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很好,那么一切都很好。 ;创作者: 章月珍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他叫阿忠,是我儿时的朋友。我们曾经一起上学,一起上学,一起割猪草,一起玩游戏。

他小时候很帅,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我们总是嘲笑他是个漂亮的男人。浓眉之下,一双眼睛乌黑明亮,鼻子挺拔。我们都开玩笑说他的鼻子一定是出生时被父母用筷子夹住的,所以好僵硬。其实最美的是他的嘴唇,唇线很明显,记忆最深的是他笑起来会露出一对小酒窝,嘴角会微微向上翘,阳光很美。

我们七八个孩子聚在一起,一起玩泥巴,一起谈梦想。阿忠的房子阴暗潮湿。这是一间小平房。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泥瓦匠,将来建造高层建筑。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用自己的笔写一篇家喻户晓的文章。小学毕业后,家境贫寒的阿中选择和哥哥一起出去打工,而不是继续读书。而我,继续读。

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只有在新年期间,伴侣才会聚在一起,分享彼此的快乐和悲伤。阿忠兴致勃勃地讲着外面的世界,我们听得入迷,羡慕不已。但我,可悲的是,说学习的紧张,读书的枯燥。a钟鼓励我好好学习,说只有努力吃饭才能成为大师。我认真地点点头。

无论如何,我们都在为梦想努力。

有一天,村民们纷纷议论,说阿中出事了。他在工地上干了一小段时间,一堵新修的墙突然倒塌,压得他很重,生命垂危。后来虽然救了他一命,却毁了他的能力。

我听了,心里特别难受,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心想:他刚开始自己的生活,却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命运对他太残酷了。他该怎么承受?

有一天,我正沿着村道走着,一个男人从我面前走过。他整张脸扭曲,皮肤黝黑,尤其是嘴巴,歪得厉害。他看到我,深情地叫着我的名字,笑了,比哭还难受。

吓得我赶紧低下头问:“你是谁?”

“我是阿忠!”他愉快地回答。

我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像瘟疫一样逃跑了,让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我知道那样做是不对的,会伤害他的自尊心,但我无法掩饰我对他脸的恐惧。

后来每次看到阿中从远处过来,就赶紧拐进另一条村道。我宁愿走很长的路,也不愿和他面对面。渐渐的,他也知道我是在故意躲着他。即使我偶尔碰巧遇到他,他也不再跟我打招呼,低着头默默从我身边走过。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改变这种态度的是一次经历。

那天,妈妈的缝纫机坏了。她让我骑自行车,把缝纫机头带到五六英里外的修理厂。修理厂在另一个村子里,它必须经过一条长长的上坡路。

缝纫机的机头很重,我把它放在自行车的口袋里,挣扎着往前走。我正要上山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风很大。我推了推车,但我无法前进。路上没有行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停在那里哭泣。

哭了很久,突然听到自行车的声音。一个穿着红色雨披的男人停下来,停好车,低下头示意我和他换车。然后我推着他那辆破旧的空自行车,他把我那辆笨重的自行车推到前面,我们两个人艰难的爬上山。

当他到达时,他没有回头。他脱下雨披,示意我穿上,但他把衣领翻得很高,遮住了脸。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他也没说一句话,但我知道他是阿忠。他怕我看到他的脸,所以不敢抬头,用衣领遮住脸。看着他瘦弱的背影,突然觉得他好高大,就像金庸小说里的英雄。而我,虽然有一张漂亮的脸,精致的五官,却那么小,觉得自己很卑鄙,是个真正的小人,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自责和愧疚。

后来阿忠到了嫁人的年龄。因为他出身贫寒,身有残疾,很难娶妻。最后,他非常珍惜。夫妻恩爱,不久生了一个大胖男孩。钟微微一笑,眼睛一眯。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很难见面。直到前几天晚上,我在人行道上悠闲的散步,他也在散步。他看到我就亲热地叫我的名字,我惊喜地答应,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

我们站在人行道上,看着路上的车流,感慨万千。阿忠现在过得还不错,农村的房子已经拆了。他终于实现了住公寓的愿望。虽然他没有成为一名伟大的建筑师,也没有建造高楼,但他很难一路强大。现在,他的儿子和他小时候一样英俊。特别是他成绩优异,就读于一所重点中学,聪明孝顺,阿中很满意,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他觉得命运对他来说不算太薄,他会好好活着,珍惜现在。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默默的祝福:你好了,就阳光灿烂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