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罚下面要黄要污要狠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一直以来,在各种棋局,各种游戏里,都会有两个王。

一方代表黑,一方代表白。

往往一场游戏不到最后,王与王不相见。

大魔王堵新手村只会导致故事难以继续。

恰如此刻,里人格白雾就很想吐槽,为什么阿尔法会出现在这里。

暴君如临大敌,将白雾安置于身后。

整个战场上,欧米伽,净,梦魇鬼,德古拉这些顶尖恶堕也全部进入战斗状态。

但恶堕,虽然吸取的是人类的负面情绪,却也同样可以感受到同类的负面情绪。

他们在恐惧,这一点阿尔法很清楚,虽然不至于恐惧到丧失战斗力。

只是在阿尔法的眼里,这些人只是布景。

“许多年前,我参与了一场战斗,你知道我不会杀死你,我只是会让你变得越来越饥饿。最终不断被七财团压制。当然,如果你死于七财团之手,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里人格白雾注意到这句话的问题,阿尔法杀死暴君,和七财团杀死暴君,存在着本质区别?

这是为什么?

暴君盘算着如何带走白雾,即便是自己巅峰状态,也不可能与阿尔法抗衡。

更不必说,如今自己还未达到巅峰。

“但是你身后的那个小子不一样,他不属于井,或者说不纯粹属于井,所以我可以杀死他。而杀掉他对我而言……”

暴君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扭曲力量扩散开,也察觉到阿尔法有所行动。

同时间,所有的恶堕都感受到了磅礴的压力,本能的想要屈膝。

唯有暴君可以行动,只是当暴君准备抵挡阿尔法的时候,

阿尔法未说完的那句话,已经从暴君身后传来:

“实在是太容易了。”

停留在暴君身前的身影如幻象一般破碎消失。

阿尔法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白雾的身前,一只手伸出,以食指点在了白雾的眉心。

“饮下井水后觉醒的力量,让你能够与井产生呼应。只是当时身中逆维的我,没办法想到这些。倒是让你钻了空子。”

白雾举起双手,秒认怂:

“我今天是不是必死无疑?”

阿尔法平静的看着白雾:

“你的情绪波动几乎没有,但你却能够不断提供负面情绪,看来你不是主人格,你的主人格,似乎暂时无法出现。”

“不过不碍事,人死如灯灭,死了就是死了。”

暴君想要转过身对抗阿尔法,却听到阿尔法一句轻飘飘的话说道:

“不要乱动,否则他现在就会死。”

阿尔法直接以言语震慑住了暴君。不仅仅是言语,和白雾同源力量的扭曲之力,将暴君也禁锢住了。

其余恶堕并没有被这股力量笼罩,但是面对这个忽然到来的恐怖存在,却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

差距太大了。

他们与七罪差距都极为悬殊,而七罪还败在了暴君手上。

如今忽然出现的这个人,却是连暴君都无法反抗。

暴君是君王,有着无尽的怒火,君临天下的霸气,也许无人愿意去挑衅他的威严,但这个世界,总归是有弑君者。

而阿尔法不一样,他是神。

他的强大让人绝望,生不出任何战斗的勇气。

凡人之躯,如何与神明比肩?

如此危急时刻,事实上战斗已经没有了意义。

白雾的脑海转的很快。

在被暴君挟制的这个瞬间里,无数念头激起——

“首先,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但对方没有直接杀我,该是有一些问题没有理清。”

“或者也只是猫抓到老鼠不先咬死,而是先玩弄一阵子。”

“另外……打感情牌是没有用的。”

一路走来,掌握恶堕的情绪诉求,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是白雾前期面对不可战胜敌人的法宝。

红殷,丹德莱尔,小京,乃至紫罗兰,甚至到后面的井四之心,皆是如此。

但他很清楚,和阿尔法没有什么好讲的。

这个人活了太久了。

“所以我能做什么?一,找出能够活命的条件,暂时骗过阿尔法。”

“二……我骗不过他,我会死。但至少,死前做个明白人?”

在将死之前的过程里,尽可能拖时间,把脑海里闪过的一个盲点找出来,或许就能把将死,改成不死。

白雾说道:

“太耍赖了,你要找我随便就能找我,要杀我也是一根手指头的事情,忽然觉得……人类所有的努力,似乎不值一提?”

