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很深的时空盘*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师父,您大病初愈,实在不适合马上用破境的方法提升修为。”

秦陌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但实际上他是真不想为叶冰蝶炼制这种药物。原因是很费劲,药材也奇缺。自己和菲菲的份额还没弄够呢,又哪有余力给别人弄?

“我的身体我清楚,你不用担心。先把你的龙血金脉丹给我瞧瞧。”

秦陌拿出一粒递给叶冰蝶,叶冰蝶拿着金黄透明的药丸大概看了看,便直接一口就吞了下去。

“哎?师父,你别想不开呀。”

秦陌赶忙要阻止,却被叶冰蝶一巴掌打开。

“好少动手动脚的,别总想吃老娘豆腐。”

说着,叶冰蝶便开始打坐修炼,化解药力。

“我什么时候……懒得管你!”

秦陌气得不再管她。现在烧瓶尚有余温,瓶中的液体还有大半瓶。秦陌便自顾自地开始弄起药丸。

没人在一边看着,秦陌自然无所顾忌。一挥手,直接在身前凝成一道由寒冰冻气凝成的气墙。

然后他就把烧瓶中的液体哗啦一声倒了下去。再以控物之法,把药液直接分割成大小均匀的液滴,让它们在气墙中迅速冷凝,形成丹药。

一共二百一十八粒,再加上之前的,总共二百二十四粒。

别说给楚匡,就算培养一支军队都足够用了。这种出丹率,达到了恐怖的百分之百,没有一点废丹。若是换作一般丹师,有二十粒成品就算不错了。

秦陌把丹药分成几个玉瓶装好,心想着等楚匡的事情结束后,可以再分给自己手下一些,还有向臻马平等人,也都可以分上几枚。

“你这种药还有多少?”叶冰蝶忽然问道。

“不多,一共才二百粒。”

“全给我。”

“啊?”秦陌吓了一跳,一脸警惕地看着叶冰蝶。

叶冰蝶一翻手,拿出三瓶红色液体,说道:

“这是三瓶高级龙髓,其价值足够弥补你的损失。”

秦陌心中腹诽,你是不知不知道我有个养龙场?但他没这么说,毕竟把她逼急了对自己没好处。

“您要这么多干嘛?”秦陌皱纹问道。这个原因必须问清楚,否则,坚决不给。

“你这丹药品质很不错,相当于八品丹药。虽然药效没有太大提升,但杂质几乎没有,副作用也非常小。以后有空再给我炼几炉,我有大用。”

秦陌闻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缘分很深的时空盘道,便也不敢再问。

“最近你就待在这吧,专门给我炼药,重点是九转玉髓丹。”

“啊?那可不行,我还有事呢。”秦陌直接回绝。

“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办。总之,没练成九转玉髓丹之前,你不准离开这里。”

叶冰蝶神情十分严肃,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刚说到这里,田甜忽然报告,说一个手下上报说,他看见龙血金脉丹被东郭全私藏了一粒。

“杀了,让他安安静静的死。”叶冰蝶直接发出了命令。

“等一下。”秦陌微皱眉头,对叶冰蝶说道:

“师父,你这样杀他可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还是把他请来吧,对外就说我要跟他一起研究炼丹的方法。然后你再放出小道消息,说我的丹药有明显的缺陷,药力减半。找东郭全就是为了找出原因,以提升药效。”

叶冰蝶点了点头,吩咐田甜,“就按照小羽的话做。等他来了就直接关起来,叫他变成一只听话的狗,否则,他也就没必要再活下去了。”

“是!”

田甜答应一声直接退了下去,秦陌对叶冰蝶的杀伐果断佩服的五体投体。但眼珠一转,笑道:

“师父,你让我在这呆着也不是不行,但有一个忙你必须帮我。”

“什么事,你说吧。”

秦陌道:“我楚家老祖最近出关,说要寻找继承人。但我大哥楚匡因为卧病在床好几年,修行上耽误了太多,只怕凭他现在的修为,无法接受传承。这也是我不得不为他炼制一些龙血金脉丹的原因。”

“没问题。你把药给我,我派人给他送去即可。”

秦陌笑道:“没那么简单,他毕竟病了几年,身体虚弱。而龙血金脉丹药性太猛,只恐他承受不住,所以我已经答应他要用金针透穴之法帮他梳理经脉,护他破境。”

“这也不是难事。我派八队长过去直接为他护法,保他无恙就是。”

秦陌嘴角抽了抽,估计不管有怎样的理由,叶冰蝶都不会放他走了,于是又道:

“师父,能不能再求你一件事?”

