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现代诗歌

朱瞻基立即一副大义凛然,“这是自然,我朱家天下,我朱瞻基自当全力以赴,将陛下打造的永乐盛世延续下去千秋万载。”

嗯,当然不可能千秋万载,这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

黄昏挑了挑眉,“是么?”

朱瞻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你不信任我?”

这些年朱瞻基和黄昏接触的比较多,虽然彼此之间的立场时有变化,但彼此之间其实也有那么一点革命友谊。

至少朱瞻基一点也不记恨黄昏在撒儿都鲁杖责他了。

也愿意和黄昏以朋友的形式相处。

嗯,仅仅是现在。

等他当了天子,那就没有朋友了——不是所有天子都能像朱棣一样,拥有一个姚广孝这样的朋友,就像太祖,开国之初全是朋友,定国之后杀的就是朋友。

在权力的诱惑下,朋友算鸡毛。

黄昏笑眯眯的,“你现在去把你行李中的蛐蛐全部丢了,并且在下一站立即让人回应天,通知太孙妃把长春郡王府里的蛐蛐全部丢了,我就相信你了。”

这货……唉,一言难尽。

古人富不过三代的说辞,还是很有点道理的,因为朱棣和自己把大明扩张的事情基本上都干完了,生下来就是继续保持盛世,哪怕朱瞻基是头猪,大明在百年之内,依然会是整个地球最强大的帝国,而朱瞻基显然也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他最近的远大目标,其实已经只剩下皇位。

但皇位依然很稳了,只要朱高煦那边不出什么问题,再过上几年,朱棣禅位或者驾崩之后,朱高炽——搞不好朱高炽还要走在朱棣前面,那时候就是朱瞻基直接登基。

所以朱瞻基短时期内,没有了理想目标。

人一旦没有了理想目标,就容易颓败,朱瞻基就是如此,他现在最喜欢的事情,竟然是呆在家里玩蛐蛐,连北上顺天都带着蛐蛐。

蛐蛐皇帝,终究还是走上了他的宿命之路。

朱瞻基略有尴尬,“其实我也知道玩物丧志,我那嫔妃孙氏也多有劝谏,可我也就玩一下而已,只要我有正事,我还是会以正事为主的。”

黄昏微微摇头。

朱瞻基成婚了,和历史上一样,胡善祥是太孙妃,孙忠的女儿孙氏是嫔,但朱瞻基确实更喜欢孙氏,两人之间也存在着爱情。

胡善祥作为太孙妃,如今在长春郡王府,很有些卑微。

孙氏更受宠一点。

加上太子妃张氏的母亲彭城伯夫人也更喜欢孙氏,总是在太子妃张氏那里嚼舌根,搞得胡善祥在长春郡王府是如履深渊。

对于此事,黄昏无可奈何。

反正这是太孙的私人感情生活,不好干涩,黄昏能做的就是多劝谏,如果堡宗确实出现了,影响也不大,东厂厂公王振并不是土木堡之变的王振。

但就怕没有土木堡,还有其他堡。

想到这里,黄昏语重心长的看向朱瞻基,“太孙殿下,给你摆个老实龙门阵,我希望你一定要记在心上,千万不可大意。”

朱瞻基点头,“你说。”

黄昏道:“其实玩蛐蛐也不算什么,人嘛,谁没点业余爱好,你的主业是将来当个好皇帝,业余时间玩玩蛐蛐放松心情也是好事,总比整日里沉浸在酒池肉林大长腿之中的颓靡要好得多,当然,这么些年看

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 完整版阅读

着你长大,我也知道你不是个好色的人——”

朱瞻基嘿的一声打断,“但我知道,镇西公是一个好色的人。”

黄昏莞尔,乐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能怪我么,再说了,既然有这个条件三妻四妾,我为什么还要那么专情的一夫一妻,没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道理嘛。”

一瞪眼,“现在说你呢。”

朱瞻基耸耸肩,“说吧说吧,我听着呐。”

黄昏继续道:“所以你玩蛐蛐,太子殿下知道,陛下也知道,但都没正儿八经的说过你,是觉得你分得清主次,不过我有个事情要叮嘱你,这件事我没对陛下说,也没对太子殿下说,因为还早,现在你成婚了,要不了几年也会成为九五之尊,而我那时候可能已经出海了,没办法再辅佐太孙殿下,所以必须趁现在说,也希望殿下你一定要谨记,这很重要很重要。”

