕来冷笑:“你知道什么叫最厉害的骗子吗?十句假话里一句话真的。”

说罢伸手从她手里抓过信,转身就走。

“哎。”楚昭唤道。

谢燕来停下脚回头,不耐烦问:“还要怎样?”

楚昭走过来,围着他转了转,只可惜谢燕来个子太高了,不能贴着他耳朵说。

“你问过我了,我还没问你呢。”她只能靠近他胸口,低声说,“你,为什么要跟谢燕芳,自相残杀?”

她仰起头看他。

“我对你好,你竟然能想到这个,你在家里,过的什么日子啊?是不是这辈子没有人对你好过?”

谢燕来看着凑过来摆出一本正经模样的女孩儿,伸出两根手指戳着她的头把她推开。

“楚昭,少来跟我玩这套。”他凤眼挑起,低声说,“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不是三岁小孩。”

说罢大步向前。

楚昭在后又喊了声:“阿九。”

谢燕来有些恼火的看了眼四周,再回头看那女孩儿,眼神狠狠警告,这是皇宫大殿,不是荒野,也不是大街上。

楚昭一笑:“我是要我认识的阿九帮我做事,不是其他人。”

谢燕来扯了嘴角,嗤笑一声,转身大步而去。

他会为这种话感动吗?不是谢家子的阿九又能做什么?

不是谢家子的阿九,这辈子也不会跟楚小姐相遇。

看着少年大步离开,楚昭松口气,神情有些复杂,阿九真是个聪明敏感的孩子——。

谢燕芳。

楚昭垂目,她当然不会全心全意的信他,她知道他是一个多么聪明又野心勃勃的人。

她可以与他合作,可以与他共进退,但她不可以信任他。

至于阿九,楚昭抬起眼,看向昏暗夜色里走远的少年身影。

他质疑她对他好?

他怎么不想想,是他对她好在先,他明知她是谁,却对家人绝口不提,他明知能够败坏她名声,他也绝口不提。

她对他好是回报。

当然,私心也有。

但,跟谢燕芳自相残杀——

楚昭抿了抿嘴,现在说这个话还太早了,她和他哪有资格跟谢燕芳自相残杀。

......

......

楚昭走回侧殿,看到熟悉的身影也要迈进去,她忙唤了声“三公子。”

谢燕芳站在台阶上回头,一眼看到她,微微一笑,再低头施礼。

楚昭走过来,问:“饿了吧?”

谢燕芳低声说:“不饿,就是坐累了,找个地方歇息。”

楚昭被都逗笑了,低声说:“我就不一样,我是饿了。”

谢燕芳伸手做请,示意她先行。

楚昭走在前边,又回头道:“我刚才见过燕来了。”

谢燕芳哦了声:“有什么事吩咐他就好,虽然他说话不好听,但让他做事绝对没问甲木身弱见水就发题。”

楚昭低声说:“钟叔要回一趟边郡,所以,我让他暂时替代钟叔之职。”

谢燕芳没有丝毫惊讶,点头:“他最合适。”又看着楚昭,“我选个大夫跟钟副将一起过去吧。”

父亲的病情对谢燕来来说不是什么秘密,楚昭点点头:“好,就请三公子你安排了。”

谢燕芳轻叹一口气:“如果不是阿羽情绪不稳,离不开你,你应该回去看看。”

楚昭摇头:“这不怪阿羽,这是我自己

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完整版_

的选择。”

谢燕芳也摇头:“不,这不是你的选择,这是天道无情,这是你无可奈何。”

总之,这不是她的错,她不要因此而自责。

谢三公子要想对人好,那是真的好啊。

希望他能一直对她这么好,楚昭对谢燕芳一笑,与他一起迈过门槛。

喜欢楚后请大家收藏:

先前要收整京营,钟长荣分身乏术,小姐说不用担心,有阿九呢,这边交给阿九就行。

那也罢了,他只是分心在京城外,皇城京城有什么事,他抬脚一转就回来了。

但现在他要回边郡,距离京城可不是抬脚一转的距离。

小姐怎么就这么相信这小子!

“小姐。”他低声说,“他是谢家人。”

先前皇城危险,小殿下和楚昭是一体的,谢家人为了保护小殿下必当全力以赴,对楚昭也自然尽心尽力。

但现在小殿下已经昭告天下为皇帝,有文武百官,有邓弈太傅监国,谢燕芳也入朝为官,身为皇帝的舅父,地位肯定不一般,东阳谢氏更是家大业大——

一个皇后就没那么重要了。

他们不会对皇后也全力以赴的。

唯一能震慑他们的就是龙威军,现在小姐竟然要把龙威军交给谢家人。

“不是交给他。”楚昭笑道,“只是让他领兵,龙威军还是我们的,龙威军也只认我们。”

这个道理钟长荣也知道,但是,那还是谢家人——

“钟叔,一家人也不一定就是一心人。”楚昭说,“你觉得我,我父亲,和伯父是一心吗?”

那当然不是,钟长荣毫不犹豫。

楚昭轻声说:“所以不管他姓什么,他首先是个人,不是谁的附属。”

钟长荣皱眉,慢悠悠走路的谢燕来也终于走过来了。

“见过殿下。”他恭敬施礼,“皇城一切安好,人员进出有序,末将尽职尽责,不敢懈怠。”

看起来像模像样的,其实这话是在说,我很忙,别来烦我,楚昭抿嘴一笑。

“谢燕来,钟副将有话跟你说。”她道,说罢对钟长荣挤挤眼,转身走开了。

钟长荣一怔,想要喊住小姐但又不想让小姐为难,最终没说话,转头看谢燕来。

谢燕来不在意他凶狠地视线,直起身子,懒懒问:“钟大人,又有什么吩咐啊?”

