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一觉睡到死亡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又有一阵微风吹过了庭院,寒凉的气流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还没有到来,但观测天象的法师们预言说今天上午就会迎来一场小雪;不远处的长青木在风中微微摇晃着枝条,轻细的沙沙声不时传来;花园对面的二楼阳台上,帝国的大执政官殿下和皇女殿下正低着脑袋站在窗户旁边;阳光照耀的庭院中,穿上了冬装的贝蒂静静地站在手推车旁边,在微风中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里的一切都落在恩雅“眼”中,静谧又日常的景象似乎悄然引动了她记忆中某些非常非常古老的、发黄褪色的印象,那可能是百万年前塔尔隆德的某个庭院,可能是巨龙文明尚在崇山峻岭中懵懂发展时的某次午后,也可能仅仅是她在某位信徒的梦境中所看到的碎片,她笑了起来,声音温和恬淡:“你喜欢这样的日子么?”

“喜欢呀,”贝蒂毫不犹豫地答道,“再没有比这样更好的日子了。”

“是啊……再没有比这样更好的日子了,今天的阳光也是这段时间以来最好的,”恩雅轻声说道,阳光照耀在她微光浮动的金色外壳上,两种光芒融合之处如水波纹般轻轻荡漾起来,“但是就快要下雪了,今天的阳光或许会很短暂。”

遥远的天边,一点铅灰色的云层不知何时悄然浮现,此刻正一点点地朝着城市的方向聚拢过来,看来就如负责预示天象的法师们所计算的那样,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很快就要到来了。

贝蒂眨了眨眼,有些困惑地看着恩雅:“您是在说一些很有哲理的话么?”

恩雅带着好奇:“哦?为什么这么讲?”

“琥珀小姐跟我说,如果一个大人物在谈论着很正常的东西时突然转折到别的事情上,而且好像还带着点感叹,那就是在讲很有哲理的话,”贝蒂很认真地回答着,“虽然当时我没太听明白,但我觉得您刚才好像在讲很有哲理的话。”

“……我只是在感叹天气,”恩雅笑了起来,那笑声听上去格外愉快,“晒太阳很舒服,但偶尔在雪地里吹吹冷风感觉也很不错——只是你要小心别感冒了。”

“您放心吧!”贝蒂立刻拍了拍胸口,语气颇为自豪地说道,“我身体结实着呢,而且我已经连着两年没有生过病了,陛下说我是营养跟上来了……”

恩雅只是轻笑着,她的“目光”投向了天空,随后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她的注意力落在了天边的某个位置——那是指向霜天座的方向,她若有所思地“注视”着那片天空,仿佛听到了一个遥远的声音,而在随之而来的长久的静默中,终于有一片雪花自天空悄然落下。

这是塞西尔4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比起往年,它来得稍早了一些。

一份紧急会议邀请从塞西尔发往联盟各国。

在不久前的废土战争中,现代化的通讯技术以及“联盟一体”所发挥出的惊人作用向所有人证明了高文·塞西尔所带来的“魔导时代”的力量,哪怕是之前最闭塞落后的小国,也在那场战争中意识到了时代的变化以及追上时代变化的必要性,而之后随着战争的结束,各国在战后重建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优先建立了基于现代魔导技术的通讯系统——当然,考虑到现实条件的限制,想要在短时间内让每个国家都实现魔网覆盖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最起码,各国都尽可能实现了让国家最高机关与联盟其他国家“并网通讯”。

相比起需要大量基础工程支持的全国通讯网,从各国首都拉一条专线接上塞西尔的魔网主干网并不是什么不可实现的事情,而现如今,这些能够将联盟各成员国首脑们连接在一起的“专线”到了发挥作用的时候——

夜幕降临前夕,高文来到了最高政务厅顶层的大会议室中,这会议室颇为宽阔,其正中央摆放着巨大的环形会议桌,桌椅的陈设布局几乎是完全依照联盟首脑会议的现场席位来布置,而此刻,其中绝大部分席位前都是空的,只是在每一把座椅上都安置了一台处于待机状态的魔网终端。

高文迈步来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他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文件——那是魔潮观测装置的方案,随后他又看了一眼对面墙上机械钟所显示出的时间——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三十秒。

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片刻后,低沉的嗡鸣声与符文扳机自动闭合的轻微咔咔声在各处响起,空荡荡的环形会议桌周围突然浮现出了一个接一个的闪烁投影,那些魔法幻象一开

