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进家门要死人:

  • A+
所属分类:散文精选

在众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之下,钟良终于扎下了最后两针,银针甫一落下,十二枚银针组成的经络阵,就发出了淡淡的青色光芒,方南絮体内的阴寒之气竟然如同水雾一般,从银针上升腾出来,几乎是瞬间,便在银针上挂上了一阵寒霜。

这一幕不仅方家众人看呆了,连薛神医和何主任都是瞠目结舌,他们现在不仅惊讶钟良会施针成阵,而且被还被钟良的结十二针成阵而震撼,在他们师父鼎盛之时,也只敢施展六针的经络阵,难道这钟良的针灸造诣,已经超越了他们的师父?

这也太夸张了吧!

方家人虽然看不懂,钟良所扎银针的玄妙,但是银针上引导而出的森冷寒气,他们是看得到的,他们也都张大了嘴巴,惊叹于这寒毒竟然如此厉害,连银针都给给结成了冰霜,真不敢想象南絮承受了多少痛苦。

十二针施展完,钟良也感觉到一丝倦意,他额头上冒出了丝丝汗珠,这是他第一次施展全十二针,尽管他已经是内玄五层的武者了,此时体内的真气还是被消耗掉了一小半。

银针上导出阴寒之气的过程,一直持续了三十秒左右才停下,钟良通过感应知道在方南絮体内的寒气源头还没有被清除,自己这十二针只是排出了她体内的百分之八十而已。

而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会在方南絮体内慢慢滋生出新的阴寒之气,三年一到,这股寒气将会彻底封绝她的心脉,而自己这针法,在用过这一次之后,在方南絮身上也不会再产生作用了,那时候自己也将是无力回天。

又过了几分钟,钟良才将方南絮身上的银针拔出。

等钟良转过身来时,方洪涯迫不及待的问道:“钟先生,南絮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他刚刚也是看见了,钟良将南絮体内的寒气排出来的,不过他还是想听听钟良的说法。

方家人也殷切的看着钟良,现在的他们,俨然已经将钟良当做了神医。

钟良将自己的结论说了出来:“方老,现在方小姐体内的阴寒之气,已经被排出百分之八十,性命已经无忧了,我一会儿给她开一个药

猪进家门要死人:

方,这样方小姐会更好的恢复。”

“钟先生,为什么你不将南絮体内剩下的寒气,也排出来呢?”一个方家小辈问道。

在他看来,钟良既然能够用银针,一次排出百分之八十的寒气,那么再施展一次不就彻底根除了吗?

钟良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他解释,不过他还没有说话,薛神医就抢先说道:“钟先生能够排出百分之八十的寒气,已经是极为不易了,方小姐体内的阴寒之气是伴随她而降生的,一部分寒气已经与方小姐融为一体,若是强行排出,方小姐的生机也会随之而断绝。”

何主任也赞叹道:“薛师兄说得没错,钟先生现在对方小姐的治疗,已经算是逆天改命了。”

听到薛神医和何主任的话,方家人虽然还是有些不理解,但也没人再发出疑问了。

这时,方媛看向钟良道:“钟先生,感谢你为南絮的治疗,我之前答应你的股份,会尽快去办的。”

钟良点点头,看着方家人依旧是垂头丧气的样子,想了想后他说道:“我知道一个药方,也许能够清除方小姐的病根,只是这药方上有一味药极为难找。”

其实钟良本不想说出来的,因为那味药材实在是太难找了,他曾经听他师父战天说过,这种药材已经近百年没有发现了,他这么说也是想要给方家人一丝希望。

闻言,方洪崖眼中露出来激动的光芒来,他急忙问道:“钟先生,请问是什么药材,我方家一定倾尽全力去寻找。”

在方洪崖看来,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他都不愿意放弃。

这时候薛神医和何主任,也都将耳朵竖起,想要听听钟良说的是什么药材。

钟良看见方洪崖眼中期盼的眼神,心中苦笑,他声音低沉道:“这味药叫做神阳草。”

闻言,何主任在心中叹了口气,他曾经也在一本古籍上,见过这神阳草的记载,可是这味药材已经绝迹了啊!