没有土木堡之变的土壤了,但就怕历史的必然性,没有土木堡和金木堡什么的。

朱瞻基有些意外,神色凝重起来,“你说。”

黄昏道:“你已经成婚,妃嫔是胡善祥和孙氏,未来的皇后必然是这两人,而大明的国本,也会是这两人所出,都是不可阻挡的,不过我只希望你能做一件事,一件很小的事:在你登基之后,不论是应天皇宫,还是顺天皇城,在挑选内侍时,一定要做一个甄选:绝对要杜绝一个叫王振的河北人到宫中当内侍。”

绝对不能让王振出现在朱祁镇身边。

朱瞻基很是讶然,“东厂厂公王振就是河北人。”

黄昏摇头,“不是他,而且我其实已经着人问过他了,他愿意跟随我去海外,到时候只要陛下放行,他就会去海外帮我主持内务工作。”

朱瞻基哦了一声,“我听你的便是。”

也不问为什么。

黄昏如此郑重的说这件事,必然有他的道理。

然而黄昏转念一想,他么的历史必然性并不一定的王振,也可能是李振、赵振、黄振,这玩意儿根本没法杜绝。

沉吟半晌,无计可施。

只能长叹一口气,“在你登基之后,对未来国本的教育,你一定要上心,富不过三代,历史上的盛世也没有超过三代君王的例子,陛下,太子殿下,你,刚好三代,所以在你的太子这一代,教育格外重要,务必要教育出一个明君出来,我想太孙殿下也不愿意看见大明的盛世走向衰落罢。”

只能从教育上入手了。

从根源上断绝王振专权的情况出现。

朱瞻基眉头一扬,“小崽子要是敢祸害大明的江山,老子饶不了他。”

黄昏无奈的笑了笑。

这些话也就说给自己听了,到时候你朱瞻基还能从土里爬起来,把堡宗暴揍一顿不成,要不是我黄昏出现改变了大明,你朱瞻基知道了土木堡之变,怕是会真的气得从棺材板里爬出来。

感谢我吧。

喜欢大明王冠请大家收藏:

所以时也命也,只能说朱允炆注定是被时代淘汰的人,或者说他注定被他自己淘汰了。

在离开时,黄昏走到院门边,回首。

朱允炆……嗯,沧海珠大师已经阖目念经。

再有一年,他就要圆寂。

想想真讽刺,接下来的岁月里,他会一天天看着自己走向死亡,也万幸他现在修佛,否则一般人哪能承受这种折磨。

黄昏深呼吸一口气,大步而行。

接下来的路,该我自己走了。

大明,我还能为你做一件事:打日本!

只要把日本打下来并且阉割它的思想,培养出奴性,华夏儿女在接下来数百年里都不会再有威胁——中南半岛已是领域,朝鲜请归去,印度那边,连孟加拉都被大明打了下来,金帐汗国那边目前也进入了收尾工作。

至于俄罗斯——金帐汗国本来就包括部分俄罗斯领土。

女真被灭。

也就没了满清入关。

再把日本彻底打崩阉割之后,华夏民族未来数百年的威胁,就只有西方的欧洲,然而自己到北美大陆后,一旦发展起来,欧洲那边也要承受大明和北美大陆的华夏文明的压制。

何谓两极?

一南一北,同一文明,两个帝国!

千百年内,都能互相支援,并且相互之间形成良性竞争,社会不断进步,在军事上,兵锋能覆压整个蔚蓝星辰,这就是两极。

再没美利坚什么事,也不会有什么北约……

现在,它在向自己招手了。

甚至触手可及。

从华藏寺下来,黄昏找来胡濙,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主要是清点追随的忠义之士,并让朱允炆写‘圣旨’让这些人去海外。

这应该不难。

他们估计也清楚,不去海外就只有一个下场,跟着朱允炆一起赴死。

胡濙虽然难,但现在是他这一生最困难的事情的收尾工作,充满了希望,所以满口应诺,一定要做好此事。

在交代了诸多事宜后,黄昏又去了一趟泉州,安抚了家眷,让她们在泉州耐心等待,最后,黄昏带着魏姿虚和阿如温查斯一起,与朱瞻基准备北上。

唐青山也一起。

他还要处理明教的事情——明教还有一大堆人在瓦剌区域,得赶紧把这群人组织起来,愿意去海外的去海外,不愿意去的,就地解散。

张涟因为要照顾怀孕了的唐赛儿,不能同去。

原本是阿如温查斯跟着黄昏北上的,不过阿如温查斯有些惓了,她不打算在顺天呆,直接去镇北城见一面父亲吴笙游,然后回到泉州,等候和她的男人一起出海,去过属于她的未来。

随着火车的出现,如今从南到北的旅程已经轻松愉快。

坐明天号抵达应天,在应天呆几日,和太子殿下洽谈了一下关于宁德的事情,待纵横号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从顺天回到应天,黄昏和朱瞻基又立即乘坐火车去往顺天。