如何一觉睡到死亡免费阅读*

始还有些模糊,但很快在帝国计算中心提供的额外算力辅助下,这些遥远的信号便得到了加强、过滤,一个个清晰的身影从魔法幻象中浮现出来。

那是包括罗塞塔、贝尔塞提娅、雯娜·白芷等人在内的数十位联盟领袖。

整个空旷的会议室中一下子“坐满”了人,其中有一些是初次参加这种会议的国家首脑,他们惊讶地左右环视着,显然在“他们那边”的现场,也有类似的全息影像形成了身临其境般的会场——尽管魔法幻象这种东西对这个世界的任何人而言都不稀奇,但依靠大型设备实现这种“远程会议”对他们而言仍然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而对于那些已经使用过魔网终端进行远程会议、对魔导技术比较了解的参会者们,他们的表现便显得颇为淡然,几道视线先后落在了三大帝国的领袖身上,简单的致意之后,高文首先看了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巨龙大使梅丽塔·珀尼亚一眼,起身打破沉默:“首先,由于塔尔隆德方面的通讯线路仍未搭建完毕,这次巨龙国度的参会代表仍然是全权大使梅丽塔·珀尼亚小姐。

“其次,感谢诸位响应这次召集,我们如今时间有限,就直接进入正题吧——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建立魔潮观测装置的方案。”

会议桌旁的全息投影们有一些相互交换了一下视线——其实这方面的资料已经先一步发到所有人的办公桌前,因此参会者们对于今天要讨论的事情并不感到意外,只是由于时间实在紧急,这让所有人都没机会像他们所习惯的办事方法那样在会谈之前进行私下沟通、意见交换,甚至没有充足的时间和自己的顾问团进行商谈,他们对此显得颇为不习惯。

但不管他们习不习惯,魔潮都不会顾虑到凡人们的行动步调来减慢脚步,在那个冰冷无情的倒计时面前,一切旧有的繁文缛节与桌面规则都必须让步于效率。

“我们已经看过了你发来的资料,”开口的是罗塞塔·奥古斯都,“从资料来看,我们如果想要完全依靠现有技术从零开始建造一个观测装置,其成功率将非常低,而且需要耗费相当漫长的时间和庞大的人力、资源成本?”

“是的,而且考虑到魔潮观测装置的规模以及‘倒计时’的存在,我们可能没有试错的机会,”高文点了点头,“因此在这次会议上,我们就必须讨论出一个可行的,且得到所有国家认可和支持的草案——哪怕之后再针对这个草案进行补充修改,这次至少也要把方向给定下来,并立刻开始着手进行物资筹备。”

说到这,高文心中不禁又有些感慨——他应该庆幸联盟刚刚以胜利者的姿态结束了那场废土之战,尽管那场战争对刚铎边境地区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但从某种意义上,那也是一次难以复制的演练,联盟诸国在战争中知道了该如何作为一个整体运转,知道了该怎么应对一场世界规模的危机,而且构筑“阻断墙”的工程本身更是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搞世界奇观的经验。

魔潮观测装置,那本质上就是一个规模不亚于阻断墙,技术难度甚至更高一层的“世界奇观”,而如果没有废土之战的“强制练兵”,以一个松散而不成熟的联盟来面对这场危机,其结果恐怕将相当不乐观。

“现在的方案有两个,”留给现场与会人员一些思考与讨论的时间之后,高文才继续说道,“第一个,是传统保守方案——我们按照现有技术资料按部就班地施工,先建造观测装置的外部环带,并在这个过程中依靠我们目前的能源技术‘堆’一个起振焦点出来,根据我们在缔约堡打开神国之门时积累的经验,依靠魔网能源站和魔力萃取塔组成庞大阵列,刚刚好可以满足起振焦点的点火阈值。

“这个方案的实现过程比较可控,所需技术皆建立在已有经验的基础上,但缺点也显而易见——这些技术几乎是相当勉强地满足了魔潮观测装置运转的基本条件,甚至只敢保证最终完成的系统可以短暂开机,而我们需要的是能够长时间稳定运行的观测系统,我们造出来的东西能不能用,到时候恐怕全凭运气。