“说!”叶冰蝶有点不耐烦。

秦陌道:“能不能给我大哥弄一只稍微好点的邪龙,再在教中挂个闲职?我大哥毕竟是要继承家主之位的,最近还要大婚,面子对他很重要。当然了,家中已经有我在教中任职,他是不可能离开家族的,我也只是为了让他在家里面子更好看一些。”

“你别太过分啊。”叶冰蝶怒道。

秦陌伸出一根手指,“一百粒龙血金脉丹。”

“成交!”

叶冰蝶同意得非常快,就好像生怕秦陌反悔似的。

没想到楚匡的事能这么容易解决,这一百粒龙血金脉丹倒是不白花。

只是现在秦陌不禁深深地担忧了起来。

他能感觉出叶冰蝶内心的躁动,这是一种要谋反的躁动,非常危险。搞不好自己也要受连累。

可她为什么这么急呢?

难不成要出什么大事?

“小鬼头!你在想什么?”叶冰蝶有些玩味地笑道。

“师父!”秦陌迟疑了一下,才面容严肃地说道:

“师父,你……是不是要造反哪?”

叶冰蝶忍不住笑,“你知不知道,你说完这句话以后,可就跟我绑在一条船上了。”

秦陌当然知道,但他想冒这个险。

“师父,你……太着急了。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就算有九转玉髓丹帮你提升功力,也只不过能达到万法境巅峰。就算有三百枚龙血金脉丹,秘密培养出一批高手,也依然不足跟和教主抗衡。”

叶冰蝶哈哈大笑,完全不顾忌淑女的形象。

秦陌没有笑,他感觉叶冰蝶的确要玩火。因为他搜索过

缘分很深的时空盘*

叶冰蝶的记忆,一旦叶冰蝶恢复修为的事情被萨金知道,那么等待她很可能就是被抹杀的命运。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要反戈一击。

叶冰蝶笑了半天,大有深意地看着秦陌,

“你果然偷看了我的记忆,说说吧,你究竟看了多少?”

秦陌知道瞒不住,笑道:“不多,没敢多看。我只知道两件事,安平笑白是个王八蛋,萨金是个龟孙子。”

叶冰蝶笑容渐敛,肃然说道:“嗯,既然你偷看过我的记忆,自然也就知道萨金和安平笑白对我做了什么。趁着这次受伤的机会我若不报此仇,恐怕今生再无机会。”

秦陌点了点头,笑道:“但不知师父有几成把握?”

“两成!”

“两……?”秦陌一口气差不点憋住。

喜欢当卧底不讲武德请大家收藏: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秦陌的地心冰莲火已经渐渐地把所有药材萃取完成,分割成一份份单独的药液。

而剩下的药渣也被地心冰莲火焚烧殆尽。

丹炉里冒出了呛人的黑烟。

“卧槽,他失败了。这才多久,里面的药材就烧焦了,他根本不会炼丹。”有人不禁震惊地说道。

“就是,我就说不行,哪有这么炼丹的?完全就是在胡闹嘛。应该先炼出丹气,以气护丹,隔绝外界的空气,这样才能让药材融化,而不是烧焦焚毁。”

“他到底会不会炼丹,连基本的常识都不懂。这不是白糟蹋药材吗?”

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标签:缘分很深的时空盘p标签]但也有人比较眼尖,见长老和大丹师们一个个皱眉沉思,表情凝重的样子,再见秦陌气定神闲,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神情,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陈兄,你以为如何?我怎么感觉他用的是冷萃法呢?你看,他下面虽然烧火,但丹炉上方却隐隐有一股寒气凝而不散。虽然刚才冒出黑烟,但闻着味道却没有什么灵气残留,分明是萃取药液后没用的废渣。”

“谭

缘分很深的时空盘*

兄慧眼如炬,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你不觉得奇怪吗?他这冷萃法和堂主大大不同。堂主萃药,一分三式,能同时萃取三种药材,堪称神技。而这楚副使却要几十种一起萃取……你认为可能吗?”

“他这根本不可能是冷萃法。”

“哦?岳兄有何高见?”

只见岳姓长老捋着胡子,沉吟着说道:

“冷萃法最消耗神识,以堂主万法境后期的修为,一分三式尚可游刃有余,两分六式就实在勉强了。但楚副使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一次性萃取几十种药材。所以我断定,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冷萃法,倒很有可能是大荒流?”

“啊?你说什么?早已失传的秘技大荒流?这怎么可能?”

“就是,大荒流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失传,咱们也就在一些古籍丹方中看到过此项秘技的记载。一个名不见经传,只是医术稍稍崭露头角的年轻人都怎么可能会如此高深的东西?”

