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从华晨南这里可以得知,吕家,柳家,苏家三大家族之间关系并不好。

明面上是团结合作,笑脸迎对。

但私底下那可是暗流涌动,竞争非常厉害。

甚至不乏做出点什么出格的手段。

如果是这样,张小凡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对付柳家。

柳圣江是柳家家主柳鸿霖的小儿子,唐昊是柳家的座上客,而柳飘飘是柳鸿霖的孙女。

这一下,有得看了。

过两天才是三大家族重选医药行业归属权的日子。

基本了解了柳家的一些信息后。

张小凡需要好好计划些什么。

张小凡本想去住酒店。

但华晨南给他安排了一个更好的住处。

一栋别墅外。

张小凡从车上下来,直接走了进去。

这别墅不是谁的,而是华晨南的。

作为曾经很会赚钱的生意人,华领导名下房产众多。

这一点不稀奇。

华晨南知道张小凡还没有驾驶证,就给他安排了一辆车和一个司机,随叫随到的那种。

放好东西之后,张小凡便拿出了那“炼丹炉”。

张小凡知道这炉子不简单,见它也不是很大,也能方便携带,就带了过来。

他想在青云市找人再具体了解一下这炉子和炼丹的情况。

当初三大家族在拍卖会上竞争得这么激烈,这炉子肯定对三大家族有重要作用。

这炉子是炼丹炉,而三大家族都抢着要。

那不用想,三大家族应该有人会炼丹。

一想到爆真丹那种丹药,张小凡心里就异常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的不是爆真丹这种可以增强实力但副作用很大的丹药,而是他们为何能炼制出来。

这是兴趣点。

......

在别墅呆了一会,张小凡走了出来。

这别墅靠近一个湖边,张小凡打算随便走走,逛一逛,放松一下。

“小凡先生,您要出去吗?”

门口的司机问道。

“不出,今天你可以回去了。”

“我需要出去的时候,再打电话给你。”

张小凡说道。

“嗯。”

司机点了点头。

华晨南给过命令,一切听从张小凡安排。

所以,张小凡说什么,司机当然是照做。

“帅哥!”

张小凡走着走着,一道娇柔的女性声音响了起来。

似乎是在朝自己喊。

不由扭头看了一看。

一栋别墅前,一个穿着吊袋居家连衣裙的女子在看着自己。

“帅哥,可以帮我修一下水龙头吗?”

女子美眸楚楚可怜般看着张小凡。

助人为乐乃快乐之本,张小凡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他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别墅配性感美女,好像也不稀奇。

弯弯的柳眉,清澈明亮的双眸,性感的长睫毛微微扑动着,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红唇如玫瑰花瓣般娇艳欲滴。

一件居家吊带连衣裙,配上婀娜多姿的身段,曼妙的身材,胸围广阔丰隆。

“帅哥,我家水龙头突然坏了,溅了我一身水,你看,我裙子都湿了。”

女子嘟着嘴有些撒娇般的说道。

还不忘特地指了指她的胸前。

水溅湿的正是她胸围处。

“家里没人吗?”

张小凡问道。

“没人,我老公还没回来。”

女子回答。

“行,你带我进去看看。”

张小凡说道。

说完,女子便带张小凡走了进去。

卫生间内的水龙头在哗哗的流着水。

张小凡走进去一看,水龙头的确是掉在了地上。

张小凡简单看了一下,然后走到一处水阀处,拧动关了起来。

只见到喷出的水越来越小,最后停了下来。

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

接着走过去看了一下水龙头。

“女士,你这水龙头没有坏,而是松了。

张小凡重新把它装了上去。

然后把水阀开关重新开了起来。

“好了!”

张小凡说道。

“哇!帅哥你修水龙头好厉害。”

女子这话,张小凡听起来觉得怪怪的。

“帅哥,你等我一下,我裙子湿了,我去换一下。”

没等张小凡说话,女子便走回房间。

张小凡本想直接走,但好像也不太合适。

半分钟后...

啊!~

女子尖叫声从房间传出来。

张小凡闻声疾步过去。

“女士,你没事吧?”