“第二个方案……大家想必也看到了,它很激进,但从理论上是可行的。

“以深蓝之井为基础,利用这颗星球上现成的庞大魔力涌源来驱动‘起振焦点’。它的优点显而易见,深蓝之井的力量用来驱动起振焦点绰绰有余,一旦这个方案实现,整个系统最起码从能源供应角度来看是十分稳定的,而且整个观测装置的‘工期’也将巨大缩短,因为如何一觉睡到死亡我们省去了构筑整个能源系统的大部分时间……

“当然,这个方案的缺点也很明显——尽管其成果可期,但其实现过程风险巨大且难以控制,现有的深蓝之井规模并不足以满足预期,我们需要更多的网道裂隙来抽取魔力,而即便是曾经的刚铎帝国,也只是在现有的魔力裂隙基础上建造了萃取站而已,‘人工开启网道裂隙’这种事是前所未有的冒险之举……

“从理论上以及刚铎年代留下的历史记录上,深蓝之井周围确实存在更多可供开发的网道裂隙,如果利用塞西尔帝国最先进的‘超临界加速器’来轰击这些裂隙与物质世界交汇处的‘薄弱点’,我们就可以人工打开新的涌源喷口,就相当于在深蓝之井周围建造一系列‘子井’,从理论上……这个过程是可控的。”

说到这里,高文轻轻呼了口气,郑重地将手中文件放在桌上,手撑着桌面环视整个会场:“我说完了。”

他话音刚落,整个会场便响起了低沉的讨论声,还有一些参会者的身影突然转向了看似空无一人的方向,低声与某个看不见的对象交谈起来——显然,他们身边此刻正站着顾问学者一类的人,在涉及到专业领域的时候,他们需要这些专家的意见。

高文知道,这两个方案都有那么一点……“刺激”,哪怕是再有主意的人这时候也会难以定夺,所以他没有出声打断。

过了几分钟之后,一个声音从圆桌对面传来,高岭国王奥德里斯开口说道:“我想知道,第二个方案的本质是不是就是……轰炸深蓝之井?虽然文件上写的是‘精确定向爆破’……”

“……这是可控的轰炸,”高文板着脸,他早就料到会有人是这个反应,毕竟他自己刚看到瑞贝卡提出的这个方案时也是差不多的表情,“就像用爆炸魔法来开山凿石挖掘矿洞一样,可控的、精确的超临界轰击也是可以用来‘建设’东西的,虽然这听上去有些危险。”

“可我觉得这不只是听上去有些危险,”奥德里斯国王表情很严肃,他那只独眼正紧盯着手中的文件,随后又抬起头来,“我熟悉用爆炸魔法开凿山岩那一套,所以更清楚哪怕是技术难度更低的开山炸石也免不了会出现山崖崩塌的意外,更何况我们要在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上用有史以来威力最强大的武器来轰击深蓝之井……从方案上的描述来看,一旦对深蓝之井的‘拓宽’出现失控,我们是没有任何办法进行补救的。”

说到这,他摇了摇头:“我比较倾向于第一个,至少实施过程中的可控性高一点。”

“但第一个方案的最终结果太不理想了,”奥德里斯话音刚落,雯娜·白芷的声音便从旁传来,“如果我们耗尽全力和时间造了个完全不能用的观测装置,那还不如什么都不做或者在深蓝之井上冒一些风险呢……”

雯娜刚说完,便有不同的声音从圆桌旁传来:“二号方案的风险还是太大了……”

“我们需要一个更谨慎、更全面的评估过程,最好能对深蓝之井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建造这个观测装置真的能发挥作用么?我们现在做决定是否过于草率?”

“我们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

会场上的讨论被瞬间点燃,一个个擅长权衡的国王、首领、联邦执政和皇帝开始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而作为这里的中心,高文此刻却一言不发。

他的目光看向了坐在自己附近的奥菲莉亚·诺顿。

尽管“维罗妮卡”就在塞西尔城内,但在这种正式场合下,奥菲莉亚矩阵还是会选择以“奥菲莉亚·诺顿”这个姿态来出席会议。

此时此刻,这位深蓝之井的真正掌控者却从始至终保持着沉默。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在这个世界,众生如同被困在一个漆黑的屋子里,这屋子中镶嵌了星星点点如同芝麻般大小的镜面,又有一个看不见的食人猛兽在黑暗中往来逡巡,凡人的耳目看不到、听不到这个猛兽的踪影与动静,只有那些特殊的镜面才能偶尔倒映出猛兽的一鳞半爪,在这些倒影中,凡人或可抓住机会,在被吞噬前找到那唯一的生存之道。

