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李节在登州呆了大半个月,这期间他不但帮着朱有炖完善了出海的计划,更是带着两个孩子跑遍了登州城内外,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他还想带两个孩子深入到内陆去,毕竟相比沿海地区,内陆更加值得关注。

不过朱文圻毕竟是太子,就算是外出,也不能呆的太久,所以最终李节也终于和朱有炖告别,准备带着两个孩子动身回京。

就在李节动身的前一天,却忽然接到朱允熥送来的情报,而且还是和美洲有关,这让李节也十分惊讶,当即打开情报,却也是心中一惊,然后立刻找到朱有炖,并且将情报递给他观看。

“终于还是发生了!”朱有炖看完手中的情报也不禁神情沉重的自语道。

这份情报是从美洲传回来的,一般来说,李节对美洲的了解主要是通过与朱橚或朱高炽等人的书信来往,但这次的情报却不同,因为它是锦衣卫从美洲送回来的,不要怀疑,锦衣卫也暗中在美洲安插了人手,以便于掌控美洲的局势变化。

而在这份情报之中,锦衣卫向朱允熥禀报了一件事,那就是周王与宁王带人抵达了美洲之后,朱棣刚开始的确表现的十分热情,甚至还亲自带着他们参观了一个美洲各个港口的情况,而且还许诺给周王和宁王不少的土地。

朱棣的这些举动,也打消了朱橚与朱权的戒心,于是就安心的在美洲四处的转一转,尽量的多了解一下美洲的情况,为将来的发展打好基础。

然而就在前段时间,朱棣忽然与燕京港东北高原方面的土著发生了战争,而且战事一度十分激烈,趁着这次战争,朱棣也向周王两人求助,希望他们将手中的军队暂时交给他指挥,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打败土著。

朱棣的要求看起来十分正常,毕竟在美洲他们兄弟本来就是要一致对外,但是据锦衣卫查到的消息,东北高原的土著实力,根本不足以威胁到朱棣,更别说这些土著内部也十分分裂,更不可能联合起来。

换句话说,这次所谓的战争,很可能是朱棣自导自演的一个阴谋,为的就是套取朱橚与朱权手中的兵权,偏偏两人刚到美洲,对美洲的情况也并不了解,所以两人在接到朱棣的请求后,也并没有拒绝,于是两人手中的军队现在也落到了朱棣手中。

“你父亲和宁王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们知道被骗后,恐怕也回天乏术了。”李节这时也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叹了口气道,虽然他早就猜到朱棣打的是这个主意,但当事情真的发生时,他也不禁有些感慨,成大事者果然没有一个好人。

“这都是命啊,当初父亲要是肯听我的劝说,也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了。”朱有炖这时也长叹一声道,同时也感觉肩膀上的担子也更重了,毕竟他父亲那边肯定不行了,现在周王府的重任就全都压到他身上了。

“同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四叔他这个人下手快准狠,既然他动手了,肯定不会给你父亲和宁王半点机会,不过他们毕竟是兄弟,人身安全肯定是没问题的,就是不知道你父亲和宁王能不能咽下这口气了。”李节再次叹息道。

历史上被朱棣坑的只有宁王,现在多了一个朱橚,相比年轻的朱权,朱橚的气量可不怎么样,历史上的朱权被坑后,最终认命活了七十岁,朱橚没有朱权的气量,说不

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 无删减全文,

定会被气出个好歹来。

“现在我也顾不上父亲那里了,只能等日后我在大洋洲站稳了脚根,再想办法把他从四叔那里接过去了,想来四叔应该不会在这件事上难为我这个晚辈。”朱有炖最后想了想再次道,朱棣他们兄弟间的事,连朱允熥这个大明皇帝都不好管,所以朱有炖也没打算借助大明朝廷的力量主持公道。

李节闻言拍了拍朱有炖的肩膀以示安慰,这种事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与此同时,遥远的美洲燕京港中,朱橚与朱权被安置在城中相临的两座府邸中,前段时间他们刚抵达美洲时,本来是想直接选个位置立国的,但却架不住朱棣的盛情邀请,再加上他们对美洲的确了解不多,所以最终也跟着朱棣参观了一下他名下的几个港口城市。

通过这段时间的参观,也的确让朱橚和朱权两人眼界大开,也知晓了不少关于美洲的局势,特别是燕京港这里的兴盛,也让两人十分吃惊,没想到在短短几年内,朱棣就已经建造起如此巨大的一个港口城市。

但是在到了燕京港后,朱橚和朱权却发现情况发生了变化,虽然朱棣对他们依然热情,但他们的自由却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并不是说他们不能离开,而是无论走到哪里,似乎都有人监视着他们。

另外朱橚和朱权带来的人比较多,所以只能安置在燕京港外暂居,刚开始他们还能与自己的手下保持顺畅的联络,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与手下之间似乎多了一些隔阂,一些命令竟然送不到属下的手中。

更让朱橚和朱权没想到的是,前段时间朱棣忽然向他们借兵,他们本想拒绝,可是朱棣却表现的十分强盛,他们不借也不行,要知道他们和家眷都住在燕京港中,自己的手下全都在城外,连命令都传不过去,所以他们也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朱橚与朱权也只能咬着牙把手中的兵力借了出去,同时心中还残存着几分希望,因为朱棣答应过他们,只要用完就立刻还给他们。

人在上当受骗的时候都是这样,在骗局彻底的揭开之前,宁愿相信一个极小概率的事,也不肯面对残酷的真相,现在朱橚和朱权就是如此。

只不过今天朱权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于是一大早就跑来见朱橚,要求对方和他一起去见朱棣,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件事情问个清楚!