张小凡没有贸然进去,而是叫道。

女子没有回应。

“咚咚!女士?”

张小凡敲了敲们叫道。

依然没有回应。

张小凡感觉可能出事了,连忙开门而进。

只见女子只穿着内衣躺在床上。

好像昏迷的样子。

出于医生的本能,张小凡没有犹豫,而是走了上去。

“女士?”

张小凡继续叫道。

女子依然一动不动。

张小凡伸手过去,简单的把了把脉。

一切正常...

“女士,不用装了,起来吧。”

张小凡说道。

突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接着就是频率很快的脚步声。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

看见张小凡之后,他停了下来,再看了床上的女子一眼。

男子突然怒目圆狰的看着张小凡。

“槽你马的,你是谁?你把我老婆怎么了?”

西装男子指着张小凡怒骂起来。

“你别误会,是你老婆叫我来帮她修水龙头的。”

张小凡连忙解释起来。

“我尼玛,你修水龙头修到我和我老婆的房间,你特么蒙谁啊!你当我是傻子吗?”

“还有,我老婆为什么穿成这样躺在床上,你这个扑街你对他做了什么!”

西装男子连忙走上去那出衣服给女子盖上,而女子也在这时候醒了过来。

女子迷糊的说道:“老公,我好害怕,刚才好像有个修水龙头的要对我图谋不轨!”

靠!

张小凡知道,这特么又碰到骗子了。

本想着住在如此豪华的地方,不应该有这种人。

看来,城市人还是套路深。

“你大爷的,你完了,你居然敢对我老婆图谋不轨!”

西装男子显得特别激动的指着张小凡说道。

“是你老婆叫我帮她修进来修水龙头的,后果我听到她在房间大喊起来,我就敲门,结果没回应,我走了进来,她就那样躺在床上。”

“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至于你老婆为什么说有人要对她图谋不轨,那我只能说她要坑我。”

张小凡淡笑说道。

“老公,不是这样的,家里卫生间的水龙头坏了,我出门看见他,想着都是住在这里的,应该信得过,就叫他进来修。”

“可当我换衣服的时候,他进来把我捂晕了。”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要对我那个。”

“老公,我害怕。”

“呜呜!”

说着,说着女子哭了起来。

这特么演技真好!

张小凡心里感叹。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你完了!”

“只要我报警,你就得进去!”

说完,男子拿出手机。

“这事就不用麻烦警察了,咱们私了不是很好吗?”

张小凡说道。

“哼!要不是我回来,我老婆肯定被你这混蛋给非礼了。”

“现在我老婆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

“如果你想私了也不是不可以。”

“至少这个数。”

西装男伸出一个手指。

“可以,不就是一千块吗?”

“我给。”

张小凡甩甩手随意说道。

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

“一千块?”

“你特么疯了,我们住在这几千万的别墅,身价上亿。”

“我说的是一千万!”

男子大声说道。

“一千万吗?”

“也可以。”

听到张小凡说可以,西装男和女子脸上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过我这段时间做生意亏了很多钱,实在是没钱了。”

“这样,我把我那栋别墅抵押给你们,等我有钱了我再用一千万赎回来。”

张小凡假装挠挠头说道。

男子想了想说道:“不行,我们就要现金。”

“你能在这里有房,我不信你搞不来一千万。”

“我告诉你,你不给,我就报警!”

男子继续拿出手机威胁起来。

“那你这样子就为难我。”

张小凡皱着眉头,假装露出为难之色。

“行吧,那我叫我兄弟先借我一千万。”

说完,张小凡拿出手机。

“小刘啊,你跟你家领导说一声,我这里出了点事,借一千万给我,我应一下急。”

“后面我连本带利还给他。”

“记住,只要现金。”

“行,地址我发给你。”

说完,张小凡便挂了电话。

接着把地址发了过去。

“行了,钱等会送过来。”

张小凡说道。

“哼!算你识相。”

“要不然,就凭这事我非得把你告到做几年牢。”

“用一千万换几年,算你值了。”

西装男还冷不丁的冷哼起来。

十分钟后。

外面传来敲门声。

这么快?