而不幸的是,那些镜子过于渺小遥远,众生的双脚又被困在原地,凡人们根本看不清那些模糊细微的倒影,因而想要捕捉到那猛兽的踪迹,凡人必须依赖魔潮观测装置,但现在有一个最大的问题:这个装置造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听着瑞贝卡的话,赫蒂陷入了短时间的沉默中。

她知道,对抗魔潮需要的其实不仅仅是一个观测装置,更重要的还是那套“防护系统”,然而如果想要让防护系统生效,观测装置所得到的参数就是必要的前提条件,按照先祖“一步一步走”的方针,不管之后防护系统的问题怎么解决,这个观测装置是必须提前造起来的。

良久,她抬起头来,注视着瑞贝卡的眼睛:“以我们现在的技术完全不可能建造出这个‘起振焦点’是么?”

“并非完全不可能——只是成功概率很低,”瑞贝卡斟酌着说道,“以我们目前最尖端的能源矩阵技术,再加上之前在‘门’计划那边积累起来的能量纯化经验,勉勉强强可以达到起振焦点‘点火’瞬间所需的能级,但也仅仅是达到点火的标准,后续如何维持其稳定运行以及维持焦点内部特殊的时空结构还是个问题。而且……”

赫蒂表情很平静:“而且什么?”

“起振焦点失控的概率极大,因为整个系统到时候是勉强启动,很多技术参数都达不到标准,这东西的安全性将相当堪忧,我们相当于是举全人类之力造出一个我们自己根本控制不了的能源,然后把它接在一个对原理一知半解的机器上,并期待它能稳定运行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这东西一旦炸了,那可不是实验室里‘砰’一下那么简单。”

赫蒂看着瑞贝卡脸上露出的郑重严肃表情,突然感觉心中一凛。

连这傻狍子都因为项目的失败概率和可能后果而紧张成这样,那这玩意儿的可怕后果绝对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要知道瑞贝卡平常可是能面带微笑地搓城门那么大的火球的!

瑞贝卡当场就隐约觉得姑妈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古怪,但以她的情商很难短时间内猜到对方眼神为什么古怪,所以她立刻就忽略了心中这点小小的疑惑,并继续说道:“另外……不管能不能做到,我们都得尽量保证这个观测装置能一次成功。它的规模很大,我们恐怕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来‘试错’……”

“我想听听你的方案,”赫蒂打断了瑞贝卡后面的话,她表情严肃地看着对方,“我了解你,当你找我报告一个技术难关的时候,其实你多半已经有了某种大胆的解决方案——这次我不在意你这个方如何一觉睡到死亡案的可行性,你先说说你打算怎么办。”

瑞贝卡张了张嘴,她还真不习惯姑妈现在这个态度,但在稍微寻思了一下之后她还是点点头:“我是有个想法……就是不知道祖先大人和维罗妮卡小姐同不同意。”

说到这她又斟酌了一下,这才谨慎地开口:“深蓝之井的能量应该可以,我之前看了一下维罗妮卡小姐那边提供的数据,那座天然的魔法涌源完全可以拿来给起振焦点点火,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赫蒂皱了皱眉,“说话别这么吞吞吐吐的,只是说一下自己的方案而已,我又不会因为这个打你。”

一听这个,瑞贝卡后面的话顿时就流畅起来:“只不过目前深蓝之井涌源的规模还不够大,主要是仅仅依靠一个主网道裂隙来供能或许不够用,得多拓展几个裂隙出来。我计算过了,咱们只需要在目前的深蓝之井基础上稍微炸一炸就行……尘世黎明号用超临界加速器一轮齐射大概差不……姑妈?姑妈您没事吧?姑妈您脸色不是很好啊!”

赫蒂捂着胸口缓了半天才把气喘匀,当场就觉得自己还是大意了,她应该在瑞贝卡进屋的一瞬间就把机械化心智、冰冷思维和气定神闲都给自己拍上,顺便手边再放两瓶速效复苏合剂——这都几年过去了,这怎么瑞贝卡开口的杀伤力非但没有随着其年龄的增长而有所收敛,反而是随着帝国武备的当量日渐提升了?