看这小子惫懒的样子,一点都不可靠!虽然这些日子没出什么纰漏——钟副将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跟我来。”

谢燕来不情不愿被他拖走了。

跪坐在百官中的谢七爷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推了推谢燕芳,低声说:“你看,他们又说什么呢?”

谢燕芳垂着头闭目养神,官员们也并不是要整夜熬着,分着时间,但不管怎么分,在宫里守夜是休息不好的。

谢燕芳也不故意把自己熬得悲痛憔悴,能休息就休息,他既然能坐在这里,就不需要用外表样子来取悦世人。

此时被谢七爷推了推,他也不睁开眼:“不管说什么,都是为了阿羽好,只要阿羽好,一切就好。”

那倒也是,谢七爷看了一眼钟副将和谢燕来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眼殿内,那女孩儿已经进去了,隐隐可见她幔帐后跪坐,这楚氏女要想坐稳皇后位置,必须依赖阿羽,依赖他们谢氏,她不能也不敢做对谢氏不利的事。

谢七爷再看了眼殿内的身影,收回视线,也闭目养神。

下半夜的时候,楚昭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看到萧羽跪坐在身边。

看到她醒来,萧羽挪得更近,小声说:“姐姐你再睡会儿吧,我守着呢。”

楚昭伸手轻轻捏了捏他鼻头:“我睡好了,该换你了。”

萧羽似乎要摇头,又停下点头,嗯了声,他听姐姐的话。

楚昭却没有让他立刻躺下,问喝过热茶,吃过东西没,又摸了摸手额头,确认是否正常。

萧羽乖巧任她查看,一一点头吃过了,喝过了。

楚昭这才放心让他躺下歇息,不忘把藏在一旁的竹筒给他放在怀里——就算服丧萧羽也时时刻刻带着竹筒。

楚昭从无异议,也不问,还让齐公公传令宫女太监们视而不见。

萧羽微微窘迫,但更多的是安心,抱紧竹筒闭上眼。

毕竟是六岁的孩童,虽然什么都不做,但只在这里跪坐着,就疲惫不堪,很快就睡着了。

待他睡了,齐公公才从幔帐外走进来。

“殿下。”他低声说,“你去用些宵夜,这里老奴守着。”

楚昭也没有推辞,她坐稳皇后的位置,不需要靠着纯孝哀伤的样子来取

甲木身弱见水就发 完整版_

悦世人。

看着楚昭走出去,其他的太监也才走进来,有人给齐公公递来热茶——作为救护小殿下的功臣,在这皇宫里内侍中,齐公公以后甲木身弱见水就发就是说一不二了。

太监们都争先恐后对他表示忠心。

“齐公公。”有人低声说,“楚小姐在的时候,你怎么总是退避啊。”

齐公公道:“小殿下能活着,能有今日,都是因为楚小姐,小殿下应该跟楚小姐多亲近,我不能打扰。”

“那您呢。”那太监关切担忧问。

意思是,小殿下能活着,能有今日,也是齐公公您的功劳啊,你也应当争取在小殿下心中中更重要地位。

齐公公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笑了笑,说:“我要是去夺小殿下的亲近,那就是害了小殿下。”

他低头看着睡着的孩童,满眼慈爱,再抬起眼看这个太监,眼神变得阴冷。

“楚小姐是皇后娘娘,别再让我听到你们称呼有错。”

这太监忙跪地应声是,再不敢多说一句。

楚昭已经走了出去,并不知道,也不在意太监们在后低语什么,带着小曼从守夜的朝臣面前穿过,向侧殿去。

侧殿给守夜的人们准备了食物,总不会真的要把大家熬得不像样子。

但楚昭刚走过回廊,就有人斜刺里站出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与此同时,小曼的手也抓住了来人的胳膊,小曼的手里还滑出一把刀——

撞在来人的胳膊上,发出叮的响声。

这是铠甲——

“小曼。”楚昭已经认出来人了,忙道,“无妨,是自己人。”

小曼毫不迟疑收回刀站到后边去了,似乎从未有过动作。

“什么自己人。”谢燕来低声说,将手一带,“跟我来。”

不是自己人跟你走干什么,小曼看着楚昭果然迈步,还示意她不用跟着,她撇撇嘴没有跟上。

谢燕来拉着楚昭来到宫殿墙角的阴影里,这里光亮照不到,虽然不远处兵卫,但他们对他们视而不见。

“你要说什么?”楚昭低声笑说,“这么见不得人吗?”

谢燕来呵了声:“还不是因为你,你什么意思?让我接替钟副将掌管龙威军。”

他又不傻,她以为钟副将跟他说,他就以为跟她无关了吗?

没有她的允许,钟副将哪里会跟他说这个,只会用眼神一刀一刀地砍他。

楚昭笑道:“就是钟副将说的意思啊,他另有任务,所以指派给你任务,怎么,你身为禁卫,不听军令吗?”

谢燕来呸了声:“这里没别人,你少来胡说,这是军令吗?”

楚昭看着他,黑眼里眼睛亮亮,似乎不解:“若不然呢?”

谢燕来居高临下俯瞰这个女孩儿,宛如又回到驿站,那个可怜兮兮的女孩儿跪着求善人们行行好救救我的命——

她可不是真要求别人救她的命,而是要让别人丧命。

他一手撑着墙壁,低头在她耳边,说:“你是要让我跟谢燕芳自相残杀。”

喜欢楚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