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心情日志

派出所内

事情脉络清晰简单,处理得也很快。

在警方主持调解下,曹丹给周小楼赔礼道歉,痛哭流涕,居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她面前,跪求谅解。

“我不打算追究起诉你,你放心吧。”

饶是周小楼如此说,曹丹还是哭得悲痛欲绝。

因为她很清楚:

她之前对周小楼做的一切,因果循环,终将轮回到自己身上。

一群人离开派出所时,已是正午时分。

谢荣生是做长辈的,由他请客,带众人去了附近餐厅用午饭。

周小楼没想到自己这点事,会惊动这么多人,很不好意思。

“遇到这种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苏羡意位置紧挨着她。

“你最近也挺忙的,我也想着,她总不可能一手遮天,我肯定能找到工作的。”周小楼冲她笑着。

说到底,总是不想麻烦别人。

谢荣生抬眼看她,“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谢叔叔,您想给我介绍啊?”周小楼抿了抿嘴,“我自己能行,就不麻烦您了。”

“我最多就是能帮忙牵线搭桥,能不能留下,还得看你个人能力。”

周小楼冲他笑得灿烂,“谢谢叔叔,不过我打算回老家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愣住。

许阳州下意识看了眼身边的肖冬忆,他拿筷子的手明显顿住。

肖冬忆看向周小楼,心脏随她所说的那句话……

狠狠颤了下。

她,要走?

“怎么突然想回家?”苏羡意也满脸诧异。

“就觉得最近挺累的,想回去休息一下。”

周小楼最近诸事不顺,今天的事虽然圆满解决了,却也麻烦了这么多人,尤其是肖冬忆,总让他帮忙,自己心里也挺过意不去。

“回老家?”许阳州皱眉,“还回来吗?”

“等意意结婚,我肯定回来啊。”周小楼笑道。

言外之意:

她可能会留在老家工作,并不一定会回来。

“意意,你今天去检查怎么样……”

周小楼关心起苏羡意腹中的孩子,笑得没心没肺。

——

吃完饭,谢荣生陪着苏羡意先去医院给陆时渊给送午饭。

周小楼特意叫住肖冬忆,“肖医生,今天谢谢你及时出现,帮我解围,仔细算下来,真的麻烦您太多次了。”

许阳州位置距两人很近,能清晰听到两人对话。

“客气了。”

“挺不好意思的,非亲非故的,却一直给你添麻烦。”

许阳州当时内心就叫嚣着:

老肖!

你特么赶紧支棱起来啊。

什么非亲非故的,变成一家人不就行了吗?

结果肖冬忆却说了句:“我是房东,应该的。”

许阳州差点被气到吐血!

你到底会不会说人话!

你丫真是活该单身。

就某人听说周小楼出事,从医院狂奔出来的速度。

许阳州打死都不信,他对周小楼的感情,就是普通房东和租客。

周小楼干笑两声,“关于公寓那边,我可能只住到这个月结束,如果你想转租的话,需要提前找其他租客。”

肖冬忆点头,两人又客气两句,周小楼才抱着苏琳的胳膊离开了。

“真的要回老家?你家肖医生怎么办?”苏琳看着她。

“我现在没工作,存款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就怕房子也租不起了。”周小楼叹息。

“这套公寓,原本就是看在陆舅舅面子上,便宜出租给我的,我若是拖欠房租,他肯定也不会说,可我哪儿好意思啊。”

“再说,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也想回去陪陪父母。”

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是很要面子的。

周小楼也不想总是以这种状态出现在肖冬忆面前。

“姐,你还要在燕京待多久,如果我退租,你住哪儿?”周小楼看向苏琳。

“我爸过些日子会过来,我这边你不用担心。”

……

肖冬忆看着两人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眸色深沉,若有所思。

“老肖啊,你可怎么办哦。”许阳州拍着他的肩膀,“小楼要走了,我看她那语气,可能不会回来了。”

“谁说她不会回来?”肖冬忆偏头看他,那语气竟透着几分生冷。

“她回来干嘛啊?”许阳州耸肩。

“出了这样的事,她憋了这么多天,肯定很难过,她再乐观开朗,毕竟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事。”

“除了意意,这里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吗?”