不过此时他也没有将这话说出来,不然方家人唯一的希望,也会被他浇灭。

不多时,方南絮的生命体征也慢慢恢复了过来,心电监测仪上面的呼吸波形和心跳波形,也都趋于正常了,方家人提出要设宴感激钟良,正在钟良推辞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钟良一看,竟是婉月打来的视频电话,钟良出了急救室,才接通了电话。

这几天,钟良和林婉月都有通话,不过都是在晚上,怎么这会儿婉月会打电话来呢?钟良有些疑惑。

当钟良接起电话之时,电话那边出现的人,却不是林婉月,而是一个戴着鬼面具的男人,钟良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男子正是黑魃。

只见黑魃阴声笑道:“龙帅大人,昨晚干得漂亮啊!”

钟良瞳孔一缩,他猛然猜到,这一定是三尸的人,他口中说的昨晚的事,一定是自己和除秽击杀屠虎和蒋老怪,抢走奇书的事,他愤怒道:“我妻子在哪儿?”

钟良万万没想到,三尸的人会这么快就将自己查了出来,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三尸的能力。

猎鹰和关鬼呢?他们不是一直保护婉月的吗?

黑魃大笑道:“哈哈哈,龙帅大人,你夫人现在很好”

说着话黑魃将镜头转到了,正躺在酒店床上的林婉月,此时林婉月正紧闭着双眼,应该是被三尸的人弄晕了。

钟良很快冷静了下来,他询问道:“你要我怎么做?”

他知道三尸的人,既然提到昨晚的事,肯定是用婉月来威胁自己,他们的目的应该还是方家的那本奇书,只要他们还想要奇书就不会对婉月怎么样。

黑魃说道:“龙帅大人,我也不想伤害你妻子,想要你妻子安全,就带着你在方家得到的东西来魔都,地点就在你妻子住的酒店,记住,我只希望你一个人来。”

果然他们是为了那奇书,钟良现在心思百转,这奇书一定是不能够交到三尸手里的,尤其是在想到了,圣武针和这奇书上记载的蕴神丹的联系后,钟良知道如果这书落在三尸手里,他们会从上面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改进出更厉害的圣武针,那样一来三尸将会更加强大。

可是现在钟良也没有办法,为了婉月的安全,他只得答应对方的要求:“好,我答应你,但如果你们敢伤害我妻子,你们一辈子,也别想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黑魃眯了眯眼睛说道:“龙帅大人,你在威胁我吗?”

“是了,龙帅大人,这么有能力,我也不得不防啊!”

说到这里,黑魃打了个响指,随后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女子,拿着一只注射器走向林婉月,然后在林婉月的脖颈上注射了进去。

喜欢都市巅峰龙帅请大家收藏:

方洪涯也是瞬间反应过来,他此时也不顾威严了,急忙说道:“钟先生,请你给南絮治疗,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方洪涯知道,现在的钟良,就是能够救治孙女的唯一希望了。

钟良点点头说道:“好,方老,条件的话,一会儿再说,我先给方小姐施针吧!”

尽管钟良知道,现在是提让方正金融,转让股份给自己的最好时机,但是他更清楚,方南絮现在是真的等不起了,刚刚薛神医的第二针已经扰乱了她的经络,若是不尽快将其稳定住,即便是自己也无力回天。

说罢,钟良径直走到了方南絮的病床前,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银针,他快速出手,将刚刚薛神医的第二针拔出,而几乎就在这银针被拔出的同时,钟良手里的银针也稳稳的扎在了方南絮的通里、少府两穴之间。

速度之快,连薛神医和何主任,这两位老中医都,没能看清楚他是如何下针的。

“一针双穴,果然是一针双穴啊!”他们对钟良的崇敬之情,越发浓郁了。

接下来是心俞、神门、足三里。.等十八处穴位,房间里此时除了心电监护仪的滴滴声外,就是薛神医和何主任吞唾沫的声音了,他们都在心中默念:“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

尽管方家人不懂这针法的奇妙,但是看见钟良运针的手法,以及薛神医和何主任的震撼程度,他们就知道钟良的针灸之术,一定很了不得。

不过二十秒,九针全部落下,薛神医和何主任

猪进家门要死人:

,像是看了一场震撼无比的大戏一般,久久回不过神来,很是意味犹尽。

最为明显的是,此时方南絮刚刚还发红得,如火焰一般的脸色,开始慢慢变得正常。

方洪涯恭敬的问道:“钟先生,现在南絮如何了?”