坐在北上的火车上,看着窗外风景飞速后退,黄昏忍不住有些感触。

如今的大明,应天顺天已是不夜之城,连蜀中的成都都已经上奏朱棣,请求中央支持,要打造不夜之城,江南富庶城市早就上了章折了,像杭州这些地方,已经在全城走线,只等水电站建立,就要开始不夜之繁华。

城市效应已经彰显出来。

货币改革下,宝钞成了硬通货,并且不断的从本土之外搜刮金银回来,医疗改革下,大明现在人口已经过亿了,并且还在飞速增长。

而农业改革,能确保增长的人口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粮食危机。

也出现过小规模的,不过都被官府从中南半岛那边征调粮食解决了,随着农业的进一步发展,如今再有小规模的粮食危机,根本不需要再去掠夺中南半岛,大明就能不伤筋动骨的解决。

交通方面,自行车已经在全国流行。

官道建设更是如火如荼,加上火车的出现,可以说大明已经提前走入新时代,而火器是发展,又确保了大明在新时代依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现在的世界各国,别说来大明分蛋糕了,大明不去他们家里吃蛋糕,他们就要给祖宗烧高香,典型的例子,就是朝鲜和金帐汗国。

而在社会人文方面,时代服装厂设计研发的现代服饰,也逐渐被国民接受,这事权贵阶层的领头作用功不可没,现在到了夏天,不止是像黄昏这样的人穿短袖,连吴与弼、吴溥、黄福、胡广、解缙这样的读书人,都接受了短袖。

连衣裙、旗袍什么的,也从宫廷、青楼流向了民间。

而时代服装厂下一步针对女性的文胸,虽然还没面世,但也没什么酸儒出来反对,目前已经开始在量产,也许只需要半年左右,就能全国发行。

因为亦力把里已被纳入大明疆域,如今官府在那边重点发展棉花种植,确保了棉花的用度,所以时代服装厂甚至在黄昏的指示下,已经在研发秋冬用的长棉衣——后续还会研发羽绒服之类的。

因为棉花得到了保证,货币改革司那边也将宝钞的研发提上了日程——要杜绝假钞假币,用棉花来制作宝钞,是个极其重要的事情。

这事,黄昏在应天呆的那些时日,已经去和货币改革司的人说过。

目前项目已经上马。

而吴与弼的教育改革已经出现端倪,接下来虽然阻力很大,但只要得到朱棣、朱高炽和朱瞻基的支持,教育改革应该能施行下去。

毕竟现有教育,确实无法整体提升全民素质。

而大明辽阔的疆域需要更多的人才来管理。

当然,教育改革的本质是开民智!

只有开了民智,在百十年后,华夏百姓才能倒逼官府进行社会体制的改革,不过那时候,恐怕朱家后人会对朱棣、朱高炽和朱瞻基怨声载道。

没有他们支持的教育改

鸟粪掉衣服上十大征兆 完整版阅读

革,也不会出现百姓倒逼下的社会体制改革。

工部那边,因为有户部的金钱支持,目前在国内趁着入秋,正在大肆兴修水利工程,尤其都江堰那边,在太子授意下,工部派了个主事过去彻查了一番,挖出了几个大蛀虫,被朱棣一怒之下发配充军后,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修缮工程又被提上日程。

这一次没人敢利用这个工程中饱私囊了。

全国各地的官道依然在疯狂修建,如果在大明全境堪舆图上看,你会发现,大明的官道以南北纵横线为基础,已经形成了一张蛛网的基本盘。

虽然问题依然存在,比如大明现在的底层百姓,其实困苦者依然很多,但至少大明目前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百姓能过上吃饱穿暖日子的数量越来越多。

这样的的大明,让人内心充满希望。

黄昏喝了口水,看了看对面的朱瞻基,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太孙殿下,我已经为大明倾尽所有,接下来的几十年时间里,该你来为大明倾尽所有了。”

喜欢大明王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