合着她这脑洞抽风的程度是跟着主炮的威力走的?

赫蒂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了数不清的念叨,但脸上终究还是维持住了姑妈的威严,她努力挂起温和亲切的微笑,看着瑞贝卡的眼睛:“你知道当年刚铎帝国是怎么完的么?”

“我知道啊,深蓝之井大爆炸嘛,可我这个方案跟那不一样!”瑞贝卡立刻解释起来,“我这个是受控的——并不是为了引爆整个深蓝之井,而只是为了打开更多的网道裂隙,把更多的深蓝脉流给‘引流’到物质世界来,就相当于在网道外面的屏障上凿几个小孔。您看,深蓝网道本身就在那,处于物质世界和深层界域的夹缝里,我们打几个孔并没有破坏脉流本身,而且对于整个行星动力系统而言,这一点点能量引流也不会影响到整个网道的运转……”

“你……先让我缓缓。”赫蒂不得不抬起手摆了摆,她轻轻吸了口气,目光再次落在桌上的那堆文件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注释和图纸此刻竟好像突然化作了层层叠叠令人头晕目眩的旋涡和深渊,她注视着它们,仿佛在注视着这个世界风雨飘摇的未来。

然而不管她愿不愿意,未来迟早会来。

“我会在今天晚上把你送来的资料全部看完,明天一早提交给先祖过目,”她慢慢平复下心情,带着一丝无奈,“这种事……恐怕已经不是我们一个国家就能擅作决定的范畴了。”

瑞贝卡点了点头:“哦,那您先看着,我先走了——趁着时间还不太晚,我得去趟炼金实验室……”

赫蒂有点疑惑:“这么晚了你去炼金实验室干什么?”

“去找点草药啊,”瑞贝卡笑颜如花,“明天一大早给先祖煮点补脑子的草药汤……刚才说的您忘了?”

赫蒂:“……”

……

第二天早餐过后,高文刚刚来到书房便看到了赫蒂送过来的一大堆文件——以及对方眼眶周围那一圈明显不是画上去的黑眼圈。

而在大致浏览了文件的内容,并且听赫蒂转述了瑞贝卡那天打雷劈般的“解决方案”之后,他瞬间理解了对方那严重的黑眼圈到底是怎么来的。

“……当听到她选择用深蓝之井来解决起振焦点点火能量的难题时,我只觉得这是个大胆但富有创意的方案,”赫蒂叹息着,她注意到高文的表情很微妙,显然即便是见多识广心胸宽阔的先祖在听到瑞贝卡的方案之后也受到了震撼,“可后来听到她对深蓝之井的‘改造’计划,我几乎以为她脑筋出了问题。”

过了很长时间,高文才把手中文件放下,伴随着一声长叹:“……她不是脑筋出了问题,她是一向这个脑筋。”

“那您的看法呢?”赫蒂关注着高文的表情变化,“难道我们真的要采取这个大胆到……近乎疯狂的方案?通过轰炸深蓝之井的方式,在星球表面‘钻’出一个能源矩阵,然后在这个能源矩阵上建造魔潮观测装置?虽然瑞贝卡在方案里把这称作‘精确爆破’……”

高文沉吟了片刻,慢慢说道:“可我们不得不承认,从理论上这个流程是合理且有可行性的。”

“……我一点都不想承认这个流程的合理性,”赫蒂语气颇为纠结,“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到了这种程度,以至于要做这种冒险之举么……瑞贝卡还没有给出这个方案的具体风险概率,但仅仅是粗略估计,我也几乎整晚无法入睡。”

“或许我们就是别无选择到了这种程度,”高文看着赫蒂的眼睛,但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这也仅仅是一个‘备选方案’。这件事事关整个世界的命运,不是我们自己就能擅作决定的,而且不管瑞贝卡再怎么聪明,她和她的技术团队也有其视野局限。”

说到这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需要和其他联盟成员国商议此事,尤其是要询问奥菲莉亚矩阵的意见,毕竟深蓝之井有着特殊的国际位置,我们自己定的规矩,即便是塞西尔帝国也不能在塔拉什平原乱来,而且其他国家也有聪明人,他们也在研究诺依人发来的这些资料,或许……他们中有人能想到更好的替代方案。”

听着高文沉稳有力的话语,赫蒂慢慢点了点头,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有些浮躁的心绪也一点点平复下来,一同平复下来的还有居高不下的血压——她不禁有些感叹,到了自己这个位置,到了这个时候,背后仍然有一位如山般可靠的长辈可以依靠,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

而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突然从书房外的走廊传了过来,紧接着那扇厚重的橡木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瑞贝卡端着一大盆热气腾腾而且冒着怪味的药汤走了进来,帝国铅球明媚愉快的声音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般洒进房间:“祖先大人!我给您煮了汤……啊,姑妈您也在啊!”