喜欢我要做驸马请大家收藏:

为了教育朱文圻和李重贺两个孩子,李节不但带着他们见识到民间的各种贫苦,而且还亲自参与进去,让他们想办法帮忙这些穷苦之人,体会到那种帮助别人的快乐,这也能让他们对更好的建立起同理心。

比如李节让两个孩子想办法解决善堂目前的困境,刚开始两个孩子提出捐钱的办法,结果李节真的给了他们一笔钱,让他们捐给善堂,结果很快他们发现,捐的这笔钱只有一部分用于改善善堂,剩下的一部分竟然被人贪污了。

而且就算是这些钱全都用于善堂,可也有用完的时候,这让两个孩子也感觉十分的沮丧,其实之前他们也考虑过这一点,只是实在没有其它的办法,而且又不忍看到善堂里的老人和孩子继续挨饿,这才义无反顾的捐了钱。

对于两个孩子的失败,李节并没有批评,而是耐心的和他们分析了一下失败的原因,然后又引导他们找到正确的解决办法,其实无非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想要解决善堂的问题,就必须让善堂有一个持续的财路。

当然在为善堂找一条持续的财路之前,肯定要清理善堂中的一些害群之马,否则就算是有再多的钱,也会被这些人贪掉,刚好之前两个孩子捐款,已经让那些贪钱的人暴露了出来,直接交给官府就可以了。

至于给善堂持续的财路,李节也给两个孩子提了一些意见,比如可以给善堂买一些田地,因为现在粮食太便宜,田地的价格也下跌了不少,虽然出产的粮食卖上价,但却可以留给善堂解决饮食方面的问题。

其实善堂以前也有自己的田地,只是都被人给贪污了,所以善堂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人事方面的问题,而这就需要对善堂的管理做一些修改,减少别人插手善堂财政的机会。

这个问题对于两个孩子来说还是太难了,所以最终还是李节出手,帮他们制定了一个针对善堂的管理办法,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将善堂的财产公开化,并且必须以善堂的名义拥有,并且不得买卖和转让,这些也需要当地官府的配合。

另外还有一些配合的措施,比如善堂儿童的教育问题,以及这些孩子长大后,需要给他们谋一个出路,要知道善堂长大的孩子,很多都走上了小偷小摸的道路。

助人是快乐之本,两个孩子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也体会到了帮助人的快乐,这些事情看似虽小,但对一个人的成长却可以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特别是像朱文圻这种长于深宫的孩子,虽然从小锦衣玉食,但却缺少许多普通孩子应有的体会,所以李节才会费尽心思的给他补课。

当然李节这段时间也不止是忙于孩子的事,他还帮朱有炖一起整理了一下大洋洲的资料,特别是关于登陆点的选择,这可是关系到登陆成败的关键。

“大哥,我觉得这个位置不错,据现在的资料显示,这里应该是大洋洲的最北端,距离大明也最近,到时我们的船只也能更方便的抵达这里。”朱有炖指着一副未完成的大洋洲地图对李节道。

这副地图是按照现在有大洋洲资料拼凑而成的,绝大部分都是一片空白,就连沿海的大部分区域,标注的并不准确,不过在西北的一片区域已经标注的比较准确了,并不影响使用。

李节看了一下朱有炖指的位置,仔细辨认了一下才发现,他指的地方应该就是后世的达尔文港,严格来说,这里并不是大洋洲的最北端,因为在它的东部,还有一个约克角,那里才是大洋洲最北端,不过约克角的位置还没有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标注出来,显然还没有人去探索。

“这里倒是个好地方,不但距离大明最近,而且海湾对着一个比较大的岛,使得这里的海域十分平静,可以抵御比较大的风浪,完全可以将这里修建为一个港口。”李节看着资料对照了一下,随后这才笑道。

后世的达尔文港就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港口之一,因为这里距离亚洲最近,而且又盛产矿产,所

妖股启动前凶狠洗盘 无删减全文,

以成为重要的出口港口,只是这里的气候不太好,一年只有雨季和旱季两个季节,而且还经常受雷暴和龙卷风的侵袭,这些也需要特别注意。

“我也是看中了这里的条件,只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煤矿,如果能在附近发现煤的话,那这里就可以做为蒸汽船的补给港口,日后也就更方便了。”朱有炖再次道。

“这个应该没问题,就算是这里没有,附近肯定也会有,毕竟大洋洲那边可不缺少矿藏,另外南洋的各个岛上也有不少的矿藏,只是需要我们派专门的人去勘探。”李节笑着回道。

“这倒也是,如果煤不是问题,那不如就将登陆点选在这里吧,日后也更方便与大明来往。”朱有炖当即做出决定道。

“好,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加派人手,将这里的信息尽量的多收集一些,另外再派人进到内陆探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危险,到时你们也好做防备。”李节闻言也点头道。

朱有炖对此也没有意见,随后他又拿出一份南洋的资料和地图,上面标注着南洋一些重要的岛屿和港口,包括最近去南洋的代王等人的发展情况,因为日后从大洋洲到大明,肯定需要经过南洋,到时也需要朱有炖和这些王叔们打好交道。

李节又和朱有炖研究了一下去往大洋洲的航线,因为南洋岛屿众多,所以去往大洋洲的航线也有许多,需要经过不同的势力范围,有些还不在大明的管辖之内,毕竟南洋的区域太大,大明虽然称霸南洋,但也无法全面掌控南洋。

所以最终李节和朱有炖也排除了不少的航线,选择了一条尽量经过大明势力范围的航线,现在主要是代王等人也是刚到南洋,还没能发展出自己的势力范围,日后随着他们的发展,朱有炖也就不必这么小心了。

喜欢我要做驸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