“我既然要死了,能不能让我在死前,做一个明白人。”

白雾言语带着无奈,看阿尔法眼里没有一丝要当一个啰嗦反派的可能性,他犯难地举起双手:

“我投降,输一半可以么?我选择半死套餐。”

周围的恶堕,大气不敢喘。

“你之所以没有现在死,是因为两点。”

“希望伟大的扭曲之主能够用多种语言详细的,琐碎的,冗长的描述一下是哪两点,我想死的晚一点,我想再呼吸一口这鬼地方的空气。”

白雾哭丧着脸,表情浮夸。但里人格就是这样的个性。

如果这次能够成功逃脱,说不定下次见到阿尔法,里人格就会双眼往上一翻,贱兮兮的说道:

“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

“啊,还要再来吗?”

“而杀掉他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容易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白雾的里人格,有着一种不作不死的疯癫劲和表演欲望。

但内心深处,随着那道门的开启,其实无论是里世界中正在恢复的主人格,还是此时占据主导的里人格都对阿尔法有所恐惧,都知道今日或许是劫数。

只有一线生机。

这个生机不是战斗,而是一条至今忽略掉的线索。

阿尔法说道:

“我很想知道,你的负面情绪来源。但我更想直接杀了你,如果我去探究来源,我担心会夜长梦多。”

“毕竟,你是唯一一个,能够抵达第三层的外来者。”

感受到了阿尔法的杀意,白雾连忙大声说道:

“就算你夸我,我也不会因为你杀了我而原谅你的,但在你执行结果正确之前,能不能先确保程序正确,第二点呢?”

阿尔法倒是没有想到白雾的里人格是这样的。

很疯狂,又很怂。

阿尔法没有回应白雾,但也确实没有杀死白雾。

因为他已经取得了双眼。

虽然这双眼,不是普雷尔之眼,却也能够看到很多东西。

他看向了另一个方向,一个在这场战斗里,始终冷眼旁观的人:

“你骗的过白雾,骗不了我。”

这个瞬间,井六紧张起来了。

因为阿尔法的目光,落到了井六身上。

此时此刻,白雾也咦了一声。

“啊……我就说嘛,老觉得她很不对劲。来得莫名其妙的。”

“我先声明,在塔外的七百年里,她可是一直想要把你取而代之,而我,是她前进道路上的一块顽石。”

“你也讨厌她,我也讨厌她,我们难道不是一边的吗?”

白雾的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嘴上说个不停。

阿尔法看向井六,眼神玩味。

井六的眼里满是惊恐。

阿尔法说道:

“有一点你说对了,我也讨厌她。而今日,你们两个在一处,倒也算是意外的惊喜。”

井六本能的想要逃,但她很虚弱,尤其是……这些天来,她一直很少说话,就是因为她已经虚弱到了一定程度。

“你在找井水,对么?”

此间虽然还有很多恶堕,但上演这幕大戏的,只有三人。

白雾,井六,阿尔法。

“不需要伪装了吧?还是说你心存侥幸?”阿尔法的这一句话,让井六面露绝望之色。

她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会有这一劫,没有算到七罪死亡,会让扭曲之主,亲自降临井中。

白雾想到了一件事。

为什么之前暴君……能够刺穿井六?

结合阿尔法的这些话,他隐隐明白过来了:

“虽然我一直对你有所警惕,但我还是低估了你。”

原以为井六是某种特殊的形态,可看着虚影半透明的井六,逐渐显露出实体……

看着周围那些不明所以的恶堕,忽然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时……

白雾终于确定了,井六,根本不是什么只有自己可以看到的意识体。

从头到尾,井六都是一个伪装者。

她在利用自己,前往更深层的井。

最终目的,很有可能如同阿尔法所言——寻找井水。

暴君是自己的恶堕身,身上很多眼睛,虽然未必是普雷尔之眼的对应,但想来是有很强的观察能力。

所以暴君能够看到井六。

且暴君的攻击,似乎是能够攻击看到的一切。

如果井六真的只是一道虚影,本体在别处,那么暴君不可能打中井六。

顺着这一层思考,当时井六第一句,问为何暴君能打中她,表情就值得人回味了。

“所以我把你流放到了井的入口,而你也早就在航班上,触碰到我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切,但你嘴上叫嚣着杀我,只是为了不引起我的怀疑。”

“这样一来,在井世界的入口处,那片混沌里,你就能够更好的扮演一个……可怜的战败者。”