“她当初来燕京,也是为了陪她吧。”

肖冬忆没作声。

待两人上车,许阳州打开车载电台,里面正播放音乐,肖冬忆心里烦得很,听到摇滚乐,便觉得聒噪,抬手关掉。

“你干嘛啊?”许阳州皱眉。

“难听。”

“卧槽,你居然说难听,我得告诉秦纵。”许阳州说着掏出手机准备发信息。

秦纵?

肖冬忆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收紧。

**

铭和医院,病房内

陆时渊和谢驭正在吃午饭,听苏羡意说着周小楼的事。

“……一想到她可能不会回来,我就觉得很难受。”

“她什么时候走?”陆时渊问道。

“不清楚。”

“她近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想回老家调整一下也正常,我明天出院,到时候约大家出来聚聚,你再和她好好聊聊。”

“明天就能出院?”苏羡意诧异。

“我本来伤得也不重,在医院休养,跟在家是一样的。”

“那我给小楼打电话。”

谢驭撩着眉眼看向陆时渊:

伤得不重?

倒是挺会说胡话。

……

苏羡意拿出手机准备给周小楼打电话,没想到她却主动联系了自己。

她按下接听键,刚喂了声。

就听到对面传来某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啊啊啊——”

声音大得,就连陆时渊和谢驭都眉头微皱。

“小楼、小楼?”苏羡意试图阻止她。

“啊——意意,我疯了,我真的要疯了。”

某人说完,就开始放肆大笑,听得苏羡意心惊肉跳。

这丫头,该不会是受刺激过度,傻了吧。

待她冷静下来,苏羡意才皱眉询问,“小楼,你还好吧?”

“好啊,特别好,好得不得了!”

“你……究竟怎么了?”

“我接到偶像公司的通知了,让我明天去面试,我的天,你说,这算不算否极泰来,东窗不亮西窗亮,我居然接到了秦纵娱乐公司的面试通知。”

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 完整版_

“这么突然?”

“哪里突然,我前段时间刚投了简历,果然,老天爷还是待我不薄的。”

“那你……还走吗?”

“去哪儿?”

“回老家啊?”

“我现在只想去我家偶像身边。”

“……”

苏羡意嘴角狠狠一抽,觉得自己白担心了,某人自我调节能力这么强,哪里需要她操心。

谢驭见她挂了电话,问道:“她怎么回事?叫得这么惨烈。”

“不是惨烈,她是兴奋。”

“兴奋?”陆时渊挑眉。

“她接到了偶像公司的面试通知。”

“她偶像是谁?”

“秦纵。”苏羡意说完,担心这两人不认识,“就现在很红的一个摇滚小生,你们应该听说过吧?”

陆时渊和谢驭对视一眼,“听过。”

苏羡意心底想着:

连他们都知道,足见秦纵是真的火啊!

谢驭轻哂,“她眼光挺独特。”

“确实独特。”陆时渊轻笑一声,低头继续吃东西。

偶像是秦纵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又喜欢肖冬忆,这审美品味,是真的独特。

“对了,谢哥儿。”陆时渊忽然抬头看向谢驭,“你跟我姐,是打算这周出去拍婚纱照吧。”

谢驭点头,“对,这周末。”

“带上我和意意吧。”

“……”

谢驭无语:

你丫要脸吗?

我们试婚纱的时候,你俩就去蹭了一件婚纱。

现在拍个婚纱照,也要来蹭?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曹丹手指染血,难以置信得看着她:

“你、你……”

周小楼也一脸懵逼,“你为什么不躲?”

