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李昌被李昊骇人的脸色吓到了,哆嗦着点了点头。

李昊盯着李昌,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今日说的话,你都记好了。以后不准再和李晏动手!”

“你曾求娶过陆明月的事,不准向任何人提起。连一个字都不准说!传出什么风声来,第一个丢脸的,就是你自己。其次是我,就连父皇的脸,也一并丢个干干净净。”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千万不能做。”

李昌不敢吭声,继续点头。

眼见着李昌彻底老实了,李昊才放缓语气:“有些事,和你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只要记住,我们

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 小说全文、

兄弟退让得越彻底,父皇就越心疼我们。东宫气焰越盛,越来惹来父皇不快和忌惮。”

李昌闷声闷气地嘀咕:“那就一直缩着脖子做乌龟不成。”

李昊听了恼火,一巴掌拍在李昌的后脑勺上:“闭嘴!”

“什么缩着脖子做乌龟,这是示人以弱,以退为进。你也不想想,这半年多来,父皇对李景一日比一日冷淡,是为了什么?”

“母妃已经死了,仇恨挂在嘴上,根本没半点用处。要报仇,就得沉住气,咽下羞辱,暗中积蓄力量,等待有能耐报仇的一天。”

李昌低着头不吭声。

就是个榆木疙瘩,怎么教都教不明白。

李昊不再说话,令人叫了太医过来。

李昌也是一肚子委屈,却什么都不敢说了。

等府中太医来了之后,为李昌解了衣衫,查看他身上的伤势。

陆明玉那一脚,在李昌的后背上留下一大块青淤。还有李昊踢的那一腿,在李昌的膝盖上留下了印记。

太医上药的时候,李昌不停呼痛。

李昊听不下去,索性起身走了出去。

李昌将头埋进枕头里,狠狠咬住被褥,仿佛将被褥当成了仇敌,要将被褥撕碎。

……

“诶哟!疼疼疼!”

东宫里,传出一连串的惨呼。

吴太医一边为李晏敷药包扎,一边叮嘱:“鼻子是一个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世子跌得重,流了许多血,好在鼻梁骨未曾受伤。否则,还得正骨。说不定,鼻梁骨还会歪。真要是那样,世子以后还怎么见人……”

李晏倒抽一口凉气,不知是鼻梁处太疼,还是被吴太医描绘的情形吓到了。

吴太医见李晏老实多了,颇为满意,继续说道:“万幸世子伤势不重,下官用的是太医院里特制的上好伤药。每日换一次药,有个五六天,也就好了。”

李晏闷声道:“确定鼻子不会歪吧!”

吴太医心里暗暗好笑,脸上的神情再正经不过:“下官行医二十年,敢以性命担保,只要世子好好换药养伤,不出十日,就能痊愈。”

李晏这才长长松了口气。接下来就老实多了。

吴太医动作利落,很快敷药包扎完毕。

李晏寻了个镜子过来一看,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怎么像个怪物!”

一圈圈的白纱布裹着鼻子,绕过后脑勺。整个头都被包进去一半,果然奇奇怪怪让人不忍目睹。

吴太医忍着笑说道:“鼻子受伤,都得这样包裹。请世子忍一忍。”

李晏长叹一声:“今日算我晦气!”

那个李昌,像吃错了药一般,直直过来,张口就问:“你是不是去陆府提亲了?”等他点了头,立刻就冲过来揍他。

他连着躲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闪,被揍了几拳,也来了火气,和李昌扭打到了一处。顾忌着李昌是皇子,他没用全力。不然,就李昌那副痴肥蠢钝的模样,哪里是他对手!

现在冷静下来一想,李晏立刻就咂摸出了不对劲的意味来。

李昌动手……

是为了陆家的亲事?

莫非……

门口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李晏一抬头,就见太子李景沉着脸迈步进来了。

李晏忙起身相迎:“殿下怎么来了?”

李景目光掠过李晏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鼻子,既心疼又好笑,俊脸也板不住了:“我听闻李昌和你动了手,你还受了伤,特意来看看你。你现在感觉如何?鼻子疼不疼?”