西装男心里疑惑起来。

“哟!我兄弟效率还挺高的。”

张小凡笑呵呵的说道。

西装男走去开门。

哗啦啦!门刚开,几个穿着制服的特别人员冲了进来。

然后直接把西装男制服了按在地上。

“混蛋,你们是谁!”

“私闯民宅,我要告你们。”

被按在地上的西装男大声叫起来。

而那女子也连忙大喊起来:“快放开我老公!”

“小凡先生,让你受惊了。”

小刘司机走进来后说道。

“哼!讹钱讹到小凡先生身上,我看你们找死!”

“把人带走,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小刘司机冷声说道。

说完,另外几人也把女子控制住了。

“卧槽,你们知道我是谁不!”

“你们敢动我,绝对没好下场!”

西装男面色通红的大声说道。

“哦?那你是谁呢?”

张小凡问道。

“哼!小子,别以为认识这帮穿制服的就能帮你。”

“我告诉你,即使进去我们也能很快出来,而你,将会被财哥狠狠报复!”

西装男龇牙咧嘴的说道。

财哥?

这名字有些熟悉,张小凡记得在车站那纹身男也说过财哥这个人。

“砰!”

小刘司机一脚踢过去。

别以为小刘真是个司机,他可是华晨南身边的保镖,只不过被安排给张小凡当几天司机而已。

哇!

遭到猛的一踢,西装男痛不欲生。

“我告诉你!这下碰到小凡先生,没人敢保你。”

“并且,你后面的人都会被连根拔起。”

“知道小凡医生是谁不?他是华领导的朋友!”

小刘说道。

华领导?

西装男眸子一缩,感觉到了危险。

在青云市,被称为华领导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

“带回去,好好招待,必须要他说出点什么,然后把人一网打尽。”

小刘说道。

“啊!放开我!”

西装男在挣扎,愤怒的狂叫着。

“小刘司机,他口中的财哥是谁?为何他如此自信进去很快可以出来?”

“和青联有关?”

张小凡问道。

“他口中的财哥是青联在青云市的一个头目,实力不俗,之前在华领导指挥的一次行动中,这财哥被抓过一次,不过由于证据不足只能将他放了。”

“刚才那男的之所以这么自信说进去没几天可以出来,那是因为他知道里面有他们的人。”

“但可惜,这次没人能出手救他。”

“只要一动,就能一网打尽。”

小刘司机说道。

喜欢村野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作为青云市柳家的家主,年纪虽然摆在那里,但他头脑可是清醒得很。

他遵循着一个一直以来的原则,有实力的人,背后都不简单,千万不能被仇恨冲昏了头脑。

柳圣杰是他的小儿子,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毕竟是他儿子,亲骨肉。

骂他,惩罚他的人只能是他柳鸿霖一个。

别人,绝对不行。

可是现在,被张小凡废了躺在床上,还没醒过来。

作为柳家家主,作为一个父亲,柳鸿霖心中的愤怒不亚于柳家任何一个人。

他巴不得把张小凡捉来,狠狠的折磨,让他生不如死!

可是,当看到唐昊躺在床上,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修为尽失之时。

他犹豫了。

“爷爷,张小凡真的只是一个乡野村医,他没什么背景,只不过认识几个仕途小领导而已。”

柳飘飘说道。

“呵呵,飘飘,不是哥哥说你,你把家族交给你的产业搞糊了就算了,现在唐伯伯还因为你被人打成重伤。”

“你现在还敢说这种看不起人的话?可笑。”

一个年纪看起来比柳飘飘大不了几岁的男子摇头说道。

“柳下惠,你没资格说我!”

柳飘飘是柳建州的女人。

柳下惠是柳东城的儿子。

而柳建州是柳鸿霖的二儿子,柳东城是大儿子。

自然,柳飘飘得称柳下惠为一声哥哥。

但可惜,柳飘飘和柳下惠一向关系就不好。

都想做那个家族里最出色的年轻人。

“我有没有资格说你,不是你说了算。”

“你看你自己现在弄的这一堆破事,爷爷还没有追究你的错误!”