阿尔法之所以没有立即杀死白雾,便是想要看看白雾和井六的笑话。

因果之力无法观测井字级,但是井六当时触碰到了白雾。

且以看起来是以生命力为代价。

一切都是算计。

井六的另外一种能力,就是虚影化。

根本不是什么特殊意识。也根本不是偶遇。

从头到尾,井六都是在等待着自己到来。

利用自己的这双眼睛,一步步进入井中世界。

中途那些问题,那些思考,所有的交流,全是伪装。

就像高塔守卫战结束后,才是白雾的战场。

对于井六而言,航班里被流放之后,才是她的战场。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井水,是扭曲本身,无法去理解,只能去感受。

如此珍贵的东西,一打开,就能让所有恶堕疯狂不已。

可井六当初,是有这种稀缺资源的。

也正是井六,将其赠予了自己。

这到底是为什么?

那滴井水,大概率是井四带来的。如果井六在寻找这个东西,又为何要将这个东西交给自己?

白雾放下了一只手。

举起双手代表投降,单手代表有问题。

只是阿尔法已经开始动手了。

与神的力量相比,众生何其渺小。

这个瞬间,阿尔法的指尖,凝聚出力量。

同时间,白雾发动了井域,暴君也在这一刻,以蛮力强行突破禁锢,紫色的长矛刺向了阿尔法。

“不知所谓。”

阿尔法手指一点,虽然未能击杀同样拥有扭曲之力的白雾,却也将白雾击飞。

身体倒退的白雾,血肉再次褪去。

强行以同源的力量,抵挡阿尔法,让他的消耗比在七罪领域时还要夸张。

而暴君的长矛,被阿尔法以双指挡住,随后食指轻轻一弹,震退了暴君。

“你的力量与我同源,仅仅靠一滴井水,领悟到了这一层,我确实没有想到。但这也更让我坚信,你得死。”

“如果让你继续深入下去,只怕未来,你会成为比井四更大的威胁。”

阿尔法话音落下后,四道巨大的黑色障壁开始收缩,不断的挤压这座冰奎城。

井六原本想要逃跑,可看到这四道障壁,她忽然意识到今日是死劫。

“我会先杀了白雾,但这不代表你能逃得掉。”

阿尔法瞥了井六一眼,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不过也只是一眼,没有耽误更多的功夫。

当阿尔法转过身,再次对着白雾的时候,里人格白雾直接一副破防的样子:

“完了完了,阿师傅,反派不是这么当的,你能不能先凌辱我,折磨我一番?让我晚点死?”

阿尔法不为所动。

白雾没有放弃,他是真的感觉到无计可施了。

但脑海里始终没有放弃思考破局之道。

尽管表人格里人格截然不同,但都是白雾。

目的都是一致的。

“太没意思了,这场游戏太没意思了,所以所有人的努力都没什么意义对不对?”

“哪有大魔王能够想出现就出现的?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直接出现在其他井世界,去杀了那些碍事的人?”

“我不玩了,esc在那里,我能申打开

体罚下面要黄要污要狠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菜单退出吗?”

无论里人格白雾怎么说,阿尔法都不为所动,他只是靠近之后,以掌心对准白雾。

杀死白雾不难,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尤其是白雾也掌握了扭曲之力。

只是如今的白雾已然虚弱至极,这一次,白雾必不可能挡下自己的一击。

“死吧。”

无尽的扭曲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将白雾吞噬。

生死的一瞬间,让里人格的白雾感觉刺激又恐惧。

昔年白远的折磨,让这种情况的白雾大脑异常活跃。

这个瞬间,白雾抬起头,瞪大眼睛:

“原来如此,你也是外来者!你正在被井所排斥!”

即将到来的进攻,戛然而止,始终从容的阿尔法,眼里出现了一丝疑惑。

(虽然今天的请假鸽了,不过明天可能还是会请假,我尽量再鸽体罚下面要黄要污要狠,但是还有些东西没有理顺。)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标

体罚下面要黄要污要狠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签:p标签]关于后续剧情设计,又双叒叕卡文了。

这次还是暂定请假两天,尽量我鸽我自己,体罚下面要黄要污要狠实现虚假的请假条。不过目前确实卡文……不少读者也猜到了,大boss都出来了,剧情也确实到了很后期,但备忘录里还有一些坑没填,在想办法中。

总之,今日先歇歇,我得去坐坐公交车,上次就是坐公交车,一边听歌,哎嘿,想到了后面怎么写,但是真落实到细节,又得构思构思。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