“怎么不疼,都快疼死了。”

李晏也是被捧着长大的,何曾受过这等委屈闲气,张口便告状:“我和五皇子在路上遇见,连话都没说两句,他就对我动手。我百般相让,他就是不肯住手,只得还手。后来,皇后和太子妃过来,太子妃让我停手,我就停了。他倒好,趁机将我扑倒在地,我一个没提防伤成了这样。”

“我和五皇子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也不知他发的哪门子疯。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李景眉头拧了起来,脸色陡然一沉。

李晏心里一跳,低声道:“殿下,是为了陆家的亲事吗?”

李景目光一扫,宫人内侍和太医都退了出去。

很快,屋子里只剩他们两人。

“现在这样,我也不瞒你了。”李景看着李晏,缓缓将之前李昌求娶陆明月的事道来:“……这件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连陆府上下也被瞒在鼓里。免得传出流言蜚语,有损五妹闺誉。”

“你和五妹的亲事还没定,你若是反悔,还来得及。”

李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怎么能反悔。我中意明月妹妹,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别说李昌求亲不成,就是陆家在斟酌亲事,我也得尽力一试。”

李景欣慰地拍了拍李晏的肩膀:“我果然没看错你,这才是男人该办的事!”

李晏定定心神,压低声音道:“不过,这件事我知道就行了。别让我爹我娘知道。尤其是我娘,她要是知道了,保不准就要退缩。”

这门亲事,竟牵扯到了东宫和三皇子五皇子的争斗,牵扯到了天子和太子。以东平郡王妃墙头草的性子,会怎么做委实不好说。

李景略一点头:“你伤成这样,也瞒不了人。如果问起,你就说和李昌生了口角。别的不必多言。”

“我准你十天假,你回府好好养着,等脸上的伤养好了,再来东宫当差。”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李昊拧着眉头,快步而来。

李昌狼狈的样子落在眼底,李昊的目光沉了一沉,却没急着为李昌撑腰,反而沉声呵斥:“这么大的人了,遇到一点事就哭哭啼啼地,像什么样子。还不将眼泪鼻涕都擦了。”

李昌委委屈屈地用袖子擦眼泪鼻涕,后背疼得厉害,怎么也站不直,伛偻着腰。

一看就知道是挨了打。

再看陆明玉卷着衣袖冷笑不已的模样,不必问,也知道是谁动的手了。

李昊按捺下心头的火气,淡淡道:“不知五弟犯了什么错,劳累二嫂要亲自动手教训他?二嫂怀着身孕,不宜动气用力。以后五弟再犯错,只管告诉我,我来动手。”

陆明玉怀了这一胎之后,时常心浮气躁,脾气比往日更急躁三分。闻言冷笑道:“我也正想问问李昌,李晏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为何他故意寻衅对李晏动手?”

“我和母后来了之后,让他们停手,李昌倒好,趁着李晏停下之际偷袭,令李晏重倒在地,伤了脸。”

“你来得正好,不妨仔细问一问,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昊:“……”

这还用多想吗?

李昊心里怒火蹭蹭,忍不住瞪了李昌一眼。

真是个没出息的混账!

这是因为和陆家结亲不成,耿耿于怀。再听闻李晏将要和陆明月定亲,心中不忿,就来寻李晏的不是。

素来窝囊的李昌,这一回却没半点认错的意思,梗着脖子道:“我早就看李晏那小子不顺眼了。揍他怎么了?我堂堂大魏皇子,要揍一个东宫属官也揍不得了?二嫂这么说,也太霸道了!”

陆明玉冷笑一声,尚未张口,李昊已经黑着脸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脚,正踹中李昌的膝盖。

李昌猝不及防之下,被踢得一声惨呼,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混账东西!”李昊怒道:“李晏不仅是东宫属官,更是东平郡王的嫡子,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堂兄弟。你怎么下得了这个黑手?二嫂教训得对,换了我在这儿,也非得好好揍你一顿,将你打醒不可!”