“煮汤?”高文一脸懵逼地看着瑞贝卡手里那盆黑乎乎的不明液体,看到那东西上面还飘着没过滤干净的草药叶子,“这什么东西?”

“补脑子的草药汤啊,”瑞贝卡一脸灿烂,“姑妈说您最近精神压力太大脑子可能不好使了,让我给您弄点补脑子的东西。”

高文慢慢转过头:“……赫蒂?”

赫蒂感觉自己刚刚下去的血压“腾”一下子就到顶了。

高文则又回头看了瑞贝卡一眼——这姑娘的笑容仍旧灿烂,明媚的仿佛清晨第一缕洒进房间的核爆闪光……

……

小推车的轮子碾压着花园中的石板路面,轻微的吱嘎声在这个寂静的清晨中显得舒缓安然,初冬时节的寒风吹过了庭院,让侍女服的衣角微微飘扬起来,贝蒂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抬头看向不远处已经没有

如何一觉睡到死亡免费阅读*

鲜花盛开的花坛:“冬天来了啊……去年这个时候还在打仗。”

一个轻柔温和的声音从她手中的推车上传来:“你感冒了么?”

“没有,就是冷风吹过来鼻子有点痒,”贝蒂立刻摇了摇头,笑着对手推车上那个被特殊支架撑住的金色巨蛋说道,然后又伸手掖了掖围拢在金色巨蛋周围的棉被,“倒是您,花园里有些风,您不冷吧?”

“……其实我根本不需要包裹这些东西,”金色巨蛋中传来的声音有些无奈,“你把我放在北极寒冰或者火山岩浆里我都不会受伤的……”

“那不一样!”贝蒂一脸严肃地摇着头,“传奇强者们也不怕冷不怕热,可他们出门的时候还是要穿衣服的……”

金色巨蛋:“……你说得对。”

曾经的龙族众神之神就这样无奈地接受了一个脑袋不怎么灵光的小侍女的“安排”,任由贝蒂把她推到了花园中央,而这一幕在任何人看来都异常古怪——塞西尔宫的女仆长贝蒂推着个改造过的手推车,手推车上堆着一床棉被,棉被里包裹着一个散发出微光的金色巨蛋,俩“人”还在花园里边走边聊……

然而对于在花园中工作的侍从和守卫们而言,这样的景象早已见怪不怪。

女仆长隔三差五就会推着这辆手推车出来——带“蛋女士”晒太阳。

绝大部分侍从和守卫都不清楚这枚金色巨蛋真正的来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渐渐熟悉这位特殊“皇室客人”的存在,并与对方建立起友好的关系。

“不知不觉,你已经照顾我挺长时间了啊……”

手推车上的金色巨蛋突然开口了,声音中带着感叹。

“好像是哦,”贝蒂想了想,回忆着自己跟这位“恩雅女士”相处的经历,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过对您而言,这应该也不是太长时间吧——我听陛下说,您可是活过很久很久岁月的……”

“不,我决定按这幅姿态诞生的日子开始算,我今年两岁,”恩雅随口说道,“新的开始,新的人生——这样会有趣一些。”

贝蒂有点发愣:“……可以这么算嘛?”

“可以这么算。”

“哦。”

贝蒂放弃了过于复杂的思考,她把手推车推到了花园中阳光最好的地方,眯起眼睛看向天空,享受着一天中难得的清闲。

而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二楼的某个窗口,以及窗口附近的人影。

那是那间铺着蓝色天鹅绒地毯的房间,是高文的书房。

“……瑞贝卡殿下好像又被训了啊,”贝蒂仔细分辨了一眼,小声对恩雅说道,“我看到她在窗户旁边罚站……”

“大概又闯祸了吧。”恩雅的声音带着笑意。

“可赫蒂殿下好像也在旁边罚站……”

恩雅语气中带着惊讶:“啊……这就有点不常见了。”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