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把人打出血。

曹丹气结,冲过去,又要揪扯她的头发。

偏又手短,够不着,气得她恼恨又窝火,手指胡乱抓挠着,难免会在周小楼胳膊上留下印子。

周围邻居急忙上前阻止,就连物业保安也来了。

只是面对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

就算是几个壮汉一起上,也未必能拦得住。

倒是其中有个邻居,在劝架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曹丹的头发,结果一大把头发都被扯落,吓得他连连后退,愣了数秒,才发现是假发。

曹丹知道自己打不过周小楼,加上劝架人多,自己占不了上风。

却也总想让周小楼吃点亏。

便横冲直撞,想进屋打砸。

“你再往里冲,我会告你私闯民宅!”周小楼完全不知她为什么如此疯癫。

吃饭的碗都要丢了,曹丹能不急眼嘛!

“还私闯名宅,这是你的房子嘛!怕是哪个野男人的吧,大家都看看,这小姑娘可不是什么好人。”

“平时装得挺好,私底下不知干过多少龌龊事。”

“如今攀上高枝儿,抱上大腿了,就想逼死自己的前任领导。”

“……”

就在走廊乱哄哄的时候,有声音忽然传来。

很淡,却掷地有声。

“她究竟干过多少龌龊事?”

周小楼对他声音太熟,身子一僵,循声看过去。

肖冬忆是通过楼梯跑上来的,穿了身干净温柔的浅色羊毛衫,西装裤,额上出了点细汗,说话也带着微喘。

众人也纷纷看过去。

肖冬忆冷眼看人时,也是气场十足。

脸上没什么表情。

柔和有度,目光逼向曹丹时,倏而凌厉。

无形之中,好似在空气中凝了一把利刃,瞬间就抵到了她的嗓子眼。

她喉咙干涩着,心脏好似被人拿捏着,有种莫名的窒息感。

“你、你又是谁啊,多管闲事。”

“房东,也就是……你口中的野男人。”

“房东?”曹丹轻哂,“你知道自己房子租给了谁么?”

“租给了谁?”肖冬忆目光越过她,打量起了站在门口的周小楼,刚才一番拉扯,衣服被扯乱,头发也乱糟糟,不过看起来倒是无碍。

这让他心底,稍稍松了口气。

此时的许阳州算是疯了。

某人一下车,就往单元楼里冲,等不到电梯,就爬楼梯。

他健步如飞,这可苦了运动小菜鸡许阳州。

刚爬到三楼就累得气喘吁吁,再抬头时,连某人的屁股都看不到了,只能抓着扶手,一步步往上楼。

我究竟图什么啊!

当他好不容易爬到肖冬忆公寓所在楼层时。

还没喘匀一口气,就听到了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控诉。

“年纪不大,倒是很有手段,居然能找到我们老板告状。”

“她要是真有本事,直接来找我啊,背后搞事算什么!”

“打小报告,真特么不要脸!”

“怕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吧。”

许阳州一听这话,懵逼了。

他怎么觉得:

这话像是在骂他?

肖冬忆一听这话,居然轻笑出声,“不要脸的人我见多了,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我倒是第一次见。”

“她如果真有本事越过你,联系老板,并且告状的话……”

“她又怎么会连转正名额都弄不到手。”

“被你算计完,你还要在业内封杀她,让她彻底在这行混不下去,背后搞动作、捅刀子,做尽不要脸之事的人,究竟是谁?”

周小楼听到这话,身心俱震。

她从不知道,自己失业一事,肖冬忆居然知道,还肯为自己出头。

那一瞬,

连日来的委屈憋闷,瞬时涌上心头,让她瞬时眼眶发热。

曹丹自己做的事,被肖冬忆捅破,瞬时惹来周围人的嗤之以鼻。

住在这里的肯定都是打工人,职场的一些潜.规.则,谁都经历过一些,什么名额被抢,功劳被占,塞关系户……

听到周小楼经历的这些事,也都感同身受。

肖冬忆见她不说话,继续说:

“怎么着?现在是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欺负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脸?”