奔跑吧兄弟限制加长二

柳下惠可不放过这个踩柳飘飘的机会。

“追不追究是爷爷说了算,论不到你这个败家子来说。”

“说谁败家子呢?你把事情搞成这样,你才是败家玩意!”

“够了!”

“都给我闭嘴!”

柳鸿霖大声怒斥起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逞口舌之快。”

“飘飘,这事你本应早些告诉你爹,而不是自己一个人逞强去解决。”

“现在给我们柳家损失最大的不是FY县那点产业和人,而是唐昊!”

“吕家和苏家应该已经知道唐昊被重伤的消息。”

“我有直觉,他们肯定谁趁机做些什么。”

“我们柳家怎么说也是青云市三大家族之一,家规严明,建州,飘飘既然犯了错,那就交给你这个做爹的惩罚,我希望你知道怎么做。”

柳鸿霖情感冷漠的说道。

“爹,建州知道。”

柳建州点头回答。

而柳飘飘虽然不甘,但这是他爷爷说的话,她没有任何的反驳。

在柳家,所有事情都是柳鸿霖说了算,并且,不能有人反驳。

否则,不管是谁,都要被惩罚。

柳鸿霖,有点像古代封建统治者的感觉。

“建州,你叫人密切关注吕家和苏家的行动,有什么问题,及时向我汇报。”

“好的,爹!”

“东城,你.....

......

湖边小筑。

“华领导,柳家是不是和青联有什么关系?”

张小凡问道。

“要说有关系,的确有关系。”

“但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

“据我们渗透在青联的一些人回的线报,青云市柳家早就成了青联的傀儡。”

“可是,我们找不到证据。”

“而柳家是青云市三大家族。”

“它的产业可不少,控制着许多的经济命脉。”

“再加上它毕竟是南都柳家的分支,没有百分百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贸易对柳家采取什么措施。”

“否则,后果很严重。”

“另外,柳家家主柳鸿霖是武道修炼管理局的人,虽然没任什么重要职位,但毕竟是官方的人,”

“并且,他还是武道修炼管理协会的成员之一。”

“认识的人物可不少。”

“鉴于这种种,即使后面我们找到了所有证据。”

“我猜测,也不好办。”

华晨南面色有些不太好。

作为一个好领导,他最不想说的就是这样的话。

“这么说,背景这么强大的柳家,即使做了很多坏事也不能动它?”

张小凡喝了口茶说道。

“动肯定可以动,但想要真正的动,必须要有一个主心骨。”

“仅凭我,肯定是不行。”

“在柳家眼里,我华晨南其实他们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明面上是客气,那是因为他们明面要低调。”

“青云市柳家是南都柳家的分支,所以,后面真正要动柳家,必须要南都的领导。”

“并且,此人分量还不轻。”

华晨南说道。

华晨南这些话,倒是让张小凡陷入了思考。

“现在的柳家应该已经在计划怎么对付自己。”

“看来这次来青云市,自己面对的不是柳飘飘,而是整个柳家。”

这就有些考验张小凡了

这一趟青云市,注定不简单。

“小凡神医,过两天就是青云市三大家族重选医药行业归属权的日子。”

“如果你要做些什么,那时候是最合适的。”

华晨南不知道张小凡具体来青云市做什么。

但他猜测,八成和柳家有关。

不然张小凡不会一来就要问柳飘飘的行踪。

“医药行业归属权?”

“这是什么意思?”

张小凡问道。

“在许多年前,三大家族在医药行业上竞争非常厉害。”

“这导致青云市的医药产业乌烟瘴气。”

“并且,三大家族因为恶性竞争,根本没有人能赚到钱。”

“于是,在官方和三大家族协商后。”

“每三年举行一次比赛,决定未来三年在青云市医药行业的归属权。”

“谁赢了,未来三年在青云市的医药行业就掌控在谁手里。”

“也就是说,哪家赢了,其它两家在青云市未来三年都不能涉及医药行业。”

华晨南解释道。

哦?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

医药行业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谁赢了未来三年就能赚到一大笔钱。

如此香饽饽,三大家族必定重视。

喜欢村野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