“还不快些向母后和二嫂赔罪!”

李昌疼得泪水直飚,眼睛都哭红了:“我算什么皇子。这宫里,没人拿我当回事。现在连你也不向着我。我被揍是活该,被打死都是应该的。你走,别在这儿待着。我没你这样的哥哥!”

李昊被气得肺疼,恨不得再踹李昌一脚。

这半年多来,他一直韬光养晦处处示弱低头,看似吃亏,实则一步步地挑唆离间,令永嘉帝和太子父子离心。

就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年,东宫就会愈发势弱。人心易变,永嘉帝也会渐生易储之心。

偏偏李昌这个蠢货,看不透也想不明白。还在这儿闹腾上了。

乔皇后终于张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口发话了:“行了,都消停了。这里是御花园,人来人往的,闹成这样,岂不成了宫里的笑话?两个半大孩子斗嘴怄气动了手,李晏吃了亏,李昌也得了教训,这件事就此作罢。”

“李昊,你先带着李昌回去。”

李昊拱手应是,伸手拎起李昌的衣领。身高没到七尺足有一百七八十斤的李昌就这么被拎着拖走了。

陆明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乔皇后好笑又无奈,转头看向儿媳:“本宫知道你心里不畅快。不过,你也动过手教训过李

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 小说全文、

昌了。这么点口角,还能如何?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别动了胎气,快些平心静气。”

陆明玉心头的暗火还没熄灭,淡淡道:“母后放心,我自己的身体如何,我心中有数。不会伤着孩子。如果李昌再胡乱嚼舌,下一次我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他。”

乔皇后一副哄人的口吻:“好好好,下一回他再这样,我让人打他一顿板子,好好给你出口闷气。走,随本宫回去歇着去。”

陆明玉:“……”

这语气,怎么这么耳熟?

对了,乔皇后平日哄珝哥儿瑄姐儿就是这样的。

陆明玉抽了抽嘴角,看了乔皇后一眼:“我这么大的人了,不用母后特意来哄我。”

乔皇后忍着笑,继续哄:“是是是,不用哄。本宫就是担心你身体。这样发脾气,还动了手,万一动了胎气可怎么是好。叫太医来诊诊脉,确定没事了,本宫心里也踏实些。”

怀着身孕的女子,心火大,脾气大些也难免。更不用说,陆明玉本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主。

陆明玉这才点了点头。

乔皇后笑了起来,亲自为陆明玉整理衣襟和衣袖,然后拉着陆明玉的手回了椒房殿。

……

“你放开我。”

李昊一路拎着李昌进了三皇子府。李昌红着眼,拼力挣扎:“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我没你这样的哥哥。”

李昊一言不发,将哭闹的李昌拖回了屋子里,一脚踹过去,将李昌踹到了床榻上。

李昌疼得龇牙咧嘴,张口哭喊起来。

孟云萝闻讯匆匆赶过来,见状吓了一跳,急急问道:“这是怎么了?一大早还好好地,怎么这副模样回来了?是谁欺负五弟了?”

爱屋及乌。

这半年多来,孟云萝和李昊夫妻感情日渐深厚,对李昌也百般照顾,颇有些长嫂如母的风范。

现在见李昌这副被揍得不轻的模样,孟云萝也有些心疼。

李昊阴沉着脸道:“这事不用你管,你先退下。我今天好好教这个混账一些道理。”

孟云萝被李昊的脸色唬到了,不敢再多说,很快退了出去,贴心地将门也关上了。

李昊走到床榻边。

李昌也被兄长的脸色吓了一跳,出于本能闭上了嘴。

李昊冷冷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自己相中的姑娘,被人抢了去。比起我当年的痛苦,你这算什么?”

“李昌,我告诉你。这口气,你不咽也得咽下。就像我这几年一样,忍气吞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做了二嫂,为别的男人生儿育女。”

“这算不了什么。总有一天,我要连本带利地算回这笔账!”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