“不就是欺负她一个小姑娘在燕京无依无靠吗?我今天就能告诉你,她在燕京……”

“有人罩着!”

语气冷硬,字句掷地有声。

听得曹丹身形剧震。

她瞧得出来,肖冬忆周身气质也不是普通人,心底明白,自己这次……可能真是踢到铁板了。

“对了,补充一句。”许阳州终于喘匀了气儿,独臂撑着墙。

“你口中那个打小报告,不要脸的人……”

“可能是我!”

肖冬忆一开始说,事情和他有关。

许阳州还一脸懵逼。

我特么好好在医院养病,怎么还能搞出事?

如今看来,还真是和他有关。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圈内“杀”了一圈后,会给周小楼造成这种麻烦,他当时只为了替她出头,图爽快,压根没想这么多。

憋闷,又恼火。

本是好心,似乎办了坏事。

许阳州也是怒了:

“她连失业,被欺负都没说,是我自己查到,实在忍不了朋友被人如此欺负,有能力把事情捅到你老板那里的人,是我!”

“你有本事,直接来找我,我叫许阳州。”

许阳州伤了只胳膊,说真的,放狠话时,总有些滑稽搞笑。

却又再度惹得周小楼红了眼。

“许……许阳……”

曹丹似乎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瞬间失去了该有的语言组织能力。

“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冲我来,欺负她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她要是想靠关系上位,哪儿还有你什么事啊。”

“人家兢兢业业工作,不是让你欺负糟践的,真特么绝了,以为她没背景,又是外地人,就这么欺负人家,要脸吗?”

“她认识的人,比我牛逼的多了去了。”

许阳州轻哼着:

“真搞笑,被背地捅刀子?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值得我拔剑出刀?”

这世上……

可没人敢冒充许阳州。

毕竟这位小爷,可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是传说,连谢哥儿都敢伤的主儿。

就是个小疯子。

肖冬忆轻哂:

“我们不会主动欺负人,但也不是随意让人欺负的。”

[标签

shadowweb血腥网站进入app 完整版_

:p标签]周小楼紧盯着他,身心颤动。

曹丹紧张得手指发抖。

周小楼是进了大佬的朋友圈?

那里面的,自然都是她够不着,也人不齐的神仙人物。

曹丹算是彻底懵了。

再想给周小楼道歉,为时已晚。

警方赶到时,看到地上又是血,还有大片头发,也被吓了一跳。

不过走廊有监控,事发经过,都被完整记录,几人被带去派出所,接受调查,加上邻居佐证,其实事情经过很好梳理。

大概就是许家小少爷,扇了扇翅膀……

然后,掀起了一阵风波。

事情传到许家,许爸爸被气得跳脚。

在医院养病,居然养到外面去了,还养进了派出所。

真是能耐啊!

——

周小楼面对肖冬忆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不停说着谢谢。

“你手机呢?”肖冬忆忽然询问。

“手、手机?”周小楼被突如其来的事,搞懵了,哪里还记得手机。

“打你的电话,打不通。”

“……”

她这才想起,手机被调成了飞行模式。

陆续的,许家人来了,听到消息的苏琳赶来了。

就连苏羡意也到了,碍于她身体的特殊状况,送她过来的居然是谢荣生,大概就是端端往那儿一坐,不怒自威。

这片辖区本不归厉成苍管,只是听说是熟人出了状况,也打电话来询问了一番。

至此,

曹丹腿彻底软了。

她算是彻底信了,根本就没人想搞她,但凡周小楼有这个念头,这里随便拎出一个,谁都能轻易碾死她。

而公司老板闻讯,也是懵逼了。

让她去处理事情,结果把自己处理进了派出所,还惊动了这么多人。

怎么不把她牛逼死啊。

喜欢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