他再不敢对钟良有任何轻视之心了。

钟良转过头,看向方洪涯道:“方老,我现在已经用玄阴九针,将方小姐身上的阳气卸掉,但方小姐现在仍然很是危险,她只不过是回到昨日未注射针剂时的状况,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能够保住方小姐三年寿命。”

“三年,三年!”方洪涯轻声呢喃,眼中满是哀色。

方媛在这时候站出来说道:“钟先生,请你出手吧!你要你能够保住南絮的命,你之前提出控股方正金融百分之三十股份的要求,我答应你。”

她知道父亲向来最疼爱南絮,暂时可能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可是现在除了钟良,还能有谁能够保住南絮的命呢?

如果是昨天之前,对于钟良的治疗方案,方家人是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可是现在他们在经历了,方南絮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后,他们也不那么抗拒了。

三年时间,他们还可以去找更好的医生给方南絮治疗,如果现在方南絮就死了,他们就算后来再怎么想办法,都无济于事了。

“也罢!钟先生,你就出手吧!”方洪涯沉痛的说道。

他已经下定决心,只要南絮还能活下来,接下来三年,他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去求那些御医给南絮治疗。

此时何主任不解道:“钟先生,不知道您是要用什么法子,保住方小姐的命呢?”

他此时就像个求学的学生,向教授请教问题一般,再没了刚刚的嚣张。

钟良淡淡道:“我要用的也是一套针法,乃是我师门的绝学。”

没错,钟良现在要用的,正是他在铜人法决之中领猪进家门要死人悟到的,升级版灵七针,方南絮现在的状况,也只有将十二针全数施展,才能见效了。

钟良不想将灵七针的名字报出来,这薛神医和何主任,难保就不知道这个名字,说不定他们还会将自己师父战天联系起来,进而猜测出自己的身份。

见钟良如此说,何主任也只得悻悻的闭上嘴,不再继续询问。

其实钟良昨日已经说过了,他可以以针灸之术压制方南絮体内的阴寒之气,那时候薛神医满是不信,只当是钟良在信口开河,可是现在见到钟良如此娴熟的针法之后,他也不再怀疑钟良的话了。

于是,钟良便开始给方南絮施针,现在方南絮的情况,正如刚刚钟良所说,昨天通过圣武针,进入她体内那股阳邪之气,虽然已经被他用玄阴九针泄掉了,但玄阴九针的功效,也只是泄掉了那阳邪之气而已。

方南絮体内的阴寒之气还在,甚至随时都是反扑的危险,而现在方南絮的体质比起一天前还要弱上不少,五脏六腑全数被阳火烧得几近衰竭。

钟良知道自己先要做的,不是直接给方南絮施针,而是先给她输送真气,护住她的孱弱的心脉,真气也是一种很难以用科学解释的能量,它既能化作武者的劲力,通过功法展现出极大地破坏力,也能够通过修复组织器官,来进行疗伤。

钟良将手掌,放在方南絮丹田位置,给她注入一股真气后,然后才开始施针。

钟良双手上,同时出现了三枚银针,只见他双手运转如飞,很快就将六枚银针,扎入到了方南絮体内,每一根针落在方南絮肌肤上时,都产生了细微的气旋,且每一根针都是一针双穴,直看得在场的众人眼花缭乱。

就连薛神医和何主任,两位知名老中医,都看得目瞪口呆,这还叫针灸吗?看起来就像是仙家术法一般。

钟良弄得这么悬乎的原因,也是为了不让薛神医和何主任两人,看清楚自己的套路,接下来钟良仍然是双手并用,只不过这次是一手两枚银针了,对于灵七针的前面七针,钟良是用的得心应手,而后面的五针,他也不敢托大,不得不小心一些。

这时何主任在薛神医耳边,小声道:“薛师兄,你见过这针法吗?我怎么觉得一点头脑,也摸不着啊!”

薛神医也很汗颜,他和何主任一样,也是看不懂,但是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当钟良第一次落下六枚银针之后,在方南絮的体内,就组成一道经络阵,这是在针灸之术的集大成者手中才能造就的,连他师父,也只是在最鼎盛之时,才能做到。

薛神医此时已是心悦诚服,“何师弟,不要多想了,仔细看吧!这钟先生一定是针灸一道的千年奇才,这样的机会不多见了!如果我们能够领悟到一丝一毫,对我们的针灸之道,也会有很大提升的。”

何主任点点头,他决定下来一定要问到这钟先生的联系方式,与他好好交流一下针灸之道,就算是拜他为师也并无不可,毕竟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嘛!

喜欢都市巅峰龙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