岳姓长老笑道:“我可没说一定是大荒流。只是猜测和怀疑,且看他成丹品质吧。现在多说无益。”

没过多久,黑烟已经不再出现了。

秦陌打开盖子,让憋在丹炉里的最后一缕黑烟冒出,便开始着手融合。

此时丹炉里各种萃取好的药液全都被地心冰莲火包裹。

以秦陌的能力想让药液融合并不困难。

难点在于,混合之后要用高温使一部分融合的药液发生反应。

而地心冰莲火属于极寒之物,会把药液的温度降到很低,一旦改用温度极高的地火,很容易发生爆炸。

这就需要对地火进行更加精准的控制。

也就是说,绝对不能让地心冰莲火和地火直接碰触,但却要让药液在隔绝空气的状态下脱离地心冰莲火,放到地火中加热。

这就需要一个耐受性极强的介质,即完成药液的传输,又隔绝这两种明火的触碰。

本来这可以用控气术凭空制作出一个管道来完成这件事情。

但秦陌并没有学过控气术,用魔气的话又太扎眼,容易被人看出端倪。五行木气又太容易燃烧,不太适合。

没办法了,只能用冰系法术。

只见秦陌伸出右手,法力一吐,立刻在掌心形成一个寒气旋涡,四周空气中的水灵气立刻聚集而来,转身间就在秦陌手心形成了一个旋涡装的冰雾带。

这个冰雾带由一个个细小的冰晶组成,渐渐凝聚到一起,并被秦陌的法力不断压缩。

很快,一个状若带着长管的球形烧瓶渐渐塑形,晶莹剔透,看起来十分怪异。

众人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但这种东西其实在蓝星的大学实验室非常常见,并没有多高的技术含量。

这不过现在这东西是秦陌用冰系神力塑冰而成,可以导热,不会被一般的火焰融化,热稳定性非常高。

于是,秦陌把烧瓶一端的吸管插入地心冰莲火中,排出烧瓶中的空气,再把一份一份的药液通过长管被注入烧瓶中进行充分混和。然后开始用地火焚烧烧瓶的底部,进行加温。

这个过程非常神奇,所有人都看呆了,从来没有人这样炼丹。

约莫过了一刻钟时间,药液就变成了黏稠的像蜜汁一样的金黄色液体。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闻所未闻。

秦陌一手拿着烧瓶,一手释放寒气。烧瓶的细嘴往外到液体。每掉一滴便会在寒气中迅速固化,变成一个外表滚圆,实则里面还未定浆的药丸。

这大烧瓶里的药液少说能倒出三百滴,那可就是三百枚龙血金脉丹。

众人都惊呆了。

“真的假的,他真炼成丹药了?”

“这是什么丹药?别的丹药怎么说也有些药渣残留在里面,是不透明的。可你看他的,外面是金黄透明的胶丸,里面像一汪水一样,晶莹剔透,状若鱼卵。这……这东西真的能吃吗?”

众人呼啦一下围了过来。都想看看究竟。

可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队暗堂队员闯了进来,不由分说,直接把所有的药丸没收,还把秦陌架走。

“哎哎?等一下,你们干什么?”

众人大哗,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抢我要堂副使?

可是为首一名女子直接拿出令牌,朗声说道:

“首座令!即刻招特别小队队长楚羽回暗堂训话,不得有误。”

这女子正是田甜,她给秦陌使了个眼色就要带走。

秦陌急道:“那个……我做九转玉髓丹的药材……”

“一并带走!”

说话间,便有不少女队员开始收拾东西,基本上也都是秦陌那个小队的手下。

众人见了也不敢管,只能眼睁睁看着暗堂把人带走。

不过,东郭全还是比较精明,偷偷拿走么一枚龙血金脉丹,藏在了袖子里。

来到叶冰蝶住处,秦陌不禁微感诧异。此处依旧是警戒森严,不准任何人入内的样子。

田甜把秦陌领到客厅便出去关好门窗,在外站岗。

不多时叶冰蝶从里面款款走了出来,只见她神采奕奕,显然身体已经大好了。

“师父!”秦陌赶紧施礼。

叶冰蝶怨怪地说道:“有那么高的炼丹手法不想着给我炼药,在外面显摆什么?”

秦陌想说自己没显摆,这次纯属意外,但话到嘴边又停住了,因为他注意到了叶冰蝶话中的意思。

炼药!

“但不知师父想炼什么丹药?”

叶冰蝶笑道:“正是你要炼的九转玉髓丹,但这件事你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喜欢当卧底不讲武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